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你夠膽,多荒唐的話都可是說、可以做

因為星斗市民無力與政府周旋,所以政府在過往的發展工程中,一而再、再而三使用土地收回條例,強行徵收土地,將人民與賴以為生的土地硬生生撕裂。

因為地產商有龐大財力人力物力與政府周旋,政府怕司法覆核,所以政府提出公私營合作發展,與地產商共存共榮。

這根本就是赤裸裸地宣告,法律淪為壓制小市民的工具,而政府作為社會管理者已明目張膽地向富者俯首稱臣。如此荒謬的言論及做法,竟然有市民會覺得是合理及理性的選擇。真是只要夠膽說、夠膽做,就總會找到知音。


另一個荒唐的事件,是教育局選擇引用並非專於研究粵語之學者的文章,而該文章指廣東話不是母語,自行另創「母言」一詞。香港有很多研究粵語的學者,但教育局偏偏選擇引用這種材料,就顯示為了強行推行普教中,政府可以無所不用其極,甚至連常識都可以拋諸腦後。

就如今早陶傑在電台所言,母語 mother tongue 的解釋,任何人隨便在網上都可以找到。似是而非地將之扭曲,實在無謂之極。只感到這件事又顯示出只要夠膽,多荒謬的言論都可以說出口,多荒唐的行徑都可以實行


這些只要稍有常識都可以判斷的事件,實在寫完也覺得自己太無謂……


Also published on Medium.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