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屆 ifva 短片節

踏入庚寅虎年,先祝大家新年進步,萬事如意,願大家都以開朗的心情迎接及歡渡這一年。

到了二月,對影迷而言又是大日子的來臨了,是時候留意 ifva 短片節與香港電影節的詳情。ifva 的節目已經定好,關於動畫的分別有日本、韓國及拉脫維亞的作品專場,當中拉脫維亞的布偶作品甚有趣,值得把握機會欣賞。而動畫組參賽作品當中,亦看到兩個熟識的名字,十分期待他們的新作品究竟會是怎樣。

其他短片當中,公開組參賽作品分別有關於觀塘及西貢濠涌的短片,前者是我中學讀書的地方,後者是我每天往返九龍經過的村落,兩地都正受城市發展影響,個人甚有興趣多聽、多看一點。

有關 ifva 的詳情,可參考官方網頁:http://www.ifva.com/

我有興趣的放映場次有:
《黄金寓言》 (19-Mar 09:30pm HKAC) (這天要上課,做 lab… 期待會否加場)
第十五屆ifva公開組入圍作品放映 節目一 (14-Mar 12:00 noon HKAC)
第十五屆ifva動畫組入圍作品放映 (13-Mar 05:30pm HKAC)
日本獨立動畫導演登場作品 (13-Mar 08:00pm HKAC)
「韓國獨立動畫電影人協會」作品選 (18-Mar 07:30pm HKAC)
童夢大世界 — 拉脫維亞布偶動畫 (13-Mar 02:30pm HKSP)
HKAC: 藝術中心
HKSP:太空館

訂票十張以上有八折,有興趣的朋友歡迎找我 😛

社會運動,是追求「勝利」的嗎?

一月十六日反高鐵集會當日,聽到台上主持說今天不是完結,說這是新一輪社會運動的開始。這台詞讓我想起天星皇后,想起利東街,難免有些感觸。兩三年間,參與公共空間與城市規劃抗爭的人由數百增加至成千上萬,是令人始料不及,能激起這麼多人關注是令人震奮的。但同時,人數發展到這地步,仍然阻止不了畸形議會通過方案,仍然改正不假諮詢,仍然停止不了政府騎劫民意。事後,開始有討論、分析以至爭論這場當日的運動是「勝利」還是「失敗」。我想了又想,社會運動有「勝利」的嗎?社會運動追求的是甚麼?

我沒有讀過社會運動的歷史,但我認為任何社會運動,都源於有人被壓迫,源於社會制度上的失敗,源於人民不同程度的犧牲。社會運動,只是希望社會與民眾能從這失敗與犧牲中吸取經驗與教訓,希望引起更多反思與辯論,讓那失敗與犧牲不致於毫無意義。在這觀點之上,社會運動的發生與進行,根未不與「勝利」掛勾。我並不希望能「戰勝」些甚麼,我只是希望社會能更關注些甚麼,希望更多人重視這被人遺忘與忽視的議題,希望更多人去多角度了解問題,繼而反思一個又一個問題背後的根源所在。

對社會制度悲觀的我,已不相信社會運動能停下香港這畸形制度機器。但是,從一波比一波壯大的人潮及思潮,政府始終有一日不能再將反對聲音說成不理性,不能再只顧打傳媒戰說反對者都是暴民,不能再以議會暴力將市民的聲音壓下去。當對畸形制度不滿的人達到一定數量,我相信我們終有一日能透過一次又一次和平、理性的行動,促迫政府停止制度暴力,讓香港以民主制度發揮真正的社會權力制衡,去減少及避免不公義的發生。在這方面而言,我是樂觀的。

人對公平、公義的追求是無止境的,社會運動或許能讓我們踏出一步、兩步,但我們每多走一步,就會明白還有更多步要走,還有更多問題需要我們關心。過往的社會運動是「勝利」還是「失敗」?我認為與其爭論這定義性及理論性的問題,倒不如檢討過去、籌劃將來,構想怎樣去讓社會運動擴展,怎樣讓星星之火足以燎原。

高鐵問題與 Twitter 直播小感

相關前文:普選只是對這政府最起碼的要求

上週五告了半天假去出席圍堵立法會,以表達對現有高鐵方案之不滿,同時希望香港早日有更民主的城市規劃,能讓市民真正參與。筆者近年開始讀經濟發展的書,也明白接駁高速鐵路網對都市發展的重要性,在場者大家都不是來反對興建高鐵,而是反對現有的方案。香港政府經過多年教訓仍不肯與市民作真正的溝通,不肯與市民一起去規劃香港的未來,只顧閉門造車,推出方案只讓市民選「要與不要」,不願與市民共同去研討、改善方案,不顧放下身段去讓市民參與規劃一個更美好的香港,去一起研究更好的資源運用,令人遺憾。在政府眼裏,諮詢只是一個既定程序,收到意見後就寫報告回應了事,之後設計方案是部門內部的工作,推出方案後就是爭取票數獲得通過,整個過程完全沒有真正能溶入市民聲音的環節,很多受影響市民更是事後才經報紙、傳媒得知受到影響,此嚴重忽視市民的城市規劃,自然引來很大反嚮。如果一開始政府肯真心與市民溝通,用心了解受影響市民的真正需要,一起去規劃、一起去研究,很多事情沒必要去到現時這地步。

在上週五,我第一次使用 Twitter 作一個活動的現者直播。我使用 Twitter 的年資很淺,只有約一年,平時只用作與網友們聊聊天。雖然讀過有關 Twitter 用於社運時可高速傳播資訊的文章,也到伊朗人民利用 Twitter 向世界發佈實時資訊的威力,但是到自己親身體驗過,始終有更深一點感覺。Twitter 是一個簡單的網絡工具,任何人都可以開一個帳戶,用來發佈 140 字以下的簡短訊,我的訊息就是這樣:hkxforce on twitter。其他人看到我的訊息後,可以用「@hkxforce xxxxxx」的樣式回覆我。每個人都自己獨立一頁,那朋友多的話不是看得很辛苦嗎?只要開了帳戶,並選擇「follow」你的朋友,就可以自動接收朋友的訊息了。就是這樣,Twitter 是一個很簡單的聊天工具。

用 Twitter 做直播,最重要的是 twitter 用家們開發了兩個新玩意:Re-Tweet 及 tagging。Re-Tweet 簡稱 RT,就如同電郵的轉發 (forward),簡單地將別人的訊息轉發開去,讓訊息很快地傳開去。而 tagging 就是在訊息上加上記號 (如反高鐵是 #stopxrl ),那麼想看反高鐵的人只要搜尋 #stopxrl 記號就能看到所有有關反高鐵的最新資訊。我參與反高鐵集會的 Twitter 直播,就是以 Twitter 發佈集會的最新資訊,並加上 #stopxrl 記號,讓其他網友轉發開去,同時讓追看 #stopxrl 的網友可以得知最新的狀況。

那天,自從大會開始後,不消一會大家就開始做直播,而且訊息很快就傳播到香港、台灣及國內網友處。能讓大量身處異地的朋友立刻得知最新動向,以及吸引事前對此事不太了解的朋友去發言、對談,並保持更新最新消息,就是 Twitter 直播最強大的地方。有了這個工具,就算是身處辦工室的朋友也可以有如現場直播地知道事情發展,而這種臨場感亦間接鼓動了更多人在放工後趕到現場參與,甚至一起直播,可說是一個滾雪球效應。如此方便及廉價的實時直播工具,對社會運動要傳播訊息,真是一個極佳工具。

另一方面,亦由於 Twitter 的訊息內容有限,訊息內容如因為多重轉發而被斬短,或編寫時未夠清析,則容易引起誤會。筆者於當日發佈了一個內容如下的 Tweet:

3:54 PM Jan 8th
資料重覆:武廣高鐵長1029公里,時速400公里,造價930億。港深高鐵長26公里,時速200公里,造價669億。 #stopxrl

及後,被很多國內網友 RT 了,內容是:

5:26 PM Jan 8th
RT @WLYeung 香港人反拨款建高铁的原因:武廣高鐵長1029公里,時速400公里,造價930億。港深高鐵長26公里,時速200公里,造價669億。 #stopxrl (via @hkxforce)

看到自己的訊息被廣泛流傳開去,讓國內的網友知得多一點,我當然高興,但看到一個 RT 訊息,也不禁擔心會否讓國內網友誤解香港反高鐵就只得這一個理由。所以我在晚上補了這個 Tweet:

1:19 AM Jan 9th
今早對比武廣與港深高鐵資料的推原來被國內很多推友 RT 了,謝。想補充一下,這不是反對現有高鐵方案的唯一原因,還包括政府隱瞞受影響範圍,沒有知會及諮詢受影響居民,以假諮詢推砌民意,不理會民間提出的改良方案,漠視農耕居民權益等等。 #stopxrl

希望這次沒有引起很大的誤會吧。由於 Twitter 傳播速度快,所以做直播時也得小心,別將錯誤訊息傳送開去,否則後果可以很嚴重呢。

由於大學開課了,下週五的反高鐵集會我未必能出席,要看看工作日程而定,希望到時出席的 Twitter 網友 (又稱「推友」) 們繼續努力,發揮 Twitter 工作更最大的效用!

高鐵總站必需建在現有城市中心?

延伸:余有虛言 – 我撐高鐵

我對於「高鐵總站必定要在現有城市中心」的理論,其實一直都只有一句回覆:你去跟廣州說吧

高鐵總站為甚麼不要放在現有城市中心?廣州就是一個好例子。當經濟金融區域過度集中,就會逐漸出現土地不足,寫字樓地價過高,交通不勝負荷等問題。香港的中西區已飽和多年,亦是因此,香港其他地區 (如九龍灣) 才會漸漸變成商廈林立。同時,現有經濟金融區域一般是多年以前規劃,交通設計並不能承受現時極高的人流,因此在新區域可以重新規劃更合乎未來發展需要的人車流向設計。因此,廣州選擇了在市中心四十分鐘車程的石壁興建高鐵站,並將該區重新規劃為經濟金融中心區域。多年來都由各種媒體報導說很多跨國企業認同國內新市鎮的規劃比香港好,其商業區的樓宇、交通等分佈比香港來得合理。說高鐵要為將樣發展打好基礎嗎?就請學一學內地同胞比我們優勝的地方。

在發展難度方面,我從來不擔心。當高鐵站落實建在新界後,還用擔心地產商不競投那些地嗎?還用擔心九巴城巴小巴不爭取開設路線?在商戶方面,現在九龍灣交通其實不算很方便,但都已經商廈林立、大大小小的公司進駐,我看不到一個有高鐵站作招來的地方會吸引不到商戶進駐的道理。

至於說西鐵繁忙時間已經人多的問題,只要對 traffic theory 有認識,就知道任何系統都有 overload 的機會,問題是要控制 Quality of Service。簡單而言,是要計算運輸系統的擠塞時間比例,務求令系統達到一定的服務水準。要一個運輸系統完全沒有擠塞,就如要一個電訊系統完全不會超負荷,都是不切實際的。說西鐵繁忙時間人多,怎比也必定比不上中環與金鐘地鐵站的那種人山人海狀況,以 QoS 而論西鐵線仍是很好的系統,仍有加以充份使用的空間。港島線與荃灣線是多年前設計,已經無法再增加容量,但是西鐵線則仍有增加班次及增加車卡的空間。所以怎樣計算,將中西區的人流分散向西鐵線,都比繼續將人流匯集向中西區來得合理。

所以,我仍是這個:高鐵總站必定要在現有城市中心嗎?去跟廣州說吧。

「八十後」,其實只是一個垃圾標籤

近來傳媒喜歡用「八十後」來形容最近活躍於社會運動的年輕人,說他們行為激進,或者說這一輩好像特別活躍於社會運動。「八十後」這個標簽用的多了,也開始有人懷疑它會不會太廣泛,能不能準確形容他們。筆者也是一個八十後,以我看來,「八十後」只不過是一個垃圾標籤罷了。

無論在哪一個時代,最勇於表達意見,最勇於反抗權勢的基本上都是二三十歲的年輕人。而在二千年代的今天,那就是八十年代出生的所謂「八十後」。這標簽只說出了這些人的年紀,所以我認為用年齡來做標簽根本就沒有意義。反而我們由傳媒廣泛用這標籤的現象,我們可以看到現在年輕人的一些特點。

在互聯網流行的今天,很多時候社會運動的模式已經與以前不同,行動未必有組織或核心小組作領導,而是志同道合的群眾利用網絡結集,簡單相約後就可行動。他們不必要有很多共同信念,只要簡單地同樣關注某一議題,並對此議題有相近立場,就可以行動。因此就算當警方想找個代表來交涉、或者想抓負責人時,亦毫無頭緒。傳媒不能再用「某大學學生會」、「某關注組」、甚至「某主義支持者」來標籤他們,因為他們是鬆散的有機組合,結果傳媒就用了最簡單、最不準確的年紀來形容他們,創造了「八十後」這標籤。彧許傳媒是並無他法的情況下才選這個標籤,但這個標籤其實毫無意義,其實只是一個垃圾標籤。

反而,因為近來傳媒對這個標籤近乎濫用,不論在任何場合都用這標籤來形容年輕人,反而令人有錯覺以為所有事情都要同樣的一少撮人主導。這樣,反而與現在年輕人鬆散、各有各關注不同議題的特性相違背,如果這種錯覺在社會大眾中蔓延,讓上一代以為是一少撮人在搞亂,則可能會加深了不同年齡層之間的代溝與不理解。同時,無論是那一個年齡層,都有著不同的聲音、不同的意見,也有不同種類的表達方式。有人不公開表達意見,有人寫於筆下,有人走出來沉默抗爭,有人以腳表達意見,有人不見著負責人不心息。現在過份將這一年齡層簡化標籤,反而令年輕人之間的不滿也在加大。一個垃圾標籤竟可以同步加劇同年齡層與跨年齡層的矛盾,這是筆者最不想看到的事情。

[轉載] 零八憲章 (繁體中文版)

筆者前言:為支持昨天被重判入獄十一年的劉曉波先生,,筆者謹在此轉貼他於去年起草的《零八憲章》。此宣言內容不過是對中國走向民主的一份期盼,竟換來入獄十一年的後果,再一次顯現中國以言入罪的恐怖。作為身在香港、同樣追求自由及平等的人,著實未能為國內一個又一個被捕的異見人士及維權人士做些甚麼,謹希望透過轉載此文章,以身體力行去實踐言論自由,以及將這追求自由平等的信念傳揚開去。

(以下文本為周曙光於 knol.google.com 張貼的繁體中文版本,並改正少量由簡轉繁出現的錯別字)

零八憲章(繁體中文版)

2008年12月10日公布

一、前言

今年是中國立憲百年,《世界人權宣言》公布60周年,“民主牆”誕生30周年,中國政府簽署《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10周年。在經曆了長期的人權災難和艱難曲折的抗争曆程之後,覺醒的中國公民日漸清楚地認識到,自由、平等、人權是人類共同的普世價值;民主、共和、憲政是現代政治的基本制度架構。抽離了這些普世價值和基本政制架構的“現代化”,是剝奪人的權利、腐蝕人性、摧毀人的尊嚴的災難過程。21世紀的中國將走向何方,是繼續這種威權統治下的“ 現代化”,還是認同普世價值、融入主流文明、建立民主政體?這是一個不容回避的抉擇。

19世紀中期的歷史巨變,暴露了中國傳統專制制度的腐朽,揭開了中華大地上“數千年未有之大變局”的序幕。洋務運動追求器物層面的進良,甲午戰敗再次暴露了體制的過時;戊戌變法觸及到制度層面的革新,終因頑固派的殘酷鎮壓而歸于失敗;辛亥革命在表面上埋葬了延續2000多年的皇權制度,建立了亞洲第一個共和國。囿于當時内憂外患的特定歷史條件,共和政體只是昙花一現,專制主義旋即捲土重來。器物模仿和制度更新的失敗,推動國人深入到對文化病根的反思,遂有以“科學與民主”為旗幟的“五四”新文化運動,因内戰頻仍和外敵入侵,中國政治民主化歷程被迫中斷。抗日戰争勝利後的中國再次開啓了憲政歷程,然而國共内戰的結果使中國陷入了現代極權主義的深淵。1949年建立的“新中國”,名義上是“人民共和國”,實質上是“黨天下”。執政黨壟斷了所有政治、經濟和社會資源,制造了反右、大躍進、文革、六四、打壓民間宗教活動與維權運動等一系列人權災難,致使數千萬人失去生命,國民和國家都付出了極為慘重的代價。 

二十世紀後期的“改革開放”,使中國擺脫了毛澤東時代的普遍貧困和絕對極權,民間財富和民衆生活水平有了大幅度提高,個人的經濟自由和社會權利得到部分恢複,公民社會開始生長,民間對人權和政治自由的呼聲日益高漲。執政者也在進行走向市場化和私有化的經濟改革的同時,開始了從拒絕人權到逐漸承認人權的轉變。中國政府於1997年、1998年分别簽署了兩個重要的國際人權公約,全國人大於2004年通過修憲把“尊重和保障人權”寫進憲法,今年又承諾制訂和推行《國家人權行動計劃》。但是,這些政治進步迄今為止大多停留在紙面上;有法律而無法治,有憲法而無憲政,仍然是有目共睹的政治現實。執政集團繼續堅持維繫威權統治,排拒政治變革,由此導致官場腐敗,法治難立,人權不彰,道德淪喪,社會兩極分化,經濟畸形發展,自然環境和人文環境遭到雙重破壞,公民的自由、財産和追求幸福的權利得不到制度化的保障,各種社會矛盾不斷積累,不滿情緒持續高漲,特别是官民對立激化和群體事件激增,正在顯示着災難性的失控趨勢,現行體制的落伍已經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

二、我們的基本理念

當此決定中國未來命運的歷史關頭,有必要反思百年來的現代化歷程,重申如下基本理念: 

  • 自由:自由是普世價值的核心之所在。言論、出版、信仰、集會、結社、遷徙、罷工和遊行示威等權利都是自由的具體體現。自由不昌,則無現代文明可言。
  • 人權:人權不是國家的賜予,而是每個人與生俱來就享有的權利。保障人權,既是政府的首要目標和公共權力合法性的基礎,也是“以人為本”的內在要求。中國的歷次政治災難都與執政當局對人權的無視密切相關。人是國家的主體,國家服務於人民,政府為人民而存在。  
  • 平等:每一個個體的人,不論社會地位、職業、性别、經濟狀況、種族、膚色、宗教或政治信仰,其人格、尊嚴、自由都是平等的。必須落實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則,落實公民的社會、經濟、文化、政治權利平等的原則。
  • 共和:共和就是“大家共治,和平共生”,就是分權制衡與利益平衡,就是多種利益成分、不同社會集團、多元文化與信仰追求的群體,在平等參與、公平競爭、共同議政的基礎上,以和平的方式處理公共事務。  
  • 民主:最基本的涵義是主權在民和民選政府。民主具有如下基本特點:
    (1)政權的合法性來自人民,政治權力來源于人民;
    (2)政治統治經過人民選擇;
    (3)公民享有真正的選舉權,各級政府的主要政務官員必須通過定期的競選産生;
    (4)尊重多數人的決定,同時保護少數人的基本人權。
     一句話,民主使政府成為“民有,民治,民享”的現代公器。  
  • 憲政:憲政是通過法律規定和法治來保障憲法確定的公民基本自由和權利的原則,限制並劃定政府權力和行為的邊界,并提供相應的制度設施。 

在中國,帝國皇權的時代早已一去不複返了;在世界範圍内,威權體制也日近黃昏;公民應該成為真正的國家主人。祛除依賴“明君”、“清官”的臣民意識,張揚權利為本、參與為責的公民意識,實踐自由,躬行民主,尊奉法治,才是中國的根本出路。 

繼續閱讀

使用八年的 Microsoft Natural Keyboard

Microsoft Natural Keyboard
From Picasa Web Album: Microsoft Natural Keyboard

昨晚,使用了八年的 Microsoft Natural Keyboard 終於倒下了,開機時電腦不能偵測到它,將鍵盤拆件清洗再重組仍是這樣,但改用其他 keyboard 則正常運作。當時這個鍵盤花了我五百大元(港幣),相比一般鍵盤只售百多元實在價值不菲。當時那個售貨員向我積極推銷這個貴價鍵盤,相信是看得出我當時對電腦還是一知半解吧… 鍵盤底下寫著「Design for Windows 95」,但我在 2001 年購買竟然還要五百大元,很可能是高價向我這個初哥放售舊貨了,哈哈。

對一般人而言,必定會覺得這鍵盤形狀奇特,但是使用下來其實很舒適,打字也很順手 (但必需先要有正確打字手勢習慣)。由於鍵盤分開了左右兩邊,以及角度經過調較,所以手臂不用屈縮在一起,而是可以自然的以「 <> 」形狀展開。據維基百科所載,此系列鍵盤原來也有一定支持者,微軟亦有不斷推出新版本。不知怎地,我在網上竟然找不到我這款初代 Natural Keyboard 的相片,所以也就拍幾張照片,留個紀錄。

這個鍵盤能用八年都不想更換,除了使用舒適外,還因為方使拆件清洗。之前我使用過的鍵盤在設計上都幾乎沒有預留用家清洗的空間,拆件及重組非常困難。但當我在使用這 Natural Keyboard 兩三年後試過第一次清洗及重組後,我就更喜歡這個鍵盤了。以下就是拆件的步驟,但事先聲明一切只使參考,如讀者因為嘗試拆件而導致鍵盤損壞,筆者恕不負責…

一. 先鬆開底部的螺絲

From Picasa Web Album: Microsoft Natural Keyboard

二. 取出三塊支撐著電子軟膠的白色膠板

From Picasa Web Album: Microsoft Natural Keyboard

三. 鬆開電路板上的五粒小縲絲,再將電路板連同壓力感應軟膠片取出。注意,電路與壓力感應軟膠是連在一起的,不要硬將它們拆開。還有,這些壓力感應軟膠片連同電路板是電子零件,只宜用紙巾或乾布清潔,不宜用水清洗。

From Picasa Web Album: Microsoft Natural Keyboard

四. 取出另外三塊軟膠。這三塊軟膠與剛才的壓力感應軟膠片,這次的三塊並不是電子零件,它們純料用以支撐按鍵,以及讓按鍵按下去有回彈。它們可以拿去用水清洗。

From Picasa Web Album: Microsoft Natural Keyboard

繼續閱讀

新界東北發展第二階段諮詢會 – 政府遊花園耍太極,村民市民見招拆招齊踢爆

Picasa Web Album: 新界北新發展區 第二階段公眾諮詢會

昨日﹙十二月十二日﹚規劃及發展局就新界東北新發展區規劃及工程研究,於粉嶺聯和墟舉行第二階段公眾參與諮詢會,粗略估算開始時現場人數達三百人,主要為粉嶺及古洞多條受影響村落之村民,同時由於古洞村村民於互聯網﹙facebook﹚上呼籲到場支持,場中亦有關心新界東北發展的市民於到場。政府以一貫辦諮詢會的手法,打算即場重覆規劃資料,安排一堆專家發言,然後讓台下講一些意見,就打個圓場結束。但村民與市民明顯已經看穿了政府這些手段,即場見招拆招,阻止政府虛耗時間,以及道破官員既空泛又沒有意義的回應。整體上,村民認為政府未諮詢已經假設要清拆村落,又不保證村民將來的去留,現階段談論規劃方案、將來的設施等對村民根本毫無意義,要求先商討村落及村民去留,其他規劃細節容後再談。

見招拆招之一 – 「規劃資料上網個個有得睇啦,諮詢會喺要比我哋發言!」

是次諮詢會與過往其他規劃或重建的類同,政府先播電腦影片﹙如同地產廣告,這只是電腦美術設計的美術作品,沒有保證﹚,再安排一堆專家輪流發言,餘下的時間才讓村民表達意見。該會舉行時間為下午二時至五時﹙共三小時﹚,但到了將近三時仍是只是台上第三位專家發言﹙尚有三位未發言﹚,內容不外乎說規劃應以人為本,說要以大局為重,要重視全港七百萬人的利益,以及談規劃用地方向等等。村民漸覺不對勁,要求立刻終止專家發言時段,高呼「呢啲規劃資料上網個個有得睇啦,洗乜喺度講?諮詢會喺要比我哋發言,唔喺比你地發言!」主持見勢色不對,唯有改變計劃提早進行台下發言時段。

Picasa Web Album: 新界北新發展區 第二階段公眾諮詢會

見招拆招之二 – 「村民講咗咁多意見,點解台上可以唔回應?」

及後十多位村民與市民相繼發言,主要為不滿政府強行收地,以及認為諮詢會不應只顧將來規劃,只以「未有定案」四字輕輕帶過村民安置、賠償等問題。同時,與會者亦指出打鼓嶺村落現居民極少,與粉嶺及古洞仍有過萬人居住及設廠分別極大,加上打鼓嶺村與粉嶺及古洞二地相距甚遠,根本不應綁發展﹙具體發言內容下文將再作整理﹚。而中大學生會代表則指出台上一直沒有回應發言,台下村民在現公佈方案中完全沒有得益,政府只是問「要點樣拆人哋屋企」,主持開腔第一句就是「暫時沒有賠償方案」,此單向溝通諮詢會根本不像樣,並要求回答規劃中究竟哪裏是留給村民。政府代表及後選擇回答了兩點,表示污水處理問題會於第三階段再諮詢,以及賠償及搬遷涉及跨部門,需要高層政策局負責,是階段只研究土地規劃,其他未有定案。結果,政府的回應仍是與沒有回應一樣。

Picasa Web Album: 新界北新發展區 第二階段公眾諮詢會

見招拆招之三 – 「向上反映?舊年諮詢我地講得好清楚啦,點解無哂下聞?」

之後村民繼續表達反對只顧規劃、只顧考慮發展商用地的諮詢程序,漠視村民權益應優先討論的立場。對於主持多次稱台下與會者為「觀眾」,村民更為不滿,表示「我哋唔係觀眾!我哋係村民,我哋唔係睇戲!」。及後由於台下跟隨一發言者齊聲高呼反清拆,民政事務專員即插入表示明白村民的立場,並會向上反映,而規劃署職員則再次表示是次諮詢會為希望得到規劃意見,其他問題要較高層次官員處理,並指出現計劃於 2014 年動工、2019 年入伙,賠償及清拆在現行機制下要先有規劃才能進行。對於民政事務專員的回應,村民隨即道破其遊花園手法,指出「同樣嘅意見喺第一次諮詢會反映過啦,點解都係無回應?」,並希望官員要用心說話,不要一味敷衍市民。古洞村老村民更帶同出世紙到場,希望官員明白村民世世代代在村中生活,濃厚感情非金錢可取締,以表達不遷不拆的訴求。

Picasa Web Album: 新界北新發展區 第二階段公眾諮詢會

完結前,有村民再次表明不論影片有多漂亮也沒有用,因為並沒有各村的成份在內。對於下一次諮詢會,村民要求政府提出共存方案,讓鄉村與新發展區共存,讓村民原區安置,如果沒有方案提供則要有確切而詳細的解釋。唯至結尾,台上仍只是官腔回應會深入考慮與會者意見,涉及政策層面問題要再作搓商,沒有作出任何承諾。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