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新亞研究所’ category

讀《東南亞史》

九月 27th, 2017

《東南亞史》是早前於新亞研究所購得的舊書,原以為可能會比較沉悶,但卻越讀越精彩。

作者崔貴強教授透過巧妙的鋪排,令此書同時兼具國別史及地域史的特質。各個國家的歷史依其掘起先後,依歷史階段分期描述。東南亞各國民族之流動性大,此書既著重各島國之間的頻繁交往,又重視中印兩文化對東南亞文明根基之影響。一個個古國的掘起、擴張、息微與傳承,交織成東南亞精彩的歷史。

及後各國接觸中東商旅,伊斯蘭文明漸漸進入對東南亞地區。之後再有西方強國入侵,以武力深度介入、改變及操控政治勢力分佈。而基督教的積極傳播,亦迫使回教加快其傳播步伐,爭奪對於東南亞的影響力。這段時期,伊斯蘭海洋貿易及歐洲遠洋貿易,均急速提高東西亞在全球歷史上的地位,成為東西文化交鋒之地。那怕是遠在歐洲的拿破崙戰事,也影響着東南亞的政局。

» Read more: 讀《東南亞史》

對中國民主問題的一些想法

一月 17th, 2017

過去的半年裏,在新亞研究所旁聽了「近代中國民主思想」一課,每堂由來自不少院校的教援講述與中國民主思想有關的課題,由不同角度、不同觀點去了解同一個問題,獲益良多。聽課後,筆者一直嘗試梳理自己對於這個問題的一些想法與疑問,不過改完又改,總是感覺寫得不夠好。也許先貼出來,希望能有些交流,衝擊一下自己的想法。

中國的民主之路能否走下去?

民主,毫無疑問這是來自西方之體制,中國古代只有民本,而沒有民主。過去不少新儒家學者指出中國傳統的民本思想與西方的民主精神有相同的根源,但是兩者在實踐上始終有重大差異——民本是一種管治理念,而民主則必須包含明文規定的法定制度。民本思想終歸建基於皇權統治,而民主思想則重如何打破皇權,讓人民有公共事務的決定權,包括選擇領導者及監察政府的權利。

» Read more: 對中國民主問題的一些想法

重新認識明清史(2/3)——自古以來就有祖宗祠堂?

十月 16th, 2016

新亞研究所誠明講堂的「破解「迷思」:被誤判的明清史」系列講座裏,另一個有趣講題是宗族及祠堂。講者一開始就問大家,究竟怎樣界定「華人」呢?無論是用膚色、種族、語言、文字還是節慶,似乎都未能準確定義「華人」這個群體。但是宗族及祠堂這兩種元素,卻是似乎是現今華人所共有的文化。在電視電影中會看見古人拜祭祖先,但其實宗族及祠堂並非「自古以來」就有,在明朝以前只有皇室可以建家廟,大官亦只准拜四代祖先,而庶民則供養僧人或道士以祭祀祖先,家中無神主牌,亦未有平民之祠堂。

» Read more: 重新認識明清史(2/3)——自古以來就有祖宗祠堂?

重新認識明清史(1/3)——殘暴的明太祖朱元璋?

十月 10th, 2016

早前參加了新亞研究所主辦的誠明講堂「破解「迷思」:被誤判的明清史」系列講座,講者帶領聽眾重新了解一些現代人覺得理所當然的人與事,讓筆者感到耳目一新。筆者打算將當中幾個最有趣的題目整理,分三篇文章與大家分享一下所聽所感。打頭陣的第一炮,就請來明太祖朱元璋,原來現今對他的冷血刻板印象,有不少是歷史傳承過程的誤解。

» Read more: 重新認識明清史(1/3)——殘暴的明太祖朱元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