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兹中國》—「中國」概念的來源與糾結

十月 29th, 2016 by 思考/HK-X-Force Leave a reply »
宅茲中國:重建有關「中國」的歷史論述

(圖片來源:博來客

​剛看了這本《宅兹中國》,回看近代「中國」這個概念是如何形成,細看中日韓之間互相影響、如何面對西方學街的衝擊,擴闊了我對歷史研究的目光。

「中國」概念的來源

雖然最早在周朝已有使用「中國」一詞,但當時只是指周天子的中央領地,外面有諸侯,再外面有四夷。在天朝觀念下沒有明確國界,經過之後的漢唐盛世,朝貢體制建立起東亞獨特的國際秩序。到了宋朝,北方外族建立強大的遼國,既令宋朝要以兄弟相稱,亦迫使朝廷開始勘測國界,士人開始建立民族國家思想。

後來蒙古及滿清先後入主中原,引致日本及朝鮮分別與元、清二朝分道揚鑣。兩國先是認為漢人降於異族,無以承傳中華文化,日朝兩國才是中華之繼承者,看不起滿清政權。後來朝鮮擺脫思念明朝,日本也一步一步建立更完整的自我民族國家意識,不過輕視中原的觀念就一直影響到今天。至於滿清,則在接觸西方各國和經歷多次戰爭後,世界觀由「天下」過渡至「萬國」,朝貢體制漸漸瓦解,要嘗試融入西方的條約體系外交秩序。

在清末至民初之時,日本的學術研究在政局需求下發展迅速,將「支那學」擴展至滿蒙回藏鮮,又應用西方的治史方法,形成「東洋學」,與「西洋學」及日本的「國學」形成三學鼎立之勢,成為國際學術界的新星。同時,華人學者急需梳理「中國」這模糊不清的概念,但關於「中國」各民族的研究卻落後於西方及日本,「中國」概念的學術話語權已經在外國手中。中國學界形成學習西方和從西方反照出東方和中國的潮流,帶來之後的「中體西用」、「西體中用」、「全盤西化」等多種思潮。民初之後,經過兩大研究院—清華大學國學研究院院與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的成立和眾多學者的努力,透過運用最新的研究方法分析最新出土的四大發現,中國學者在國際學界開始受到重視。

歷史與社會政治的糾結

近代「中國」觀念的形成,就是在這複雜的環境下,在種種外在因素下逼出來。當時候中國學者、從政者和革命者也有爭論究竟「中國」應該是指漢族,還是要根據滿清的領土來定義現代中國。由於國內對於中國周邊民族的研究不如國外豐富,這些對於「中國」的爭論也受到國外研究的影響,而這些研究又受到各國自身對於中國立場的影響,形成歷史學術與政治發展複雜糾結的關係。

本書作者用一個比較客觀的角度,帶領讀者細看日本「支那學」怎樣受到外國中國研究的刺激,銳意發展外國還沒有展開詳細研究的滿族和朝鮮,並在外國研究基礎上展開對回、蒙、藏等民族的研究。剛好碰上政治上日本政府要佔領韓國與滿洲,政府可以資助相關研究,想在學術上把正在形成的「中國」概念限制於長城以南地區。同時日本在國際間的實力上升,社會間泛起要成為要帶領亞洲與西方抗衡的想法,中國外族的研究就正好能把「支那學」發展為「東洋學」,形成東西方各有一派。這些歷史學術的發展,一方面影響當時與後來東亞各國的學術發展,同時也跟日本後來發展出「大東亞共榮圈」和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大規模侵略息息相關,整個東亞的歷史學術與政治發展互相影響。

這個例子展示了歷史研究與政治的不能分割的關係。歷史研究者身處的社會環境的影響,與當代政治看待世界的觀念,都會體現在歷史研究當中。要求歷史研究要完全客觀是不現實的,反而閱讀別人的研究時需要同時了解當時候的社會背景,理解其研究的局限。這也體現出學術史的重要性,因為研究歷史是建立在他人的成果之上,所以不可忽落他人研究學術的歷史背景,比如說梁啟超與錢穆就分別從不同政治與文化兩個不同角度寫過、教過的《中國近三百年學術史》。

本書作者能夠拋開中日兩國的歷史仇恨,介紹日本的「支那學」與「東洋學」為什麼比傳統中國史學先進,為什麼能比中國更快更早影響國際的亞洲研究,然後如何倒過來刺激中國史學的發展。作者身為國內大學教授,曾任復旦大學文史研究院院長,但是從本書可以感受到他看亞洲歷史的宏觀視角。既不局限於自身民族的歷史,多角度以他國的目光反觀自己,同時又希望中國的歷史學能走出自己的路,不要被外國學者牽走。雖然學術自由是理應努追求及堅守的目標,但亦不能否認學術研究必然會受到社會或政治某程度的影響或限制。只有能承認自己研究的局限,明白自己那些方面受社會政治環境影響,才能清楚知道應該走甚麼路。

Advertisemen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