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認識明清史(3/3)——朝貢就是萬國來朝?

十月 31st, 2016 by 思考/HK-X-Force Leave a reply »

聽畢誠明講堂介紹近年歷史學者對於朝貢的多方面研究,發現這原來是一個非常廣闊的課題。現今一般人對朝貢的印象,都是貢品往來,藩屬國送來貢品,朝廷回贈厚禮,以示國威。這主要源自清末民初馬士及費正清的研究,他們以外交角度切入(對比朝貢及條約兩種體系),而且當時資料有限,所以已是很難得的研究成果。但若今日依然停留在這個觀點,就顯得沒有長進了。

朝貢體制是一個非常龐大的架構,以中國朝廷為中心點,連接古代的東亞各國。除了大家熟知的貢品交換,還有文化往來、外交網絡、民間商貿、甚至海難救援等。更重要的是,朝貢背後反映的東亞古代國家觀念,與西方和現代有很大分別。這個東西方的差異到了十九、二十世紀引起了重大的文化和政治衝突,對近代東亞各國的現代化有重要影響。談朝貢的話,就要追根溯源,由夏商周説起。

夏商周到秦 – 華夷之別

夏商周尚未有現代「中國」的概念。周朝為雖然開始用到「中國」這詞匯,但只是指周王管治那片中心地方。周之起源為夏亡時往西避走的夏遺民,所以亦會以「夏」自居。那時候「夷」尚未有明確定義,吳、楚、越這些原屬夷的地方,都因為周王與當地權貴有共同敵人,就與之結盟。周朝與這些地方權貴尋找有關係的祖先,讓大家都以「夏」自居,並行諸候册封之禮。所以,當時「夏」與「夷」其實是一個頗為彈性的概念,會因應政局需要而容許其他種族加入「夏」,而「夷」的界定也會不斷改變。

周是以禮制維繫國家與鞏固權力的朝代,這種冊封關係發展就出「六服」及「九服」制度,訂明不同距離的諸候與周王的來往細節,比如說多久來往一次,要有什麼人員、帶什麼禮品等。這些中央王室與諸候的來往模式,成為日後朝貢的雛型。經歷西周及春秋時代,「夏」民族的範圍不斷擴大,直至戰國以後秦統一中國,眾夏歸一,形成比較明確的「華夏」基礎。不過「夷」與「夏」觀念的彈性仍一直延續,朝鮮於明亡後以明遺民自居,認為自己是「以夷變夏」的民族,即源自此一彈性的「夏」概念。

漢唐 – 初見朝貢制度

根據史書記載,漢初匈奴單于歸降,朝中大臣討論應該安排何種儀式,也許可以認為是訂立正式朝貢體制的一個開端。之後漢朝不時有冊封周邊民族,訂立各國與漢朝廷的往來制度,逐漸組織起更為完善的朝貢體制。唐朝周邊民族奉自唐太宗起尊稱唐皇帝為「天可汗」,顯示他不單止管治中原,同時亦能統領周邊各民族,管理民族之間的相互往來,如果遇到外敵則結成聯軍扺抗。亦因為唐朝是多個民族的共主,所以朝貢體制亦此在周邊民族植根。(由於是次講座以明清為主,所以此處從簡,如筆者日後讀到有關資料,再與大家分享)

宋明清 – 朝貢制度發揮最大影響

宋朝政府遇上數個強大的北方外族,要與對方「稱兄道弟」。「天下之主」及「萬國來朝」的地位受到挑戰,中原皇朝不再是東亞世界唯一的強權,宋開始重視國界問題,亦加強了與日韓兩國的關係。到明再度成為東亞強權,朝貢體系明確化,明清朝貢體系有很多值得細看的地方。

一:冊封與朝貢輸出本國文化
朝廷會先對外族進行冊封,授予印璽、文書、曆書及冠服,然後再訂立朝貢細節,包括貢期、貢道、貢物、使節。東亞多國均有使用農曆,朝鮮冠服使用明制,明漢官員禮節影響鄰近國家等,冊封與朝貢促進了這些文化交流。明朝曾派三十六姓去日本教授造船技術,及後這些人留在琉球,亦成為琉球國人口的重要一部份。

二:貢品之實際用途
朝廷收到各地的貢品再回以厚禮,看起來像純粹是為了宣示國威,但其實亦有其實際用途,不少貢品是中原地區沒有而朝廷之必需品。例如中國雖然有生產宣紙,但是朝鮮進貢的高麗紙品質更高,明清的官方文書能保存至今,就是因為使用了高麗紙。南亞國家進貢象、虎、豹等動物,牠們是祭典中的重要部份,朝廷難以自行由外地購買。其他還有硫磺可以製火藥及藥品,水牛角可以制弓箭,高麗布用以賞賜群臣(因為紙幣貶值)等等。

三:朝貢細節展示文化比拼
滿清入主中原後,朝鮮認為清人乃夷族,與自己「以夷變夏」不同。亦由於明神宗曾派兵助朝抗日,朝鮮認為明朝因此損失兵力才會敗給滿清,所以一直對明朝念念不忘。朝鮮礙於滿清的武力打壓,必需參與清朝的朝貢體系,但是亦借機想表現自己的文化水平較高,曾刻意與琉球在儀式上吟詩作對,顯示自己才是中華文化之繼承者。不知道及後康熙與乾隆等皇帝積極學習中華文化,與此有沒有關係呢?

四:貢道——管理各國進朝的路線
上文提及,朝廷會定下貢道,不同國家經由不同路線前往京城。例如朝鮮人經東北,日本經寧波,琉球經福州,暹邏經廣州,蘇祿經廈門,荷蘭經廣東,葡萄牙、英國及教廷經澳門等。通過貢道的建設,朝廷會在這些地方及前往京城的沿途安置驛站,設置相應的通譯人員,既接待官方使節,亦處理隨行人員的商品交易。當英國人在清朝嘗試自闖寧波進行通商,清朝即需要急忙由澳門派人前往寧波接待,並指出下不為例。所以所謂「一中通商」,其實某程度上是誤解,應為一國一口,而當中亦涉及政府人手安排問題。而在貢道上,亦會設有針對各國的使節居所及交易場所,當地人可以與他們進行「在館交易」,是一種在朝廷控制之下的有限度國際貿易。

五:由海難救援看朝貢的民生用途
此文開初說朝貢不單是官方往來,除了第四點提到的隨行人員商品交易,還有一個有趣例子就是海難救援。明朝開始有朝廷處理海難事件的記載,有朝鮮官員遇上海難漂流至寧波,及後遇上明朝官員,護送至京城再經貢道回到朝鮮。此事件成為日後海難救援的模式,到清朝開始更訂立詳細制度,地方官員需要對相關人員提供食宿及發放生活津貼,損失貨物則按市價補償予船主,並謢送有關人等到相應的貢道,有需要時給予路費或船費,讓他們能隨自己國家的朝貢船隻或商船回國。此制度極其周到,連當時西方傳教士亦在其報章稱讚此制度,甚至有外國試圖假扮海難以求清掉賣不去的貨物,令地方官員後來遇上海難要先查明原因。同時亦可作難民轉送,根據記載曾有日本人於安南遇上海難,他們先乘船到澳門,再經過海難救援機制回到浙江再回日本,顯示東亞船員亦清楚中國有海難救援制度,並透過此制度轉送回國。

六:朝貢隨團人員的非官方文化交流
朝貢使節團留下的文字記錄,由外國人眼中觀看明清二朝,是反照中國的客觀參考。當中尤以朝鮮的《朝天錄》及《燕行錄》最為豐富精彩,兩地士人對經書、藝術、民生等無所不談,就算理應是禁忌的朝政及思明問題,有些朝鮮士人亦嘗試一探究竟。而朝鮮在清朝入關後,士人透過選擇性編寫《燕行錄》,建構出思明風氣,漸漸在國內建構一個想像的理想明代印象,繼而再發展出以韓國人為本位的思想。(有關這方面,更多的描述可看《眷眷明朝:朝鮮士人的中國論述與文化心態(1600-1800)》,將來我看畢後或許再分享一下。)

朝貢體制所展示的不只是國家與國家之間貢品與使節往來,而是有更多不同層面可以研究探索。在國際政治上,朝貢體制的演變顯示源自周朝的世界觀念怎樣不斷發展,在面對其他實力強大的國家時,華夏民族既嘗試保持自身的優越地位,同時又要因為實際國際形勢而調整,並最終在西方條約體制的衝擊下崩潰。而在文化、民生及經濟上,朝貢體制見證了中國在強盛時如何輸出自身文化,同時又與促進了周邊國家的民間交往。在此體制下,東亞世界曾經形成一個文化很相近的群體,國家界線模糊,以多個皇權互相連結成朝貢網絡。及後經歷元清入關,各民族的自我意識覺醒,朝貢體制的沒落又伴隨東亞各國的分道發展。

最近在讀有關東亞各國相互影響的書藉,中國韓之間關係一直緊密,時好時壞、互相影響、互相競爭。觀乎現今發展,三國似乎一直困在過去的糾結中,無法擺脫歷史枷鎖。葛兆光說東亞各國的由合至分的過程是一個大課體,我想不單是回望過去,更能藉以往的經驗反思當下,應該如何向前走。

相關文章:
故事 – 中國是天朝,其他國家都是朝貢國──傳統中國的世界秩序是這樣嗎?

同系列文章:
重新認識明清史(1/3)——殘暴的明太祖朱元璋?
重新認識明清史(2/3)——自古以來就有祖宗祠堂?

Advertisemen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