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君毅概述中西文化藝術精神之別

tang_book_5

較早前讀過《唐君毅全集——人文精神之重建》,當中《中西文化精神之比較》一文對比中西藝術精神之根源及差異,對筆者有很大啓發。近來多接觸了中國藝術,如欣賞書畫、金石作品及認識相關歷史,中國藝術的價值取向與發展道路與西方截然不同。今天我們的生活已然西化,對事物的認知也往往不自覺地受西方思維影響。看過唐先生的分析,讓筆者了解自己與古人的思維有何差異,欣賞作品時更容易體會其情感。推而廣之,在反思當下東西方人們對社會及世界的想法時,這種文化精神特質也值得深思。

前言

唐先生的觀點,一言以蔽之,就是西方文化精神重宗教及科學,而中國文化精神重道德及藝術。進一步解析之前,先要指出此乃相對之下的總體比較。如單看西方,亦會有些時期比較重視藝術;如單看中國,亦會有些學説比較重視邏輯推理。唐先生的觀點,為中西方整體文化趨向之比較,當中以古代傳統為主要考察對象。

繼續閱讀

讀梁游議席案判詞,反思香港法制

判詞(案件號碼 HCAL 185/2016):
全文
中文擇要
(或在此輸入案件號碼搜索)

參考資料:
政大法學評論 – 議會至上與人大至上
維基百科 – 英國憲法
維基百科 – 法律解釋

讀過判詞後,筆者感覺最重要的並非兩位議員的去向,而是中間第D1段,尤其是第51至53段,顯示香港法院對現今法制運作的看法。

法官引用2007年梁國雄vs立法會主席案件,指出英國三權分立不能直接套用於香港。英國由於沒有成文憲法,議會對所有法例有最高權威,沒有其他機構能夠廢除或廢棄(override or set aside)議會所通過的法律。基於這個議會至上(sovereignty of Parliament)原則,法庭是司法機構,沒有法理依據去判斷或質疑立法機關(議會)所擁有的權力。

但香港的結構不同,有《基本法》這部迷你憲法。《基本法》的法律地位就如英國的議會,在立法會之上,所以法庭有法理依據去根據《基本法》判斷立法會擁有何種權、特權及豁免權,包括立法會內部運作程序是否合乎《基本法》。上述判詞不單止表示法庭在《基本法》授權下能夠介入立法會內部運作,其實背後還隱含了人大對香港法治的決定性影響力。

繼續閱讀

重新認識明清史(3/3)——朝貢就是萬國來朝?

聽畢誠明講堂介紹近年歷史學者對於朝貢的多方面研究,發現這原來是一個非常廣闊的課題。現今一般人對朝貢的印象,都是貢品往來,藩屬國送來貢品,朝廷回贈厚禮,以示國威。這主要源自清末民初馬士及費正清的研究,他們以外交角度切入(對比朝貢及條約兩種體系),而且當時資料有限,所以已是很難得的研究成果。但若今日依然停留在這個觀點,就顯得沒有長進了。

朝貢體制是一個非常龐大的架構,以中國朝廷為中心點,連接古代的東亞各國。除了大家熟知的貢品交換,還有文化往來、外交網絡、民間商貿、甚至海難救援等。更重要的是,朝貢背後反映的東亞古代國家觀念,與西方和現代有很大分別。這個東西方的差異到了十九、二十世紀引起了重大的文化和政治衝突,對近代東亞各國的現代化有重要影響。談朝貢的話,就要追根溯源,由夏商周説起。

夏商周到秦 – 華夷之別

夏商周尚未有現代「中國」的概念。周朝為雖然開始用到「中國」這詞匯,但只是指周王管治那片中心地方。周之起源為夏亡時往西避走的夏遺民,所以亦會以「夏」自居。那時候「夷」尚未有明確定義,吳、楚、越這些原屬夷的地方,都因為周王與當地權貴有共同敵人,就與之結盟。周朝與這些地方權貴尋找有關係的祖先,讓大家都以「夏」自居,並行諸候册封之禮。所以,當時「夏」與「夷」其實是一個頗為彈性的概念,會因應政局需要而容許其他種族加入「夏」,而「夷」的界定也會不斷改變。

周是以禮制維繫國家與鞏固權力的朝代,這種冊封關係發展就出「六服」及「九服」制度,訂明不同距離的諸候與周王的來往細節,比如說多久來往一次,要有什麼人員、帶什麼禮品等。這些中央王室與諸候的來往模式,成為日後朝貢的雛型。經歷西周及春秋時代,「夏」民族的範圍不斷擴大,直至戰國以後秦統一中國,眾夏歸一,形成比較明確的「華夏」基礎。不過「夷」與「夏」觀念的彈性仍一直延續,朝鮮於明亡後以明遺民自居,認為自己是「以夷變夏」的民族,即源自此一彈性的「夏」概念。

漢唐 – 初見朝貢制度

根據史書記載,漢初匈奴單于歸降,朝中大臣討論應該安排何種儀式,也許可以認為是訂立正式朝貢體制的一個開端。之後漢朝不時有冊封周邊民族,訂立各國與漢朝廷的往來制度,逐漸組織起更為完善的朝貢體制。唐朝周邊民族奉自唐太宗起尊稱唐皇帝為「天可汗」,顯示他不單止管治中原,同時亦能統領周邊各民族,管理民族之間的相互往來,如果遇到外敵則結成聯軍扺抗。亦因為唐朝是多個民族的共主,所以朝貢體制亦此在周邊民族植根。(由於是次講座以明清為主,所以此處從簡,如筆者日後讀到有關資料,再與大家分享)

宋明清 – 朝貢制度發揮最大影響

宋朝政府遇上數個強大的北方外族,要與對方「稱兄道弟」。「天下之主」及「萬國來朝」的地位受到挑戰,中原皇朝不再是東亞世界唯一的強權,宋開始重視國界問題,亦加強了與日韓兩國的關係。到明再度成為東亞強權,朝貢體系明確化,明清朝貢體系有很多值得細看的地方。
繼續閱讀

《宅兹中國》—「中國」概念的來源與糾結

宅茲中國:重建有關「中國」的歷史論述

(圖片來源:博來客

​剛看了這本《宅兹中國》,回看近代「中國」這個概念是如何形成,細看中日韓之間互相影響、如何面對西方學街的衝擊,擴闊了我對歷史研究的目光。

「中國」概念的來源

雖然最早在周朝已有使用「中國」一詞,但當時只是指周天子的中央領地,外面有諸侯,再外面有四夷。在天朝觀念下沒有明確國界,經過之後的漢唐盛世,朝貢體制建立起東亞獨特的國際秩序。到了宋朝,北方外族建立強大的遼國,既令宋朝要以兄弟相稱,亦迫使朝廷開始勘測國界,士人開始建立民族國家思想。

後來蒙古及滿清先後入主中原,引致日本及朝鮮分別與元、清二朝分道揚鑣。兩國先是認為漢人降於異族,無以承傳中華文化,日朝兩國才是中華之繼承者,看不起滿清政權。後來朝鮮擺脫思念明朝,日本也一步一步建立更完整的自我民族國家意識,不過輕視中原的觀念就一直影響到今天。至於滿清,則在接觸西方各國和經歷多次戰爭後,世界觀由「天下」過渡至「萬國」,朝貢體制漸漸瓦解,要嘗試融入西方的條約體系外交秩序。
繼續閱讀

重新認識明清史(2/3)——自古以來就有祖宗祠堂?

新亞研究所誠明講堂的「破解「迷思」:被誤判的明清史」系列講座裏,另一個有趣講題是宗族及祠堂。講者一開始就問大家,究竟怎樣界定「華人」呢?無論是用膚色、種族、語言、文字還是節慶,似乎都未能準確定義「華人」這個群體。但是宗族及祠堂這兩種元素,卻是似乎是現今華人所共有的文化。在電視電影中會看見古人拜祭祖先,但其實宗族及祠堂並非「自古以來」就有,在明朝以前只有皇室可以建家廟,大官亦只准拜四代祖先,而庶民則供養僧人或道士以祭祀祖先,家中無神主牌,亦未有平民之祠堂。

繼續閱讀

重新認識明清史(1/3)——殘暴的明太祖朱元璋?

早前參加了新亞研究所主辦的誠明講堂「破解「迷思」:被誤判的明清史」系列講座,講者帶領聽眾重新了解一些現代人覺得理所當然的人與事,讓筆者感到耳目一新。筆者打算將當中幾個最有趣的題目整理,分三篇文章與大家分享一下所聽所感。打頭陣的第一炮,就請來明太祖朱元璋,原來現今對他的冷血刻板印象,有不少是歷史傳承過程的誤解。

繼續閱讀

錢穆與新亞趣聞

最近幾星期逢週三晚上聽周佳榮教授介紹錢穆,提及了不少新亞書院的趣史。幾位著名學者當年講學的有趣情景,周教授講得十分生動。能夠親身聽他們講課,實在令人嚮往。

錢穆講課喜歡扮演二人辯論,一時扮這邊,一時扮那邊,就像看相聲表演一般。有時候他講得興奮時會手舞足蹈,越講越大聲,當他雙手向天有如孫悟空儲元氣彈的樣子,就是他最興高采烈之時了!他講的國語,其實大部份是無錫話,很少人能夠完全聽明白。周教授在新亞讀書時,每當錢穆從台灣回校演講,孫國棟教授都會兼任翻譯,以免大家聽得一頭霧水。

繼續閱讀

對於立法會選舉的兩點感想—持之以恆,放眼四周

bamboo_opera_house

立法會選舉已過,網絡上有很多分析、檢討、批評甚至清算。我本身不屬於甚麼組織或者黨派,對於各個組織的來龍去脈也了解的不是很徹底,所以談不上什麼賽後檢討。不過作為一個選民,對於選舉過後的心態,還是有兩點想分享一下。

民主,不只是幾年一次投票,而是持之以恆的關注、參與及身體力行。

這幾天看到很多人對選舉結果失望,自己支持的候選人沒有選上,感覺自己的主張在社會得不到認同,這個社會好像沒有前途了。其實沒有可能當選議員與自己的立場完全吻合,也無法保法保證他們不會改變立場。雖然選舉告一段落,但這只是本屆議會的開始,市民仍可以透過各種軟硬方法令議員調整取態,選舉並非代議士吸收民意的唯一途徑。民主就是一個有各種議題上不繼爭辯、協商、尋求共識的過程,要有持之以恆的心理準備,身體力行去參與。我相信大家都記得在過去這些年,我們透過議會外的種種行動,影響了議會裏面的議員,甚至影響了政府的決策,並不是說進不了議會就甚麼都做不了的。

我們距離真正的民主還有慢慢長路,要放眼四周,看看政治以外的社會。

早期看唐駿毅先生的文章提醒了我,歐洲能發展出民主,不光是有議會制度和選舉制度,更重要的是有多元化的社會文化發展基礎。各個文化範疇都有健康的發展與強大的實力,有各自的組織去維護和爭取自身利益,而且也尊重其他人的權利和自由,加起來就會成為爭取民主自由的最強大力量,因為只有民主自由能保證各分能同步發展。政治在眾多文化範疇裏面是特殊的一個,既是一個沒有直接創造文化價值的輔助角色,但同時也是所有文化不可或缺的基石,為其他文化的穩定發展提供社會基礎。政治與其他文化是一種同步發展的關係,而且多元蓬勃的文化更是邁向真正民主的重要基石。所以不能單獨只關心政治,要放眼其他所有文化,求整個社會文化能並行發展。

一次的選舉結果,不用太灰心,亦不要太興奮。就算是很多人認為大勝的新界東,民建聯仍能憑兩張名單共取得超過十萬票,遠高於其他政黨,連一直表現強差人意的新民黨容海恩亦能當選。追求民主,老實說未有甚麼成就,香港人還需繼續努力。

建議閲讀:
CNN – Hong Kong votes: Is this the world’s weirdest election?
謎米 – 跟獨裁政府玩遊戲(一):香港從來是獨裁政制|阮穎嫻

相關文章:
唐君毅談民主人文精神及對香港的啟示
唐君毅談愛國

《One Economics Many Recipes》認識經濟發展的多元性

image

原本只想粗略看一下的《One Economics Many Recipes》,怎料越看越有趣。早前看唐君毅説清末民初很多中國學者只由自己專業的角度分析社會問題,欠缺跨學科的目光,想不到此書作者 Dani Rodrik 對當今學術界亦有同感。

美國經濟發展招式的問題

八九十年代華盛頓共識為發展中國家提供一套經濟發展武功,但在不少發展中國家成效不如預期,甚至問題叢生。有人説是招式不夠,要更進一步散彈槍式全盤改革,亦有各種範疇的學者指出是自己那個範疇就是發展失敗的瓶頸,需要優先處理。相反,台灣韓國中國越南印度等使用很多與華盛頓共識背道而馳的招式,但經濟上卻有顯著成效。

此書書名就開宗名義提出「many recipes」,説要達至經濟發展其實可以有很多方法。基本經濟發展原則(functions)如穩健貨幣、市場競爭、合約有效執行、保障財產、公平分配等等,固然是保障經濟發展的重要基礎,但華盛頓共識的招數並不是唯一的手法(forms)。作者指出過去的問題正正是政策倡議者只安坐象牙塔之內,沒有仔細審視各國的特殊現實環境,以為一套武功可以行走天下。世界銀行將歐美的經驗盲目套用在情況各異的不同國家,結果造成很多問題。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