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社會有感(日記兩則)

八月 15th, 2017 by 思考/HK-X-Force Leave a reply »

2017-08-01

十年前,我希望香港可以發展公民社會,市民關心社區,更直接地發聲及參與城鄉規劃。但過去一兩年,當自己盡量張開雙耳、睜開雙眼,卻覺得公民社會實在有點兒不切實際。

民眾的本質就是只關注切身問題,要普羅大眾關心城鄉規劃,有點痴人説夢。退一步,要街坊花時間了解及參與社區規劃,亦甚艱難。對於繁忙的香港人(包括我),要花精力去了解一個問題及提出自己的意見,實在很難,頂多只是簽個名而已。而且,公民參與乃義務而非工作,無人能確保能否長期保持參與,公眾對時事的關注亦往往是三分鐘熱度。沒有民眾的訴求,既有的制度也就不會有動力作出改變。

或許,不論是群體本質上,還是環境因素上,廣泛的公民社會根本就不可能出現(至少對香港而言)。


2017-08-15

最近有點留意市民對林子健案的反應,突然覺得好像想通了甚麼。近年一直覺得雖然公民參與社會事務比以往積極得多,但是整體結果卻與我以前希望出現的公民社會相距甚遠。有點不祥的預感,似乎如果公民社會如此繼續發展,對香港可能只會是弊多於利。

現在的公民參與所帶給香港的,是一堆無日無之的意識形態爭論,一堆組織為了理念而不停互相攻擊及謾罵,看不到如何能推進社會向前。我認為這或許是由於一種失衡與失速——公民參與度的提升快於人們包容力的提升

很多人聽過、説過電視劇《天與地》的一段對白:「和諧唔係一百個人講同一說話,和諧係一百個人有一百句唔同說話之餘,而又互相尊重。」但是,有多少人真正明白這句話中「尊重」是何等重要?若然一百個人每天的一百句話都盡是互相攻擊,那麼社會不僅與和諧越來越遠,而且會跌進混沌的深淵,無盡的chaos。

觀乎網上網下的市民反應,讓我最心痛的是到處充斥黑白二分法:「信中共定信林子謙健?」凡事簡化為黑白敵我,這種思維過去一段日子對香港傷害已經如此深,但很多香港人仍然樂此不疲,上至學者,下至市井。將一切可能性壓縮為敵我批鬥,捨棄包容與尊重,將相信客觀理性轉化為相信一個人或一個黨,這才是我眼中香港最大的危機。

看到不少人認為真相並不重要,面對不擇手段的中共,不論使用甚麼手段都可以接受。這種「為了抵抗惡魔,所以就算要令自己同化為另一個惡魔亦在所不惜。」的思維,常令我感到恐懼。行這條路,就算能保護香港的軀殼,亦會消耗盡我城的靈魂。説到底,還是我心中的老問題:我們想為下一代建構一個怎樣的香港?

Advertisemen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