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市美術館的莫奈畫展

四月 10th, 2016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image

京都市美術館 莫奈畫展(3月1日至5月8日):http://www.ytv.co.jp/monet/
京都市美術館 雷諾瓦畫展(3月19日至6月5日):http://www.mbs.jp/renoir/sp/
香港文化博物館 莫奈畫展(5月4日至7月11日):http://www.heritagemuseum.gov.hk/zh_TW/web/hm/exhibitions/data/exid234.html

香港文化博物館即將舉行莫奈畫展,本身是莫奈迷的太太最近萬分期待。近日我倆到京都旅遊,原來京都市美術館正在舉行莫奈畫展及雷諾瓦畫展,同步展出兩位印象派大師的作品。其中莫奈畫展連我這個門外漢看後亦覺得頗為感動,如果你是莫奈迷的話,我想就算特意買廉航兩三天短遊去看畫展都是物有所值。

京都市美術館的莫奈畫展不單止展品非常多,而且展覽佈局十分細心。進入場館,先有莫奈的自畫像及他繪畫的家人畫像,之後是莫奈家中收藏的朋友畫作、老師作品及他欣賞的畫家作品,讓觀眾逐步進入莫奈的世界,體會他身處的生活環境。之後有一些莫奈求學時期的畫作,例如不少他在習作紙上自娛繪畫的大頭Q版人物漫畫(莫奈竟然畫過漫畫呢),到大學畢業初出道的作品,展示他在青年時期每天積累畫功的過程。之後有很多畫風成熟期的作品,有為 Musee de I’Orangerie 繪製大型睡蓮的畫稿,以及晚年因眼疾而變成偏紅的日本花園作品,讓觀賞感受莫奈的藝術發展,由全盛期再漸漸步入老年,由寫生為主到後期以他悉心打理的日本花園為主。最後亦展出了莫奈使用過的眼鏡及調色盤,七彩的調色盤上仍留有幾抹凸起的顏料呢。為了配合日本觀眾,展覽亦有強調那一些作品顯示了浮世繪對莫奈的影響。展覽帶領觀眾走過莫奈的藝術人生,連我這種門外漢也感到非常感動。

image 看展覽圖錄的介紹,這個莫奈畫展由去年開始在日本巡迴展出,有東京都美術館(9月19日至12月13日),福岡市美術館(12月22日至2月21日),京都市美術館(3月1日至5月8日),以及新瀉県立近代美術館(6月4日至8月21日)。展品包括87張畫作(部份非莫奈所畫,而是他家中藏品),以及他的眼鏡及畫具。焦點作品《印象、日の出(Impression, soleil levant)》及《テュイルリー公園(Les Tuileries)》為交替展出作品。

喜歡莫奈的朋友,除了去看沙田文化博物館的莫奈畫展之外,也把握機會去京都或新瀉看莫奈畫展吧!!
(註:而雷諾瓦畫展則看來只有在京都展出)

熱鬥黑馬 Dark Horse (HKIFF 2016)

三月 31st, 2016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image

相片來自電影節網頁:https://www.hkiff.org.hk/zh/film/40037/dark-horse

入場前已忘了這是紀錄片,只記得此作在外地的電影節取得最受觀眾歡迎獎,直覺「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觀眾喜歡看的作品應該不賴。《熱鬥黑馬》的故事本身非常傳奇,剪接又有趣味,令人觀眾很感動。

在一個年華老去的小鎮,一個日問在超市做清潔、夜間在酒吧做待應的阿姐忽發奇想,平民是否沒有真可能做馬主?在酒吧招募鄉里做鄉下 crowd funding,每人每週10個女皇頭,開始發夢。先籌錢買一頭母馬,在後花園與雞鴨鵝一起養,再找純種公馬配種。馬仔吃鄉里的廚餘長大,發起人阿姐決定送牠去頂給專業馬房受訓,就如同鄉下仔去貴族學校,牠——及後命名為 Dream Alliance——如何與人家幾百萬的馬兒較勁,如何一步一步由鄉鎮賽事殺入威爾士國家賽,如何克服傷患再戰再厲,鄉里與馬兒的感情糾結等等,就等大家觀賞時自行分解。

這個昔日興旺的鑛產小鎮,隨着多年前鑛場一個又一個停產,原已變得失去生氣。但 Dream Alliance 的出現,則讓居民重新找回歸屬感,令小鎮再度活躍起來。片中有些場境令人難忘,有一大班鄉里出入馬場VIP房的趣事,亦有發起人阿姐與小馬感人的承諾——「到那一天如果你跑不動或不想跑,就回家來吧。」

相較於很多時候馬兒受傷後因治理困難而人道毀滅,鄉里對馬兒受重傷時的關心及照料,不是將馬只當為參賽工具,格外顯得温暖。

#hkiff2016 #hkiff

夕陽之歌 Sunset Song (HKIFF 2016)

三月 30th, 2016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image

相片來自HKIFF網頁:https://www.hkiff.org.hk/zh/film/40122/sunset-song

看到上面的劇照,帶點沉鬱的蘇格蘭女性在麥田及斜陽下的漂亮畫面,讓筆者印象深刻。昨夜看後,田野景色確實亮麗,作品很精細,不過看後亦叫筆者沉默。在二十世紀初的蘇格蘭農村社會,細緻描寫女性在家庭及社會壓力下的心境,有形與無形的壓迫令人心深鎖在土地深處。

一個想當教師的蘇格蘭少女,因為放不下對麥田、土地、森林的感情,一直沒有到學院升學。在家中目睹父親對弟弟及母親的家暴,又經歷與家人種種自然與人為的異離,漸漸將自己的心靈埋葬。原以為美滿的婚姻可以為她解脱,怎料遠方的戰事又破壞了她的人生。就有如這土地,麥田在夕陽照耀下的金黃温暖叫人神往,但同時那黑夜的陰影亦在內心揮之不去……

(電影節的時間不太好,21:45-24:00,而且在九龍站圓方,看罷得立刻趕尾班巴士。另,昨晚身旁的觀眾時而大聲打呵欠,時而大聲評價、嘩、咦、唉、大笑等等,有如看TBB電視劇一般,頗影響觀賞氣氛……)

#hkiff #hkiff2016

最了解中國人的中國共產黨

二月 24th, 2016 by 思考/HK-X-Force 2 comments »

image

有時候會覺得,像我這樣帶點大中華情意結的人,只是自作多情。每當聽到自己民族的不公義事件,我還會感到的心痛,但對大部份人而言,其實都是無關痛養。對很多人而言,現下的中共政府實在沒甚麼要抱怨的地方,只是我這種人太多事了。

中國人,是世上活在國家機制最悠久的民族,經歷各個朝代,由古代帝制到現代共產專制,中國人最懂得在國家機器之下的生存之道,最懂得安穩大於一切。而現今的中國共產黨,就最懂得治理這些人的門徑。

中共完全掌握中國人的心理,用最少的力氣就管治好這個民族——一方面適量地獎勵聽話的人,同時嚴懲那少數不聽話的人。如此一來,剩下「精明」的大多數就會選擇獨善其身,只要安於本份,對身邊不太合理的事睜一眼閉一眼,不要說多餘的話,大體而言可以安穩過活。「精明」的大多數相信自己應該不會成為那不幸運被選中的一群,不會被迫遷,不會被消失,不會無故被捕——如果真的遇上,也只能怪自己倒霉。

中共亦懂得拿握群眾事件的處理分寸,對於個別「不幸」的人,可以用威逼利誘的方法解決,而對於牽連太廣的事,門面上總要找一些人來懲戒,讓人民消消氣 (然後又放生了)。當大部份人都忘記後,剩下的頑固份子就可以用「獎勵加嚴懲」的手法處理。過去十數年一次又一次看似非常嚴重的事件,曾經讓外界以為會讓中國人對政府失望,但其實中共只消用同一手法,就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化解。

image當你跟內地朋友談中共國家機器的問題,他們很快就會說任何一個國家都有不同種類的問題,甚至可以很快地舉出例子。經過各種途徑的宣傳,中共很成功地讓人民相信自己活在中國最好的時代——現今主流人民不是比任何一個朝代都更富足嗎?沒有甚麼需要抱怨了,只要包容一下政府偶然的「錯誤」,人民就可以好好生活。經過各種途徑的教育,人們自小就知道政府的界線在那裏,知道甚麼可以說、甚麼不可以說,知道怎樣可以安穩過日子。

曾經有內地的朋友,甚至香港的朋友,質疑我這種人是否留戀英殖時代,不理解為何我總是要針對中共。其實我也不理解,人不是天生就會偏心於自己的民族的嗎?就是因為關心,就是因為有切膚之痛,所以才會去了解、去批評,希望能變得更好。若然我不關心,為何我要花時間去認識?英殖時代已過去,歷史是所有人的老師,但無需留戀。中國人是我的民族,若然我只管批評外國政府而不批評中共,那樣才怪。

不過,始終對主流中國人民而言,維持現狀最符合眾人的利益。只要自己聽聽話話,而沒有成為那不幸的一群,就可以安穩過活。為何要冒不必要的風險去發聲呢?別人的事不要管,政府那少許不合理的事也包容一下,自己就可以安然享受社會進步的好處。

內地的治理手段正逐步滲入香港,而大部份香港人都選擇默然接受。或許,對於主流的香港人而言,就算香港變成國內這樣,也都沒有所謂了。不是很好嗎?只要乖乖聽話,對身邊不合理的事保持沉默,不要反對政府,就可以得到安穩。只要放棄一點自我,忘記自己失去了甚麼,變得更「精明」一點,學懂「識時務」,就可以享受中國經濟發展的好處,成為新中國人。

或許,那些仍會因為公義不張而感到心痛的人,都只是未開竅及自作多情的傻瓜。在所有人都滿足於現狀的時代,談改變的人只是多管閒事的傻瓜。

香港開埠175週年與香港歷史雜談

二月 15th, 2016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hk_history

早前很多人紀念香港開埠175週年,那麼也讓我這個門外漢來說一下歷史。(註:此文原書於1月26日,但待筆者完成就已事隔多時了…)

1839年,林則徐強銷煙後不久,在九龍半島增加軍力防範入侵,之後英國商務總監義律突擊九龍半島失敗,是為鴉片戰爭的前哨站,稱為官涌之戰。及後在1841年1月26日,英軍佔領香港島,單方面宣布香港島是英國領土,再於同年6月7日宣布香港為自由港,之後在1842年第一次鴉片戰爭後清朝正式在《南京条约》割讓香港島。(註:嚴格而言,會否6月7日才算「開埠」?)

當時候英國聲稱香港島是荒蕪之地,一直將香港島描繪為貧瘠的小漁村。但是在《香港簡史》一書中,港大歷史教授John M. Carroll指出這只是過去英國史家及殖民地官員的說法,其實與歷史不符。因為根據中國史藉記載,香港與周邊地區有豐富的歷史。在英國佔領香港島時,香港島已經是船運港口,有一定的人口和村落。再翻查其他書籍,明代的《粵大記》已經記錄香港島有七個村落,其中「香港」只是現今香港島西南端的名字。到了雍正年間,則把整個香港島稱為「紅香爐」或「紅香爐山」,是商船進入珠江必經之路,並且設「紅香爐汛」,佈置兵力。(題外話:屯門的航運發展更早,杯渡禪師於南北朝時期已取道屯門前往南洋,詳見《文物古蹟中的香港史I》)

不過,此文並非要否定開埠對香港發展的影響,畢竟香港能有如此急速的成長,很大程度是因為有英國這靠山,將香港放在東西競爭棋局的中央,在文化夾縫中尋找機遇。只是我們不要忘記香港的故事並不是從這一天開始,而是一直繼承和演變。小時候教科書上總是說「小漁村變為國際都會」,往往忽略了香港豐富的歷史故事。
» Read more: 香港開埠175週年與香港歷史雜談

再談《被禁錮的心靈》—「因為歷史進程而必需被犧牲的人」

一月 24th, 2016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前文:由東歐人的共產歷程映照今日中國與香港

《被禁錮的心靈》一書,最大特點是用文人的角度剖析蘇共政權所作所為的所謂理念,展示蘇共政治哲學的荒謬。

蘇共在兩次世界大戰期間急速擴張,乘着各國人民因為戰爭而對當時的政局感到麻木之際,宣揚他們美好的「東方新世界」願境,逐漸擴張他們的新型帝國。透過把扭曲的哲學思辯無限擴張至社會及生活的每一細節,將唯物辯證法建立為一種「新宗教」,並運用各種恐怖手段逼人民參與他們的社會實驗。新宗教最荒謬之處是其詭辯的方法,但又禁止民眾質疑其方法。引用書中的例子:「辯證法教導:現實預見房子會著火,然後就將汽油潑到火爐周圍,房子燒起來了——我的預見應驗了。」中央政府預見無國界的共產新世界,再將民眾置於其社會實驗中,並用各種恐怖手段逼使民眾表現得符合中央預期——然後中央的實驗成功了。

當時東歐農民普遍比俄國農民生活較好,就被標籤為背負「歷史原罪」的「小資產階級」,被流放至西伯利亞冰原開荒。很多家族因為在那裏生活貧困,至今幾代人都無法離開那些環境極為惡劣的城鎮。但是對信奉「新宗教」的信徒而言,這就如同法國大革命被送上斷頭台的貴族,他們「資產階級被改造為新型人的痛苦歷程」是「歷史的必然進程」,是無可避免的犧牲。再過幾個世代之後,人們就會忘記以前的生活,理解這些人的犧牲,成為全心支持中央的「自由人」。

為了監控民眾,防止民眾做出妨礙社會邁向「新世界」,中央使用了各種各樣的恐怖手段,並聲稱這些只是讓人民進化為新自由人的必經過程,是「歷史的必然進程」。所以當「新世界」完全確立,人民就完全變成為放棄舊思想的「自由人」,而這些手段就最終都會成為歷史。但是在中央接管東歐一段時間後,生產力仍然完全無法追上社會需求,在那個物資匱乏的社會,因為人們所獲得的薪金不足夠獲得自己所需要的日用品,又或者根本沒有所需要的日用品可以購買。所以那些懂得一點手工的人就會想幫別人提供一些用品或者服務,比如說幫人修補衣服,或者做一些簡單的工具,來換取一些自己家庭需要的東西。然後這些人就會逐漸成為小資產階級,繼而變為新社會的最大敵人—資產階級,極為危險。如是者,一些知識份子發現監視民眾、鼓勵告密、流放資產階級等所謂「臨時手段」,其實根本沒有結束的一日

中央告訴人們,在那失敗的西方資本主義社會,很多人生活在各種恐懼之中—對缺錢的恐懼,對失業的恐懼,對跌落社會底層的恐懼。而且,帝國主義、法西斯主義、民族主義、國家意識等舊社會不斷引發出種種「歷史的罪行」及「歷史的錯誤」—戰爭、階級壓迫、屠殺等等,讓人們不斷活在傷痛之中。只有追隨「新宗教」唯物辯證法,才是控制歷史力量的有效手段及實現理想新世界的最佳方法。但東歐人們實際體驗到的結果是甚麼?原來生活在冷漠無情,對一切殘酷變得麻木,日常生活都人人自危,整個社會情緒都烏雲密佈,這才是更深一層、無孔不入的恐怖與悲哀。

這種種令人心寒的現象,看來離我們很遙遠。但請細心想想,對於中共禁錮維權人仕,恐嚇及驅趕上訪民眾,以發展之名強拆村落,以至跨境捉走銅鑼灣書店負責人及職員,很多人覺得這是為了整體中國和諧穩定的代價,是社會發展過程無法避免的犧牲。這種想法漸漸植根於國內以致香港人的心中,與蘇共當年告訴民眾恐怖統治、監控與流放是「歷史必然進程中無法避免的犧牲」,又有甚麼區別?

由東歐人的共產歷程映照今日中國與香港

一月 18th, 2016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山屋憶往及被禁錮的心靈

後續:再談《被禁錮的心靈》—「因為歷史進程而必需被犧牲的人」

近日的周子瑜事件,讓我想起最近讀的兩本書,都是值得一讀的好書。東歐人經歷二戰與共產革命,他們的經歷與我們何其相似,而他們當年所擔心的事情,彷彿都在中國應驗了。

第一本書是《山屋憶往》,作者是在英國出生的猶太裔歷史學者東尼賈德(Tony Judt),年老的教授在病床上回憶自己的一生。他父母都早已融入英國生活,孩童時期對猶太民族感情不深,這反而造就他在青年時積極尋根,甚至曾到以色列參與左翼的習體農場運動,不過結果失望而回。及後他入讀劍橋,並成為活躍於英美大學的歷史及政治學者。在八十年代開始他十分關注東歐,自學捷克文,去當地支援地下大學,及在海外支援逃亡學者。書中他花了不少篇幅談及一本波蘭作品,該書以共產黨統治下的人民精神困局為提,提出了凱特曼(Ketman)這個借用自古波斯述語的現象,形容那些思想與行為相反的人,行為上同意統治者一切要求,但內心卻相信自己保存思想自由,或甚至令自己相信是自由地選擇跟隨他人。

接着我就找這本書——《被禁錮的心靈》,作者是逃離蘇共的波蘭文人米沃什(Czeław Miłosz)。波蘭人經歷了全球經濟大蕭條、國內短暫的獨裁管治、二戰納粹及蘇聯聯軍滅國,使人們對帝國主義、資本主義及民族主義都失去信心,對知識份子對未來感到迷茫。而蘇共就趁二戰結束的機會,先對波蘭起義隔岸觀火,無情地等待流亡政府領導的二十萬波蘭起義軍被德國炸為灰燼,再凱旋「解放」波蘭,扶植早已準好的共產政府。起初還假裝比較開放,説不會在波蘭推行集體農場,又默許作家發表非社會主義現實主義的小説。但之後情況逐漸收緊,承諾一個接一個打破,人民的自由就如「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般奉送給黨中央。作者分析波蘭人怎樣逐步走入蘇共式恐怖管治,所有人每日都在演戲,終日擔心告密,假裝投誠又自我認為保有內心的自由,如何試圖平衡自己行為與思想的衝突,這類他稱為「Ketman」的矛盾狀態。

» Read more: 由東歐人的共產歷程映照今日中國與香港

拼‧命

十二月 23rd, 2015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看身邊的人都在拼搏,自己只感到茫然。

在這煩囂都市,人人都活得急促,
有人拼搏為生活,有人拼搏為家人,
有人拼搏為事業,有人拼搏為人人。
而我,則好像一無所為。

在這城市緊湊的步伐裏,
每踏出一步,就要準備好之後的二三四步;
每走過一格,亦要記起自己在其他岡位亦要同步前進。
總是未能留一點空檔,讓自己靜靜地思考。

有說「拼命工作,拼命享樂」,
命,人人只有一條,拼掉了,到底得到甚麼?

有關2014版權修訂中刑事化的種種

十二月 6th, 2015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舊文:版權法修訂2011 之 刑事侵權相關法例

相關連結:
維基百科 – 與貿易有關的知識產權協定
WTO – TRIPS
Intellectual Property Department – Copyright (Amendment) Bill 2014 (註:英文版網頁有更多解說)
Legislative Council of Hong Kong – Copyright (Amendment) Bill 2011
香港雙語法例資料系統 – 版權法:中文 / 英文
謎米新聞 – 3分鐘看完「網絡23條」懶人包│法政匯思
立場新聞 – 法政匯思就《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之意見書
謎米新聞 – TVB 霸權覬覦互聯網 要求「分享超連結」同屬侵權|版權及二次創作關注聯盟
鍵盤戰線、版權及二次創作關注聯盟 – 反對網絡23條聯署

下週立法會將會二讀「2014 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引來很多網民—包括筆者—極為關注,擔心刑事化會影響很多現時每天在網絡上進行的各種創作。有朋友問起筆者對此修訂條文有何看法,前提醒筆者注意2014修訂與2011修訂的一些改動之處。說來實在很慚愧,一直未有仔細研究。謹在此修訂即將要提上立法會二讀前,請容筆者再略為寫一下關於侵權刑事化的二三事。筆者非專業法律人士,以下僅為個人對條文的文字理解,如有錯漏還請指正。

關於刑事化的源起

政府多次要立法將侵犯版權刑事化,源於香港是世貿TRIPS協議的簽署國之一。TRIPS是世貿為縮少各國在知識產權法上的差異而設立 (有關TRIPS對成員國的利弊暫不在此文討論),而TRIPS的第61條條文內容涉及將侵犯版權刑事化:
「 Members shall provide for criminal procedures and penalties to be applied at least in cases of wilful trademark counterfeiting or copyright piracy on a commercial scale. Remedies available shall include imprisonment and/or monetary fines sufficient to provide a deterrent, consistently with the level of penalties applied for crimes of a corresponding gravity. In appropriate cases, remedies available shall also include the seizure, forfeiture and destruction of the infringing goods and of any materials and implements the predominant use of which has been in the commission of the offence. Members may provide for criminal procedures and penalties to be applied in other cases of infringement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in particular where they are committed wilfully and on a commercial scale.
條文的前段要求成員國對商業規模(commercial scale)的侵犯版權行為訂立刑事程序,並設有阻嚇性的懲罰。而最後一句則表示成員國可以對其他種類的商業規模侵犯知識產權亦訂立刑事程序。
» Read more: 有關2014版權修訂中刑事化的種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