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08 年 05 月

布拉格市全景

五月 26th, 2008

剛遊完三天布拉格,今早會由布拉格到捷克小鎮 Český Krumlov。相比早幾天遊波蘭的華沙及克拉科天,布拉格的建築、環境及氣氛都更美、更全面。這次三天實在遊不完,將來還要再來多遊數天。

prague

部份旅程相片已上載至 flickr,歡迎去看一看及留言 🙂

P.S. 到波蘭有不少地方要注意,班車時間亦頗難在網上找到,遲些我再寫一寫。

中歐四國廿一天遊

五月 19th, 2008

當大家看到這個訊息,我應該身在機場,準備上機了。在完成一大堆考試、功課及 Project 後,我與幾位同學將到歐洲旅遊,遊波蘭 (華沙及克拉科夫)、捷克 (布拉格及契斯基庫倫隆)、奧地利 (維也納) 及意大利 (威尼斯、佛羅倫斯及羅馬)。一如以往,旅程自己計劃,網上預訂旅館,完全自助遊。廿一天的時間,只能說是一個走馬看花的旅程。希望這次看過各地的特色後,將來有機會能抽空到喜愛的城市住一兩星期,真正體驗一下當地的生活氣氛。

我將不定期將旅程感想上載至此,以及將旅程的相片上載至 flickr,各位有空可以留意留意。

香港動漫研究所 第八期期刊

五月 19th, 2008

筆者註:終於在飛機起飛前趕好了稿… 請各位細閱 🙂

由於近月一眾編輯工作繁忙,所以期刊推出有頗大延誤,還請見諒。今期文稿較少,但仍希望各位多作指教,參與討論。

由於近月一眾編輯工作繁忙,所以期刊推出有頗大延誤,還請見諒。今期文稿較少,但仍希望各位多作指教,參與討論。

F91的憂鬱:《高達》產業的過渡期問題
by 姚偉雄

《F91》誕生於1991年。當時追捧1979年元祖高達的觀眾尚未成為老鬼,新一代fans又未成形。然而它揚棄了傳統「聯邦VS自護」的格局,以死亡先鋒紮根的木星為新舞台。它既不是交代《馬沙之反擊》的後話,也不像《G高達》、《W高達》那樣另闢一個全新時空去開展故事。結果有如童星到達「尷尬年齡」,兩面不討好。高達迷不是重複地於0079至0093年間的世界徘徊(《0080口袋裡的戰爭》、《0083》、《08小隊》等),就是「鏡頭一轉」,跳出宇宙世紀以外,走到「Future Century」、「After Colony」裡去。夾於中間的0120時代往往受到忽略。看過預設《F91》的後篇:《骷髏高達》的漫畫,我更加覺得「木星篇」的可塑性其實相當高;一直以來它不能持續動畫化,實在為之可惜。
按此閱讀全文 >>

 

納粹思維仍是動漫迷主導思想
by 小狼

由回歸前的「星網漫版」時代,發展至今天網上論壇、部落格、留言板四起,在下一直都為一件很渺小卻離奇地艱巨的問題,長期身體力行,理論和實踐都不放過。這事就是以理性方法,消除動漫討論中的極端、納粹式的思維。可惜,經過十多年寒暑,這種反理性、反智的思維,仍在動漫討論中府拾皆是,甚至成為動漫討論中的霸權論述。

 抱持這種納粹式主張、發表這種反智言論的動漫迷,卻經常埋怨社會上的人小覷動漫文化、看小他們。然而,社會人士會持着這種眼光,動漫迷表現出來的反智、納粹,肯定是其中一項主因。而近日,電視台播出兩套看來較受歡迎的動畫,這種反智言論又再四出冒起……
按此閱讀全文 >>

 

薄裝港漫與青少年讀者群的一些觀察
by 思考

過去本站有不少文章分析香港漫畫產業及讀者的種種現像及困局,包括回顧港漫發展的《土炮漫畫的興、衰、變、破》,評析讀者心態的《何必太嚴苛?--淺論港漫的生存困難的成因》及嘗試探討港漫困局的《路徑依賴(Path Dependence) – 港人不看港漫的原因?》。在上述文章及其他文本評論中,不時會談及新一代青少年 (中學階段) 看待薄裝港漫之問題。對於港漫發展及承傳而言,能否開拓新一代讀者市場是極其重要的一環。種種現像或需較長時間的仔細分析,現筆者嘗試分享及綜合一些見解。
按此閱讀全文 >>

[轉貼] 業主們空等市建局主席

五月 18th, 2008

原文:活在觀塘 – 業主們空等市建局主席

日期: 2008年5月16日(星期五)
時間: 8:00pm
地點: 觀塘基督教家庭服務處一樓禮堂
場地提供: 市區重建局
主辦單位: 重建聯區(業主/ 租客)聯會
出席單位: 出租店舖業主聯席, 舊區租客大聯盟, 觀塘業主大聯盟
出席嘉賓:
立法會議員 – 陳婉嫻
立法會議員 – 梁家傑
區議會議員 – 陶君行
缺席嘉賓:
市區重建局主席 – 張震遠先生

重建聯區(業主/ 租客)聯會日前曾獲市區重建局口頭答允, 該會主席張震遠先生將與觀塘區業主會面。惜至會面當天, 市建局通知主辦單位, 張震遠先生將不會出席是次會面, 而該局亦不會派員出席。

聯會表示, 今次會面除了觀塘區業主外, 亦有其他受市建局重建項目影響的一眾業主參與, 市建局於是以是次會面應以觀塘業主為對象為理由而拒絕出席, 除非聯會能保證與會者皆為觀塘人士。

據消息人士指, 聯會邀得May 姐(利東街H15計劃受影響街坊)主持今次會面, 但市建局曾以此為借口推搪未能出席, 除非聯會能撤換主持人。

最後, 會面只能再市建局主席出缺的情況下淪為各聯區業主的分享會, 並向與會的議員表達訴求, 希望他們能繼續關注各業主們的情況。

《風雲決》的賬災呼籲短片

五月 18th, 2008

轉貼自知日部屋 – 《風雲決》—不再可能的團隊

製作小組得知地震災情後,用原有片段剪了這段賬災呼籲短片,希望大家也申出援手,協助災民。
國際救援組織:樂施會宣明會

個人較欣賞以上組織過往著重之中長期社區重建支援之工作。他們在雪災後的工作見此:
樂施會 – 中國雪災救援工作進展
宣明會 – 中國雪災救援工作進展

註:早前曾得謝監製邀請看過毛片,不過相約不多作公開評論而未有在此提及。現在離影片公映又接近了,我只想告訴各位,這的確是值得期待的好作品。

工作、工時、薪金與工作態度

五月 9th, 2008

日前與一位於某大電子產品生產商工作的師兄談到工作、工時、薪金與工作態度問題,種種觀點讓正要踏進職場的我良久未能釋懷,打上一個個問號,還望各位正在職場打滾的朋友多多指教。
(註:以下言談指加班沒有補薪或補假的情況)

希望朝九晚五工作的人,都沉醉在理想生活中,必需面對朝九晚五就換來一生不能晉升的現實。香港面對其他地區的唯一優勢,就只在於我們肯加班而已。

我一向覺得努力工作為的是工餘有更好的生活,但這是否必需以工時來換取呢?希望朝九晚五,是否真的是一個疏懶的工作態度呢?
香港,又是否已淪為一個賤賣工時的地方呢?香港成功的背後,是否真的靠壓搾顧員勞力得來?

工作朝九晚五,公司是沒有損失,但損失的是自己。因為任意聘請一個人都能夠朝九晚五地工作,但能做得比應做的更多則不是每人都可以,這是為自己的 job security 著想。

做得比人多,就真的是 job security 嗎?還是做事的效率才是最重要的因素?

薪金與工時是成正比的,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職位越高、薪金越高,工時也就越高,連放工、放假時也要處理公司的工作。

薪金、工時與工作能力的關係究竟是甚麼呢?還記得《加治隆介之議》中,主角工作效率高又準時放工的工作態度被作者肯定;也記得美國 Yahoo! 曾將一名不停加班的工作狂解僱,認為他極不健康。這些情況是否在香港不會發生呢?香港的老闆們,是否就喜歡員工為公司賣命呢?

現在不少畢業生很介意超時工作,是需要糾正的工作態度。在最初工作的五六年內多做多學,表現自己,爭取晉升,才能讓自己將來轉工時找到更好的公司及職位。

這聽來也頗合理,但看到在同一公司工作的舊同學忙得一整年沒出席過同學聚會,將私人時間全犧牲掉,我又懷疑自己是否有這樣的能耐去為將來自放棄現在…

總而言之,別的地方可以在合理工時下仍有競爭力,城市或國家仍有經濟成果,為何香港由老闆到顧員都相信只有超時才能與別人競爭?是否香港產品的質素及創意比不上別人,就只能鬥勞動力的低賤呢?最不理解的是,連顧員也大力支持超時工作的情況,香港人對合理工時的要求真的這麼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