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迎着狂風大雨的鐵翼

昨夜看過眾志那段拙劣的短片後,感到今年的六四顯得格外沉重。原本最能發揮創意去傳承這份精神的組織,如今竟然為了引人注目而離棄他們最應關注的學生群體。眾志沒有帶領這些學生走出迷霧,而是選擇去消費他們。在得到一部份步入中年的長輩認同之時,卻也破壞了自己與年青人之間的關係。

八九民運至今已隔數代,傳承越來越困難。如岑建勳所言,大家的經歷差天共地,很難要求新一代有上一代的感受,亦無謂將自己的感受強加於他人身上。內地的情況變化亦非常大,現在若問我對中國民主化的看法,我是悲觀的。大抵上與去年的看法相同,這裏就不再重複了。

剛才獨自到鐵翼下默哀,忽然刮起狂風,下了好一陣大雨。彷彿連他也在擔憂,究竟所謂「傳承」,應該怎樣傳下去。在出路全被堵塞的夾縫中,如不按照別人寫好的劇本,還能夠如何走下去。除了哀悼犧牲了的前輩,我們似乎甚麼都做不到。

只要你夠膽,多荒唐的話都可是說、可以做

因為星斗市民無力與政府周旋,所以政府在過往的發展工程中,一而再、再而三使用土地收回條例,強行徵收土地,將人民與賴以為生的土地硬生生撕裂。

因為地產商有龐大財力人力物力與政府周旋,政府怕司法覆核,所以政府提出公私營合作發展,與地產商共存共榮。

這根本就是赤裸裸地宣告,法律淪為壓制小市民的工具,而政府作為社會管理者已明目張膽地向富者俯首稱臣。如此荒謬的言論及做法,竟然有市民會覺得是合理及理性的選擇。真是只要夠膽說、夠膽做,就總會找到知音。
繼續閱讀

讀重奪公民廣場案終審判詞

判詞原文:http://legalref.judiciary.hk/lrs/common/search/search_result_detail_frame.jsp?DIS=113534&QS=%2B

或許由於上訴庭的判詞引起了社會廣泛迴響及討論,這次首席法官馬道立(下文簡稱為法官)在終審判詞中對很多問題都有詳情解釋,對於原訟庭、上訴庭及終審法院的職能及分工有詳細解釋。判詞明確指出將來的同類案件會以上訴庭列舉的新準則處理,當中的八項判刑考慮因素及六項量刑準則,對於將來組織及參與社會運動者而言更要留意。如果希望了解是次案件中的法律問題,建議仔細讀一讀。

覆核刑期及上訴庭的定位問題

法官於第45-51段解釋律政司在那些情況下可以申請覆核刑期,以及上訴庭的職責包括透過覆核審訊結果向下級法院提供指引。律政司在以下四種情況可以申請覆核刑期,而其結果有可能收緊或放鬆,並不保證對律政司一定有利。

繼續閱讀

一級方程式禁止賽車女郎的爭議

相關報導及專欄:


(圖片來源:wikimedia – Grid Girls DTM Hockenheim 2008

一級方程式賽會以「與時並進」為由,由本賽季開始禁止賽車女郎。有人認為是女權主義的勝利,有人認為與霸權無異。

繼續閱讀

政治宣傳的小故事

最近在《Attention Merchants》讀到這兩張海報的故事。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初期,德軍以百萬兵力瞬間掃平比利時,但隔岸的英國只有數萬常規軍,德軍將領取笑説單以德國警察就足以擺平英國。實力如此懸殊,民間對於是否宣戰意見分歧。英國委任了 Lord Kitchener 作為戰事秘書長,他預期這場戰事將會是長期作戰而且犧牲巨大,所以英國需要建立規模能與德軍相比的軍隊。這是英國從未試過的事,要如何做到呢?

他想到一個破天荒的方法:參考當時新興的廣告行業,使用各種方法吸引人們的注意,進行鋪天蓋地的宣傳,既凝造一股全民衛國的氣氛,同時盡用所有渠道招募新兵。其中有一款令人印象深刻的海報,是用他自己的樣貌,並用手指指向對方,讓路過的人無法忽視(上圖右邊的海報)。這是歷史的上首次政治宣傳(propaganda),而且獲得巨大成功,一方面讓英國短時間募集了稍為足以對抗德軍的兵力,同時將國內輿論轉向為支持宣戰。

繼續閱讀

讀重奪公民廣場案判詞有感

案件編號 CAAR 4/2016 判詞全文

讀此案判詞,有兩點想分享一下。如有錯漏,還請指正。

一:法理可維護社會安寧,但如何保護自由的核心精神?

法官是絕對認同集會自由之重要,是民主社會的基石之一,促進對話、化解衝突。接着法官就一再重申集會自由的界限,強調集會不能越過影響公共秩序及公共安寧的界限,否則對社會有嚴重後果。

在法理上,我們難以駁斥此觀點。法庭盡責地維護社會安寧,但卻無法保護自由的內在精神。法庭認為和平集會就等同可以促進對話、化解僵局,對於今日香港而言,這完全是脱離現實、自欺欺人的陳述。法律可以保障公共安寧,但如何保障政府會認真聆聽及考慮市民意見?政府多年來一直以假諮詢蒙混過關,又可有法律可以制裁?作為守法的市民,是否就只能夠安寧地看着政府合法地破壞香港?有甚麼法律可以保護市民免受制度暴力的傷害?

二:「和理非」於法庭是毫無抗辯能力

另一點讓筆者留意的,是法庭完全否定「和平理性非暴力」。雨傘運動的組織者一直呼籲「和理非」,認為這是是次運動的其中一個核心精神。但是判詞則認為此理念是「站不住腳」,是「自欺欺人」,是「口是心非」,是「口惠而實不至」。原本自從雨傘運動失敗以來,已經令不少新一代對於和平抗爭感到心灰意冷,轉向更激進路線。如今法庭完全否定「和理非」的價值,會否進一步激化香港後續的社會運動,實在值得關注。

待反東北案之判詞發表,再與各位分享一下。

繼續閱讀

迷霧香港二十年

二十多年前,港英時代大限將至,香港人察覺原來「香港人」這個身份也面臨被同化的危險。這促使很多人開始去反思,究竟「香港人」是甚麼?香港人有自己的核心價值、自己的價值觀嗎?但時間沒有等待我們,在香港人仍然在迷茫中摸索時,1997已經來到。各種社會上、經濟上、文化上、政治上的衝擊,讓「香港人」這身份更是日益模糊。有時社會上突然風行一些與身份認同有關的詞匯或潮語,但始終大家對「香港人」這身份仍然是人人言殊。

二十年過去,很多人在問:我們失去了甚麼?我們守住了甚麼?是回歸,還是被二次殖民?是不斷向前走,還是追不上時代?下一個大限——2047——將至,又該如何面對?而我更想問的是,我們找到甚麼是「香港人」了嗎?

繼續閱讀

上一輩善忘,新一代愛亂?——看跨代隔閡

不時看到年輕一代説,不明白上一輩為何如此善忘,當年因為逃避共產黨而來到香港,今天卻支持共產黨政權。另一邊又聽到年長一輩説,不明白為何年輕人如此愛亂、愛搞事,不懂珍惜得來不易的社會。筆者認為其實雙方並非完全無法互相理解,只是要換另一個角度去想。

「害怕」的力量

人的行為及想法,除了受自己的好惡影響,更重要的是因為自我保護,懂得「害怕」。有時候,一個人「害怕」的心理比「喜歡」的心情更能驅使人作出行動,甚至建構人的價值觀

上一輩害怕的是甚麼?

上一輩逃亡到香港,與其説是逃避共產黨,倒不如説是逃離極端動盪的社會。因為當時候共產黨領導層為了政治目標或個人目標,往往不惜翻動整個社會,全國大亂。不單是民生受「影響」那麼簡單,而是完全顛覆了所有人的生活,在物質上及心靈上都瀕臨崩潰,活在生與死的邊沿。上一輩所懼怕的,所需要逃離的,是這種瘋狂、混亂、恐怖的社會狀況,因而來到香港這個相對穩定的地方。

繼續閱讀

讀梁游議席案判詞,反思香港法制

判詞(案件號碼 HCAL 185/2016):
全文
中文擇要
(或在此輸入案件號碼搜索)

參考資料:
政大法學評論 – 議會至上與人大至上
維基百科 – 英國憲法
維基百科 – 法律解釋

讀過判詞後,筆者感覺最重要的並非兩位議員的去向,而是中間第D1段,尤其是第51至53段,顯示香港法院對現今法制運作的看法。

法官引用2007年梁國雄vs立法會主席案件,指出英國三權分立不能直接套用於香港。英國由於沒有成文憲法,議會對所有法例有最高權威,沒有其他機構能夠廢除或廢棄(override or set aside)議會所通過的法律。基於這個議會至上(sovereignty of Parliament)原則,法庭是司法機構,沒有法理依據去判斷或質疑立法機關(議會)所擁有的權力。

但香港的結構不同,有《基本法》這部迷你憲法。《基本法》的法律地位就如英國的議會,在立法會之上,所以法庭有法理依據去根據《基本法》判斷立法會擁有何種權、特權及豁免權,包括立法會內部運作程序是否合乎《基本法》。上述判詞不單止表示法庭在《基本法》授權下能夠介入立法會內部運作,其實背後還隱含了人大對香港法治的決定性影響力。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