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迎着狂風大雨的鐵翼

昨夜看過眾志那段拙劣的短片後,感到今年的六四顯得格外沉重。原本最能發揮創意去傳承這份精神的組織,如今竟然為了引人注目而離棄他們最應關注的學生群體。眾志沒有帶領這些學生走出迷霧,而是選擇去消費他們。在得到一部份步入中年的長輩認同之時,卻也破壞了自己與年青人之間的關係。

八九民運至今已隔數代,傳承越來越困難。如岑建勳所言,大家的經歷差天共地,很難要求新一代有上一代的感受,亦無謂將自己的感受強加於他人身上。內地的情況變化亦非常大,現在若問我對中國民主化的看法,我是悲觀的。大抵上與去年的看法相同,這裏就不再重複了。

剛才獨自到鐵翼下默哀,忽然刮起狂風,下了好一陣大雨。彷彿連他也在擔憂,究竟所謂「傳承」,應該怎樣傳下去。在出路全被堵塞的夾縫中,如不按照別人寫好的劇本,還能夠如何走下去。除了哀悼犧牲了的前輩,我們似乎甚麼都做不到。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