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查帳 – 會計引起的歷史波瀾

十一月 15th, 2017 by 思考/HK-X-Force 2 comments »

連續讀了幾本中國歷史後,轉一轉囗味,讀一下有關會計的故事。

老實說,當初會購買此書,或多或少是受書帶那誇張的宣傳口號影響:「本書會讓你相信會計師才是推動歷史的人!」筆者認為歷史是由世上眾人交織而成,縱使「時勢造英雄」會令某些人極為突出,這「時勢」亦有很大程度是社會上每一個人點點滴滴地凝造而成。無論如何,從事會計的人究竟是在那個角度影響着歷史發展呢?

會計與社會制度變遷

試一試回想在歐洲的封建時代(或中國的帝制時代),市民絕對無法得知皇族及官府如何使用税收,亦無法得知國庫會否入不敷支。由於各地方政府與部門的記帳質素參差,以及皇親國戚往往拒絕上繳明確帳目,所以很多時候連皇帝都無法清楚知道國家的財政是否穩健。將這種情況與現今強調公開、公正、問責的現代民主社會對比,財務透明及問責可説是其中一項古今的重大差異。雅各‧索爾就嘗試透過此書,告訴讀者會計是如何推動此轉變發生。

此書吸引筆者的地方,在於它並非狹隘沉悶的行業史,而是透過一個個會計人員的傳奇故事,道出會計(Accounting)引申而來的財務問責(Accountability)對現代社會的重大影響。今天任何人知道財政透明度及財務問責,可以逼使政府在陽光下運作,減少官府腐敗問題。但這亦同時代表着會富人及權貴難以通過各種手段獲取個人利益,因此有權勢者往往會抗拒清晰的帳目及有效率的查帳機制。

其中一個最經典的例子,莫過於法國著名的太陽王路易十四。太陽王年輕時曾經着迷於會計帳目,與其財務大臣柯爾貝爾一起建立了嚴謹的會計制度,令法國逐漸累積財政基礎。路易十四會隨身攜帶精簡版國家帳目,讓自己能隨時查閲,以便協助判斷各部門的財政狀況。他甚至曾在書信中向母后表示「我已漸漸懂得品味親自處理財會事務的樂趣……所有人都不該懷疑我無法堅持到底」。但後來當路易十四日漸沉迷於另外兩種興趣——對外戰爭及奢華生活——後,他逐漸感到每次翻閱那本隨身帳目都令自己不快,一條條無法平衡的記帳變成太陽王眼中的刺。他開始想擺脫會計,直至最終親手毀掉自己一手建立的會計制度。而無法挽救的混亂財政況態,亦間接將法國皇朝送上斷頭台。

當代會計問題

在現代社會,雖說普遍民眾都會認同帳目公開透明的重要性,但同時作為推動此項重要變革的會計業,如今卻總是讓人聯想起不盡不實的財務報表。此書作者亦嘗試追蹤現今會計業何以出現誠信問題,受何種社會政治環境影響。重點之一,是政府放任會計公司兼營顧問業務,歷史上好幾次重大金融事故,就是源於會計公司高層為了巨額顧問費而漠視會計人員查核帳册的警告。到了今日,很多會計公司的利潤主要來自顧問服務,而非會計服務,情況讓人擔憂。

另外,二千年起美國允許銀行與其他高風險投資公司合倂,各種千變萬化及令人摸不著頭腦的金融產品湧現,跨行業跨地域的關係錯綜複雜,會計業界難以作準確及全面的評估。雖然四大會計公司在行業內有壓倒性的壟斷優勢,但在社會及政府層面,對商業政策及法規的話語權則完全在金融業手上。在日益嚴謹的會計法規下,會計人員背負更重的責任,但是卻沒法防止、也難於查核商業機構所用各種方法美化過的賬目。在熾熱的環球商業競爭下,很多人還是走上最求利益而放棄清晰賬目的舊路。

此書的行文不時把會計視爲影響歷史的關鍵,縱使筆者有時候覺得有點過火,但是畢竟此書深入淺出地環顧了會計的發展概況,并且帶出會計與現代社會演進的關係,為讀者展開一個檢視歷史的新角度,所以還是值得推薦給各位。

讀《東南亞史》

九月 27th, 2017 by 思考/HK-X-Force 2 comments »

《東南亞史》是早前於新亞研究所購得的舊書,原以為可能會比較沉悶,但卻越讀越精彩。

作者崔貴強教授透過巧妙的鋪排,令此書同時兼具國別史及地域史的特質。各個國家的歷史依其掘起先後,依歷史階段分期描述。東南亞各國民族之流動性大,此書既著重各島國之間的頻繁交往,又重視中印兩文化對東南亞文明根基之影響。一個個古國的掘起、擴張、息微與傳承,交織成東南亞精彩的歷史。

及後各國接觸中東商旅,伊斯蘭文明漸漸進入對東南亞地區。之後再有西方強國入侵,以武力深度介入、改變及操控政治勢力分佈。而基督教的積極傳播,亦迫使回教加快其傳播步伐,爭奪對於東南亞的影響力。這段時期,伊斯蘭海洋貿易及歐洲遠洋貿易,均急速提高東西亞在全球歷史上的地位,成為東西文化交鋒之地。那怕是遠在歐洲的拿破崙戰事,也影響着東南亞的政局。

因此書完成於1965年,所以敘述之歷史至二戰戰後為止。全書展現出由國別到地區再到全球交流的廣闊視野,令筆者大開眼界。當中有一些細節,亦希望再繼續找更多資料深入了解。例如馬六甲王國如何藉明朝的影響力而掘起,或與革命黨有密切關連的蘭芳共和國,或檳榔嶼、星加坡、香港三地之殖民政府及人民如何在英國遠東貿易中爭一席位。

香港以國際樞紐自局,但普遍香港人對鄰近地區卻是既不了解,亦甚無興趣(吃喝玩樂除外)。愚認為現今香港最讓人擔心的,並非制度上的敗壞,而是文化精神的迷失及胸襟視野的日益狹隘。過去在周邊國家都是較為封閉的年代,香港憑藉其相對開放的制度以及廣納四方的思想,成為各國交往的中樞。但當我們的鄰居漸漸步向開放的時候,香港人卻在走一條怎樣的路呢?

讀重奪公民廣場案判詞有感

八月 17th, 2017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案件編號 CAAR 4/2016 判詞全文

讀此案判詞,有兩點想分享一下。如有錯漏,還請指正。

一:法理可維護社會安寧,但如何保護自由的核心精神?

法官是絕對認同集會自由之重要,是民主社會的基石之一,促進對話、化解衝突。接着法官就一再重申集會自由的界限,強調集會不能越過影響公共秩序及公共安寧的界限,否則對社會有嚴重後果。

在法理上,我們難以駁斥此觀點。法庭盡責地維護社會安寧,但卻無法保護自由的內在精神。法庭認為和平集會就等同可以促進對話、化解僵局,對於今日香港而言,這完全是脱離現實、自欺欺人的陳述。法律可以保障公共安寧,但如何保障政府會認真聆聽及考慮市民意見?政府多年來一直以假諮詢蒙混過關,又可有法律可以制裁?作為守法的市民,是否就只能夠安寧地看着政府合法地破壞香港?有甚麼法律可以保護市民免受制度暴力的傷害?

二:「和理非」於法庭是毫無抗辯能力

另一點讓筆者留意的,是法庭完全否定「和平理性非暴力」。雨傘運動的組織者一直呼籲「和理非」,認為這是是次運動的其中一個核心精神。但是判詞則認為此理念是「站不住腳」,是「自欺欺人」,是「口是心非」,是「口惠而實不至」。原本自從雨傘運動失敗以來,已經令不少新一代對於和平抗爭感到心灰意冷,轉向更激進路線。如今法庭完全否定「和理非」的價值,會否進一步激化香港後續的社會運動,實在值得關注。

待反東北案之判詞發表,再與各位分享一下。

» Read more: 讀重奪公民廣場案判詞有感

公民社會有感(日記兩則)

八月 15th, 2017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2017-08-01

十年前,我希望香港可以發展公民社會,市民關心社區,更直接地發聲及參與城鄉規劃。但過去一兩年,當自己盡量張開雙耳、睜開雙眼,卻覺得公民社會實在有點兒不切實際。

民眾的本質就是只關注切身問題,要普羅大眾關心城鄉規劃,有點痴人説夢。退一步,要街坊花時間了解及參與社區規劃,亦甚艱難。對於繁忙的香港人(包括我),要花精力去了解一個問題及提出自己的意見,實在很難,頂多只是簽個名而已。而且,公民參與乃義務而非工作,無人能確保能否長期保持參與,公眾對時事的關注亦往往是三分鐘熱度。沒有民眾的訴求,既有的制度也就不會有動力作出改變。

或許,不論是群體本質上,還是環境因素上,廣泛的公民社會根本就不可能出現(至少對香港而言)。


2017-08-15

最近有點留意市民對林子健案的反應,突然覺得好像想通了甚麼。近年一直覺得雖然公民參與社會事務比以往積極得多,但是整體結果卻與我以前希望出現的公民社會相距甚遠。有點不祥的預感,似乎如果公民社會如此繼續發展,對香港可能只會是弊多於利。

現在的公民參與所帶給香港的,是一堆無日無之的意識形態爭論,一堆組織為了理念而不停互相攻擊及謾罵,看不到如何能推進社會向前。我認為這或許是由於一種失衡與失速——公民參與度的提升快於人們包容力的提升

很多人聽過、説過電視劇《天與地》的一段對白:「和諧唔係一百個人講同一說話,和諧係一百個人有一百句唔同說話之餘,而又互相尊重。」但是,有多少人真正明白這句話中「尊重」是何等重要?若然一百個人每天的一百句話都盡是互相攻擊,那麼社會不僅與和諧越來越遠,而且會跌進混沌的深淵,無盡的chaos。

觀乎網上網下的市民反應,讓我最心痛的是到處充斥黑白二分法:「信中共定信林子謙健?」凡事簡化為黑白敵我,這種思維過去一段日子對香港傷害已經如此深,但很多香港人仍然樂此不疲,上至學者,下至市井。將一切可能性壓縮為敵我批鬥,捨棄包容與尊重,將相信客觀理性轉化為相信一個人或一個黨,這才是我眼中香港最大的危機。

看到不少人認為真相並不重要,面對不擇手段的中共,不論使用甚麼手段都可以接受。這種「為了抵抗惡魔,所以就算要令自己同化為另一個惡魔亦在所不惜。」的思維,常令我感到恐懼。行這條路,就算能保護香港的軀殼,亦會消耗盡我城的靈魂。説到底,還是我心中的老問題:我們想為下一代建構一個怎樣的香港?

迷霧香港二十年

六月 30th, 2017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二十多年前,港英時代大限將至,香港人察覺原來「香港人」這個身份也面臨被同化的危險。這促使很多人開始去反思,究竟「香港人」是甚麼?香港人有自己的核心價值、自己的價值觀嗎?但時間沒有等待我們,在香港人仍然在迷茫中摸索時,1997已經來到。各種社會上、經濟上、文化上、政治上的衝擊,讓「香港人」這身份更是日益模糊。有時社會上突然風行一些與身份認同有關的詞匯或潮語,但始終大家對「香港人」這身份仍然是人人言殊。

二十年過去,很多人在問:我們失去了甚麼?我們守住了甚麼?是回歸,還是被二次殖民?是不斷向前走,還是追不上時代?下一個大限——2047——將至,又該如何面對?而我更想問的是,我們找到甚麼是「香港人」了嗎?

香港,從來都是一個移民城市。自清朝取消遷海令起,割讓香港、辛亥革命、軍閥戰亂、二次大戰、大饑荒、文革等歷史事件及環境因素,造成一次又一次移居香港浪潮。有人選擇留下來,有人選擇繼續遠走。歷史給與香港特殊的位置,來自五湖四海的人創造了經濟奇蹟,也帶來了千萬種不同的價值觀。香港成為一個文化大熔爐,一方面中國各地人民的思想在這裏求同存異,同時世界各地的風潮又不斷輸入,迫使香港人要不斷變通。或許香港從不曾存在一個共同擁有的核心價值,而是一直都處於不安定的狀態,唯有不斷求同、存異、求變,才是香港文化的根源。在面對中國以至世界的文化衝擊時,如何能保持開放、保持求同、存異、求變,是對我們最大的挑戰。

第二十個七月一日,對香港人的意義是甚麼呢?對筆者而言,週六的七一並沒有多一天假期,然後週一繼續工作。反而因為七一有太多活動,電訊行業要值班確保網絡穩定。對於我等市劊的香港人,七一這「假日」可以説是「衰過做女」(即比沒有假日更差)。

回歸與否,那種火紅愛黨情懷,始終與筆者相距甚遠。對我而言,中國是建立於文化之上,以文化來區分自身與彼邦,是故錢穆言文化生民族、民族生國家。借用電影《吳清源》中看過的一段話,「只要心中有中國,我就是中國人。不管我走到那裏,那裏就是中國。(大意如此)」唯有回到文化之根本,關注我們自己的內心,才能確實地接觸、認識並承傳中國。

この世界の片隅に(港譯「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

三月 27th, 2017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圖片來源:この世界の片隅に

期待已久,片渕須直的新作《この世界の片隅に》(港譯「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台譯「謝謝你,在這世界的一隅找到我」)終於能在香港上映。此作以二戰時期之日本為故事背景(時間上與《再見螢火蟲》相約),對於海外觀眾或許感受不如日本觀眾那麼深,原以為上映無望。昨日與朋友看了預映,卻發現中文譯名很容易讓觀眾對電影有錯誤預期,發行商宣傳為愛情電影更是奇怪,令友人看畢全劇都覺得找不到重心。準備去看的朋友,或許可以先看看下文之簡介,以免因為譯名而產生誤導。

電影譯名為「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同行友人一直在尋找究竟是誰要謝謝誰、誰要找到誰。發行商的宣傳口號「情約廣島」、「再掀愛情動畫熱潮」更令人誤以為是一套愛情電影,但到劇終仍覺得不明所以,感覺全劇的重心方向錯了。那其實是因為「誰找到誰、誰謝謝誰」根本不是此作品的核心,糾結在此只會模糊了自己的焦點。

那此電影真正的主題是甚麼呢?其實就如英文譯名《In this corner of the world》,這是講述「在世上的一個角落」的故事。在廣島的海邊,人們以出產紫菜為生,生活簡模。主角只是一個愛發白日夢的女孩,與兄長及妹妹歡笑渡日,成年後嫁到隔鄰吳市的農家。但是遇上二十世紀中葉那震動世界的大戰爭,任何人都無可避免地牽扯進殘酷動盪的世界。性格樂天的主角是如何嘗試調整自己的心態,去面對種種衝擊與波折?再者,不論性格有多開朗,人總有感到氣餒的時候及比較灰暗的一面,內心的矛盾爭扎怎麼影響着主角?

「在這世界上的某個角落,雖然人會因為面對動盪的環境而感到無力及灰心,但其實仍可以像這天真爛漫的女孩一樣,樂觀堅強地活下去」,這才是此作品給與我的真正感受。誠然,主角的其中一個處世之道就是「對身邊的人與事心懷感恩」,但如果只留意這一點,就可能會看不清作品整體的主題。我想每個人觀看這部作品都會有不同的感受,希望大家也能代入電影中,去體會主角浦野鈴的成長心路歷程,獲得一些啓發。

P.S. 或許很多人會覺得此作與《再見螢火蟲》相似,但我覺得那細膩地描寫女性心境變化的主線,以及透過女主角的經歷來表達作品主題的手法,則更令我想起今敏的《千年女優》。事後才發現曾在《千年女優》擔任Producer的真木太郎也有參與這部作品呢!

導演片渕須直的前作:魔法の少女 / 新子與千年魔法 – 靜靜落畫的年度佳

一條條例如何撕裂一個社區

三月 1st, 2017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遇上二個意見不合的人,你應該給他們打架的刀,還是給他們坐下來的椅?

在上有民宅下有商鋪的舊區,商户與居民之間的矛盾是一個永遠存在的問題,需要雙方交流、理解、包融才能找到平衡點。店鋪的貨物往來及存放,營業時產生的噪音,環境整潔等等,圴很容易引發爭執。尤其是食肆,容易吸引蛇蟲鼠蟻,或食客興起時高談闊論,或户外坐位的空間問題,都會成為導火線。

而去年大力推行的阻街條例,就成為商户與居民之間、甚至商户與商户之間的一把刀,讓人們互相告發,將問題訴諸執法的第三方。投訴人可以藉阻街檢控對方,贏得一時之快,但是矛盾就能夠解決嗎?例如嘈音問題,難道店內就不會產生噪音嗎?不斷的檢控只令雙方之間的裂痕越來越深,及產生新的矛盾,而沒有從根本處解決問題。

我自小就生活在上有民宅下有商鋪樓房,最近有街坊查看地政圖則及找到專業人士解析,始知樓下的商鋪有些有户外牌照,有些沒有。牌照申請機制原本有諮詢居民意見一項,但我居都幾十年都從來沒有被諮詢過。而私人業權與公共空間的界線,原來亦與一般街坊的認知有很大出入。正正就是因為區議會一直在社區問題上缺席,所以居民與商户不論在制度內外都欠缺溝通。

區議會本來應該負起促進社區交流的角色,但以本人居住的西貢區為例,區議會不但多年來未能減低此等矛盾,更反過來支持西貢列為阻街黑點,支持有關部門強力執法。有些街坊認為議員背後與某些商店可能有利益關係,我所知不多,不想胡亂猜度。我希望強調的是,區議員經常説要建構和諧社區,和諧並非只靠辦盤菜宴與音樂會就能達到,而是需要切實的地區工作,在居民及商户之間建立溝通渠道,雙方了解對方的難處,尋求共識。一些社區小店對於申請户外牌照茫無頭緒,區議會應主動介入協調,一方面協助商户釐清地界及各種規例問題,同時亦讓居民預先與商户協商,令居民的意見在制度上得到充分反映。

現今的香港,口裏説和諧的人已經夠多了,但真正需要的是讓人踏出一步去互相溝通及理解的空間及勇氣。

上一輩善忘,新一代愛亂?——看跨代隔閡

一月 20th, 2017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不時看到年輕一代説,不明白上一輩為何如此善忘,當年因為逃避共產黨而來到香港,今天卻支持共產黨政權。另一邊又聽到年長一輩説,不明白為何年輕人如此愛亂、愛搞事,不懂珍惜得來不易的社會。筆者認為其實雙方並非完全無法互相理解,只是要換另一個角度去想。

「害怕」的力量

人的行為及想法,除了受自己的好惡影響,更重要的是因為自我保護,懂得「害怕」。有時候,一個人「害怕」的心理比「喜歡」的心情更能驅使人作出行動,甚至建構人的價值觀

上一輩害怕的是甚麼?

上一輩逃亡到香港,與其説是逃避共產黨,倒不如説是逃離極端動盪的社會。因為當時候共產黨領導層為了政治目標或個人目標,往往不惜翻動整個社會,全國大亂。不單是民生受「影響」那麼簡單,而是完全顛覆了所有人的生活,在物質上及心靈上都瀕臨崩潰,活在生與死的邊沿。上一輩所懼怕的,所需要逃離的,是這種瘋狂、混亂、恐怖的社會狀況,因而來到香港這個相對穩定的地方。

由此思路出發,不難明白他們真正關注的是社會當下的實際狀況,害怕的是失去安穩的社會。對於他們而言,這並非「善忘」。恰恰相反,正正是因為那混亂社會永遠歷歷在目,那種慘痛的記憶無法磨滅,他們才會認為社會不能冒任何可能引致動盪的險,選擇最保守的取態,認同目前最有能力維持穩定的集團——共產黨,那怕只是表面上的穩定。雖然這集團曾經帶來那惡夢,但隨着當年的主事人一個個逝去,時間令人相信「十年人事幾番新」,將那恐怖記憶與當下中國分隔看待。

年輕人害怕的是甚麼?

至於現今的年輕人及剛踏進社會的成年人,包括我,當然沒有經歷過那種世界。在我們成長的環境,香港除了擁有穩定的社會,更擁有讓人稱頌法治與自由,既實行西方制度,又保留不少傳統中國思想及價值觀。但是當我們看到中國大陸的種種社會問題及截然不同的價值觀,而我們又似乎別無選擇地要與之「融合」,心底的恐懼就油然而生。在我這一代以及後來的新一代眼裏,最害怕的是失去構成這獨一無二的現代都市的根基,而漸漸被同化為另一個大陸城市

循此思路,還認為新一代是愛亂、愛搞事嗎?年輕人放棄去逛街、玩樂而選擇主動參與社會政治,乃是出於對將來的恐懼,害怕到他們長大後,香港已經再不是他們熟識的香港。令他們感到無助的,既有上一代已全然接受共產黨那種表面上的「和諧穩定」,亦有我這一代過去對靜靜看着香港被同化的冷漠,令新一代感到不被理解,只能靠自己去尋找將來的道路

時間及取態所形成的隔閡

上一輩擔心的是香港會否變成過去的中國大陸,因而偏好現今的中國;而新一代擔心的香港會否變成當今的中國大陸,因而緊抱我城。年長的一群固然掌控更多社會資源,整體社會表面上一度凝造出認同昇平中國的氣氛,但同時埋下危險。新一代成長於西方社會制度,認同自由開放的社會,偏偏遇上九七回歸,香港在制度上、思想上、文化上均受中央集權政府所影響,社會發展的方向與他們對未來的期許之落差逐漸擴大。他們的聲音持續被忽視,成年人對新一代的意見如馬耳東風,失落及不滿在積累,對將來的恐懼在蔓延。過去數年越滾越大的群眾運動,中心群體的年齡越來越年輕,正正是其聲音長期被壓抑的宣泄。整個社會的保守及充耳不聞,催生出新一代的進取,兩者對未來的取態截然不同,築起隔閡之牆

不少人認為這些社會運動激化社會矛盾,筆者並不認同。如果認為這些運動出現之前,幾代人之間沒有矛盾,那只是反映出論者無法掌握新一代的溝通媒介及語言,又或者困在自己構想的世界而對他們視若無睹。正正是因為充斥着這種思維,才令隔閡之牆越築越高。相反,近年社會上所謂泛起矛盾,反而能夠讓積壓已久的問題浮上水面,迫使人們不能再逃避,而要認真正視這個社會所隱藏的問題,打開溝通的缺口。

要拆除又高又厚的隔閡之牆,那些掉落的石塊必然會激起震盪。只有抛開和諧世界的假想,張開眼睛回歸現實,接受人與人之間必然存在衝突與磨合,這個社會才能踏前一步。香港這小城市有着特殊的過去,或許沒有人可以教曉我們如何走下去,但筆者相信正因為我城是如此獨一無二,香港人定必能夠走出不一樣的路。

對中國民主問題的一些想法

一月 17th, 2017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過去的半年裏,在新亞研究所旁聽了「近代中國民主思想」一課,每堂由來自不少院校的教援講述與中國民主思想有關的課題,由不同角度、不同觀點去了解同一個問題,獲益良多。聽課後,筆者一直嘗試梳理自己對於這個問題的一些想法與疑問,不過改完又改,總是感覺寫得不夠好。也許先貼出來,希望能有些交流,衝擊一下自己的想法。

中國的民主之路能否走下去?

民主,毫無疑問這是來自西方之體制,中國古代只有民本,而沒有民主。過去不少新儒家學者指出中國傳統的民本思想與西方的民主精神有相同的根源,但是兩者在實踐上始終有重大差異——民本是一種管治理念,而民主則必須包含明文規定的法定制度。民本思想終歸建基於皇權統治,而民主思想則重如何打破皇權,讓人民有公共事務的決定權,包括選擇領導者及監察政府的權利。

近代民主制度的掘起及發展,西方各國均是由人民主動去爭取(包括直接暴力爭取或間接施予壓力),而非皇族在毫無下壓力忽然放棄權力。這股不斷邁延的大眾民主思潮,與歐洲政治制度歷史及哲學思想傳統(尤其是希臘)息息相關。起源自歐洲的這股浪潮在十九至二十世紀直捲全球,成為一種「普世價值」,連獨裁的北韓政權都要以民主自居。中國人由清末開始就談民主,辛亥革命後對民主作出不少嘗試及努力,至今已過百年,究竟中國的民主之路真的能走下去嗎?

最近中國共產黨搞鄉村選舉成為國際新聞,選舉的重重篩選與記者無法訪問所謂的獨立候人,讓人看到這仍只是一場「大龍鳳」。但是筆者認為選舉的樣板性還是其次,更重要的癥結在於人民到底有沒有動力參與,有沒有主動去爭取民主。如果人民真的要主動去爭取選舉權,那怕選舉原意只是樣板戲,人民依然可以盡量找空間去突破,盡量逼政府正視人民的訴求。但相反不論民主制度有多完善,如果人民對民主漠不關心,那麼多完善的制度都很容易會被當權者一步步催毀。中國大陸與民主的真正距離,並非政府有沒有推行制度上的改革,而是在乎普遍人民是否認同需要爭取民主。如果人民依然傾向認同極權政府的高辦事效率,接受少數人會被打壓、被禁聲(只要不是自己),不介意犧牲部份基本人權以維持現有的經濟利益及所謂的穩定,則民主之路遙遙無期。

中產階層會如何看待民主?

在近代中國的民主化歷史當中,值得對比的是台灣與大陸對於民主化的走向。在冷戰時代,台灣經歷了蔣介石白色恐怖管治,刺激了台灣本土居民爭取自身權益,形成一波又一波的「黨外運動」。再加上後來美國選擇與中共友好以抵抗蘇聯,令國民黨逐漸放棄高壓管治策略,順應民主化的呼聲,以維持台灣自身的穩定及國際地位。另一邊廂,大陸經歷共產黨的反右運動及文化大革命,亦為極度恐怖的時期,不過就沒有激發出民主運動,箇中原因及影響值得深思。

筆者對中共歷史了解未深,僅分享一些粗略的看法。因為大陸經歷的情況與其他民主國家相反,並非是當權者、貴族或菁英階層打壓人民,相反是平民被賦予權力、被煽動去肆意攻擊及批鬥原本處於社會上層的人。雖然人們活在誠惶誠恐的恐怖氣氛中,終日擔心受舉報牽連,但是突如其來的生殺大權及推倒固有社會上層階級的亢奮則使全國陷入瘋狂及盲目。最令人擔心的是這段時間所造成的創傷,究竟能否復原。中國會否已經如《被禁錮的心靈》所描述一般,人民習慣終日戴着面具生活,不再分辨道德及價值觀的對與錯,對社會的殘酷變得冷漠無情?

展望未來,言人人殊,主要有兩種截然不同的看法。過去很多人認為當中國大陸的經濟發展達到一定程度,人民溫飽已足,工作穩定,各種生活質素追上發達國家,就會進一步追求政治權利,開始步向民主。「中產階級增多帶動民主發展」,是歐美國家推廣民主的一種傳統思路。但是由過去十幾年在第三波民主浪潮的國家中,我們可以看見另一種趨勢——當中產階級擴大,他們會更主重保護自身利益,認為民主制度可能減低自己在社會上的優勢,各種監督政府的制度亦可能拖慢國家發展,繼而抗拒進一步的民主改革,相反地支持一定程度的專制管治政策。(詳細見另文《《民主在退潮》讀後感——民主為人民帶來甚麼?》)中國大陸會否亦出現類似的情況,急速增長的中產階級反而成為妨礙民主化的關卡,讓民主未萌芽就先夭折?

中共現時的策略是給予人民很大程度的經濟自由,讓人民的一般生活得到滿足,但同時對言論及政治自由保持嚴密控制,情況甚至越來越差。習近平上台後,大規模拘捕維權律師,或許就反映出中共高層對中產階級急速擴大的擔憂,盡早消滅人民為自己爭取權益的民間力量(有關新聞報導見《BBC – 「709大抓捕」一週年:法律界人士、家屬發聲》)。究竟中共能否在中產階層維持高度控制力,主導這些人的思想與觀點,將這個新形成的社會群體塑造為排拒民主的新力量?

民主體制在世界各國是否走向困局?

在課程中,也聽到有教授與學生對於民主最近的實施情況感到擔憂。過去從中央集權改革到代議政治,透過選舉人民認可的代議士去處理社會國家問題。有些教授認為此機制其實也是一種「精英選拔」過程,與古代不同的地方是以前的科舉與察舉中皇權的介入比較大,而現代的選舉機制則把這個權利交到人民手上。在人權意識越來越普及的時間,參與選舉的門欖也慢慢降低。比較保守的人就開始擔心,民主選舉機制是否依然有效把真正能夠推動社會前進的「精英」推舉出來?在資訊氾濫的時代,各種偏頗的信息會否影響人民能否準確判斷代議士的能力?來自台灣的同學指出,雖然民主制度下民眾可以在下一屆選舉把不認可的議員剔除,但是經過一代又一代的候選人沒有兌現承諾,一屆又一屆的選擇把不同的人拉下來,不少民眾似乎已經對選舉感到絕望。究竟民主體制要怎樣走出困局?

筆者大膽地聯想,過去十年不少國家萌生各種公民社會、公民參與等理念,有各種不同的嘗試與實踐,也許就是出於人民對於議會續漸僵化的反響。在香港尤其明顯,由於畸形的議會架構無法反映民意,政府的諮詢也往往流於形式化,促成社會上種種關注不同範疇的民間團體,市民嘗試在既定的議會與政府架構外更直接地參與各種社區和社會事務,推動更多人關注社區,透過各種渠道讓民意能發揮影響力。如果宏觀地看,從中央集權到代議政治到公民參與,是社會管理權不斷分散的過程,從一個人分散到所有人。隨著第二、三波民主化停滯不前,和世界各地出現由離散群眾主導社會運動,看來各國的民主發展已經從上世紀由歐美政府主導,變為近年由公民有機聚合主導,而且其影響力可能繼續擴大。世界上一方面延續人民要求權力下放的趨勢,同時有上文提到中產階層不滿民主制度削弱自己優勢與重視經濟發展的反響,不同的力量都在影響民主的發展。

看到公民社會、公民參與的冒起,不禁佩服唐君毅對於民主的見解。唐先生認為發展民主不能只單看政治制度,關注民主的人也不應該只關注政治,而應該把目光放到所有文化範疇上面,推動多元社會發展。要人民發揮傳統仁義之心,尊重大家對不同文化的價值追求,社會能容納各方面之自發組織,既爭取自己範疇的權益,也關注其他文化範疇的情況,發揮檢察政府的作用,整體社會各種文化都能健康發展。這種理想,與今天人們所說的公民社會、公民參與,大抵上相同。很多人分析中國文化怎樣能融入21世紀,也許唐先生就給了我們重要的啟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