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光影手記’ category

熱鬥黑馬 Dark Horse (HKIFF 2016)

三月 31st, 2016

image

相片來自電影節網頁:https://www.hkiff.org.hk/zh/film/40037/dark-horse

入場前已忘了這是紀錄片,只記得此作在外地的電影節取得最受觀眾歡迎獎,直覺「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觀眾喜歡看的作品應該不賴。《熱鬥黑馬》的故事本身非常傳奇,剪接又有趣味,令人觀眾很感動。

在一個年華老去的小鎮,一個日問在超市做清潔、夜間在酒吧做待應的阿姐忽發奇想,平民是否沒有真可能做馬主?在酒吧招募鄉里做鄉下 crowd funding,每人每週10個女皇頭,開始發夢。先籌錢買一頭母馬,在後花園與雞鴨鵝一起養,再找純種公馬配種。馬仔吃鄉里的廚餘長大,發起人阿姐決定送牠去頂給專業馬房受訓,就如同鄉下仔去貴族學校,牠——及後命名為 Dream Alliance——如何與人家幾百萬的馬兒較勁,如何一步一步由鄉鎮賽事殺入威爾士國家賽,如何克服傷患再戰再厲,鄉里與馬兒的感情糾結等等,就等大家觀賞時自行分解。

這個昔日興旺的鑛產小鎮,隨着多年前鑛場一個又一個停產,原已變得失去生氣。但 Dream Alliance 的出現,則讓居民重新找回歸屬感,令小鎮再度活躍起來。片中有些場境令人難忘,有一大班鄉里出入馬場VIP房的趣事,亦有發起人阿姐與小馬感人的承諾——「到那一天如果你跑不動或不想跑,就回家來吧。」

相較於很多時候馬兒受傷後因治理困難而人道毀滅,鄉里對馬兒受重傷時的關心及照料,不是將馬只當為參賽工具,格外顯得温暖。

#hkiff2016 #hkiff

夕陽之歌 Sunset Song (HKIFF 2016)

三月 30th, 2016

image

相片來自HKIFF網頁:https://www.hkiff.org.hk/zh/film/40122/sunset-song

看到上面的劇照,帶點沉鬱的蘇格蘭女性在麥田及斜陽下的漂亮畫面,讓筆者印象深刻。昨夜看後,田野景色確實亮麗,作品很精細,不過看後亦叫筆者沉默。在二十世紀初的蘇格蘭農村社會,細緻描寫女性在家庭及社會壓力下的心境,有形與無形的壓迫令人心深鎖在土地深處。

一個想當教師的蘇格蘭少女,因為放不下對麥田、土地、森林的感情,一直沒有到學院升學。在家中目睹父親對弟弟及母親的家暴,又經歷與家人種種自然與人為的異離,漸漸將自己的心靈埋葬。原以為美滿的婚姻可以為她解脱,怎料遠方的戰事又破壞了她的人生。就有如這土地,麥田在夕陽照耀下的金黃温暖叫人神往,但同時那黑夜的陰影亦在內心揮之不去……

(電影節的時間不太好,21:45-24:00,而且在九龍站圓方,看罷得立刻趕尾班巴士。另,昨晚身旁的觀眾時而大聲打呵欠,時而大聲評價、嘩、咦、唉、大笑等等,有如看TBB電視劇一般,頗影響觀賞氣氛……)

#hkiff #hkiff2016

清新校園青春動畫 – 好想大聲説出心底話

十二月 2nd, 2015

Anthem_of_the_Heart
中文版官方facebook:好想大聲說出心底的話
預告片:Neofilms 新映影片 – 好想大聲說出心底話 (11月19日上映)

早前有 mcl 動畫賞 2015,今年上映的作品以舊作為主,不過當中有一部頗多朋友讚賞的新作,由長井龍雪執導的《好想大聲説出心底話》。及後僅在 mcl 上映正場,上週抽空去看,作品比預期好看,令我有衝動想找此製作團隊之前的《我們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見的花名》看看。(下文含少量劇情)

此作先以女主角成長的一段重要轉折入題,再逐漸帶出各主要角色的過去,以女主角串連他們的故事。不同性格的少年少女,卻有一種相似的內心困惑,在他們幫助女主角的同時,各人也察覺及嘗試衝破自己的心結。在踏進成人的路途上,他們體會到言語有無形的殺傷力,是不可回收的利劍;但又同時有時候人應該坦誠表達自己。此作品用清新的故事作引子,帶出人需要接受人與人的相處那複雜的兩難感覺,既不能因為逃避而拒絕溝通,但同時要體諒他人,不能恣無忌憚,要學習接受總會出現的衝突。

這主題看起來有點嚴肅,此動畫用中學生編排音樂劇作主線,用一些大眾耳熟能詳的音樂來表達主題,而當中的細節又貼近目標觀眾的生活,使作品更親切。又借用劇中角色的搞笑對話及反應,在適當時候沖淡有點催淚的情節,讓動畫整體保持較平易近人的感覺。最令筆者感到意外的,是作品透過編曲手法帶出作品的中心思想,悲喜交錯的樂曲映照出人與人之間感情的複雜性,效果令人眼前一亮。

此作仍有一些筆者搞不懂的地方,例如剪接常用上類似按鈕或相機快門的效果,但在劇情上找不到呼應的地方,以及開首一幕女主角的手腳瘦得有點過份。但整體而言此作的效果仍非常清新,青少年的煩惱配上校園背景及音樂劇元素,趣味及說理的平衡拿握得很好。

Zeiss Ikoflex Ic – 自帶測光的方便雙反

五月 5th, 2013

plastic_flex三年前日本雜誌《大人的科學》曾經推出過附帶自製雙鏡反光機的期刊,在中港台攝影愛好者之間引起一陣風潮。有自製組裝的參與感,加上雜誌介紹了部份著名的雙鏡相機,我與女友很快就迷上了這種舊科技。我們不斷翻查雙鏡反光機的資料,海鷗、Rollei、Zeiss、Ricoh等等,了解不同型號的特性和好玩的地方,最終由女友拍板向一位香港本地的老相機愛好者買下這台 Zeiss Ikoflex Ic。

Ikoflex-Ic_0

Camerpedia – Ikoflex Ic
Matt’s Classic Cameras – Zeiss Ikon Ikoflex Ic

雙反最有名的當然是 Rollei,其次近年很流行的、比較廉價的有海鷗。我們選了這台比較冷門的蔡司,主要就是因為它本身已經有測光,不需要另外多帶一個測光器,外出比較方便(當然,我們倆喜歡冷門東西的性格也有關係 :-P)。在左邊的對焦盤上,有焦距刻度,可以估計景深,就如同 Nikon 老鏡頭上面的刻度一樣(不過這個是用英寸)。觀景器上有可以收起的放大鏡,方便對焦。過片機械有防止重複曝光,而且也不會過片過度,過了一格會自動卡住。整台機器是一個可以獨立出動的設計,不需要其他配件,十分方便、好玩。相對於現在用軟件實現種種相機功能,那時候的相機都是不用任何電源就做到種種功能,實在很佩服當時候的設計師的創意。

» Read more: Zeiss Ikoflex Ic – 自帶測光的方便雙反

Double Rainbow 雙重彩虹 @ 2012-06-19

六月 23rd, 2012

2012年6月19日,香港出現了非常大的雙重彩虹,無數市民在 facebook 和 twitter 上分享這漂亮的一刻。我那時候剛剛在室外做網絡測試,也拍下了這美麗的畫面,一上傳就有朋友說我已經是他的第 28 個朋友分享這個彩虹,哈哈。為了紀念這張照片成為我在 facebook 上最受歡迎的照片,就把它上傳到 blog 上吧! 😀


(我拍這張照片時其實沒發現天空上有第二道彩虹,所以構圖上沒有拍下整個第二彩虹…)

既然在分享有關天空的照片,我就順道多貼幾張啦 😛
» Read more: Double Rainbow 雙重彩虹 @ 2012-06-19

為何而拍照? — 對攝影的一些想法

三月 11th, 2012

前言:筆者只是一個普通的攝影愛好者,拍得不特別多,但常常在想關於攝影的事。此文是對自己近年一些想法的整理,與大家分享一下。

我喜歡拍照。

自從中學跟我爸學攝影開始,就覺得攝影是一門有趣的學問。找出最好的位置,合適的光圈與快門,然後「卡擦」一聲,再靜待沖印店將菲林片變成相照。然後接觸數碼相機,可以即時檢視各種拍攝手法的效果,又可以免去菲林感光度的限制。各式黑房軟件更能讓用家安在家中輕鬆調校相片,甚至加上以往想不到的特效及後其處理。現今手機都具備高像素相機及特效軟件,隨手都可拍出亮麗照片。隨著攝影的普及,現在幾乎人人都有一部單反,每日都用手機拍照,街上到處都可見聽見對焦與快門的聲音,網上也有數之不盡的漂亮照片。在照片泛濫的年代,我不時會問:

怎樣的照片才是好照片呢?

帶人穿梭萬里的壯麗景觀,捕捉生態動物的特有神韻,令人若有所思的都市快照,留住往事點滴的昔日生活,震撼人心的新聞寫實,刻畫獨特個性的人物特寫… 在不同的主題、不同的時空,都有著畫面截然不同但都讓人讚嘆的好照片。攝影這種媒體可以承載千變萬化的內容,實在無法找到能放諸四海皆準的通用審美標準。這讓我想到,如果要知道對自己而講甚麼是好照片,就要先搞清楚一個問題

為何而拍照?

最近一兩年,筆者都在想這個問題。對於自己而言,拍照是為了甚麼呢?是為了留下記憶?是為了紀錄歷史?是追求某些影像效果?原來,對現階段的我而言,攝影是為了表達自己的感覺,將自己對這世界的感覺用平面圖像去表達。就如同繪畫是用顏料繪出心中所想的畫面,音樂是用樂器去演繹自己對樂曲的詮釋,我現時感興趣的是研究怎樣利用平面構圖來充份表達自己的感受。拿著相機按下快門,並不等於拍下了自己眼中、心中所見的景像,因為照片不單單是圖像,而是關乎事物給與自己的感覺。每一個人對世事都有其觀感,但能否用平面圖像去表達就需要技術與觸覺。比方說,筆者覺得海邊有一棵樹很有向天伸展的動感,那要怎樣才能去透過圖像去表達呢?遠拍整棵樹,或近拍某些枝幹,或從樹根向上拍?又或者眼前的景象讓我覺得有點沉鬱,要怎樣用畫面去表達這種感覺?不同的角度與構圖,會有不同的效果,能反映出不同的感覺。研究怎樣去善用那平面空間,將腦海裏的感覺反映在圖像的拼湊裏,這是「攝影」現時最感吸引筆者的地方。

怎樣才拍得出更好的照片呢?

了解過自己拍照的原因,那麼怎樣才能拍得更好呢?。學習各種攝影的技巧固然重要,但筆者認為攝影的技巧就有如小說《天龍八部倚天屠龍記》裏張無忌學太極劍,在學懂基本套路後,不要牢記住那些招式,而要在應用中自由隨意創造。筆者的技巧固然尚要下苦功磨練,但相對於種種攝影技巧,筆者卻有更需要學習的地方。基於前文所述的拍照原因,對於筆者而言更重要的是要訓練自己的眼睛,去尋找日常事物不平凡的地方,去學習欣賞細微的事。要先讓自己的心眼更敏銳,更能捉緊世上事物的獨特感覺,然後才能進一步研究如何去表達。

思索得越多,我就越來越喜歡拍照,因為它讓我更明白要留意這世界的一點一滴,要學習如何欣賞這個世界。

輕便好玩的 Olympus 35RC

八月 23rd, 2010

今年年初看過 Ken Rockwell 對 Olympus 35RC 的評價後,就不時去找別人玩這部小相機的感想,越看越想擁有一部玩。這些菲林機械相機的精巧設計,總是令我讚嘆不已。相比起數碼相機的設計一成不變,舊年代的設計多變化反而顯示出工程師的創意及嚴謹,拿上手更感到他們對 build quality 的高品質追求 (註一)。幾個月後,就在 ebay 上敗了一部回來 (約港幣八百),再配個接環及濾鏡,就拿出街玩了。小巧的機身方便攜帶,但也提供了手動模式 (註二),讓我可以自行決定相片的景深,再加上優秀的鏡頭質素,成為隨身拍攝創作的良伴 (還可以玩雙重曝光呢)。

我不喜歡為了拍照而到某某地方,因為我不是記者,不用去拍記錄照片,也不是要拍甚麼驚為天人的傑作 (反正拍得比我好的人多的是,要甚麼 Google 給你甚麼),我想拍的是我心中所想,用照片凝住我這刻的思念。或許某一天回看會令我想起些甚麼,或許給別人看後會聯想到些甚麼,總之我想給自己看或給別人看的不是單純的圖片記錄,而是我透過圖像去表達的一些想法,一些思緒。

這個些月以來在的中上環舊區及北角等地閒逛,看舊街小店,吃老香港小食,時而閒拍幾張,愛上沉醉在這些種種香港氣息當中。在今天的香港,反正文字再沒人看,近來覺得再寫一千幾百字的網誌談文化談保育,也比不上去到各區走逛多幾轉。反正寫了文字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倒不如多親身感受香港色彩,可以的話帶親朋戚友一起去,反正支持社區經濟還是真金白銀最實際。

這部 35RC 在 ebay 上長年可以找到,大家有興趣的話也可以買來玩玩。 43.5mm 的濾鏡不好找,所以我暫時用接環再配 46mm 濾鏡。有空得嘗試找找 43.5mm 濾鏡,因為現在用接環令機身厚了不少,如果直接用 43.5mm 可以令機身更為小巧。

註一:我爸常說那三十多年的 Nikon F2A 現在還健健康康,就算曾神奈良的鹿撞過,也從未被要入院修理。反而那只買了八年的 Nikon D70,就已經因為感光片水平問題及讀咭器問題修理過兩次了…

註二:這其實是用家選擇快門,測光系統回報相應光圈,用家若覺得光圈太大或太小,可以改變快門再進行測光,形式上較近似現在的快門先決。

補註:35RC 原建議使用水銀 1.35V 電池,現在已停產。Ken 建議使用的 Wein PX625 是很好的代替品,但在香港難以尋獲,或者賣得很貴。我使用的是助聽器電池 A675 (1.4V),一排六粒才三十元,電壓與 1.35V 差別很少,測光準確。要知道 35RC 夠不夠電很簡單,因為不夠電的話測光針就不會停住,每次都會指到盡頭紅色區 shutter lock。如果在理應可拍照的地方測光也指到 shutter lock,即是沒電或沒裝好。怕 A675 電池尺寸細而不固定的話,到家具或五金鋪買個一毫硬幣大小的膠圈套住 A675 才放入相機就可以了。

中上環隨手拍 + Beer Tweetup!

七月 14th, 2010

上週末得知有網友搞 Beer Tweetup,筆者玩 twitter 一段日子但都沒有去過甚麼聚會,於是就去與一眾經過在 twitter 碰面的網友吹水聚會。是日長週,工作過後有空閒,就在中上環逛了一會。之前來逛過兩次,都帶同年頭買的 Olympus 35RC 來遊玩,這天竟然忘了,於是就用 Nexus One 隨手拍了數張。這天時有薄雲,逛舊街正好合適。作為一個新界人,在港島舊區遊走,總覺得有一種令人留連忘返的香港情。華洋共處讓人細味歷史的足跡,街檔林立帶人回到上世紀的宣鬧與人情味,一間又一間價廉物美的老字號平民小食讓人細味老香港的情調與堅持,各色新潮小店讓人感受到新一代要衝破營役生活的願景…

晚上的聚會在 The Globe 舉行,其實這是我第一次到酒吧呢!大杯大杯地喝,感覺真好 =w= 。這裏以啤酒種類眾多自居,是晚得到店員與推友介紹,喝了以下啤酒:

Budějovický Budvar

啤酒菜單上第一個就是這個捷克啤,是原裝正版的歐洲百威,很香而不苦,難怪店員與推友都介紹這個,大家來到務必一試!
» Read more: 中上環隨手拍 + Beer Tweetup!

鋼索上的燕子

七月 11th, 2010
From Sai Kung

日前飯後散步看到廣告牌鋼索上站滿了燕子,真開心!其實小時候這一帶都是這樣,但因為有不少餐廳嫌雀糞麻煩,想盡辦法趕走牠們,近年已没看到這種熱鬧的場面了,真令人懷念呢!兒時就很喜歡看燕子飛翔,逛街時四處找燕巢,所以現在再看到牠們就好像找回兒時的寶藏一般。

走在街上,要尋找燕子巢並不難。只要在屋簷下走,當看到地下有些雀糞,抬高頭就會看到燕子巢了 😉 晚春時燕媽媽忙於送食物給小燕,到了入夏看到小小燕巢外申出了四五個燕尾,就知道小燕已經長大了,不禁令人想起白居易的《燕詩》

不知怎地,寫這篇 blog 時腦海裏就響起了 Eason 的《Shall We Ta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