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大學事件簿’ category

錢穆與新亞趣聞

十月 6th, 2016

最近幾星期逢週三晚上聽周佳榮教授介紹錢穆,提及了不少新亞書院的趣史。幾位著名學者當年講學的有趣情景,周教授講得十分生動。能夠親身聽他們講課,實在令人嚮往。

錢穆講課喜歡扮演二人辯論,一時扮這邊,一時扮那邊,就像看相聲表演一般。有時候他講得興奮時會手舞足蹈,越講越大聲,當他雙手向天有如孫悟空儲元氣彈的樣子,就是他最興高采烈之時了!他講的國語,其實大部份是無錫話,很少人能夠完全聽明白。周教授在新亞讀書時,每當錢穆從台灣回校演講,孫國棟教授都會兼任翻譯,以免大家聽得一頭霧水。

牟宗三閒時喜歡穿着他的招牌白色唐裝,在新亞圓形講堂下踱步及抽煙。看着那瘦削的身影,如果不認識的話還以為是附近茶餐廳的伙記混進來蛇王!但是他對教學非常執着,周教授試過到了下課時間,牟宗三說「這個題目如果今天不講完,你們一生都不會懂!」,就把班房鎖起來繼續講,學生不能離開,下一課的學生也沒課室用。原本兩小時的課結果上了四小時,牟宗三說「我講完了,你們也應該懂了,下課吧!」才開門讓學生離開……

唐君毅上課時喜歡右手執粉筆,左手拉褲頭(因為他總是穿着過大的褲子)及拿着香煙,間中抽一口。當他在邊講邊寫的時候,有時候會突然「咦?」一聲,原來用錯了香煙來寫黑板。有時候突然整個人彈起,原來香煙燒到盡頭,燒到手指……周教授笑說以現今大學的標準,他們都好像不及格,或許很快就會被炒魷魚了 😛

再說一些新亞豆知識。當年政府開始將私立學院納入官方教育體系時,要求各院校要做商業登記。錢穆認為新亞是教育機構,堅持拒絕登記為「有限公司」,拖了一段日子後政府終於屈服,豁免了新亞的商業登記。

起初新亞只有文、史、哲三個範疇,錢穆認為文學與藝術密不可分,提出加入藝術系。當時有其他教授認為有文史哲已足夠,但錢穆說「這是已經決定了的事,毋需再討論」,堅持開辦。

歷史系雖然不是甚麼會帶來高薪厚職的學系,不過周教授笑言錢穆也有幫學生思考日後的生計——把每一屆的學生分配好,每段朝代都有幾個學生鑽研,那麼畢業時就各有所長,不會整屆畢業生的專長都一模一樣。他認為學生治史要兼具縱向及橫向兩個方面,如孫國棟教授縱向是政治制度史,讀通歷代的演變及沿革,橫向是隋唐史,研讀隋唐各種範疇的史料,平衡「精」與「通」兩方面。

這系列的講座下週三還有一講,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報名 🙂

[中大] 校園發展計劃 — 交流會及工作坊

三月 28th, 2008

對校園發展有興趣的同學請留意:
(來自 CUHK Webmail)

各位同學:

校園發展計劃督導委員會與顧問公司 — 凱達環球有限公司正就「校園發展計劃」展開諮詢。本處剛獲悉,第一次為同學而設的交流會(Stakeholder Engagement Meeting)之安排已落實如下:

校園規劃交流會
日期:2008年3月31日(星期一)
時間:下午6:15至7:45
地點:邵逸夫夫人樓 C2

除了這個交流會外,校園發展計劃督導委員會亦正與顧問公司安排工作坊(每場約需3.5小時),詳情如下:

校園規劃工作坊

1.
日期:2008年4月5日(星期六)
時間:4:30 pm – 8:00 pm
地點:富爾敦樓103室

2.
2008年4月7日(星期一)
時間:5:30 pm – 9:00 pm
地點:富爾敦樓103室

3.
2008年4月8日(星期二)
時間:9:30 am – 1:00 pm
地點:富爾敦樓103室

有興趣出席的同學,請把姓名、學生編號、院系級、電話及電郵、所報名之交流會/工作坊等資料,傳至 carmen_AT_osa.cuhk.edu.hk。

各位亦可鼓勵同學隨時留意校園發展計劃的網頁http://www.cuhk.edu.hk/cmp/b5/ 

學生事務處
學生活動及設施組

大專電台、流行音樂與版權收費

一月 17th, 2008

新聞資料:
大學線 – CASH追收版權費 大專電台無力負擔
知識產權關注小組 – CASH向大專電台收費 學生無力支付

剛才在知識產權關注小組網誌與大家分享了一些意見,這裏再以一名學生會會員的心態與大家分享一些看法。

數千元的版權費,代表甚麼?根據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章則全集》的《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代表會財務委員會附則》三十四條,每名學生會會員支付的會費裏,校園電台分得五元五角。我不清楚「數千元版權費」實際上是多少千元,但「數千元」即代表要動用近一千名學生會會員的資金去繳付 CASH 的版權費

數千元如果不花在版權費,又可以有甚麼用途呢?中大校園電台一向欠缺宣傳,在各個人流暢旺的飯堂及各書院宿舍付近也鮮見其節目列表及節目宣傳。如果問同學現時校園電台有甚麼節目,相信大部份同學都不知道。數千元如果花在加強校內宣傳,讓同學對校園電台有更深了解,又會否更有意義呢?

另外,播放音樂對於校園電台節目,佔有怎樣的位置呢?是節目的重心還是配菜?與其為了節目的配菜而多花數千元,倒不如用數千元去加強及豐富節目的內容,例如讓主持有更多資源完善節目資料,或研究怎樣捉緊聽眾最感興趣的內容,甚至在校園某些地點設置電台節目播放等等。數千元如果投放在節目改進上,會否比支付版權費更有意義呢?

又,每間大專院校如果都拿數千元,合共二至三萬元,又能做些甚麼呢?或許可以尋找合作伙伴,建立一個專為香港獨立音樂人及小本創作人而設的網站,集中發佈他們的音樂,讓他們選提供局部試聽或 CC 授權等。或許可以成立一個支授民間音樂廣播的基金及知識庫,與其他民間電台一起向公眾介紹音樂版權的現況與不足,有危機時也可協作互助。或許可以與正在草擬的 Creative Commons Hong Kong 合作,一起推動香港的 CC 音樂,成立香港首個播放 CC 音樂的網上電台聯盟。

數千元,對於學生組織而言,可以有千千萬萬種用途。如果校園電台向學生會會員作深入講解,再調查會員的意向,不知道會員會認為「數千元」應花在甚麼地方呢?

劉遵義:中大校園發展不打算加入學生代表

十月 31st, 2007

早前,程伯中副校長公開會見學生時,說他沒有權力在委員會中加入學生代表。

昨天,校長公開會見學生,當然有不少人追問校長會否加入學生、校友及教職員代表。起初幾次他都答非所問,沒有直接回答,一直到了整個論壇的最後一條發問,他再被問及會不會加入學生、校友及教職員代表,他終於開腔:
中大校園發展不打算加入學生代表

那麼,請讓我們為中大默哀,為中大被獨裁管治而默哀。

——

會見過程間,劉校長有不少值得一再回味的發言:

同學問:為何要頒法學博士給董建華?
校長答:因為他減低香港失業率,推動文化政策,增加大學入學率 etc.
(筆者按:失業率高不就正正是董建華造成的嗎?)

同學問:校長沒提及董建華法律上的成就,但他最為人所知的是請人大釋法,破壞香港法治,為何要頒法學博士給他?
校長答:早前日本早稻田大學頒法學博士給我,其實我也不知道為甚麼他們會頒法學博士給我。

同學問:港大及城大的校董會都加入學生代表,為何中大的民主步伐這樣慢?
校長答:其實科大校董會也沒有學生代表…

同學問:既然中大校園要拆掉建築物重置,但校長會否考慮拆掉漢園呢?
校長答:這個當然考慮過,但其實漢園是很難拆的… 不,我的意思是漢園那個山丘,拆掉也很難建新的建築物…
(註:漢園為校長宿舍)

中大校園規劃忘卻大學存在意義

十月 23rd, 2007

大學,理應為思想比社會先進,是身先士卒地探求學術、知識與文明的基地,是推進社會進步的重要基石。尤其是在商業成就掛帥、學習只為成續、官僚主義盛行的香港,大學的以上特質更顯重要。很可惜,在香港中文大學 (簡稱中大) 最新之校園規劃之中,我看不到以上種種大學應有之特質。

人民參與規劃乃社會發展方向

現下,不少倡導民主與公民社會的國家及城市都意識到單向的諮詢並非理想的收集民意模式,需要透過增加市民參與,直接對話與參與決策,來更有效地融入市民的意見。由公園建設、文物保育到都市規劃,都可以讓使用者直接與建築師、規劃師等專業人士對話,消除種種繁瑣程序造成的溝通困難,透過直接了解問題所在而尋求真正市民需要的方案。這亦是聯合國可持續發展司《21世紀議程 (Agenda 21)》中提及「公眾應該有參與管治的權利」的實踐。香港的文娛藝術區規劃與文物保育發展都聲言要融入更多民意,雖然未知成效如何,但是明顯亦朝著這方向走。

中大理應善用校園規劃之契機

現時剛好中文大學要作重大的校園發展規劃,大學正好可以借此機會,為香港作公民參與發展規劃作示範,嘗試研究讓學生、教職員、研究人員、校友等各持份者與規劃師等專業人士共同規劃,為香港將來的城市規劃提供參考及經驗,以助推進香港之公民社會及推動可持續發展。同時,香港正面對新一代欠缺參與社會事務的積極性的問題,作為大學理應力求鼓勵知識份子承擔社會責任,是次校園規劃正好就是最直接的實踐教育,讓學生在實際例子中了解關心社會發展的重要性,認清作為市民的公民責任,如何參與策劃過程,懂得為合理權益去爭取及發聲等。但是,在中大就看不到以上種種行動。
» Read more: 中大校園規劃忘卻大學存在意義

黎廣德談可持續發展 – 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九月 17th, 2007

簡介及前言

日前,香港公共專業聯盟主席及香港可持續發展公民議會主席黎廣德來中大逸夫書院分享,談可持續發展在香港之實行。他開首不久就談及在報紙寫關於可持續發展的文章的經驗,說市民教育是非常重要,相信這亦是他來中大作分享的原因。但是,看著身邊的同學,有的在不停閒聊,有的在看課堂筆記,有的在看《頭條日報》,有的在看《新Monday》,有的在聽 MP3,我想香港距離可持續發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分享內容

無論如何,他的分享有不少值得記錄作參考的地方,以下是我整理的資料。

可持續發展的重要性

無論是對環境、社會及經濟,可持續發展都十分重要。就算在推崇自由經濟的《財富 (Fortune)》雜誌,也警告說如果勞工所得的回報對比資本所得的回報持續下降,政府將無可奈何地被迫加強對經濟的控制,而自由經濟的實驗亦會告終。所以,尤其是在現今的社會情況,可持續發展理念顯得更為值得重視。

可持續發展的四大要素

要達至可持續發展,需要留意四大要素:
1. 經濟運作
2. 社會公義
3. 環境保育
4. 管理制度

黎廣德指出,前三大要素為可持績發展的主要課題,而管理制度則是達致前三大要素能有效實行的條件。而以現今世界社會經驗,最有效的政府管理制度則是民主政制,因為民主政制讓政府有權力及道德力量去處理各既得利益者的糾紛。民主並不是必然帶來可持續發展,但是沒有民主則近乎沒有可能達致可持續發展。他亦指出如要真正達至可持續發展的話,準確而言是要有不少條件,例如一個有創意及科學的政府,要有成熟的公民社會,及要有敢言的專業人士等,詳細可參考2002年聯合國定下的《墨爾本原則 (Melbourne Principles)》。
» Read more: 黎廣德談可持續發展 – 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中大代表會只有八人?蒙混過關修改會章?

三月 12th, 2007

早前代表會與幹事會之紛爭我不欲介入,但今天收到一個關於代表會修改會章的電郵 (附於文末),僅想指出當中提及的數個問題:
(如代表會認為下文並非屬實,煩請告知及指正)

1. 12/03 全民投票修改會章,但代表會在 11/03 才第一次商討此問題
2. 代表會商討此問題時,僅有八人出席 (全會為四十八人)
3. 全民投票前,章則委員會並未開會討論此會章修訂案
4. 代表會將原有七十條會章廢除,重立九十條新法,但沒有向同學解釋原因及廣泛徵詢意見

為了有足夠投票率及方便宣傳,大小學會在每年幹事會選舉時同時修訂會章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代表會為了趕及在幹會事選舉時「廢舊例、立新法」而匆匆修改會章,意圖蒙混過關,此行徑則令人失望。

我更想指出的是,如果這次的修改會章亦獲得通過,將是非常殘酷地顯露同學對學生會事務的漠不關心,是全體香港中文大學學生的悲哀。

Update@15/03/2007:方潤仔細比較新舊會章 – Daily Fongyun 15/03/2007
這些比對解釋工作代表會不做,竟然要關注此事師兄自己做,情況就如市建局不將數百頁的英文規劃文件翻譯給街坊,要市民自行組織義工翻譯一樣,真可悲。
» Read more: 中大代表會只有八人?蒙混過關修改會章?

《點解要不合作》 – 破解中大學生報密碼

十月 30th, 2006


中大學生報 點解要不合作
(按上圖放大)

日前回中大看動測祭,看到了以上這張 A1 size 學生報的「傳單」。無聊之下,星期五晚嘗試與碧克David 破解這篇奇文,但仍有些地方未能解讀。過了兩天,現在再嘗試一下:
(需要香港字庫閱讀) » Read more: 《點解要不合作》 – 破解中大學生報密碼

實驗助教 (Tutor) 還真是個優差

四月 22nd, 2006

日前電子系零四年度的同學與教授們會面,交換教學上的意見。會上有很多值得雙方思考的問題,去尋求電子系應提供怎樣的學習環境給同學、以及怎樣去提供,當中關乎到學生學習模式的轉變,頗為複雜,將改日再談。要談電子系的教學,實驗課是不可或缺的。雖然我以前都知道做實驗課的 Tutor 人工不低,但現在想了想卻發現這實在是個優差。我與他們同樣是在領大學的薪金,我每週做十小時、每小時 $50 元,與他們的月薪 $12000 相比,做實驗課的 Tutor 還真閒呢。
» Read more: 實驗助教 (Tutor) 還真是個優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