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只是輔助

七月 30th, 2009 by 思考/HK-X-Force 6 comments »

今天看了王沛然的《把相機放下》,提及照相與親身體驗之別,又讓我去想「駕馭科技」還是「被科技駕馭」的問題。接觸得科技越多,了解得科技越多,這問題越是在我腦海中打轉,提醒我運用科技要小心一點。

正如王沛然所說,當攝影越來越容易、越來越廉宜,以及當專業器材越來越普及,近年漸漸吹起了一陣攝影風。每當有甚麼節興或活動,或者有建築物或社區要拆卸,都必然會出現一大班攝影愛好者,「卡拆卡拆」的拍個不停。看到這些景像,不禁會想「這樣拍到好照片又怎樣呢?」從前菲林沖曬要花費,人們會在興之所至、有所感興時才拍下眼前的境像,但當數碼相片不再需要沖曬,加上互聯網分享相片的方便,人們就有了無止境的拍攝癮,定要將眼前的事物公諸同好。

我不禁會想,為了拍照而去某些地方、某些場合,是否本末倒置呢?拍照本來是為了記下令自己有所感觸的情境,拍下值得記念的人和事,但當拍攝反成了事情的主體,那麼我們在記懷、在念掛的是甚麼呢?是照片用了甚麼快門和光圈嗎?記得母親說,前年與父親到黃山旅遊看日出時,正當所有團友都拿起相機去拍照時,有一位先生只是目不轉睛地看著日出。母親問要否替他拍照留念,他說:「不用了,我將整個日出過程拍在腦海裏就夠了。」
» Read more: 科技只是輔助

迷牆三十年

七月 21st, 2009 by 思考/HK-X-Force 1 comment »

Mother do you think they’ll drop the bomb?
Mother do you think they’ll like this song?
Mother do you think they’ll try to break my balls?
Ooooo Mother should I build the wall?
Mother should I run for president?
Mother should I trust the government?
Mother will they put me in the firing line?
Ooooo Is it just a waste of time?

Hush now baby, baby, don’t you cry.
Mother’s gonna make all your nightmares come true.
Mother’s gonna put all her fears into you.
Mother’s gonna keep you right here under her wing.
She won’t let you fly, but she might let you sing.
Mama’s gonna keep baby cozy and warm.
Ooooh babe ooooh babe oooooh babe,
Of course mama’s gonna help build the wall.

Mother do you think she’s good enough — for me?
Mother do you think she’s dangerous — to me?
Mother will she tear your little boy apart?
Ooooo Mother will she break my heart?

Hush now baby, baby don’t you cry.
Mama’s gonna check out all your girlfriends for you.
Mama won’t let anyone dirty get through.
Mama’s gonna wait up until you get in.
Mama will always find out where you’ve been.
Mama’s gonna keep baby healthy and clean.
Ooooh babe oooh babe oooh babe,
You’ll always be baby to me.

Mother, did it need to be so high?

今年二零零九年,是 Pink Floyd 唱片專輯的「The Wall」的三十年週年。
唱片中,樂隊由自身經歷訴說家庭、教育與社會對兒童成長的扭曲。當中,家長對兒子的過份溺愛,就如築起一道牆,將兒子與世隔絕。對真實世界的無知,最終其實只是害了他。
三十年後的香港,我們仍在報章新聞中,不時看到極端保守家長的行徑,與 The Wall 裏的溺愛無異。
或許趁這年,香港該搞個 The Wall 公開播放活動,喚起人們反思溺愛的禍害。

歌詞來源:The Wall Analysis – Mother

純種狗的悲歌 – 大家看慣的小狗外貌,可能是人為改造而成,而狗兒則承受著病痛

七月 12th, 2009 by 思考/HK-X-Force 2 comments »

官網:Passionate Production – Pedigree Dogs Exposed

觀看:MySpace – Documentary – BBC – Pedigree Dogs Exposed

Wikipedia – http://en.wikipedia.org/wiki/Pedigree_Dogs_Exposed

日前,無線電視明珠台轉播了英國 BBC 的節目 Pedigree Dogs Exposed (港譯「純種狗的悲歌」),我剛巧看了一大半,驚覺人類的私心為狗兒帶來了莫大痛苦,而且一般人 (如我) 更是完然不知。

節目深入調查了英國狗隻繁殖及疾病問題,發現寵物繁殖者的疏忽及喜好為狗兒帶來了很多先天殘疾,甚至影響整個狗品種的生態健康:

pedigree_dogs_exposed_41. 大量繁殖患嚴重遺傳病的狗

寵物繁殖者往往是以外貌、形態作為大量繁殖某隻狗隻的標準,沒有考慮狗隻是否身患危險的遺傳病,而部份品種甚至在狗會列明毋需健康檢查即可繁殖,導致今天很多狗品種都出現普遍患先天性遺傳病的問題。個別品種的狗會更建議繁殖者屠宰外型與狗會標準相異的小狗,但其實那是該品種天然會出現的形態,狗會相反地鼓勵繁殖非天然但合乎其審美觀的狗隻。

2. 近親繁殂導致基因變異及遺失

為了保持純種狗的品種,繁殖者往往會進行近親交配。狗隻與人類的情況類似,近親繁殖會導致較高機會的基因變異,而倫敦大學學院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基因學教授 Steve Jones 指出現時狗隻近親交配的嚴重程度將會最終導致狗隻失去繁殖能力,基因變異最終會走入死胡同。倫敦帝國學院 (Imperial College London) 研究了十個狗隻品種,比對現今與四十年前的基因,發現只有一成的基因成功保留,其餘的九成都已經遺失。

3. 近百年的寵物狗繁殖改變了自然生態

請大家看一看在過去的一百年間,這幾個節目提及的品種出現了多大變化:

pedigree_dogs_exposed_1

pedigree_dogs_exposed_2

pedigree_dogs_exposed_3

pedigree_dogs_exposed_5

人們為了繁殖出自己喜愛的外貌,為了建立獨特的品種而發展出展示狗 (Showdog),但人們在貪好外貌的同時,又有沒有關心過小狗的健康?狗隻的頭骨骨架變形,會導致腦部空間不足、神經線受壓、輕微觸摸即有被火燒的痛楚;鼻體及呼吸管變形,會導致經常休克,有生命危險;腿骨變形,會導致行動乏力,關節位置移位;還有脊骨變形… 而英國狗會 (The Kennel Club) 主辦的大大小小狗展及他們出版的繁殖標準,更使繁殖者及一般民眾相信這就是狗隻應有的模樣,以及狗隻出現的先天身體問題是天然而成。但實情是,如果過去一百年人類讓狗隻以天然的方式生存及繁殖,不刻意大量繁殖外表有變異的狗隻的話,狗隻可以減少很多痛楚。

上述的三點中,全都出自人類的私心,尤以第三點最為震撼。從那天無意中看了這個節目後,心中一直為人類這份自私及貪求外表的黑暗而痛心。數以千萬計的狗隻就是因為人類改變了他們的自然體形,而終生承受著痛苦、承受著各種頑疾。這種改造其他生物以迎合自己喜好的心理,我覺得根本就是心理變態。最可悲的是,如今大家都懵然不知地以為狗隻天然就是這個模樣、天然就是有身體殘疾,但這其實都是人類一手一腳所造成…

圖片來源:
1. Pedigree Dogs Exposed
2. Puggy Paradise – Pug

細味林子祥的《石像》

六月 17th, 2009 by 思考/HK-X-Force 1 comment »

自從早前去聽完「十分十二子祥」演唱會,手機的 MP3 又不斷播放著阿 Lam 的金曲。演唱會雖然全是廣為熟識的金曲,但所有歌曲都經過重新編排,當中不少更以另一種情調去演譯,讓觀眾以全新角度去欣賞這些金曲。回到自己的曲庫,一首首金曲連日在腦海徘徊,《幾段情歌》的沉鬱,《每夜唱不停》那美如對聯的引子,《舊居中的鋼琴》的追憶與悔恨,《這一個夜》的都市怨曲等,都令我再三回味。近日還特別留意了一首歌,就是林子祥作曲、Shris Babida 編曲、鄭國江填詞的《石像》。

歌名:石像
作曲:林子祥
編曲:Shris Babida 註一
填詞:有載鄭國江、有載林敏聰 註二

然而在你身 找不到裂痕 無瑕完美 雖衣不蔽身
並未怕風 身體雖冰凍 並未怕風呼呼吹近

* 然而在你身 找不到淚痕 無用言語不需竟爭
屹立永不屈 北風雖凜 並未破損堅剛本真
美麗美麗石像 沉默裡是頑強 能令我一心響往
凝望美麗石像 今天奮力圖強 求做到與你一樣
能沉著去等 悲歡我獨尋 常懷著自信 不屈勇敢
獨力抵擋 身邊風與浪 默默去等 不恐不惶

Repeat *

美麗美麗石像 沉默裡是頑強 能令我一心響往
凝望美麗石像 今天奮力圖強 長路這一刻再踏上

(歌詞源自 www.chlyrics.net )

最令我細味之處,是歌詞可作多解。最直接的從字意入手,可解為由石像引發的感情與讚美。同時,也可以由全曲詞意入手作勉勵解,自勉要學習石像的堅毅不屈,排除萬難。但配上阿 Lam 帶點滄桑的歌聲與鮑比達編曲那小調曲風,卻又令我感到略帶傷感。感覺像在訴說努力嘗試追從某前輩,某位如石像一般堅毅、完美的前輩,縱使花了一輩子仍感力有不逮,但仍無悔繼逐追隨,踏上漫漫長路。

體會音樂、感受音樂,從來都是個人的,毋需理會別人怎樣理解,也毋需介懷原作者創作時有沒有預計自己的解讀。總之,《石像》給我的種種感覺,令我很著迷不已。

YesAsia
sculpture林子祥 – 愛到發燒 (DSD CD)
(收錄《石像》)

林子祥專頁

註一:網絡上一般記錄作曲者為 Shris Babida、作詞者為鄭國江。Shris Babida 在網絡上遍尋不果,會否就是鮑比達 Chris Babida

註二:承上,本人手中的林子祥金曲碟「Show Off」裏的小冊子,卻寫著「曲:林子祥 / 詞:林敏聰」,不知究竟作詞是林敏聰還是鄭國江?

『市區重建策略檢討』公民社會高峰會後記

六月 7th, 2009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昨天去了由社聯主辦的「『市區重建策略檢討』公民社會高峰會」,上午主要是一些學者發言及學生訪問重建區居民錄像,而下午則主要是台下發言討論時間。出席的除了學者、學生、重建居民及一直以來關注重建問題的人士外,亦有幾位發展局的人員,不過就以聆聽為主,絕少發言。重建一直是個複雜的問題,涉及業主、租客、商戶、使用者等不同的群體,不同地區、不同樓房有不同的情況及需求,以及過程中亦涉及不同的工作團體參與,是次公民高峰會難免會有激烈爭辯。

就「是否要凍結市建局」這核心論點,會中難達成共識,這我覺得是起初便可以預見的。問題徵結是有不少樓房於十多年前就被劃定為重建區,居民很自然就寧願等物業回收而停止維修樓房,想不到十多年後仍未進行回收程序,令原本可以持斷維修及更新的樓房變得殘破。儘管這是前土發公司及現時市建局造成的問題,但是這批居民現時急切期待物業回收確實是不能否認的事實。另外,在其他的重建區,亦有樓房有進行持續維修,根本毋需進行回收重建。要平衡這些不同的個案,在短短一個高峰會或研討會要達成多方共識,可說是不可能的。在期望有組織能在諮詢期這一年內繼續召開更多持份者溝通會外,我希望先提出這些建議。

先自我申報一下,我本身是住在新界區的唐樓,市區重建雖然對我自己的樓房甚無影響,但是許多重建舊區都是我經常喜歡前往的地區,有著香港一直以來承傳著、現在快被磨滅胎盡的人情味,有大排檔、手制魚蛋、小士多、茶餐廳、小店鋪、傳統工藝等在新建區不復再的真香港。如果失去了這些地方,只餘下一個又一個商場,或是人工「舊街」配露天茶座的高消費空殼,那我在工餘時間還有甚麼地方可逛呢?我將來怎向下一代展述「香港」呢?所以,雖然我只是重建區的使用者,但希望我的下列六大建議可以幫助這些舊區的香港文化得以延續。

一. 立刻重新評估所有重建區,向居民展述建築及工程師的客觀意見,以持份者投票方式決定每棟樓房應進行復修或重建

此首項建議我認為是不能等待諮詢期完結、是必需立刻執行的。昨天的會議中可見,有有重建區的樓房急切需要回收,亦有重建區的樓房本身是有進行持續修,但由於諮詢期歷時兩年,讓現行制度運作下去的話,很可能會讓毋需回收的樓房被迫回收。這些事例不單讓這些業主的維修工作及資金白廢了,同時還會減低全港舊樓業主維修舊物業的意慾,亦可能讓大大小小的業主立案法團對維修出現分歧,固此必需停止。最直接的方法,就是重新評估所有重建區,讓提供第三方的客觀數據,居民比較維修成本與回收樓價,以及評估社區網絡流失對生活的影響,再投票決定是否由重建轉為修復。

二. 市建局的工作方針轉為以更新 (renew) 為優先,協助業主修維樓宇,重建 (rebuild) 為最後考慮

由海外例子可以知道,拆毀式重建在不同國家都已在七十年代起停用,因為一方面破壞社區,另一方面亦非都市持續發展最具成本效益的方法。以至香港的例子亦可以看到,用總工程費四百萬、每戶十多萬的樓宇維修費,可以讓每戶單位由市值三百萬提升至一千萬。市建局應立即停止以重建主導的工作方針,改為主力協助業主解決矛盾及分歧、解決資金問題,進行樓宇復修工作。由有在樓宇無法維修的情況下,才進行重建這最後選擇。
(註一:可以與現正進行鼓勵舊樓維修的屋宇處合作,例如將決定維修的個案交由屋宇處跟進)
(註二:出資協助維修舊樓是具公眾利益的,因為舊樓多為商住性質,提供多元社區服務,同時舊區街鋪具備連繫社區及地區經濟作用,對復修此類樓房對整體社區帶有正百作用)

三. 停用及禁止任何導致社區分化及破壞鄰舍關係之行政手法

一直以來,來自不同重建區的居民都表示回收樓價的保密協定、「逐點擊破」式回收及「先規劃後賠償」等程序及手法嚴重破壞社區鄰社關係。姑勿論以上情況是有心或無意,市建局既然有「以人為本」的工作方針,就必需停止所有會導致社區分化及破壞鄰舍關係之行政手法,並於往後進行協助維修或重建項目時先評估所採用之工作程序會否有同類問題。

四. 確立「不犧牲任何一個原業主及租戶權益」的基本守則

雖然市建局不時舉出重建區局民得益的例子,但同時卻仍然怨聲載道,問題在於局方只重視成功例子,而忽視受影響的市民。為了根治此問題,以及讓市區更新達至「改善市民生活質素」的目標,市建局必需確立「不犧牲任何一個原業主及租戶權益」為基本工作守則,重視、深入了解及解決所有業主及租戶 (包括住宅及商鋪) 由於重建或更新所面對的問題或困難,不能因為重建而讓原本生活安穩的市民無端端要作出犧牲。

五. 建立由持份者及獨立專家主導之監察機制監察機制

現時市建局並無行之有效的監察機制,監督《市區重建策略》之實際執行,重建區居民只見文件寫得美好,執行慘不忍睹,但卻有怨無路訴。政府必需立法建立由持份者及獨立專家 (包括建築師、工程師、規劃師、文化保育人士等) 主導之監察組織,讓受重建或維修所影響的居民可以求助及申訴,以監督《市區重建策略》之切實執行。

六. 社工服務交由監察市建局的組織管理

現時市建局所管理的重建社工服務,對社工的工作有極多限制,而社工亦難以協助居民向其老闆 — 市建局 — 作出抗爭,直接影響社工無法最全面及深入協助居民。最直接的解決方法,是將社工管理工作交由此監督小組負責,讓社工毋需再受命於市建局。如是者,社工就可以協助執行上述之第四點,深入了解每戶業主及租戶的個案,積極幫助居民爭取權益,讓所有居民都真正受惠於重建或維修。

上述六項建議為筆者過往關注市區重建的看法以及出席「『市區重建策略檢討』公民社會高峰會」後的小結,希望可以引起討論。第一點如重建區居民都廣泛支持,可以考慮盡快組織行動,以立刻停止不民主、不合理的重建工程。

中共六四二十周年的創意:撐傘式新聞封鎖

六月 5th, 2009 by 思考/HK-X-Force 1 comment »

中共最擅長新聞封鎖,有些手段還真是意想不到。昨天,臨近六四二十周年,中共則展示了「撐傘式新聞封鎖」,令人啼笑皆非:

Photo of the Day: CNN anchor meets umbrella foil at Beijing’s Tiananmen Square

tiananmen
(上圖原圖來自 shanghaiist.com)

CNN:

BBC:

AFP:
http://www.youtube.com/watch?v=UzLuzaICJwQ

另,今晚十五萬人迫爆維園,不單止足球場,連籃球場、草地及通道,都迫滿了要求平反六四的人民。我坐在草上,不少人都無法取得場刊及臘燭,但仍一起唱歌、默哀及叫口號,悼念六四,追求民主。正如今年的口號,「毋忘六四.繼承英烈志,薪火相傳.接好民主棒」,但願終有一日能實現民主自由夢。

[轉載] 八九六四 — 抗戰二十年 MV

六月 1st, 2009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話不多講,六月四日,風雨不改,維園見。

《寄生獸》- 給寄生於地球的人類

五月 28th, 2009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parasite

維基百科 – 寄生獸

上圖是漫畫完全版第一期,封面上節錄了寄生獸「右」(因為寄生在右手) 與宿主高中生新一的一句對話。看這一句話,相信已能大概猜想到此作的主旨了。《寄生獸》的故事,大抵可以如此簡述:
「一群不知名的寄生蟲來到地球,寄生於人類身上,佔據人類內臟、肢體甚至頭腦,被稱為寄生獸。牠們由原始的獵食生存開始,學習人類社會運作,探索如何在人類社會生存,同時分析牠們為何會存在。故事藉寄生獸謀求與人類共生的過程,辯論究竟真正的怪獸是寄生獸還是人,讓身為人類 — 地球的寄生獸 — 的讀者反思自身。」

這種故事設定,很有早期科幻小說味道,借外星怪物讓讀者反思人類與自然的相處之道。現在看這類故事,就如同早前上映的《強戰世界 (The War of the Worlds)》及《地球停轉日 (The Day the Earth Stood Still)》一般,故事難免令覺得有點老套。但是,昔日人們對未來世界的種種幻想與擔憂,有不少已經事實。看著過往人們的警告與忠告,卻令作為「未來人」的我多一分反思。

《寄生獸》故事中,寄生生物先以蟲的形態來到地球,進入人體後一般會侵佔腦部並成長為寄生獸,借用人的身軀生存。牠們本來只懂得原始、暴力的生存方式,但這樣太容易被人發現,所以漸漸改為學習人類的社會模式,不單止要在人類社會中生存,甚至還組織政黨參加選舉,要奪取人類世界的控制權。另一方面,亦有較另類的寄生獸,由於在蟲的階一開始是無法佔據人類腦部,成獸後只佔領人類某部份肢體或器官,需要與有意識的人類共同生活。這情況下,寄生獸在顧及自己安危與利益之餘,也要平衡人類宿主的利益,這樣大家才能安然共生。

很明顯地,作者這個寄生獸與人類的設定,是用以比喻人類與地球自然生態。自然生態沒有了人類仍會繼續運作,但是人類沒有了地球生態系統就會滅亡。正如「右」在故事中不時提及,保護宿主不是甚麼感性的行為,而是一種生物為了生存而必需作出的妥協。而觀乎我們的現實世界,保護環境、防止全球暖化等已不是甚麼新鮮事,但仍未見人類有為求保護自然環境、為求生存而作出甚麼妥協。當然,無可否認當事情的嚴重性到了水深火熱的生死存亡關頭,人類必然會由生活細節到社會運作都作出讓步以維持自身生存條件,但想到不知要再來多少災害,不知要再犧牲多少家園甚至性命人類才會醒覺,就不禁嘆息人類實在枉為「地球上最有智慧的生物」。

《寄生獸》一書中,與人類共生的「右」為了宿主新一的利益,與一眾意欲統領天下的一班寄生獸為敵,當中角色的種種矛盾與反思,也可以代入現實世界中「與自然共生」及「征服自然」的兩種思路上。故事結局裏誰勝誰負,以及「右」最終的決擇,或多或少暗示了作者的一些看法。作品中還有主角新一思索自己與人類及寄生獸之別,思索甚麼才是人類的特質,這些都是值得慢慢咀嚼的細節。詳細情節不多說了,留待看倌親自探究。

有人說此書畫面恐怖,的確寄生獸吃人、人面變型等畫面是頗為嚇人,但正如《飄流教室》一般,在恐怖背後作者所表達的訊息才是重點。或許此作讓讀者意識到人類才是真正的寄生獸,是一種正在不斷破壞其宿主 — 地球 — 的寄生獸,這才是作品裏最恐怖的訊息吧。

相關文章:
寄生獸 評論 – 人類才是寄生獸

懷念:HKRONG 香港 RO 新聞組

五月 25th, 2009 by 思考/HK-X-Force 4 comments »

今天在看自己的 web space 放著的檔案,才記得原來多年前製作的香港 RO 新聞組 (HKRONG) 網頁原來仍有放在 hkxforce.net 上。以前用的網址是 hkrong.hk.st,但是隨著 hk.st 轉址服務要收費,以及 HKRONG 結束,那網址也就報廢了。網頁由於是以遊戲 Ragnarok Online 為主題,所以刻意將 RO 遊戲介面元素融入頁面設計當中。有這個念頭,其實源於我再之前製作過「魔力寶貝」GPF 公會 (GamePlayerFans/Forum) 的網頁,當時完全將遊戲介面移植到網頁設計,反應不俗,所以 HKRONG 亦有此意。

話說回來,HKRONG 那時確實是我玩 MMORPG 第二次最開心的時光呢。之前玩《魔力寶貝》的回憶固然難忘,認識了一些同樣喜歡此遊戲的網友,也讓我第一次參與網聚及略為參與公會運作。但開設 HKRONG 新聞組及玩 RO Beta,則更進一步地與網友有更多交流,一方面盡力提供一個開放的討論空間,學習恰當的討論管理,同時也由網友身上學習到玩 MMORPG 的遊戲道德,尊重他人,以及見識到專業玩家深入研究遊戲平衡及遊戲可玩性的利害。

shineland_begins由 international beta、中文版 beta 、中文正式版到日文 testing server,認識了世界各地的玩家,有遊戲雜誌記者,也有像我一般的學生哥,同時亦認識了遊戲同人漫畫及小說創作人,促成我第一次前往同人活動呢。比較難忘的,還有當時因為自身經歷以及在新聞組常見到版友的不滿,第一次膽粗粗地結集過百名香港玩家向韓國總開發商 Gravity Crop. 表達不滿。還有,有一段時間,版友「作家X」在兩度新聞組上發放同人小說《擂台》的連載,令版友為之著迷,也吸引了很多玩家來 HKRONG,反應頗為熱烈。

就如新聞組文化已隨著網上討論區興起而變成少數群體使用的舊科技,HKRONG 人流也越來越少。再加上後來大量 MMORPG 湧現,HKRONG 出現三十日沒有人發言的刪版警號。起初在版友支持下申請了繼續營運,但在第二次三十日零留言時,我還是決定讓 HKRONG 結束。新聞組,尤其是討論、交流遊戲心得及資訊的新聞組,始終是要不時有人留言才有價值吧,強行留住也甚無意義。

既然 HKRONG 網頁有留下來,那麼如果有版友想再逛一逛,就請到以下網址:
http://hkxforce.net/hkrong

(「Files」頁除了 Full Setup CD 以外的連結更新了。如果想取得網站上其他檔案,或者要 RO Alph Test Promotion Video 原 AVI 檔,可以在此留言,或電郵找我。)

P.S. 當時筆者的個人網站獲「作家X」授權連載小說《擂台》,而興趣重溫的版友及想看看為何會如此受歡迎的網友可看此:
作家x 的作品《擂台》
(我那個舊網頁其實也有備份啦… 好奇想看看的話,網址可從上面這網址估得到 😛 )

P.S.2: 無意中找到了作家x的網頁:http://magara.myftp.org/~alanli/,裏面還有第二部 RO 小說,有空可以去看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