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塚治虫與《新寶島》- 日本戰後漫畫熱潮原爆點 (上)

十二月 14th, 2011 by 思考/HK-X-Force Leave a reply »

手塚治虫被稱為「漫畫之神」,是因為他的無限創意將日本戰後漫畫由簡短的四格漫畫或繪本作品,推進成為可以承載任何思想、面向任何讀者群的全面媒體。同時他在大量創作工作中,基於實際需要而漸漸確立了日本動漫畫的生產模式,對整個日本動漫產業的影響無人能及。如果繼續探究他對漫畫界的影響,就會發現所有線索都指向同一部作品。:《新寶島》。


(圖片來源:完全復刻版 新寶島|「新寳島」の復刻作業)

《新寶島》的影響力

在戰後的日本,流行的漫畫除了報章上的四格漫畫,其次就是繪本式的漫畫。當年日本流行「紅皮漫畫」,是紙質粗糊的漫畫本,製作過程由於需要在製板上重新描繪,所以亦容易讓製成品與原畫出現偏差 (註一)。但由於價錢便宜以及受到小孩歡迎,所以成為當時漫畫界的主流,手塚治虫早年的作品就幾乎全都以這種形式發行 (註二)。《新寶島》在當年 (1947) 的紅皮漫畫銷量雖然只排行第二,但是三甲之中其餘兩部作品其實都是繪本式作品,只有《新寶島》是以現今的對白式漫畫創作。當年只有十八歲的手塚治虫將創新技法帶進漫畫,而且銷量極佳,在物質圚乏的戰後社會仍發行了幾十萬本 (註三),此等成功不單止吸引當時的漫畫業轉向發展對白式故事劇情漫畫,更間接吸引了很多小讀者日後成為著名漫畫家 (如石之森章太郎、藤子不二雄) (註四)。所以,《新寶島》確實是日本戰後漫畫熱潮原爆點,掀起往後日本漫畫的無盡熱潮。

手塚治虫創作的背後

在探究《新寶島》究竟有何利害之處之前,筆者希望先分享一下「漫畫之神」究竟是怎樣能夠在讀大學其間就已經完成此創作。看手塚治虫當時的日記 (註五),當時是大學生的他已經開始在報章連載四格漫畫,先後有《小馬的日記本》及《小A小B探險記》,同時亦不停創作新作品投稿到不同的出版社,又接下不少廣告畫的工作,十七八歲就已經無間斷地不停作畫。眾所周知手塚治虫高峰期是同時連載很多部作品,創使力之高可謂無人能及,但原來早在大學時期就已經可見端倪。如果繼續回顧他當時以及兒時的生活,就會發現這不是偶然或單純是天才之故。
(右圖出自《手塚治虫的漫畫之旅》(手塚治虫著,萬里機構中譯本,2009))

手塚治虫的創意來源

在其日記裏,可以看到家住寶塚劇場附近的手塚經常看各式話劇、歌劇及電影,亦有參與評論會,從中學會不少說故事的技巧。他亦曾在專欄裏講述過自少參與話劇演出的情況,自言因為演出過不同角色,所以對人物設定方面可以做得比較深入,有時動作設計也會像演戲 (註六)。對比當年的作品與當時流行的漫畫,其實也會看到當時其他流行文化的影子,而年輕的手塚就將不同的技法融匯到他的作品之中,豐富其漫畫的表達能力。而且,手塚出身於中產家庭,父親家藏很多世界小說名著,手塚的無數青少年歲月就在小說裏渡過,當中尤其鐘愛《罪與罰》,啟發他將角色多樣性及錯綜複雜的關係帶進漫畫 (註七)。他家裏還有一樣當年很時髦的寶貝—投影機,讓他在家中翻看迪士尼動畫,那些流暢的動作深深刻印在腦海中,助他日後在漫畫作品中描繪出像動畫剪接一般的分鏡。

家庭對手塚的影響及支持

除了上文提及家境富裕外,手塚治虫的父母開明地支持兒子繪畫漫畫亦對他有很大幫助。他父母都是當時很摩登的人,購買動畫底片回家欣賞,又收藏不少漫畫雜誌,手塚的同學亦因此喜愛到他家玩耍 (註八)。及後到了大學時期,父親仍會與手塚去漫畫會 (註九),母親甚至會替手塚去交原稿 (註十)。為了讓未成名的手塚能繼續繪畫漫畫,其父母更不惜變賣家當去替兒子買作畫工具,手塚在日記裏亦說「唉!父母之恩真是難以回報啊!」,甚至一時感嘆「父母血汗錢所買的製圖紙,其實是甚麼也不是的白色紙張罷了,上面再塗上甚麼也不是的畫。說穿了,只是沒有任何價值的東西罷了。」(註十一)。那時正值二次大戰後,生活十分困難,但手塚的父母仍堅持支持兒子發展其興趣,實在是他日後成功的大動力。
(右圖:出自《手塚治虫的漫畫之旅》(手塚治虫著,萬里機構中譯本,2009))

手塚治虫的少年時代深受各種流行文化影響,又經常翻閱經典劇作及小說,其創作力是在日積月累的閱歷下日漸成形,然後再加上家庭對他的支持,才讓他能夠有足夠的根基以十八之齡爆發創作力以《新寶島》一舉成名。然而,《新寶島》的出版過程也頗為曲折,甚至手塚亦認為「只有《新寶島》我不想再版」。下文將會向各位簡述當中原委。

下文:手塚治虫與《新寶島》- 日本戰後漫畫熱潮原爆點 (下)

主要參考書目:
《手塚治虫 – 不要做藝術家》(竹內オサム著,萬里機構中譯本,2009)
《新寶島》(1984 重畫版,手壞治虫著,時報漫畫叢書,1994)
《手塚治虫的漫畫之旅》(手塚治虫著,萬里機構中譯本,2009)

註:
一:詳見《手塚治虫 – 不要做藝術家》(竹內オサム著,萬里機構中譯本,2009) 第二章之「5 – 紅皮漫畫之出版」及《新寶島》(1984 重畫版,手壞治虫著,時報漫畫叢書,1994) 書末之「《新寶島》改訂版發行的原委」。
二:詳見《手塚治虫 – 不要做藝術家》(竹內オサム著,萬里機構中譯本,2009) 第二章之「3 – 『新寶島』發行始末」。
三:由於當年多次重印,版本眾多,所以實際發行量已難以估算,詳見《手塚治虫 – 不要做藝術家》(竹內オサム著,萬里機構中譯本,2009) 第二章之「4 – 『新寶島』不同版本之存在」。
四:出處同(二)。
五:收錄於《新寶島》(1984 重畫版,手壞治虫著,時報漫畫叢書,1994) 書末。
六:詳見《手塚治虫的漫畫之旅》(手塚治虫著,萬里機構中譯本,2009) 第二部「我的漫畫記」之「演戲之卷」。
七:詳見《手塚治虫 – 不要做藝術家》(竹內オサム著,萬里機構中譯本,2009) 第一章之「4 – 得天獨厚的文化環境」。
八:出處同(七),及同書之第一章「1 – 生於豐中,遷居寶塚」。
九:出處同(五)。
十:出處同(二)。
十一:出處同(五)。
十二:詳見《手塚治虫的漫畫之旅》(手塚治虫著,萬里機構中譯本,2009) 第二部「我的漫畫記」之「演戲之卷」。

Advertisemen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