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形於詞色’ category

細味林子祥的《石像》

六月 17th, 2009

自從早前去聽完「十分十二子祥」演唱會,手機的 MP3 又不斷播放著阿 Lam 的金曲。演唱會雖然全是廣為熟識的金曲,但所有歌曲都經過重新編排,當中不少更以另一種情調去演譯,讓觀眾以全新角度去欣賞這些金曲。回到自己的曲庫,一首首金曲連日在腦海徘徊,《幾段情歌》的沉鬱,《每夜唱不停》那美如對聯的引子,《舊居中的鋼琴》的追憶與悔恨,《這一個夜》的都市怨曲等,都令我再三回味。近日還特別留意了一首歌,就是林子祥作曲、Shris Babida 編曲、鄭國江填詞的《石像》。

歌名:石像
作曲:林子祥
編曲:Shris Babida 註一
填詞:有載鄭國江、有載林敏聰 註二

然而在你身 找不到裂痕 無瑕完美 雖衣不蔽身
並未怕風 身體雖冰凍 並未怕風呼呼吹近

* 然而在你身 找不到淚痕 無用言語不需竟爭
屹立永不屈 北風雖凜 並未破損堅剛本真
美麗美麗石像 沉默裡是頑強 能令我一心響往
凝望美麗石像 今天奮力圖強 求做到與你一樣
能沉著去等 悲歡我獨尋 常懷著自信 不屈勇敢
獨力抵擋 身邊風與浪 默默去等 不恐不惶

Repeat *

美麗美麗石像 沉默裡是頑強 能令我一心響往
凝望美麗石像 今天奮力圖強 長路這一刻再踏上

(歌詞源自 www.chlyrics.net )

最令我細味之處,是歌詞可作多解。最直接的從字意入手,可解為由石像引發的感情與讚美。同時,也可以由全曲詞意入手作勉勵解,自勉要學習石像的堅毅不屈,排除萬難。但配上阿 Lam 帶點滄桑的歌聲與鮑比達編曲那小調曲風,卻又令我感到略帶傷感。感覺像在訴說努力嘗試追從某前輩,某位如石像一般堅毅、完美的前輩,縱使花了一輩子仍感力有不逮,但仍無悔繼逐追隨,踏上漫漫長路。

體會音樂、感受音樂,從來都是個人的,毋需理會別人怎樣理解,也毋需介懷原作者創作時有沒有預計自己的解讀。總之,《石像》給我的種種感覺,令我很著迷不已。

YesAsia
sculpture林子祥 – 愛到發燒 (DSD CD)
(收錄《石像》)

林子祥專頁

註一:網絡上一般記錄作曲者為 Shris Babida、作詞者為鄭國江。Shris Babida 在網絡上遍尋不果,會否就是鮑比達 Chris Babida

註二:承上,本人手中的林子祥金曲碟「Show Off」裏的小冊子,卻寫著「曲:林子祥 / 詞:林敏聰」,不知究竟作詞是林敏聰還是鄭國江?

[形於詞色] 林振強及鄭國江歌詞四首

三月 5th, 2007

自從在幾年前在林子祥的串燒歌《好氣連祥》中聽過「不要金,不要銀,只要一支棍,來護守這稻田,貧賤也感興奮!」後,就對《稻草人》這首歌很感興趣。日前在二手唱片店購入了李龍基的「男子漢」唱片,驚覺除了《稻草人》外,此唱片還有數首歌詞優美的作品,使我不禁再寫停產已久的「形於詞色」系列。

李龍基 男子漢

先看這首由鄭國江所填的《遲來的花季》,雖然很短,但其見景生情以及由借景喻情到寫情的感覺,實在很有詩意。
(邱晨作曲,Joey Villanueva編曲)

留下這陣雨,留下這陣風。
抓緊風雨絲絲,問花季為何遲?

還問這陣雨,還問這陣雨。
心中早有影子,問相見何時?

陽光風雨,怎可以先知?
人生花季,儘管來遲,
但更多采,亦更多姿。

» Read more: [形於詞色] 林振強及鄭國江歌詞四首

[形於詞色] 鄭國江 – 畫家

七月 17th, 2005

音樂的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功用是抒發感情,之前談過愛情、親情及跨國界的情,但其實除了人與人之間有感情,人與物之間亦可有感情。就像畫家,對著眼前境物觸境生情,可以是完全與別人無關的,完全是發自內心的情感。那麼歌詞又可以描寫畫家作畫時內心的感情嗎?
» Read more: [形於詞色] 鄭國江 – 畫家

[形於詞色] 陳文剛 – 小孩不懂怕

七月 3rd, 2005

如果說到無分國界、說及戰爭的香港歌詞,相信 Beyond 的《Amani》是最有名的了。但是這已經是十多年前的事,最近期政轟動全球的伊拉克戰事,我們還有沒有相關的歌詞呢?如果大家有買陳奕迅的大碟「Live for Today」的話,應該有聽過陳文剛填詞的《小孩不懂怕》:
» Read more: [形於詞色] 陳文剛 – 小孩不懂怕

[形於詞色] 林振強 – 追憶

六月 5th, 2005

說到有關親情的歌,相信不少人第一時間就會想起黃家驅的《真的愛你》。《真的愛你》的確是談母愛的歌的代表作,其普及程度在廣東歌之中可算是數一數二。言而,如果說到有關父愛的歌,不知道大家又會想起那一首呢?或許你會想起黃偉文的《單車》,但是其實它的內容並非針對父愛,只有一句「如孩兒能伏於爸爸的肩膊」比喻句,其他歌詞可以套用於其他親情、愛情。要說父愛,我會想起林振強的《追憶》:
» Read more: [形於詞色] 林振強 – 追憶

[形於詞色] 潘源良 – 就算

五月 23rd, 2005

上次談過林夕的《想哭》,但其實現時不少說愛情的歌詞都離不開情侶分手,或總是有痛苦的一面,看似愛得很戲劇性、很浪漫。但是要寫歌詞是否一定要寫這一類呢?要寫愛情,除了寫離離合合,是否就再沒有其他話題?

潘源良在 1985 年寫的《就算》(林子祥主唱),以另一角度來寫愛情歌詞。他不寫情侶怎樣離合、不寫情侶怎來艱苦地維持愛情,而是寫更基本的元素:為何要愛情?為何二人要在一起?愛情對二人帶來甚麼影響? » Read more: [形於詞色] 潘源良 – 就算

[形於詞色] 林夕 – 想哭

五月 16th, 2005

晉書.卷七十三.庾亮傳:「翼雅有大志,欲以滅胡 平蜀為己任,言論慷慨,形於辭色。」形於辭色者,即將內在的思想表現於言辭及神情上。此欄取意音、借其意,討論一些能將充份在表現作詞者的內在思想及感情的歌詞,希望能推動更多人欣賞好的歌詞,不要只因一首歌的旋律寫得好就盲目地讚。

香港現今情歌泛濫,到唱片鋪不斷來一首又一首的失戀、苦戀、單戀,內容甚至有變態迷戀。但是,其實要寫情歌,也有很多方式,沒有人說一定要有痛苦。今天我們就來看一看林夕填詞、陳奕迅主唱的《想哭》: » Read more: [形於詞色] 林夕 – 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