《幪面超人1號》——四十五週年的感觸

七月 14th, 2016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FacebookSina WeiboDeliciousEvernoteYahoo MailGoogle GmailShare/Bookmark

[注意:此文純以fans角度出發,絶不客觀 😛 ]

今晚抽時間做老餅宅男,去看《幪面超人1號》。這套電影是幪面超人四十五週年的重頭戲,找來當年飾演主角本鄉猛的演員藤岡弘擔正,再與今日的幪面超人Ghost來個crossover。之前在網上看到香港人對此作的評價一般較低,不過或許因為我已經是個老餅,覺得在我預期之內,挺合我口味。

不少傳媒聚焦六十九歲的本鄉猛比當年重了差不多一倍,拜託,大叔都到這個年紀了,不能強求太多吧。對筆者而言,看到六十九歲的本鄉猛騎着旋風號,感覺就像在《CREED》看到六十九歲的Rocky一般感動。意外的是香港的本鄉猛配音找了當年配過V3、Black及BlackRX的黃志成,對於我這代在電視看南光太郎長大、又曾經不停翻睇再翻睇的人而言,又添了另一份感動。

內容我不説太多了,值得細味的是本鄉猛給新一代幪面超人出的課題:「甚麼是生命?為甚麼值得不惜一切去珍惜及保護生命?」劇末的對白頗有心思,當幪面超人Ghost説出自己的見解後,本鄉猛回覆「你答得很好」,而非「你答對了」,因為這問題是每一個人的課題,每一個人都可以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

P.S. 看到有人説打得太少,又有人説説教太多,其實如果由頭打到尾就會感到到悶啦,現在電影的安排算是合理。而且,找來六十九歲的老人家幪面超人一號,説教就少不免的啦,反而如果六十九歲還在扮二十歲耍帥那就咁嚇人了……

P.S.2 上圖這件T-shirt在日本及台灣的GU有售,拉打迷不容錯過 😛

友blog文章:暗黑熱血 – 對昔日的複雜情感:《幪面超人1號》(《仮面ライダー1号

《民主在退潮》讀後感——民主為人民帶來甚麼?

七月 7th, 2016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image

近年由於工作關係,接觸了不少內地的同事。很多人是真心地相信專制是符合內地需要,而自由與人權是次要的、可以被犧牲的價值觀。高速經濟增長,貧窮人口顯著下降,城市生活質素大幅改善,國家軍事力量及國際影響力提升等等,都讓他們感到驕傲及滿足。

早前看《民主在退潮》,裹面提及《One Economics Many Recipes》一書分析了一批獨裁及民主國家的個案,發現兩者在經濟發展皆有成功及失敗的例子,而且比例相約,顯示政治制度與經濟發展並沒有必然關係,更重要的是經濟政策是否切合該國環境。過去歐美推銷「政治自由+經濟自由=社會發展」(又稱「華盛頓共識」),之後又深信中產階層增多可以推動政治改革,讓很多民眾單純把政治及經濟發展劃上等號,結果是兩步錯棋。雖然推翻了不少獨裁政權,但由於美國推動民主往往只重選舉而輕視其他必需的社會制度,欠缺法治及廉潔有效的政府,結果是貪腐迅速擴大,人民生活成本反而上升。加上全球化對本土經濟的衝擊,不少人民選擇性忘記獨裁政權的殘暴,中產階級更倒過來開始質疑民主。

到了二十一世紀,中國在世界金融危機中展現經濟實力,並乘勢推廣專制資本主義的「中國模式」——經濟局部轉變為自由化,吸納外國資金,國有產業私有化的同時政府以新的名目維持對主要產業的掌控,又學習歐美以非關稅壁壘推動戰略性行業。對各種媒體、弱勢少數族群及反對聲音維持嚴密監控及強力打壓,干預以至架空司法機構,讓聽話的人享受經濟成果,令急速成長的中產階級反正成為獨裁政府最大的支持者。對其伙伴鄰國,則透過國有銀行的金融貸款令企業大幅投資其盟友,沒有政治改革條件的貸款令中國的吸引力比歐美更高。更進一步,以中國及俄羅斯為首的獨裁國家在各種國際組織內不斷重新定義「自由」與「人權」,宣揚其只衡量經濟因素、無視政治及言論打壓的價值觀。

「中國模式」的最可怕之處,在於其成功不單止吸引獨裁國家爭相學習,而且連原本步向民主的國家亦開始模仿。由中亞到東南亞,漸漸形成一種聯盟,國家之間默默支持對方打壓反對聲音,協助對方驅逐少數族群,但各國很多中產階級都默許犧牲人權與政治自由,以換取經濟發展。歐美上兩世紀以經濟宣傳民主的策略好壞參半,但現時中國以經濟宣傳獨裁的策略卻是異常成功。

既然民主並不必然帶來經濟好處,那麼還有甚麼理由向獨裁國家推銷民主呢?有甚麼理由能説服人民忍受民主改革初期很可能出現的經濟波動呢?我想沒有人能提供非常肯定的答案。但是歸根究底,民主的最直接的本意在於人民有制衡政府的權力,在於可以盡量保障每一個人的權利。既然已證明用經濟誘因作為民主的賣點這條路行不通,倒不如切實回歸起點,宣揚人權的重要性才是正途。

不過,對於現今的中國大陸,以及眾多仰慕中國發展的國家,不少人民開始逐漸接受這種新興的專制資本主義模式,甘願放棄人權。「中國模式」最恐怖的地方,是令民眾漸漸自願放棄自由與人權。筆者不禁在想,爭取民主或許真的必需要人民自我覺醒,要等待時機成熟,當地人民形成主導爭取力量,才有機會成功,如道家順勢而為的思想。在時機未到之時,也許只能散播自由思想的種子,期待能一點一滴開花結果。若強行以外交或經濟緩助條款等形式迫使別國民主化,反而可能引起長遠的反效果——尤其是如果令當地人民厭惡民主,那麼只會讓獨裁更加堅固。

古代中亞絲綢之路與現今「一帶一路」

五月 31st, 2016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不安的山谷及絲路新史

早前看了兩本關於中亞的書,認識多一點該區的古代及近代史,剛好遇上梁振英借中共的「一帶一路」大書特書,滿以為自己懂說這四個字就趕上了政治風潮,讓筆者慨嘆中亞小國夾在東西強權下那風雨飄搖的命運。《不安的山谷》講述近年中亞數次人民起義推翻政府的前因後果,以及穿插解釋該區複雜的民族關係。而《絲路新史》則結合各國的考古發現及歷史文獻,嘗試解構真實絲綢之路的面目。

中亞地區一直是東西文化相遇之地,自古以來都極受附近強權的影響,主政者有時候會採取中立及多方友好的立場,有時候則選擇依附於較強勢的國家,但文化上曾經是非常兼容並蓄。古代的一眾佛教小國,時而親近漢唐王朝,時而親近匈奴及突厥等遊牧民族,雖然政治立場上搖擺不定,有時會受鄰近強國侵擾,但是文化上不斷廣泛與中國、遊牧民族、印度、地中海等地區融合,宗教上則兼容由東西各地移民帶來的信仰。由史書記載及古城出土,可見周邊的戰亂導致中亞經常有新的外來人口,帶來新的文化、技術及信仰,同時並存於這些細小的王國內。

至了西元八世紀,唐朝及突厥都力弱無援時,中亞被伊斯蘭大軍攻克,不少人畏於部份軍隊對待異教徒的殘酷名聲而逃亡(縱使有將軍後來被徹職)。不少尚未被征服的小國國王在審時度勢後決定改信伊斯蘭教,並呼籲國民跟從,伊斯蘭教逐漸取代佛教成為此地區的主流信仰。後來蒙古鐵騎橫掃亞歐大陸,處於歐亞路上的一眾中亞小國自然亦無一倖免。滿清攻佔新疆(故名為「新的疆土」),以至後來滿清覆亡後新疆與西藏被兼入新成立的「新中國」之內,令中亞與漢民族之間的磨擦日增。而俄國之掘起,中亞又開始另一波東西角力。沙王以至後來的蘇聯不斷改變中亞的民族組成,強行劃分土地,將不同地方的人任意遷徙,導致蘇聯解體後當地的民族對立問題異常複雜,國界的爭議亦無日無之。在今日的美蘇中多方角力裏,中亞各國領導者又繼續嘗試在各個之間尋找利益,很多時候被犧牲的都是一般人民的利益⋯⋯

» Read more: 古代中亞絲綢之路與現今「一帶一路」

京都市美術館的莫奈畫展

四月 10th, 2016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image

京都市美術館 莫奈畫展(3月1日至5月8日):http://www.ytv.co.jp/monet/
京都市美術館 雷諾瓦畫展(3月19日至6月5日):http://www.mbs.jp/renoir/sp/
香港文化博物館 莫奈畫展(5月4日至7月11日):http://www.heritagemuseum.gov.hk/zh_TW/web/hm/exhibitions/data/exid234.html

香港文化博物館即將舉行莫奈畫展,本身是莫奈迷的太太最近萬分期待。近日我倆到京都旅遊,原來京都市美術館正在舉行莫奈畫展及雷諾瓦畫展,同步展出兩位印象派大師的作品。其中莫奈畫展連我這個門外漢看後亦覺得頗為感動,如果你是莫奈迷的話,我想就算特意買廉航兩三天短遊去看畫展都是物有所值。

京都市美術館的莫奈畫展不單止展品非常多,而且展覽佈局十分細心。進入場館,先有莫奈的自畫像及他繪畫的家人畫像,之後是莫奈家中收藏的朋友畫作、老師作品及他欣賞的畫家作品,讓觀眾逐步進入莫奈的世界,體會他身處的生活環境。之後有一些莫奈求學時期的畫作,例如不少他在習作紙上自娛繪畫的大頭Q版人物漫畫(莫奈竟然畫過漫畫呢),到大學畢業初出道的作品,展示他在青年時期每天積累畫功的過程。之後有很多畫風成熟期的作品,有為 Musee de I’Orangerie 繪製大型睡蓮的畫稿,以及晚年因眼疾而變成偏紅的日本花園作品,讓觀賞感受莫奈的藝術發展,由全盛期再漸漸步入老年,由寫生為主到後期以他悉心打理的日本花園為主。最後亦展出了莫奈使用過的眼鏡及調色盤,七彩的調色盤上仍留有幾抹凸起的顏料呢。為了配合日本觀眾,展覽亦有強調那一些作品顯示了浮世繪對莫奈的影響。展覽帶領觀眾走過莫奈的藝術人生,連我這種門外漢也感到非常感動。

image 看展覽圖錄的介紹,這個莫奈畫展由去年開始在日本巡迴展出,有東京都美術館(9月19日至12月13日),福岡市美術館(12月22日至2月21日),京都市美術館(3月1日至5月8日),以及新瀉県立近代美術館(6月4日至8月21日)。展品包括87張畫作(部份非莫奈所畫,而是他家中藏品),以及他的眼鏡及畫具。焦點作品《印象、日の出(Impression, soleil levant)》及《テュイルリー公園(Les Tuileries)》為交替展出作品。

喜歡莫奈的朋友,除了去看沙田文化博物館的莫奈畫展之外,也把握機會去京都或新瀉看莫奈畫展吧!!
(註:而雷諾瓦畫展則看來只有在京都展出)

熱鬥黑馬 Dark Horse (HKIFF 2016)

三月 31st, 2016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image

相片來自電影節網頁:https://www.hkiff.org.hk/zh/film/40037/dark-horse

入場前已忘了這是紀錄片,只記得此作在外地的電影節取得最受觀眾歡迎獎,直覺「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觀眾喜歡看的作品應該不賴。《熱鬥黑馬》的故事本身非常傳奇,剪接又有趣味,令人觀眾很感動。

在一個年華老去的小鎮,一個日問在超市做清潔、夜間在酒吧做待應的阿姐忽發奇想,平民是否沒有真可能做馬主?在酒吧招募鄉里做鄉下 crowd funding,每人每週10個女皇頭,開始發夢。先籌錢買一頭母馬,在後花園與雞鴨鵝一起養,再找純種公馬配種。馬仔吃鄉里的廚餘長大,發起人阿姐決定送牠去頂給專業馬房受訓,就如同鄉下仔去貴族學校,牠——及後命名為 Dream Alliance——如何與人家幾百萬的馬兒較勁,如何一步一步由鄉鎮賽事殺入威爾士國家賽,如何克服傷患再戰再厲,鄉里與馬兒的感情糾結等等,就等大家觀賞時自行分解。

這個昔日興旺的鑛產小鎮,隨着多年前鑛場一個又一個停產,原已變得失去生氣。但 Dream Alliance 的出現,則讓居民重新找回歸屬感,令小鎮再度活躍起來。片中有些場境令人難忘,有一大班鄉里出入馬場VIP房的趣事,亦有發起人阿姐與小馬感人的承諾——「到那一天如果你跑不動或不想跑,就回家來吧。」

相較於很多時候馬兒受傷後因治理困難而人道毀滅,鄉里對馬兒受重傷時的關心及照料,不是將馬只當為參賽工具,格外顯得温暖。

#hkiff2016 #hkiff

夕陽之歌 Sunset Song (HKIFF 2016)

三月 30th, 2016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image

相片來自HKIFF網頁:https://www.hkiff.org.hk/zh/film/40122/sunset-song

看到上面的劇照,帶點沉鬱的蘇格蘭女性在麥田及斜陽下的漂亮畫面,讓筆者印象深刻。昨夜看後,田野景色確實亮麗,作品很精細,不過看後亦叫筆者沉默。在二十世紀初的蘇格蘭農村社會,細緻描寫女性在家庭及社會壓力下的心境,有形與無形的壓迫令人心深鎖在土地深處。

一個想當教師的蘇格蘭少女,因為放不下對麥田、土地、森林的感情,一直沒有到學院升學。在家中目睹父親對弟弟及母親的家暴,又經歷與家人種種自然與人為的異離,漸漸將自己的心靈埋葬。原以為美滿的婚姻可以為她解脱,怎料遠方的戰事又破壞了她的人生。就有如這土地,麥田在夕陽照耀下的金黃温暖叫人神往,但同時那黑夜的陰影亦在內心揮之不去……

(電影節的時間不太好,21:45-24:00,而且在九龍站圓方,看罷得立刻趕尾班巴士。另,昨晚身旁的觀眾時而大聲打呵欠,時而大聲評價、嘩、咦、唉、大笑等等,有如看TBB電視劇一般,頗影響觀賞氣氛……)

#hkiff #hkiff2016

最了解中國人的中國共產黨

二月 24th, 2016 by 思考/HK-X-Force 2 comments »

image

有時候會覺得,像我這樣帶點大中華情意結的人,只是自作多情。每當聽到自己民族的不公義事件,我還會感到的心痛,但對大部份人而言,其實都是無關痛養。對很多人而言,現下的中共政府實在沒甚麼要抱怨的地方,只是我這種人太多事了。

中國人,是世上活在國家機制最悠久的民族,經歷各個朝代,由古代帝制到現代共產專制,中國人最懂得在國家機器之下的生存之道,最懂得安穩大於一切。而現今的中國共產黨,就最懂得治理這些人的門徑。

中共完全掌握中國人的心理,用最少的力氣就管治好這個民族——一方面適量地獎勵聽話的人,同時嚴懲那少數不聽話的人。如此一來,剩下「精明」的大多數就會選擇獨善其身,只要安於本份,對身邊不太合理的事睜一眼閉一眼,不要說多餘的話,大體而言可以安穩過活。「精明」的大多數相信自己應該不會成為那不幸運被選中的一群,不會被迫遷,不會被消失,不會無故被捕——如果真的遇上,也只能怪自己倒霉。

中共亦懂得拿握群眾事件的處理分寸,對於個別「不幸」的人,可以用威逼利誘的方法解決,而對於牽連太廣的事,門面上總要找一些人來懲戒,讓人民消消氣 (然後又放生了)。當大部份人都忘記後,剩下的頑固份子就可以用「獎勵加嚴懲」的手法處理。過去十數年一次又一次看似非常嚴重的事件,曾經讓外界以為會讓中國人對政府失望,但其實中共只消用同一手法,就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化解。

image當你跟內地朋友談中共國家機器的問題,他們很快就會說任何一個國家都有不同種類的問題,甚至可以很快地舉出例子。經過各種途徑的宣傳,中共很成功地讓人民相信自己活在中國最好的時代——現今主流人民不是比任何一個朝代都更富足嗎?沒有甚麼需要抱怨了,只要包容一下政府偶然的「錯誤」,人民就可以好好生活。經過各種途徑的教育,人們自小就知道政府的界線在那裏,知道甚麼可以說、甚麼不可以說,知道怎樣可以安穩過日子。

曾經有內地的朋友,甚至香港的朋友,質疑我這種人是否留戀英殖時代,不理解為何我總是要針對中共。其實我也不理解,人不是天生就會偏心於自己的民族的嗎?就是因為關心,就是因為有切膚之痛,所以才會去了解、去批評,希望能變得更好。若然我不關心,為何我要花時間去認識?英殖時代已過去,歷史是所有人的老師,但無需留戀。中國人是我的民族,若然我只管批評外國政府而不批評中共,那樣才怪。

不過,始終對主流中國人民而言,維持現狀最符合眾人的利益。只要自己聽聽話話,而沒有成為那不幸的一群,就可以安穩過活。為何要冒不必要的風險去發聲呢?別人的事不要管,政府那少許不合理的事也包容一下,自己就可以安然享受社會進步的好處。

內地的治理手段正逐步滲入香港,而大部份香港人都選擇默然接受。或許,對於主流的香港人而言,就算香港變成國內這樣,也都沒有所謂了。不是很好嗎?只要乖乖聽話,對身邊不合理的事保持沉默,不要反對政府,就可以得到安穩。只要放棄一點自我,忘記自己失去了甚麼,變得更「精明」一點,學懂「識時務」,就可以享受中國經濟發展的好處,成為新中國人。

或許,那些仍會因為公義不張而感到心痛的人,都只是未開竅及自作多情的傻瓜。在所有人都滿足於現狀的時代,談改變的人只是多管閒事的傻瓜。

香港開埠175週年與香港歷史雜談

二月 15th, 2016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hk_history

早前很多人紀念香港開埠175週年,那麼也讓我這個門外漢來說一下歷史。(註:此文原書於1月26日,但待筆者完成就已事隔多時了…)

1839年,林則徐強銷煙後不久,在九龍半島增加軍力防範入侵,之後英國商務總監義律突擊九龍半島失敗,是為鴉片戰爭的前哨站,稱為官涌之戰。及後在1841年1月26日,英軍佔領香港島,單方面宣布香港島是英國領土,再於同年6月7日宣布香港為自由港,之後在1842年第一次鴉片戰爭後清朝正式在《南京条约》割讓香港島。(註:嚴格而言,會否6月7日才算「開埠」?)

當時候英國聲稱香港島是荒蕪之地,一直將香港島描繪為貧瘠的小漁村。但是在《香港簡史》一書中,港大歷史教授John M. Carroll指出這只是過去英國史家及殖民地官員的說法,其實與歷史不符。因為根據中國史藉記載,香港與周邊地區有豐富的歷史。在英國佔領香港島時,香港島已經是船運港口,有一定的人口和村落。再翻查其他書籍,明代的《粵大記》已經記錄香港島有七個村落,其中「香港」只是現今香港島西南端的名字。到了雍正年間,則把整個香港島稱為「紅香爐」或「紅香爐山」,是商船進入珠江必經之路,並且設「紅香爐汛」,佈置兵力。(題外話:屯門的航運發展更早,杯渡禪師於南北朝時期已取道屯門前往南洋,詳見《文物古蹟中的香港史I》)

不過,此文並非要否定開埠對香港發展的影響,畢竟香港能有如此急速的成長,很大程度是因為有英國這靠山,將香港放在東西競爭棋局的中央,在文化夾縫中尋找機遇。只是我們不要忘記香港的故事並不是從這一天開始,而是一直繼承和演變。小時候教科書上總是說「小漁村變為國際都會」,往往忽略了香港豐富的歷史故事。
» Read more: 香港開埠175週年與香港歷史雜談

再談《被禁錮的心靈》—「因為歷史進程而必需被犧牲的人」

一月 24th, 2016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前文:由東歐人的共產歷程映照今日中國與香港

《被禁錮的心靈》一書,最大特點是用文人的角度剖析蘇共政權所作所為的所謂理念,展示蘇共政治哲學的荒謬。

蘇共在兩次世界大戰期間急速擴張,乘着各國人民因為戰爭而對當時的政局感到麻木之際,宣揚他們美好的「東方新世界」願境,逐漸擴張他們的新型帝國。透過把扭曲的哲學思辯無限擴張至社會及生活的每一細節,將唯物辯證法建立為一種「新宗教」,並運用各種恐怖手段逼人民參與他們的社會實驗。新宗教最荒謬之處是其詭辯的方法,但又禁止民眾質疑其方法。引用書中的例子:「辯證法教導:現實預見房子會著火,然後就將汽油潑到火爐周圍,房子燒起來了——我的預見應驗了。」中央政府預見無國界的共產新世界,再將民眾置於其社會實驗中,並用各種恐怖手段逼使民眾表現得符合中央預期——然後中央的實驗成功了。

當時東歐農民普遍比俄國農民生活較好,就被標籤為背負「歷史原罪」的「小資產階級」,被流放至西伯利亞冰原開荒。很多家族因為在那裏生活貧困,至今幾代人都無法離開那些環境極為惡劣的城鎮。但是對信奉「新宗教」的信徒而言,這就如同法國大革命被送上斷頭台的貴族,他們「資產階級被改造為新型人的痛苦歷程」是「歷史的必然進程」,是無可避免的犧牲。再過幾個世代之後,人們就會忘記以前的生活,理解這些人的犧牲,成為全心支持中央的「自由人」。

為了監控民眾,防止民眾做出妨礙社會邁向「新世界」,中央使用了各種各樣的恐怖手段,並聲稱這些只是讓人民進化為新自由人的必經過程,是「歷史的必然進程」。所以當「新世界」完全確立,人民就完全變成為放棄舊思想的「自由人」,而這些手段就最終都會成為歷史。但是在中央接管東歐一段時間後,生產力仍然完全無法追上社會需求,在那個物資匱乏的社會,因為人們所獲得的薪金不足夠獲得自己所需要的日用品,又或者根本沒有所需要的日用品可以購買。所以那些懂得一點手工的人就會想幫別人提供一些用品或者服務,比如說幫人修補衣服,或者做一些簡單的工具,來換取一些自己家庭需要的東西。然後這些人就會逐漸成為小資產階級,繼而變為新社會的最大敵人—資產階級,極為危險。如是者,一些知識份子發現監視民眾、鼓勵告密、流放資產階級等所謂「臨時手段」,其實根本沒有結束的一日

中央告訴人們,在那失敗的西方資本主義社會,很多人生活在各種恐懼之中—對缺錢的恐懼,對失業的恐懼,對跌落社會底層的恐懼。而且,帝國主義、法西斯主義、民族主義、國家意識等舊社會不斷引發出種種「歷史的罪行」及「歷史的錯誤」—戰爭、階級壓迫、屠殺等等,讓人們不斷活在傷痛之中。只有追隨「新宗教」唯物辯證法,才是控制歷史力量的有效手段及實現理想新世界的最佳方法。但東歐人們實際體驗到的結果是甚麼?原來生活在冷漠無情,對一切殘酷變得麻木,日常生活都人人自危,整個社會情緒都烏雲密佈,這才是更深一層、無孔不入的恐怖與悲哀。

這種種令人心寒的現象,看來離我們很遙遠。但請細心想想,對於中共禁錮維權人仕,恐嚇及驅趕上訪民眾,以發展之名強拆村落,以至跨境捉走銅鑼灣書店負責人及職員,很多人覺得這是為了整體中國和諧穩定的代價,是社會發展過程無法避免的犧牲。這種想法漸漸植根於國內以致香港人的心中,與蘇共當年告訴民眾恐怖統治、監控與流放是「歷史必然進程中無法避免的犧牲」,又有甚麼區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