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堿市規劃’ category

那傳說中的每區一億公帑……用得合理?用得公義?

九月 17th, 2015

hk_money

特首在2013年宣佈撥每區一億元作「社區重點項目計劃」,現在每區的計劃都在開展,但究竟用在甚麼地方?公帑運用有沒有問題?你知道自己區的情況嗎?

最嚴重的有如大埔區,先有低能爆笑提案,說要模仿迪士尼建「林村樹屋」,之後經過沒有居民知道的假諮詢後,又改為硬推林村廣場,並急速要通過動工。原來有區議員將5000萬批給自己的公司,涉嫌侵吞公款,在不同場合又恐嚇反對者,已形同尤如黑社會瓜分黑錢。

又或者如觀塘,區議會亦是在假諮詢後,決定花五千萬建海濱音樂噴泉,之後更要每年180萬營運,難道社區就沒有其他更有迫切需要的改善工程嗎?將觀塘最有特色的裕民坊清拆盡、並要建到處都有的蛋榚樓,然後說要用五千萬建一個人棄我取的音樂噴泉作地標,這是甚麼道理?

至於西貢,因為有了這一億撥款,就強行迫遷佛社、改建為風物資料館,並諷刺地只有基督教團體申請營運。佛社多年前清拆調景嶺時被迫遷到現址,現在新址都未有提供又一再迫走,這一億是利民還是擾民?另有一半撥款要用作重建橋咀碼頭,重建碼頭本身若真的經過世界自然基金會等團體審視合理的話,亦為合理,不過區議員說要繼而將橋咀島發展為渡假勝地,不知這又有沒有考慮過地質公園的承受態力?

你,又知道你居住那區的一億用在那裏嗎?用得合理嗎?用得公義嗎?

綜合:
hket.com – 大埔半億建「港版天安門」 網民:比大媽跳舞?

大埔:
毛記電視 – 《星期三港案》 16/9 大埔不安門
inmediahk – 林村5,000萬「天安門」事件 居民向廉署舉報大埔區議員涉利益衝突
inmediahk – 林村擬建「天安門」 郭永健提撤回遭建制派圍攻

觀塘:
inmediahk – 立法會民政會通過5350萬觀塘建音樂噴泉
inmediahk – 五千萬如何亂洗-觀塘海濱音樂噴泉
散紙 – 五千萬的音樂噴泉,是你的觀塘夢?
立場 – 觀塘區會花半億建音樂噴泉 關注組追問39議員 答案醜態百出

西貢:
inmediahk – 九名泛民西貢區議員同支持迫遷佛院 方國珊批區議會篩選方案
蘋果 – 普賢佛院負責人自焚抗逼遷 左手燒爛仍對峙 擾攘兩小時送院
大公 – 政府擬五千萬重建橋咀碼頭
DBC – 【影片】吳仕福:改善橋咀島碼頭鼓勵發展渡假區

發展商正申請於西貢市興建大型住宅群

九月 1st, 2015

saikung_shaha

城規會意見收集網頁:A/SK-SKT/9 (按此提交意見)
提交意見截止日期:11/09/2015

在西貢市沙下,那塊一直荒廢的地段,過去其實地產商一直在積極收購,現在已幾近完成。現時他們正在向城規會申請大興土木,在這大約八個足球場大小的地方,興建79楝住宅、769個單位、620個車位

根據郵政署通函派遞的資料,西貢市現時只有大約2000個住宅單位,就算連同翠塘花園及南山,也不超過4000個住宅單位(註一)。現時西貢公路已經嚴重超出負荷,返工返學放工時間都嚴重塞車,而這個項目突然將西貢單位數量大增兩三成,必然導致交通問題更為惡化。就算幾年後西貢公路擴闊工程一期完成,也只是一小段擴闊,九龍來往西貢市一大段路仍然沒變化,每天等車、塞車只會繼續發生。再加上沙下及沙角尾是西貢市黃牛經常出沒的地方(因為過去是農地,是不少黃牛的出生地),車流大增會對黃牛及司機都造成危險。

西貢—以至於全香港—的問題,根源在於欠缺人口規劃,各種基礎建設追不上人口發展。西貢各處不斷有收購丁權而興建的小型住宅群,無間斷地開發這個郊區,不理會這地區的承受能力,導致交通承載力嚴重超出負荷。遇上假期,旅遊人流再加上本區人流,交流根本就攤瘓,很多朋友都說車子根本上是停在西貢公路無法行走。西貢這個大型住宅申請無疑是規模過大,超出西貢市的承受能力。政府必需停止這種盲目的規劃,先審視各區的人口及社區資源,定下將來的路向,才再考慮如何發展。

筆者太遲發現這個規劃申請,不知道現階段還能做多少。不過,請各位積極向城規會表達意見,讓他們西貢公路以至西貢市都無法承受這麼大規模的計劃,表達各位西貢人及香港市民的聲音!

註一:參考翠塘花園,計算約一成「不收取通函」住宅數。

相關資料:
蘋果日報 – 西貢沙下項目再闖關
龍鳳地產 – 新聞 – 新世界西貢項目再闖關

saikung_shaha2

記第一場大澳入口廣場、巴士總站及停車場諮詢交流會

八月 16th, 2015

TaiO_1

相關資料:
土木工程拓展署 – 大澳改善工程
守護大嶼聯盟 – 反對大澳入口廣場計劃 要求撤回方案
littlepost – 大澳文化工作室:元祖級社區故事館

今日(撰文日期為八月十六日)到大澳出席大澳入口廣場、巴士總站及停車場諮詢交流會,會議中很多問題其實是重覆出現在一個又一個的政府工程,各部門只是按法例要求進行例行諮詢程序,但這套程序對實際將民意反映在工程毫無幫助。今天筆錄的雙方意見會於文末總結,但會議進行大半後與會者都開始明白會議其實並無實際效果,此文先解析箇中原因。此工程的交流會尚有五場,如果各位想出席,可以看文末所列時間、地點及報名電郵。
(順帶一提,是次會議報名要求參加者先列印表格自行填寫,然後再掃描、傳真或郵寄回土木工程署,才可作實。現今科技社會,為何不能直接網上報名?這些官僚化的報名程序根本就在阻擋市民參與)

一. 公開資料圚乏,無法展開有效討論

是次諮詢交流會是要與早前對此工程寄出過反對書的市民作出交流,但土木工程署卻是空手而來,只帶著一張圖則,沒有任何實質資料。雖然口中說希望市民提出新方案,但是任何前期資料都欠奉,又如何展開有建設性的討論?有市民要求看顧問公司報告及環境評估報告,政府說與顧問公司有協議,不能隨意公開。想知道工程預算詳情,在場官員及顧問公司只能憑記憶說出一丁點。想知道入口廣場為何要這麼大,有甚麼人流調查數據,或停車場實際前後車位數目,與批給大澳居民的禁區紙,及過往高峰時期私家車架次,亦一律欠奉。官員只是告訴市民填寫「公開資料索取表格」,讓他們再評估相關資料能否公開。會議中不論是官員還是市民,只能看著那黃橙綠的簡約規劃圖,沒有任何實質數據及資料,可想而知討論必然流於空泛,絲毫無實際效果。

二. 前期諮詢過份依靠少數組織,欠缺居民溝通

官員多次強調,是次工程有鄉事委員會及區議會等八個組織支持,但在場的居民表示這些組織與居民完全脫節,今天也沒有代表出席,居民只是「被代表」了。大部份居民莫說未有機會向這些組織反映意見,就連這個工程比較詳細一點的資訊都沒有,亦不知道有今天的諮詢交流會。這種情況在各區工程屢見不鮮,政府用少數無法反映真實市民聲音的組織之意見,就說有很多人支持。筆者離場後,在街上聽居民討論,對工程有很多質疑,這些意見在場內根本得不到反映。有居民更質疑那些組織與工程有沒有利益衝突,意見是否值得如些重視。

三. 居民需要為當區而設計的改善,而非只針對遊客

整個工程計劃都被質疑只為遊客設計,例如為了那個給旅行團集合的廣場,讓單車場與巴士總站不相連。計算停車場的私家車位時是否考慮與大澳居民禁區紙,政府亦沒有正面答覆(因為沒有數據)。更多居民認為對居民及遊客都有利的工程,如翻新及加大巴士站公厠、舊碼頭加上蓋等,則不在考慮之列。承上第二點,居民感到難得有大筆預算放在改善大澳,其實有更多民生設施可以改善,尤其是與長者有關的設施。官員數次強調這個第二期第一階段工程不是大項目,總預算只是一億二千至三千萬。居民聽後按捺不住,說「一億二千萬對政府來說或許是少事情,但是對於大澳居民,是難得的重大發展工程,必需要讓這筆公帑用得其所」。

四. 諮詢流程無法有效處理各方意見

以官員解析,進行工程諮詢的流程為:
1. 公眾意見搜集及顧問研究
2. 根據公眾意見及顧問報告,制定計劃
3. 進行諮詢,收集市民意見
4. 在諮詢期完結後的九個月內,處理反對意見,透過溝通或修改方案等方法,使反對者撤銷反對書
5. 連同未能處理的反對意見,提交特首及行政會議作最終決定(同時要通過立法會撥款)
也就是說,反對意見最終可以在不需處理的情況下直接提交「一男子」特首,及後無視反對聲音直接通過,讓那些撐特首的既得利益者得到好處。這樣的諮詢制度,還有甚麼意義?很多人都已經厭倦了這種形式化的假諮詢,香港需要盡快隨時代進步,在規劃及前期工作要已經引入市民聲音及實際決策,不能再只停留在殖民地式的諮詢。由於政府公務員就是依從法例要求工作,這改革必需要立法在能解決。不過由於民建聯及自由黨等既得利益者把持立法會,讓這工作極為艱鉅。

» Read more: 記第一場大澳入口廣場、巴士總站及停車場諮詢交流會

西貢公路擴建隨想

五月 30th, 2011

近年西貢居民之間最關注的問題,莫過於西貢公路擴建。現時每天上下班時間以及假日,西貢公路都必定塞車,路政署於是建議將現時的兩線行車擴建為四線行車。反對的居民認為此舉既破壞環境,又會引來更多車兩進入,令問題惡化;認同的居民則認為現時交通擠塞問題太嚴重,不滿新來定居一邊帶來大量私家車導致交通堵塞,但又反對擴建。

說實話,筆者兒時西貢公路的交通問題實在沒有如此嚴重,私家車的增長對西貢公路的負荷的確有直接影響。不過,西貢的公共交通 (主要為小巴及巴士) 又的確不足以應付繁忙時間的人潮,每天早上都大排長龍。但對於擴建公路是否能解決問題,筆者亦有保留。現時最塞車的位置,莫過於西貢公路上的數個燈位:市中心、白沙灣及最嚴重的蠔涌。就算擴建至雙線行車,燈位仍然是路上的樽頸。筆者認為在擴建以外,其實存在很多其他方案,例如使用隧道代替交通燈,或在特定時段限制私家車使用西貢公路。現時居住在西貢內村落的居民很多會駕駛私家車往返,但如果想減低西貢公路的擠塞情況,可以考慮在西貢市中心設較大型的停車場,然後鼓勵司機到市中心轉乘公共交通,繼而優化各公共交通的運作。路政署在提出擴建之餘,亦應研究各種其他方案,提供數據給市民參考,好讓市民判段那個方案最為合適。

不過歸根究底,筆者認為政府應有一個對西貢長遠發展的規劃藍圖。既然政府決定將西貢定位為悠閑旅遊地區及自然保護區,那麼西貢區可以興建的各種基建應有上限,如水、電、路、公共設施等等。政府應根據可容納的基建,定出未來二十、三十年的人口及交通目標。有了此目標,知道西貢區的發展規限在那裏,才可以制定未來的住屋、交通等規劃。否則,每遇見一個問題才想一個問題,則只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最終如果種種潛在問題一次過爆發,後果不堪設想。

端午節臨近了,送大家一張去年拍的端午前夕相片,歡迎大家到西貢遊玩!

對於《環珠江口宜居灣區.建設重點行動計劃》之小見

二月 9th, 2011

公眾諮詢稿 (簡短)
http://www.prdbay.com/UploadFile/20111190145996435.pdf
匯報稿 (詳細)
http://www.prdbay.com/UploadFile/20112102017238713.pdf

關於香港規劃與發展的朋友,相信都留意到近日 inmedia 報導了現在正進行珠三角區域發展規劃諮詢,在毫無宣傳的情況下,幾乎被政府矇混過去。其實大體而言,筆者讚同長遠而言珠三角區域需要共同規劃,以便在工商經濟、自然環境、歷史文化等多方面有所協調,讓珠三角各區互助互利。筆者亦相信大部份市民都民認同此路向,只是對規劃內容及實行方法持有不同意見。政府無謂閃閃縮縮,可以大大方方地向市民宣傳有此協作計劃,讓市民各抒己見,越早讓不同聲音浮面,就越能避免不同團體最後關頭出現迫虎跳牆的情形。

諮詢期緊迫,筆者看了諮詢文件,而至於更詳細的匯報稿則只能快速閱覽,未能細讀。以筆者有限的理解,這階段主要是關於規劃及行動方向,具體實行資訊不多,而各意念背後的研究數據亦非常有限。正如大多數意見一般,筆者對此諮詢的第一個回響就是要延長諮詢期,作廣泛的宣傳及推廣,公開更多資料,舉行更多讓市民參與的交流會及展覽宣傳活動,讓市民可以更具體地了解是次規劃。正如匯報稿提到要「強化公眾參與」,這些都是不可缺少的次素。而至於諮詢文件中的八大行動方向,筆者就各點略抒己見如下。

行動1:綠網

此部份主要關於串連陸上及海洋的自然保護區及郊野公園,包括陸上郊野公園、濕地公園及紅樹林區、及海岸公園等,建立更完善的生態保護及觀景網絡。對於這樣的大方向,相信大抵都沒有異議,跨境環境保育是必需的,但是也不可忘記對環境保護而言,最重要問題不在保護區的界線,而是在於怎樣去實行。香港的郊野公園及海洋保護經驗相信值得內地借鏡,同時整個珠三角地區亦需要共同配合,由法規制定與執行以及教育宣兩方面入手,讓自然保護區不會形同虛設。

關於 inmedia 文章關注過境問題,筆者反而覺得有點偏離重心了,因為相信兩地政府都明白通關問題事關重大,不會為了一兩條郊野步道而去接觸「取消關卡」這敏感事兒。這部份所指的「串聯」與「銜接」,相信只在於將保護區連貫起來,避免再出現類似現時米埔對岸全是工廠污水的情況。

行動2:藍網

此部份主要在於對海岸及江河海水城作用途規劃,部份地區表現其傳統人文價值,以展示珠江地區的人文風貌,並發展相關旅遊及創意事業。香港本身區內海岸線甚少聽聞有仔細規劃,最大只是工商業用途與公園用途之別與航道規劃,而本港海洋水域資源也不特別豐富,漁業主要到外海進行。珠江一帶水域如有規劃修訂發展而港府可以參與,則應多關注漁民的生計問題,在發展其他行業時不應將個為港人帶來新鮮漁獲的傳統行業置諸不理。

計劃書提及以河川海道為主線發展旅遊特色,作為對珠三角地區整合旅遊規劃及發展未嘗不是一個方向,希望能多關注歷史人文元素,突顯此區的歷史文化色彩,同時平衡旅遊業與原居民生活文化保育,不可做假文化村。這方面實行上這也需要非常深入的合作與協調,要讓遊客在港澳珠都感受到連貫的文化色彩及旅遊配套,需要很多工夫。但對於要以此發展「現在氣息強烈的創意產業區」,筆者就有點摸不著頭腦。究竟「河川海道」與「創意產業區」、「會展」、甚至「教育」是怎樣拉上關係?這段看得筆者迷失了方向。在內容較詳細的匯報稿裏沒有了這一段,反而比較合理。

行動3:綠色交通

這段包括繼續強化軌道系統融合,改善公共交通系統及建立「慢行 (non-motorized)」優先區。對於加快軌道銜接,高鐵現在已經通過,已經沒有可以讓市民再參與規劃的餘地。正如 inmedia 文章所提及,鐵路方面最值得關注的是有一條計劃由新界西進入香港,經屯門分別到元朗及機場的新鐵路。港府現時的諮詢並沒有提供任何進一步資訊,只在圖則上有表示,叫市民難以給予意見。僅以這資訊,筆者對此尚有很多疑問及有保留,要求政府必需提供更多資訊,並且不能以這次諮詢作為日後建此鐵路與否的民意依據。

至於公共交通覆蓋,香港可謂異常發達,相信進一步規劃應在於與國內的系統作更多統一化,這方面要在實行層面才能更仔細地分析。「慢行 (non-motorized)」相信是在旅遊地區推廣單車穿梭,有如倫敦及巴黎近年的單車系統,或者港府計劃中的啟德綠色交通區。假如能夠在整個地區實行固然對旅遊及環境都是好事,但對於街道密集的香港而言則有一定難度,希望政府真的有決心與創意去將之實行。

行動4:地域魅力場所 / 城市客廳

單看諮詢文件的幾句籠統描述,實在難以引伸任何討論。匯報稿內有幾點較實質的建議,包括建設世界級商貿圈,培育文化創意特色街,完善城市公共開放空間體系及共建「大珠門庭」等。第二點方向雖好,但若然刻意建造則是不得其法。地方文化往往是經歷時間之下漸漸逐集成形,由社區成員有機組合,不斷自我更新與發展。政府切記應做的是去保持一個有活力的城區,去讓社區文化繼續醞釀,而不要嘗試去作規範化管理,因為規範往往是殺民間創意的元兇。

至於完善公共開放空間,這方向也非常吸引,但始終還看怎樣實行,因為就如香港有很多建造在市民難以前往的「公共空間」,實際上形同虛設。政府要有決力及施政力度,才可讓官方上上下下以及商界都一同合作,去凝造市民真正能夠享用的公共空間。

行動5:低碳住區

此部份首先是透過「土地更新改造」及發展低耗能綠色建築去提升生活質量。在香港這個自由市場,要推廣綠色建築殊不簡單,因為一方面建造成本較高,同時市場需求不大。這不單只是個口號就能解決的問題,而需要在制度上去鼓勵建築商多採用綠色物料及刺激此類樓宇的吸引力,所以這是執行上的問題多於規劃上的問題,需要政府仔細作出執行大計。反而「土地更新改造」這點比較讓人擔心,今人聯想到香港近年的舊區重建問題,以及國內的暴力拆遷問題。究竟這裏所指的更新是甚麼?更新背後會否加劇現時的種種問題?在談「土地更新改造」之前,香港政府必需切實執行「以人為本」的誠諾去進行市區更新,而國內則更要徹底杜絕暴力拆遷。

而第二點關於新市鎮,香港的「新市鎮」規劃一個比一個差是有目共睹的,配套設施嚴重不足,工商業就業職位也欠奉。還有,現時北區新規劃又出現不少不民主情況,與村民欠缺溝通,可以會釀成另一場拆遷風暴。匯報稿上提到要將就業由城市中心外移,帶往新市鎮,以及強化設施配套,希望這個由香港吸取的教訓,能夠讓三地政府銘記於心,並切切實實附諸實行,不要讓殘缺不全的新市鎮再出現。

行動6:文化村落

這部份著重章顯村落文化特色,保護歷史文化價值、自然資源、鄉土民情,一方面提升鄉村生活水平,同時發展旅遊。文件有意同步改善鄉民生活與發展旅遊,筆者表示讚同,絕不可像港府現時的新界東北規劃一般,趕走原居民來發展鄉郊旅遊。要改善居民生活的最佳方法,就是讓他們自行參與發展旅遊,協助他們改變配套,讓鄉民當家作主,而不是變賣家園予發展商。然而,觀乎國內旅遊區規劃,筆者卻也擔心會過度商業化,反令鄉郊失去原有人文風貌。如果國內政府要好好發展,則應多向澳門取經,怎樣原汁原味地保留地區文化,在發展旅遊之餘不要讓商業蠶食了固及文化元素。

行動7:便捷通關

這部份再度強調加快公路及鐵路連接,以及口岸建設速度。這是一直都在進行的工作,文件中並沒有看到甚麼新的規劃構思。

行動8:跨界環保合作

這段就像在回應第一點,提出設立多個不同方面的監管區,包括水質、空氣、供水、電廠等等,但亦正如筆者在第一點所言,重要不在於設立多少個區,而是在於如何合作及協調管理,如何確保措施落實執行。假如只設立一大堆管理區而疏於管理,這只是濫於充數而已。

不得不再一次重申,筆者對於港府是次諮詢閃閃縮縮表達不滿。此規劃關乎香港與鄰近地區未來發展路向,理應作極廣泛及多方面的宣傳,讓市民明白及表達意見。現在政府無聲無息地作諮詢,只會叫人聯想這會否是意圖減少不同聲音,繼而曲解民意的一種手段。港府以這種方法去收集民意及「代表港人」,試問有誰認為這樣的政府能反映市民的意見?這樣的政府有能力與鄰近地區商討,甚至討價還價嗎?

(此文所有圖片來自諮詢文件)

[轉載] 大浪西灣建十萬呎私人別墅(《南早》頭條)

七月 17th, 2010

筆者按:在金錢橫行的香港,連「香港的後花園」都快要變成「富豪的後花園」了… 香港人,要守護香港的後花園,是要靠大家身體力行去守護的。看來要快組織行動才行,否則西灣一帶很快就會被破壞殆盡。
facebook正有熱心人士在商討對策,請到「強烈譴責魯連城破壞大浪西灣自然景觀生態, 要求立即停止有關建築工程!」群組的「討論區」參與討論,或按「活動」觀看現打算實行的行動。

原文:inmediahk – 大浪西灣建十萬呎私人別墅(《南早》頭條)

多次榮登全港第一美景的大浪西灣,已被蒙古能源主席魯連城破壞。他向村民購下十萬呎土地,全面砍伐植被,建附設網球場和兩個人工湖的私人住宅。如此剝削大家的珍貴美景共有財產,作價僅是1600萬元。是日《南早》A1頭條:It was pristine at Sai Wan, but not any more “A stream that used to run through the village has disappeared.”

被問到為何買入這片土地,魯氏的發言人表示可能魯先生喜歡西灣村夠大又夠靜,再者,魯先生本人非常綠色,喜歡有機耕作。Perhaps it is because it is large and quiet. After all, he is a very green person and loves organic farming.

西灣村建村已600年歷史,可上溯明朝。西灣村村長表示,這條村荒廢已久,向來無人打理。這是一次良機,去改善和美化環境。The old village site has been abandoned for a long time and no one takes care of it. Now is a good chance to improve the environment and make the site look nicer.

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高級環境保護主任(陸地保育)梁士倫博士表示,事件顯示我們的政府短視,土地規劃粗疏,未能為市民保育最珍貴的自然遺產。雖然土地屬私有,但其觀賞價值和自然生態卻是屬全香港共有的。 The work highlighted the short-sightedness of the government in not preserving the city’s most valuable natural heritage and landscape with proper land use zonings. While the land is privately owned, the visual value and natural setting of the site belongs to society.

七月初我發現荔枝窩馳名的魚藤很多都死了,常行山的我體會到有些美麗是不知不覺在消失中,我們可能是能夠一瞥香港美景的最後一代。

重建制度漏洞令租客特惠金名存實亡

四月 19th, 2010

當市建局刊憲公佈重建某地段後,要待數月至一年後才會確認租戶身份以發放賠償。但這段期間,業主根據法例只要一個月通知就可以回收單位,讓業主可以得到更多賠償 (自住比出租有更多賠償)。在這個漏洞下,原意為照顧租客的特惠金其實已名存實亡。

未來將有近二百個重建項目推展,如不盡快堵塞此漏洞,將有更多租戶受影響。住在舊區的租戶,一般都是比較貧苦的一群。在政府與建制中,有誰來維護他們的權益呢。

日前進行露宿抗議行動的順寧道重建區69-83號租戶,正是受這漏洞影響的人。無線新聞的斷章取義報導讓不少人誤解他們是無理爭取權利,請大家重新理解他們的原委。

Youtube – (請廣傳)順寧道楊媽媽: 行動只是為公道, 請勿抹黑

網誌:順寧道重建區69-83號

相關文章及資料:
inmedia – 深水埗順寧道:市建局的「混」賬之一面
inmedia – [特約報導] 順寧道租戶被疑似「執達吏」突擊收樓
市區重建局 – 特惠金發放準則(住宅租客)

高鐵問題與 Twitter 直播小感

一月 10th, 2010

相關前文:普選只是對這政府最起碼的要求

上週五告了半天假去出席圍堵立法會,以表達對現有高鐵方案之不滿,同時希望香港早日有更民主的城市規劃,能讓市民真正參與。筆者近年開始讀經濟發展的書,也明白接駁高速鐵路網對都市發展的重要性,在場者大家都不是來反對興建高鐵,而是反對現有的方案。香港政府經過多年教訓仍不肯與市民作真正的溝通,不肯與市民一起去規劃香港的未來,只顧閉門造車,推出方案只讓市民選「要與不要」,不願與市民共同去研討、改善方案,不顧放下身段去讓市民參與規劃一個更美好的香港,去一起研究更好的資源運用,令人遺憾。在政府眼裏,諮詢只是一個既定程序,收到意見後就寫報告回應了事,之後設計方案是部門內部的工作,推出方案後就是爭取票數獲得通過,整個過程完全沒有真正能溶入市民聲音的環節,很多受影響市民更是事後才經報紙、傳媒得知受到影響,此嚴重忽視市民的城市規劃,自然引來很大反嚮。如果一開始政府肯真心與市民溝通,用心了解受影響市民的真正需要,一起去規劃、一起去研究,很多事情沒必要去到現時這地步。

在上週五,我第一次使用 Twitter 作一個活動的現者直播。我使用 Twitter 的年資很淺,只有約一年,平時只用作與網友們聊聊天。雖然讀過有關 Twitter 用於社運時可高速傳播資訊的文章,也到伊朗人民利用 Twitter 向世界發佈實時資訊的威力,但是到自己親身體驗過,始終有更深一點感覺。Twitter 是一個簡單的網絡工具,任何人都可以開一個帳戶,用來發佈 140 字以下的簡短訊,我的訊息就是這樣:hkxforce on twitter。其他人看到我的訊息後,可以用「@hkxforce xxxxxx」的樣式回覆我。每個人都自己獨立一頁,那朋友多的話不是看得很辛苦嗎?只要開了帳戶,並選擇「follow」你的朋友,就可以自動接收朋友的訊息了。就是這樣,Twitter 是一個很簡單的聊天工具。

用 Twitter 做直播,最重要的是 twitter 用家們開發了兩個新玩意:Re-Tweet 及 tagging。Re-Tweet 簡稱 RT,就如同電郵的轉發 (forward),簡單地將別人的訊息轉發開去,讓訊息很快地傳開去。而 tagging 就是在訊息上加上記號 (如反高鐵是 #stopxrl ),那麼想看反高鐵的人只要搜尋 #stopxrl 記號就能看到所有有關反高鐵的最新資訊。我參與反高鐵集會的 Twitter 直播,就是以 Twitter 發佈集會的最新資訊,並加上 #stopxrl 記號,讓其他網友轉發開去,同時讓追看 #stopxrl 的網友可以得知最新的狀況。

那天,自從大會開始後,不消一會大家就開始做直播,而且訊息很快就傳播到香港、台灣及國內網友處。能讓大量身處異地的朋友立刻得知最新動向,以及吸引事前對此事不太了解的朋友去發言、對談,並保持更新最新消息,就是 Twitter 直播最強大的地方。有了這個工具,就算是身處辦工室的朋友也可以有如現場直播地知道事情發展,而這種臨場感亦間接鼓動了更多人在放工後趕到現場參與,甚至一起直播,可說是一個滾雪球效應。如此方便及廉價的實時直播工具,對社會運動要傳播訊息,真是一個極佳工具。

另一方面,亦由於 Twitter 的訊息內容有限,訊息內容如因為多重轉發而被斬短,或編寫時未夠清析,則容易引起誤會。筆者於當日發佈了一個內容如下的 Tweet:

3:54 PM Jan 8th
資料重覆:武廣高鐵長1029公里,時速400公里,造價930億。港深高鐵長26公里,時速200公里,造價669億。 #stopxrl

及後,被很多國內網友 RT 了,內容是:

5:26 PM Jan 8th
RT @WLYeung 香港人反拨款建高铁的原因:武廣高鐵長1029公里,時速400公里,造價930億。港深高鐵長26公里,時速200公里,造價669億。 #stopxrl (via @hkxforce)

看到自己的訊息被廣泛流傳開去,讓國內的網友知得多一點,我當然高興,但看到一個 RT 訊息,也不禁擔心會否讓國內網友誤解香港反高鐵就只得這一個理由。所以我在晚上補了這個 Tweet:

1:19 AM Jan 9th
今早對比武廣與港深高鐵資料的推原來被國內很多推友 RT 了,謝。想補充一下,這不是反對現有高鐵方案的唯一原因,還包括政府隱瞞受影響範圍,沒有知會及諮詢受影響居民,以假諮詢推砌民意,不理會民間提出的改良方案,漠視農耕居民權益等等。 #stopxrl

希望這次沒有引起很大的誤會吧。由於 Twitter 傳播速度快,所以做直播時也得小心,別將錯誤訊息傳送開去,否則後果可以很嚴重呢。

由於大學開課了,下週五的反高鐵集會我未必能出席,要看看工作日程而定,希望到時出席的 Twitter 網友 (又稱「推友」) 們繼續努力,發揮 Twitter 工作更最大的效用!

高鐵總站必需建在現有城市中心?

一月 10th, 2010

延伸:余有虛言 – 我撐高鐵

我對於「高鐵總站必定要在現有城市中心」的理論,其實一直都只有一句回覆:你去跟廣州說吧

高鐵總站為甚麼不要放在現有城市中心?廣州就是一個好例子。當經濟金融區域過度集中,就會逐漸出現土地不足,寫字樓地價過高,交通不勝負荷等問題。香港的中西區已飽和多年,亦是因此,香港其他地區 (如九龍灣) 才會漸漸變成商廈林立。同時,現有經濟金融區域一般是多年以前規劃,交通設計並不能承受現時極高的人流,因此在新區域可以重新規劃更合乎未來發展需要的人車流向設計。因此,廣州選擇了在市中心四十分鐘車程的石壁興建高鐵站,並將該區重新規劃為經濟金融中心區域。多年來都由各種媒體報導說很多跨國企業認同國內新市鎮的規劃比香港好,其商業區的樓宇、交通等分佈比香港來得合理。說高鐵要為將樣發展打好基礎嗎?就請學一學內地同胞比我們優勝的地方。

在發展難度方面,我從來不擔心。當高鐵站落實建在新界後,還用擔心地產商不競投那些地嗎?還用擔心九巴城巴小巴不爭取開設路線?在商戶方面,現在九龍灣交通其實不算很方便,但都已經商廈林立、大大小小的公司進駐,我看不到一個有高鐵站作招來的地方會吸引不到商戶進駐的道理。

至於說西鐵繁忙時間已經人多的問題,只要對 traffic theory 有認識,就知道任何系統都有 overload 的機會,問題是要控制 Quality of Service。簡單而言,是要計算運輸系統的擠塞時間比例,務求令系統達到一定的服務水準。要一個運輸系統完全沒有擠塞,就如要一個電訊系統完全不會超負荷,都是不切實際的。說西鐵繁忙時間人多,怎比也必定比不上中環與金鐘地鐵站的那種人山人海狀況,以 QoS 而論西鐵線仍是很好的系統,仍有加以充份使用的空間。港島線與荃灣線是多年前設計,已經無法再增加容量,但是西鐵線則仍有增加班次及增加車卡的空間。所以怎樣計算,將中西區的人流分散向西鐵線,都比繼續將人流匯集向中西區來得合理。

所以,我仍是這個:高鐵總站必定要在現有城市中心嗎?去跟廣州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