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君毅談民主人文精神及對香港的啟示

九月 2nd, 2016 by 思考/HK-X-Force Leave a reply »

LIFE_voting

(圖片來源:Ike And Mamie Voting In Gettysburg,Pa., LIFE image archive)

最近政府以很多手段影響香港的自由,比如用行政命令禁止學生討論香港前途問題,或者禁止符合選舉資格的人參與選舉。前幾天又發生自由黨周永勤退選,並在訪問中感嘆這屆立法會選舉可能是香港人最後一次有選擇的選舉,讓人十分擔心香港民主的前途。​近日讀到唐君毅談民主精神及人文精神,唐先生之言或許可以幫助我們細想香港的前途。

西方民主人文精神

唐先生認為過去(文章寫於1952及1953年)中國學人嚮往民主,但往往只見其形制及表象,未深入追尋民主精神的本源及歷史背景。民初多次民主變革皆以失敗告終,乃因為社會未具備民主精神的實效條件。他認為西方民主精神的文化本源來自兩股非政治及超政治的思想:

一:文化多端發展而富衝突
西方文化自希臘而始,受愛琴文化、巴比倫文化、埃及文化等影響,重視多端發展而充滿衝突。經濟、科學、藝術、文學、哲學、宗教等各方面多元蓬勃發展,各自追求自身之文化及價值,繼而組成各種大小團體。雖然各種團體之本意並非求政治權力,但在不同文化組織追求各種目標的同時,他們之間的衝突也會逼使他們爭取合理權利和所需要的自由,成為民主精神的重要根源之一。

二:超越政治的人生文化價值
由希臘哲學重精神自由,到基督教追求人生宗教價值,在西方發展出一套超越政治的個體思想,去追求現實政治以外的人生文化價值。同時,基督教言人人的靈魂皆為上帝所造,平等而造。這些超政治意識,逐漸孕育出西方之自由平等思想,反過來成為影響政治制度發展的另一重要力量。

對比中國傳統文化

反觀中國歷史,在各種文化發展方面,傳統文化總括而言是一元的,讀書人總抱有「學而優則仕」的思想。雖然商業、文學、藝術等方面都有其成就,但人們總以從政為尊。就算到了清末民初,出洋留學歸來的學者,亦鮮有專注研究工作,多選擇從政。民初的民主改革失敗,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只參考外國的民主架構,但是國內沒有各種民間組織為各群體發聲,議會與人民脫節,沒法有效運作。同時,中國傳統文化重包容及傳承,不如西方文化般在衝突中並行發展。用唐老先生對中西文化比較的理論,中國文化發展重心是道德精神與藝術精神互相交錯、又互相和融,而西方文化發展重心是科學精神與宗教精神互相衝突、又互相緣引。(有關唐君毅的中西文化精神比較,筆者會另文再述。)

在追求人生文化價值方面,反而中國同有一超政治的理念,即儒家的仁義之心。因人人皆有仁義之心,所以能欣賞及尊重一切人生文化價值之創造,繼而希望社會上人人皆可自由追求其文化價值,希望政府及政治制度能讓社會各方互相協調。中國沒有發展出民主制度來達至此目標,而是以道德觀念規範從政者,君臣各司其職,再輔以御史監察制度及諫議制度防止權力濫用,以及透過察舉科舉來吸納社會人才。這個方法的弊處現在人人都懂得說,尤其是明以後皇權缺乏制衡的弊病。但是唐先生認為當代學人應該拋棄狹隘的觀點,不輕視東西方任何一個一時低落的文明,用跨文化跨時間的廣闊胸懷融會東西文化,一方面吸收各家所長,同時配合自身文化背景,尋找未來路向。

對於民主在中國社會的前途,唐先生認為分開從政者與在野知識分子兩種:
從政者:一方面要進一步發揮仁義之心,積極推動社會各種文化力量的獨立成長,包括輿論的力量,以監察政府權力運用,同時毋忘傳統文化要求仕人對政治負責的精神,不斷追求提高政府之能力。
在野知識分子:一方面保存全面關心社會人文的心,由此出發而關係政治,創造社會清議,以正政風,同時學習西方知識分子在社會立根,專其志力於某一專門事業,推動社會多元發展。
唐先生期待社會能發展為尊重各種社會文化事業之人,不獨尊政治人物,並且重視社會人文全面發展,容納各方面之自發組織,不獨關注政治制度發展,讓社會凝聚培養民主精神的土壤。

反思今日香港

時移世易,很多環境因素已改變,但香港始終歸直受東西文化影響,唐先生的分析依然值得參考深思。他當年於新亞書院撰寫這些文章時,或許無法想像香港今日之困境。中國在一黨專政下距離民主越走越遠,而香港面對2047的前途問題則迫在眉睫。就算有一國兩制及基本法,這個社會仍然在逐漸變質,從政從商、文化藝術等都已向權貴傾斜,種種政府行動及社會現象叫人憂心忡忡。究竟在一黨專政下有沒有可能邁向真正民主社會?還是會逐漸被同化為中共式專制管治?預先篩選的選舉,按劇本運作的議會,對不公義閉口不言的社會,這種偽民主假自由難道就能保證香港繁榮穩定嗎?

原本越來越悲觀的我,讀過唐先生的文章後,反而覺得有多一點希望。若以唐先生的分析,文化多元發展及良性衝突有乃民主精神之本,則香港一直以來之文化多元生態是一重要基石。從這個角度,或許也可以解釋近年越來越多年輕人關心政治,就是因為各類文化發展蓬勃,漸漸讓人體會到政治制度應該要保證人追求自身價值之自由,繼而追求更理想之民主制度。

究竟在強權的影響下,香港怎樣才能走出困局?我想很多人都有自己的見解,但我相信守護民主精神的本源是毋庸置疑的。唐先生之言提醒了我們,不要狹隘地只關注政治,亦不要以為只有從政者才能影響政制發展。社會上每一個人都應抱持關心他人的心,尊重及促進各種文化價值之追求,持之以恆共同守護多元的社會。香港的前途,終歸是屬於扎根於香港的新一代,而我們則要為他們守護能孕育民主的土壤。

唐先生言人與人之間互相尊重、希望社會能讓人人皆有追尋人生價值的自由,希望公義在社會得以彰顯,就是民主精神的核心,也是仁義之心的體現。那麼香港人能否堅持追求民主自由的社會,就是香港人能否承傳仁義之心的實證。

(以上唐君毅之論點,詳見《唐君毅全集五 人文精神之重建》,如《中國今日之亂的中國文化背景》、《人文與民主的基本認識》及《中西社會人民及民主精神》、《中西文化精神之比較》等篇章)

Advertisemen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