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君毅概述中西文化藝術精神之別

十一月 19th, 2016 by 思考/HK-X-Force Leave a reply »

tang_book_5

較早前讀過《唐君毅全集——人文精神之重建》,當中《中西文化精神之比較》一文對比中西藝術精神之根源及差異,對筆者有很大啓發。近來多接觸了中國藝術,如欣賞書畫、金石作品及認識相關歷史,中國藝術的價值取向與發展道路與西方截然不同。今天我們的生活已然西化,對事物的認知也往往不自覺地受西方思維影響。看過唐先生的分析,讓筆者了解自己與古人的思維有何差異,欣賞作品時更容易體會其情感。推而廣之,在反思當下東西方人們對社會及世界的想法時,這種文化精神特質也值得深思。

前言

唐先生的觀點,一言以蔽之,就是西方文化精神重宗教及科學,而中國文化精神重道德及藝術。進一步解析之前,先要指出此乃相對之下的總體比較。如單看西方,亦會有些時期比較重視藝術;如單看中國,亦會有些學説比較重視邏輯推理。唐先生的觀點,為中西方整體文化趨向之比較,當中以古代傳統為主要考察對象。

西方文化精神之根源——宗教與科學

唐先生謂西方文化重宗教與科學,兩者有異有同。西方宗教為篤信一至高無上的神,而科學則相信大自然有一絕對之規律,兩者均相信人需要服從一種客觀存在之外在權威。但同時科學重視理性分析,宗教重視感性體驗,兩者分別產生重物質及重情感兩種相反的人生觀。宗教與科學精神既有所相似,又有所相反,西方文化在兩者互相交替衝突的激盪中成長及發展

西方之道德精神,乃承自宗教及科學,一方面源自牧師及神父,道德教訓出自新舊約,一方面源自眾希臘哲學家的理論,視真理之追求為最高之道德生活。至於西方之藝術,如音樂、戲劇、文學、繪畫等,亦以展現對上帝的崇敬及讚嘆,或個人對抗命運及社會為重要主題,兩者分別反映出宗教觀念及科學的主客觀念。(唐先生原文有更仔細展述)

唐先生認為,西方的宗教、科學、道德、藝術,均保持主觀與客觀的距離。宗教是主觀的自覺,去信仰客觀的神;科學是主觀的自覺,去了解客觀的自然或社會規律;道德是主觀的自覺,追求主我(I)支配客我(Me);藝術是主觀的自覺,去欣賞與表現客觀的境相。下面我們會看到,中國文化走的是另外一條路。

中國文化精神之根源——道德與藝術

中國的道德思想,將天命、天道歸之於人心,追求道德在於盡心知性,不作外求而求之於己。孟子謂「存心養性以事天」,其本質與西方之祈禱懺悔以接神恩有所相似,但是中國講求「自誠其意自正其心」,道德需要「自求、自得、自誠、自明、自知、自覺」,以求達至天人合一。而道家之自然亦非西方科學的自然,有實有虛,重自然之柔性,而非西方重自然之規律及人與自然的對立。而中國的藝術精神,不在於表現客觀境相,而是在體驗外在世界後,如何將自己內心的體會展現,重視表達主觀感受而不是描述客觀世界,所追求的最高境界為物我相忘,主客融為一體。所以,中國道德及藝術精神之相同處,為重視自身與外在世界之融和,不似西方保持主客觀的距離。而道德及藝術精神相異處,道德觀求人之內心去規範自我,而藝街則借助外在境相以表達自己,兩者之內外關係不同。但是中國文化此二精神之衝突不如西方大,令中國文化並非在並非在兩種精神衝突中前進,而是在兩者互相補足、互相緣引下發展

中國的宗教自漢朝起,就一直受道德精神的影響,儒家文化及老莊文化與民間信仰及外來的佛教互相融合。古代的天命、事天的思想融入儒道兩家,而之後儒道思想又影響佛教及道教,宗教的發展終離不開傳統道德精神。而科學發展亦受道德及藝術影響,各種器物制作技術因為藝術需要而生,曆法及星象學說又與諸子學說掛勾,政治經濟之學皆歸入諸子百家之下,與道德理論一同討論。反而藝術本身就不如西方般融入科學觀念,精緻的器物製作或界畫不視為佳品,而是重視作品所展示的道德觀念,或有儒家之仁心,或有道家之虛無,或有佛家之禪意。

引發深思的東西文化比較

唐先生的中國文化精神,我認為可以泛指整個古代東亞。西方文化保持自身與外在世界的主客距離,而東方文化追求自身與外在世界的融合,這觀點引起筆者很多思絮。在欣賞東西方藝術創作時,如果是古代作品,如果先理解它們不同的文化精神,會更容易體會作品所表達的情感。如果是近代作品,如果細想東西文化相遇、互相刺激對創作者的影響(例如日本畫對莫奈的影響),會更添欣賞的趣味。而對於社會及文化發展,東西方兩種不同取向的文化互相激盪而引起的陣陣波濤,更是在近兩三百年來對世界——尤其是東亞的影響極為深遠。過去我們追求達到西方的科學與文明,取得急速的發展。唐先生在不少文章中提醒我們,歷史往往如同鐘擺,如要避免走向極端,最好的鏡子往往這是過去的經驗。今日人類與自然的衝突越來越大,當我們展望將來,是否應該細想一下那個我們漸漸遺忘的東方文化精神,是否有值得我們參考學習的地方,以補足西方文化之不足之處?

Advertisemen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