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教育] 為何一定要先徹回、再重新討論,不能邊教邊檢討?

九月 8th, 2012 by 思考/HK-X-Force 1 comment »

不少人質疑為何不依政府的建議,國民教育先開展、再邊教邊檢討。這樣等同用學生做實驗,其害是顯然易見的,怎能當學生是白老鼠,「試住先」?換個角度,嘗試用更貼身的角度去演譯:

是咁的,有一日你去茶記食乾炒午河,臨上台時見到新聞報導話牛仔行啲牛肉有問題唔食得。
你:「老細,你啲牛肉好似都係牛仔行入貨,似乎有無問題喎」
老細:「碟牛河咁多料,又牛又蔥又河粉又芽菜,淨係牛有事之嘛」
你:「你收返佢檢查吓先啦」
老細:「唔怕喎,你食住先,你一邊食我一邊查」
你:「唔係呀嘛,有問題o架喎,點食住先呀」
老細:「大佬,由買料到醃料到落鑊炒,我搞咗四粒鐘,你叫我收返?」
你:「老細,家下碟野有問題唔食得呀嘛,我理得你搞咗幾耐啫」
老細:「咁嘞,你俾三個字時間我查吓,但係你三個字後就拿拿聲食完走人」
你:「喂,碟野有問題,做乜迫我三個字後一定要食?」
老細:「如果個個好似你咁,叫完碟野又唔要,咁點做生意呀?」
你:「啲牛肉有問題你就揾上面供應商啦,迫我食做乜啫?」
老細:「我唔理你,總之我就唔會收返o架啦,唔食你就過主啦!」
去茶記就話可以過隔離檔口,國民教育係全港政策,又邊有隔離檔口?

最後,我是支技繼續深化推行公民教育,讓香港的下一代成為更深愛這民族、這世界、這地球的世界公民,培育他們有更全面的思維為視野公民教育內非但有國家民族的成份,而且更重要的是透過全面認識歷史源流,讓學生掌握客觀分析自身、自國的強與弱、優與劣只有知道自己的弱點,才能不斷改進;只有知道民族及國家的缺點,才能讓中國人繼續邁步向前。

《沉默串謀者 An Elephant in the Room》

九月 8th, 2012 by 思考/HK-X-Force 1 comment »

對某件事情有意識地迴避,甚至整個組織、整個社會的集體沉默,漸漸充斥現今的香港社會。內地的政治文化、言論禁制及資訊封鎖在網絡世界建立了一整套「禁語」系統,正無聲無式地伸延至香港傳媒與社會,或多或少形成自我審查。經過國內維權人士的慘痛遭遇,人們學懂了甚麼類型的話題可能招惹麻煩,新聞工作者學懂了甚麼類型的新聞會招惹當權者的壓力,一股白色恐怖正潛伏在人們之間。

適逢社會正積極反對洗腦教育,反對盲目愛國思維在港蔓延,以下這本書的題材就吸引了我:
沉默串謀者 – 日常生活中的緘默與縱容
An Elephant in the Room – silence and denial in everyday life
圖書館編號:541.7  9475
(圖片來自博客來書籍)

「房內的大象(An Elephant in the Room)」,是外國一句諺語,意思是明明人人都看到房內的大象,但人們全都避而不談,形成對大象的集體沉默。由《國王的新衣》這人人都知道的故事開始,作者伊唯塔(Eviatar)從不同規模及不同性質的集體沉默,去梳理當中的共通性,例如原因、參與者、旁觀者,沉默的擴展性、正反後果,打破沉默的場景、手段與壓力等。他穿插引用很多參考故事,有真實案例如德軍屠殺猶太人(當時社會氣氛以至對雙方下一代家庭的影響)、水門事件、天主教神父侵犯兒童案、喬治布殊攻打伊拉克等,有第一身文獻如家庭暴力或性侵犯受害者回憶錄、美國黑人公開談論自身生活盲點等,也有相關的藝術創作如電影、詩及劇作。

筆者無意深究此書的社會學分析是否足夠嚴謹(說實話有不少觀點確實顯然易見,毋需多作引證),但對於作者有系統地整理「集體沉默」的各種特質,將這種人人都曾參與過的社會行為作一層層的拆解,就讓筆者更易於分析自身身邊的大象(沉默事件),對周遭的人有何種程度的影響,甚麼環境有助打破沉默,怎樣把大象帶到眾人無法忽視的地方。

「集體沉默」出現於每一日的生活,由家庭到社會,由出於禮貌到遮掩心靈創傷到政治壓迫,有善意、有惡意。有時候如果讓沉默隨時間擴張、讓「大象」成長,日後終會龐大得讓壓着房內的人,在沉默被打破時將會震耳欲聾。

延伸閱讀:獨立媒體 inmedia – 《沉默串謀者》──默不作聲,也會助紂為虐

聲援學民思潮,禁食20小時

八月 31st, 2012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341273212630899/ 道理已說盡,官無所動,只有略盡一己之力。聲援學民思潮,禁食 20 小時,堅拒國民教育,守護自由香港。明日同到政府總部,抗紅。

細田守又一青春動畫《狼的孩子雨和雪》

八月 17th, 2012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圖片來自代理商新一影業)

細田守繼《穿越時空的少女》和《夏日大作戰》之後,繼續夥拍貞本義行製作新一部劇場作品—《狼的孩子雨和雪》。細田守前兩部作品都帶有濃厚的青春少年動畫風格,但是這次《狼》的故事卻帶着一點嚴肅與沉重,加上有朋友告知日本有評論網站對此作的評價一般,令筆者早前有點擔心導演能否駕御這種題材。看過此作後,導演那多元化的表述能力令筆者喜出望外,讓筆者更相信日本近年這股青春少年動畫風會越吹越烈。


(香港上映為8月23日)

(下文只含微量劇情,此文以不影響觀賞為前題撰寫)

充份運用精細動人的作畫

由作品第一幕開始,那極度精細、亮麗、動畫的風景畫,就吸引了所有觀眾的目光。此作作畫的精細度大幅度超越了導演的兩部前作,直迫與新海誠那種令人驚的唯美半動畫(不過論靜態構圖仍是新海誠較優,帶點新詩的味道)。筆者認為這些作畫在整部作品的地位,不單在於令畫面亮麗,更是與作品故事叙述鋪排息息相關。故事中前段大部份篇幅集中描寫主角一家,這是劇情所必需的段落,導演如何表述而讓觀眾不覺沉悶?除了可愛的小孩面孔,就是這美得讓觀眾目不轉睛、甚至「嘩」「嘩」叫的自然風景畫。導演充份善用精細作畫為故事注入動力、吸引觀眾,讓這兩小時的作品沒有悶場,這種技法讓筆者感到驚喜。

» Read more: 細田守又一青春動畫《狼的孩子雨和雪》

《辰巳》- 寫實漫畫家辰巳嘉裕的艱辛與堅持

七月 22nd, 2012 by 思考/HK-X-Force 1 comment »


(註:其實筆者覺得上面紅字這個宣傳口號頗為誤導…
完全不能讓人明白這是關於漫畫家生平的動畫,而且看著還以為是「感官世界」…)

收到知日屋主和GTO的邀請,前幾天去看了一部挺特別的電影–《辰巳》。一個新加坡導演(邱金海)把一個日本漫畫家(辰巳嘉裕)的自傳漫畫以及幾部有時代代表性的漫畫轉化成電影動畫,把這位漫畫家的經歷與日本歷史和漫畫發展相扣,讓我體會到辰巳嘉裕作為成人社會寫實漫畫先導者的艱辛與堅持。

劇畫(寫實漫畫)發展概述

談動畫《辰巳》之前,讓筆者與大家快速回顧一下日本寫實漫畫的發展歷史 (以下資料來自《戰後漫畫50年史》(竹內長武著)以及動畫電影《辰巳》)。漫畫作為一種圖文並茂的傳播媒介,其發展可說是離不開一次又一次的社會批判。日本戰後連環畫發展蓬勃,而故事漫畫亦於手塚治虫在 1947 年發表《新寶島》後廣受兒童歡迎,漫畫租書店成為最受兒童歡迎的活動場所之一,不少新進漫畫家專門創作租書店專用的漫畫,並開始擴展不同的漫畫作品題材。由於當時主流漫畫仍是兒童讀物,所以漫畫作品內容取向漸漸受到社會關注,有媒體把漫畫內容與青少年犯罪掛上關係,並在 1950 年代中前期出現了「驅逐壞書運動」。是次運動中連手塚治虫的《小飛俠》一類的漫畫亦成為批判對象,可見當時社會風氣相比今天要保守得多。

在漫畫租書店廣受歡迎的時間,有一批漫畫家嘗試另開一面,創作以現實社會為題材、以成年人的目標讀者的漫畫作品,包括松本正彥、辰巳嘉裕、齋藤隆夫及佐藤雅旦等。在社會對流行漫畫作品的劇烈批判下,他們決定在大版日之丸文庫出版雜誌《影》,其後日之丸文庫破產後又在名古屋的東海圖書出版同類的《街》雜誌。為了表明寫實漫畫在題材及目標讀者上與兒童漫畫的分別,辰巳嘉裕在《幽靈的士》一作刊載時首次的上「劇畫」一詞形容寫實漫畫,及後更成為一個重要的漫畫類目。及後,辰巳嘉裕、齋藤隆夫及松本正彥等人前往東京,創立了「劇畫工房」,開始《摩天樓》、《無雙》及《少年山河》等寫實漫畫雜誌的工作,將劇畫正式帶入以東京為核心的「中央雜誌」。辰巳嘉裕在《辰巳》裏甚至說,當時手塚治虫對於劇畫漸受歡迎感到不滿。

» Read more: 《辰巳》- 寫實漫畫家辰巳嘉裕的艱辛與堅持

Double Rainbow 雙重彩虹 @ 2012-06-19

六月 23rd, 2012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2012年6月19日,香港出現了非常大的雙重彩虹,無數市民在 facebook 和 twitter 上分享這漂亮的一刻。我那時候剛剛在室外做網絡測試,也拍下了這美麗的畫面,一上傳就有朋友說我已經是他的第 28 個朋友分享這個彩虹,哈哈。為了紀念這張照片成為我在 facebook 上最受歡迎的照片,就把它上傳到 blog 上吧! 😀


(我拍這張照片時其實沒發現天空上有第二道彩虹,所以構圖上沒有拍下整個第二彩虹…)

既然在分享有關天空的照片,我就順道多貼幾張啦 😛
» Read more: Double Rainbow 雙重彩虹 @ 2012-06-19

尊重創作vs濫收版税——重新認識知識產權

五月 7th, 2012 by 思考/HK-X-Force 1 comment »

版權聲明:
本文放棄一切版權,歡迎隨意轉載及任意使用。
(本網址原用之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3.0 HK 條款不適用於本文)

今天的報章有一篇很有趣的新聞:
爽報: 電視公開播歌  全城徵費

報導提及 IFPI 向沒有播放音樂的茶餐廳、剪髮店及診所等等收取使用費,理由是這些店鋪有播放免費電視台,而電視台使用了 IFPI 會員的樂曲。
(註:版權使用費又稱為版税,但一種並非繳交予政府的真正税項,而是給予版權持有人或代理人的報酬,以換取作品使用授權

這個案例看起來頗為無稽吧?以這個邏輯,小巴的士若果有播放電台,豈不是也要付版税?顧客在先達試手機時上 YouTube 看 MV,那是否先達小店也要付版税?這樣推論下去,是否全港上下都要付版税,變成好像真的交税一樣?網絡上看到有人說這是「文明社會尊重藝術創作的表現」,究竟這是「尊重創作」還是「濫收版税」呢?

以筆者認知的同類情況,見解有所不同。如果我們租用一個展覽場館搞活動,而該場館已經向版權持有人或代理人支付了整年的版權使用費的話,我們作為租用者是不用再次付費,因為已經包含在場租內。同樣地在這次新聞報導的事件上,電視台已經向有關版權代理支付使用費,為何他們仍然可以向茶餐廳及診所再次收費?

在「知識產權」之前

這個案例,其實正正突顯出「知識產權」的特質——知識產權與社會利益的權衡矛盾。政府經常宣傳知識產權——尤其是版權與專利——是為了保護創作人,但逃避提醒市民知識產權過份擴展其實是割讓社會資產。在「知識產權」這概念被創造之前,知識與創意是屬於社會、屬於人民的,因為世上沒有完全獨立的新意念,一切「創新」都是建基於前人的努力,建基於無數人為這社會作出過的貢獻。如果沒有無數文人開拓了燦爛的中文世界,又怎有膾炙人口金庸小說?如果沒有無數音樂家譜出變化萬千的音符世界,又怎會有現時的流行音樂?牛頓說「如果我能看得更遠,就是因為我站在巨人的肩上」,這知識巨人就是文明社會最重要的核心資本。
» Read more: 尊重創作vs濫收版税——重新認識知識產權

小桃の奇幻手紙 — Production I.G 的龍貓?

五月 6th, 2012 by 思考/HK-X-Force 1 comment »
A letter to momo 小桃的奇幻手紙

圖片來自官方網頁

官方網頁:http://momo-letter.jp/

近年日本的非 Ghibli 電影動畫開始在香港受注意,例如《勇者傳說 BRAVE STORY》、《穿越時空的少女》、《新子與千年魔法》、《追逐繁星的孩子》、《佛陀:美麗的紅色沙漠》等等,漸漸開始不單單在電影節上映,而且在一般戲院也上映一段時間。今年電影節上映了 Production I.G 的《小桃の奇幻手紙》,不知道會不會有正場呢?

相對於其他動畫製作公司或因應個別作品而成立的製作委員會,Production I.G 有更多電影動畫製作經驗,而最有名的當然要數《攻殻機動隊》。這次製作《小桃》,導演是經驗豐富的沖浦啟之,曾跟從大友克洋及押井守工作,多年前亦曾執導《人狼》。不過只看預告片就可發現,這次作品的風格與兩位大師及沖浦的前作《人狼》有天淵之別。沒有仔細雕琢的設定與科幻元素,而是描寫日本傳統妖怪與一個女孩的故事,以輕鬆開朗入題。明顯地此作的目標觀眾群更大,意圖做一部全齡向作品。


» Read more: 小桃の奇幻手紙 — Production I.G 的龍貓?

趣味盎然的活歷史「天堂可有劇場 (Will there be a theatre up there?)」

四月 3rd, 2012 by 思考/HK-X-Force 1 comment »

相關網頁:
dokweb – Will There Be a Theater Up There?
Georgian National Film Center – Will There be a Theatre Up There
Director – Nana Janelidze (有兩支 soundtrack 可以下載)
(下文圖片來自上述網頁)

格魯吉亞,一個好像只在新聞聽過的地方,一個在東歐俄羅斯邊境附近的小國。這個屬於前蘇聯的國家,作為前蘇聯總書記史太林的出生地,在那火紅的年代裏定必做就不少故事。此作就由當地著名演員 Kakhi Kavsadze 帶觀眾遊走他一家三代的故事,領會一下這個國家的生活。

歷史,本身就是故事。是有趣還是沉悶,就看講故事的表達手法。此作雖然主要是 Kakhi 講述他的故事,但憑着他豐富的演出經驗 (由電影中的劇照推測,他涉足舞台劇、電視與電影,角色種類繁多,由一本正經的歷史劇角色到現代諧角都有),多變的表演技巧,將故事講得時而生鬼、時而感人,速度徐疾有致,不論是有力的或溫柔的眼神都叫人拜服,看着他就是一部活史書。而導演那巧妙的劇情演出及配置,則更給觀眾帶來視覺驚喜,讓作品更富趣味。

此作使用了一個荒廢的廠房作為舞台,再搜集了一些最能代表那個時代的物品,導演針對每一幕情節來作佈置,將廠房殘境與適切又簡約的物件佈置結合,創造出一個又一個精巧的劇場,以簡潔的演出來配合 Kakhi 的措述。這種舞台式的劇情片段一方面與 Kakhi 的舞台生涯相呼應,同時亦與他的表演手法極為吻合,兩者拼起來產生獨特的趣味與感染力,讓此作既有記錄片式的史實故事,同時又有劇情表現又有富創意舞台設計,煞是奇特有趣。

能夠將格魯吉亞人的故事以如此生動、有趣、動人的方式向世界展示,要歸功於 Kakhi 的生動描述,以及導演那心思細密的舞台佈置。此作或許很難有機會再看到,如有機會的話不要錯過。

註:主角 Kakhi 在劇末說過電影標題「Will there be a theatre up there?」的由來,似乎是出自某舞台劇,但筆者未完全跟得上,未知有沒有讀者知道那是甚麼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