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文化保育’ category

香港開埠175週年與香港歷史雜談

二月 15th, 2016

hk_history

早前很多人紀念香港開埠175週年,那麼也讓我這個門外漢來說一下歷史。(註:此文原書於1月26日,但待筆者完成就已事隔多時了…)

1839年,林則徐強銷煙後不久,在九龍半島增加軍力防範入侵,之後英國商務總監義律突擊九龍半島失敗,是為鴉片戰爭的前哨站,稱為官涌之戰。及後在1841年1月26日,英軍佔領香港島,單方面宣布香港島是英國領土,再於同年6月7日宣布香港為自由港,之後在1842年第一次鴉片戰爭後清朝正式在《南京条约》割讓香港島。(註:嚴格而言,會否6月7日才算「開埠」?)

當時候英國聲稱香港島是荒蕪之地,一直將香港島描繪為貧瘠的小漁村。但是在《香港簡史》一書中,港大歷史教授John M. Carroll指出這只是過去英國史家及殖民地官員的說法,其實與歷史不符。因為根據中國史藉記載,香港與周邊地區有豐富的歷史。在英國佔領香港島時,香港島已經是船運港口,有一定的人口和村落。再翻查其他書籍,明代的《粵大記》已經記錄香港島有七個村落,其中「香港」只是現今香港島西南端的名字。到了雍正年間,則把整個香港島稱為「紅香爐」或「紅香爐山」,是商船進入珠江必經之路,並且設「紅香爐汛」,佈置兵力。(題外話:屯門的航運發展更早,杯渡禪師於南北朝時期已取道屯門前往南洋,詳見《文物古蹟中的香港史I》)

不過,此文並非要否定開埠對香港發展的影響,畢竟香港能有如此急速的成長,很大程度是因為有英國這靠山,將香港放在東西競爭棋局的中央,在文化夾縫中尋找機遇。只是我們不要忘記香港的故事並不是從這一天開始,而是一直繼承和演變。小時候教科書上總是說「小漁村變為國際都會」,往往忽略了香港豐富的歷史故事。
» Read more: 香港開埠175週年與香港歷史雜談

[轉載] 大浪西灣建十萬呎私人別墅(《南早》頭條)

七月 17th, 2010

筆者按:在金錢橫行的香港,連「香港的後花園」都快要變成「富豪的後花園」了… 香港人,要守護香港的後花園,是要靠大家身體力行去守護的。看來要快組織行動才行,否則西灣一帶很快就會被破壞殆盡。
facebook正有熱心人士在商討對策,請到「強烈譴責魯連城破壞大浪西灣自然景觀生態, 要求立即停止有關建築工程!」群組的「討論區」參與討論,或按「活動」觀看現打算實行的行動。

原文:inmediahk – 大浪西灣建十萬呎私人別墅(《南早》頭條)

多次榮登全港第一美景的大浪西灣,已被蒙古能源主席魯連城破壞。他向村民購下十萬呎土地,全面砍伐植被,建附設網球場和兩個人工湖的私人住宅。如此剝削大家的珍貴美景共有財產,作價僅是1600萬元。是日《南早》A1頭條:It was pristine at Sai Wan, but not any more “A stream that used to run through the village has disappeared.”

被問到為何買入這片土地,魯氏的發言人表示可能魯先生喜歡西灣村夠大又夠靜,再者,魯先生本人非常綠色,喜歡有機耕作。Perhaps it is because it is large and quiet. After all, he is a very green person and loves organic farming.

西灣村建村已600年歷史,可上溯明朝。西灣村村長表示,這條村荒廢已久,向來無人打理。這是一次良機,去改善和美化環境。The old village site has been abandoned for a long time and no one takes care of it. Now is a good chance to improve the environment and make the site look nicer.

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高級環境保護主任(陸地保育)梁士倫博士表示,事件顯示我們的政府短視,土地規劃粗疏,未能為市民保育最珍貴的自然遺產。雖然土地屬私有,但其觀賞價值和自然生態卻是屬全香港共有的。 The work highlighted the short-sightedness of the government in not preserving the city’s most valuable natural heritage and landscape with proper land use zonings. While the land is privately owned, the visual value and natural setting of the site belongs to society.

七月初我發現荔枝窩馳名的魚藤很多都死了,常行山的我體會到有些美麗是不知不覺在消失中,我們可能是能夠一瞥香港美景的最後一代。

為何要拆皇后碼頭?

七月 30th, 2007

今日,林鄭月娥局長說政府已盡力保護皇后碼頭。
但是,對於政府提出的工程困難,建築師們早已提出解決方案
(可以既有商場又有公路又有排水渠又保碼頭)
還有,建築師表示在工程進行中修改規劃根本經常發生
(政府提出的新政府總部建議亦要修改填海區規劃)
政府說盡了力,是盡了甚麼力?盡了在那裏?
(今天論壇中局長沒有回應建築師的提問)
政府究竟為何要拆皇后碼頭?

還是要請 Adam 鄭及貽興王來:
mystery.jpg

新聞所不報的內容系列 (Video)

三小時的論壇,當然不止於新聞報導那一點點。
729皇后碼頭論壇–新聞所不報的內容系列.1 (傳媒人吳志森,可持續發展教育委員會及文化傳承監察黎廣德,及建築師羅先生)
729皇后碼頭論壇–新聞所不報的內容系列.2 (本土行動對話)
729皇后碼頭論壇–新聞所不報的內容系列.3 (港大教授司徒薇)
729皇后碼頭論壇–新聞所不報的內容系列.4 (利東街重建街坊)
729皇后碼頭論壇–新聞所不報的內容系列.5 (陳清僑教授)
729皇后碼頭論壇–新聞所不報的內容系列.6 (灣仔區議會主席黃英琦)
729皇后碼頭論壇–新聞所不報的內容系列.7 (給林局長的歌)
729皇后碼頭論壇–新聞所不報的內容系列之八 (梁文道)
729皇后碼頭論壇–新聞所不報的內容系列之九 (保育皇后碼頭古蹟專業關注組成員解端泰(建築師))
729皇后碼頭論壇–新聞所不報的內容系列之十 (規劃師龐婉儀﹝前規劃師學會副會長﹞)
729皇后碼頭論壇–新聞所不報的內容系列之十一 (文化傳承監察代表鄭敏華﹝see網絡總監﹞及本土行動成員朱凱迪)
729皇后碼頭論壇–新聞所不報的內容系列之十二 (本土行動成員朱凱迪)

接力靜坐

為了要解開這個謎,歡迎大家廣邀親朋戚友來皇后碼頭接力靜坐,不論是早、午、晚還是凌晨,不論是幾分鐘、幾小時還是幾天,都歡迎來吹吹海風、來吹吹水、來看看書、來看看香港。

其實這不單止是香港的事

今期時代雜誌有《China’s Me Generation》一文,講述中國新一代不理政治、只愛經濟的現像及變遷。在這個時代,香港就正正是為中國大陸承傳、孕育及發揚民主精神的地方,皇后碼頭事件就正正是讓香港人反思公民社會的機遇,是加速公民意識普及的運動。在經濟掛帥的時代,香港就是如斯重要,皇后碼頭事件不單是香港的事,而是中國人的事。
» Read more: 為何要拆皇后碼頭?

一年一度的西貢天后誕

五月 21st, 2007

西貢 天后誕

這幾日,大家知不知道是甚麼日子呢?對於 ACG 迷來說,固然是熱血爆棚的日本動畫歌謠祭,而對於西貢人的我而言,則是西貢一年一度、比農曆新年更熱鬧的大盛事 — 天后誕。眾所周知,西貢以前是個漁港,大部份居民均為漁民 (舊文中有當時海傍的圖),天后是保佑漁民的天神,天后誕自然是大盛事。現在西貢市的四層樓房 (萬宜新村) 住的都是因為建萬宜水庫而搬遷出來的人,令西貢市更加成為漁民的集中地。縱使部份人現在已經不再是漁民,但是天后誕的傳統仍是保存下來。

西貢 天后誕 西貢 天后誕

就如上圖,西貢天后誕的戲棚大得很,粗略估計有近千座位,看戲時連通道也有不少人站著觀看。為了保持戲棚要在天后廟前方、讓天后可以看到演出的傳統,戲棚要橫跨馬路,所以每年這個時候都要改道。粵劇幾乎每年都是鳴芝聲劇團表演,通常都邀請到名演員蓋鳴輝演出。劇目方面,例戲如《六國大封相》當然必然,閉幕演出方面以往幾乎每年都是以《帝女花》,今年 (今晚閉幕) 則罕有地改為《唐明帝》,而前一晚週日則為《西樓錯夢》。剛才看一幕《唐明帝》,是關於安祿山企圖灌醉義母楊貴妃,及被皇上發現及充軍邊薑。(對了,這類與亂倫有關的劇目千萬不要給明光社看到,否則…)
» Read more: 一年一度的西貢天后誕

皇后碼頭,哪裡都不要去!──文化界支持原地保留聲明

四月 20th, 2007

筆者按:這次行動是針對文化藝術界的朋友,我雖然只粗人一名,但也舉腳支持這次行動。如果你是從事文化藝術工作的話,也邀請你加入!

轉載自 inmedia


petition campaign to save queen’s pier on Vimeo

本聲明歡迎所有文化藝術界的朋友聯署,聯署人可以在回應欄留名,或將姓名電郵至hoidick@gmail.com,獨立媒體編輯會負責整理聯署名單。對整個討論有疑問的可到這裏

皇后碼頭,哪裡都不要去!
文化界支持原地保留聲明

去年12月強拆天星碼引起了軒然大波,文化界及其它專業界別,連同廣大的普羅市民,都對政府之缺乏諮詢誠意、對文化及歷史欠缺尊重、以經濟發展壓倒一切的邏輯表示了強烈的異議。及至近日,在保留皇后碼頭的議題上我們可以看見,政府並不像它所宣稱那樣汲取教訓、有所學習:政府近月所拋出的「保存中環皇后碼頭的建議」,仍然顯示它對文化、歷史價值這些層面的問題,若非不屑一顧,就是魚目混珠。就此,我們作為一群文化藝術界人士,願在這裡再次重申我們的看法。

海岸不可被壟斷,珍重公共空間

皇后碼頭的意義並不是孤立的,它與天星碼頭、大會堂是三足而立的現代主義建築群,構成一個開放的公共空間,近五十年來供不同興趣、國籍、背景的人士行坐休憩;尤其對於大會堂這個藝術場地來說,這樣氣氛紓緩、視野開闊的空間非常重要,孕育著70年代以降之文化種籽。

天星碼頭已被夷平,照政府現時提供的規劃藍圖,在皇后碼頭也被拆卸之後,橫亙在大會堂外的將是一條40米闊的P2公路,公路的另一旁將是4層高的商場。而屆時若要走到海邊,只有兩個途徑:一是經由商場(摩地大廈),一是經由新政府總部的平台。這象徵著,將來我們與海岸的關係,必須經過財團與政府的中介。我們不禁要問,在消費和管治之外,香港還剩下什麼?
» Read more: 皇后碼頭,哪裡都不要去!──文化界支持原地保留聲明

文物建築保育檢討 – 應以人民參與為大方向

二月 28th, 2007

政府網頁:民政事務局 文物建築保護

現在,香港民政事務局正就文物建築保育政策作出檢討,並邀請市民發表意見。我參與了第二次的公開論壇,了解到政府檢討的範籌,亦聽到政府表示希望增加市民參與。我希望政府真正會向人民參與、人民規劃的方向前進,在多方向加強市民的參與,而且不是停留於單方面諮詢的階段。以下,是我對於文物建築保育及人民參與的意見。

1. 建築保育需與文化保育掛鈎
2. 保育評估過程需有市民參與
3. 多方面加強市民參與
4. 於中小學推行文化保育教育
» Read more: 文物建築保育檢討 – 應以人民參與為大方向

第二次文物保育諮詢會小感

二月 14th, 2007

昨晚出席了第二次文物保育諮詢會,會上雖然對於一些現有進行中的保育有爭議 (如中央書院遺址),但可幸的是政府方面讚成加強民間參與,並指出這是本次諮詢的一大目標。現在構思中的,有擴大古物古跡諮詢委員會的組成架構、設立 sub-committee、在專家評分後再給與市民評值、公開委員會的會議等。會上亦有市民提出要聯合民間的保育組織及基金、在具爭議性的保育舉行論壇、增強區議員的參與的代表性等。希望政府真的朝著人民參與的目標前進。

詳細的意見我會遲一點再寫,完成後再貼上來。不過關於「在具爭議性的保育舉行論壇」,有一個提議:可否設立機制,當有一定數量的市民要求就某個保育問題公開研討時,政府就需要安排公開討論會呢?

下週一、二有政府文物保育諮詢會!

二月 8th, 2007

民政事務局2月6日、12日和13日,分別在銅鑼灣、荃灣和尖沙咀舉辦公開論壇,與各界討論現行文物建築保護的政策和工作,以及應保護哪些文物建築和怎樣保護文物建築。

第1場公開論壇:
inmedia – 何志平:我地並冇學到任何我地之前唔知既野!
死火手記 – 何志平:天星事件沒有得著

第2場公開論壇:
日期:2007年2月12日(星期一)
時間:下午5時30分至晚上7時30分
地點:荃灣大河道72號荃灣大會堂2樓文娛廳 (設有280個座位)

第3場公開論壇:
日期:2月13日(星期二)
時間:下午5時30分至晚上7時30分
地點:尖沙咀東香港科學館演講廳(座位數量290個)

(公開論壇以廣東話進行)

雖然我明白要五時半到達會場是有困難,但是政府就是偏不選星期六、日搞諮詢!就算是這樣,我們也不能讓諮詢會蒙混過去!請所有關心文物保育、關心社區保育、關心你身邊的本土文化、關心香港文化的朋友,都來出席!到時見!

何志平:天星事件沒有得著

二月 8th, 2007

剛在 inmedia 得知昨日有關於文物建策保育的論壇 (是怎樣宣傳的?我完全不知道…),詳細報導可以看《何志平:我地並冇學到任何我地之前唔知既野!》一文。當中,有幾點最令人注意:

1. 市民自發做保育調查
關於交加街和太原街露天街市的市民,自發做研究調查,並邀請了開檔的伯伯來親自表述意見,將報告及意見交給何志平。

2. 建築與文化分開做?
不少市民想同時討論文化保育,因為生活文化建構在建築物之上,但是政府的回應是非物質保育將會另有諮詢。政府何時才能有完整、宏觀的保育概念?

3. 何志平:天星事件沒有得著
最令人氣憤的,相信是何志平對天星事件的回應:「我地並冇學到任何我地之前唔知既野,天星碼頭事件只係confirm左我地之前想做既野。」可能性有二:
一. 政府一向明白人民規劃的重要,但是偏偏不做 (吹咩?)
二. 政府還未明白天星事件帶出人民規劃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