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漫起風雲之皇朝再現?

沒有看香港薄裝漫畫,可能沒有察覺近來漸漸浮現的一場港漫風雲。

我本身看港漫的資歷很淺,只看了一年多薄裝港漫,不過也從朋友口中得知八十年代中期曾經是黃玉郎的「玉郎集團」的天下,市面上一切流行港漫皆由此集團出版,風頭一時無兩。不過,及後因為遇上股災及黃玉郎入獄事件影響,此等一人雄霸香港漫畫界的景況不復再,轉變為百家爭鳴的局面,有一定實力的畫家都自立門戶,漸成近年大家所見的局面。

百家爭鳴,可謂港漫近年發展的雙面刃。早前與漫遊者閒談談及此問題,覺得漫畫家自立門戶雖然可以讓各人有更大自主空間,但由於近年市場收縮,各中小型公司都只能維持一兩本漫畫推出,結果大部份漫畫家都唯有選擇最為現有讀者所接受、最能確保公司運作的題材。結果,表面上能令漫畫家有更大自主權的百家爭鳴局面,反而令港漫更顯單元。

但是,黃玉郎既然曾經一統港漫,在復出多年後,又能否再創歷史呢?

香港漫畫界自去年年尾開始,不斷傳出各路漫畫家均與玉皇朝有出版計劃的消息。今年年初,玉皇朝廣邀全港漫畫家一同推出賀歲漫畫《恭喜發財》,有來自不同中小型公司的漫畫家繪畫短篇參與。最近,掌管精英三角的老馮 (馮志明) 在玉皇朝旗下出版的新作《神州奇俠》已經推出,稍後繪畫《古惑仔》著名的牛佬亦會與黃玉郎合作於漫畫節推出《神掌龍劍飛》作為玉皇朝十五週年重點作品。再加上從朋友口中得知,還有其他尚未公佈的合作計劃,相信未來將會有更多玉皇朝與其他中小型公司的合作漫畫面世。

以現時的合作情況來看,形式與八十年代中期有所不同。就現時情況來看,暫時並不是要其他漫畫家完全歸入玉皇朝公司工作,而是在現時中小型公司林立的情況下展開合作。龍少 (邱福龍) 雖然已於早前脫離玉皇朝自組公司,但其作品仍是過往在玉皇朝推出的《神兵傳奇》的續集 (第四集,不過故事上暫無關連),亦常見玉皇朝作品在《神兵4》上作廣告宣傳。類似的合作可能會在未來一兩年增多,各中小型漫畫公司一方面繼續推出現有主力作品,同時與玉皇朝合作推出新作品,且看此實驗的反應如何。

對於此合作發展模式,筆者擔心的是作品數量會否超過的市場容量。由於現時的合作伙伴仍是圍繞傳統薄裝港漫作者,其針對的讀者群相對於香港全體漫畫讀者而言仍是相當有限。如果各種推出新作品的合作計劃只是針對這一群讀者,那麼其發展空間仍然相當有限。不過,如果能夠做到先鞏固現有市場,再透過更廣泛的合作來接觸過往沒有看薄裝漫畫的讀者,逐漸建立讀者的信心,開拓新的市場,那麼就或許能讓港漫再創高峰。

玉皇朝的皇朝大計已經展開,而港漫界另一龍頭的《風雲》多媒體化大計第一步 – 動畫化 – 亦快將與觀眾見面,看來未來一兩年確是港漫再起風雲的日子。

對於年輕人,低清可能會比高清更受歡迎?

過去一段日子,電視台不停宣傳高清廣播,電器生產商也不停推銷高清產品,由電視機、解碼器到影碟播放器,都以高清作賣點。但觀乎民間反應,似乎高清仍是所費不菲,一般家庭仍無意在短時間內加入高清行列。反而,由於網上影片串流服務 (video streaming service,如 youtube) 大行其道,在年輕一代之間反而起一股低清熱潮。

我想很多網友都知道,在不少台灣及國內網站,幾乎想找甚麼電視劇、電影或動畫都有,不論是國內、國外,以及是華語、日語、英語,都能夠輕易找到,不少更配以字幕。這類串流影片一方面完全免費,同時又更新快速,不少朋友已經不再等待 BT 下載了,只需到網站上觀看便可以。

在 BT 最流行的日子,我們已經可以看到低畫質的版本通常都比高畫質版本更受歡迎,顯示一般使用者對畫質的追求不高,而是旨在能夠在最短時間內觀看到影片。現在,雖然串流網站的畫質著實差勁,很多時候轉樣貌也看得不太清楚,但是很多人仍轉投串流網站的懷抱,顯示出「高清」對於為數不少的使用者實在沒多大意義。他們追求的,是想看甚麼就能看到甚麼,是 VoD (Video on Demand) 式的服務,最好是毋需等待、立刻就能提供服務,並願意犧牲畫面質素來換取這種方便快捷。

當然,我不會認為將來只是個低清時代,高清從此沒落。我想提出的是,在廣播媒體選擇越來越多時,人們對於影像質素的分野也會漸見分散,情況就如人們接觸更多商品資訊後購物習慣會漸見多元化一般。有人會花費購買設備追求高清,有人對畫質沒有特別追求、跟從大多數人的走向,亦有人會以方便性為第一考慮。我們的媒體廣播又能否切合多種需要呢?媒介增多,自然亦會出現很多版權授權問題,媒體製作機構又能否學會既充份利用不同廣括渠道吸納觀眾,又同時透過這些渠道回收成本及盈利呢?看來繼音樂工業要面對傳播媒體革命的衝擊後,電視廣播也不能幸免。

可以肯定的是,電器生產商如果希望藉著全民高清化而大撈一筆的話,就要花更多工夫了。

大友克洋執導的高達短片 CG 動畫《Mission to the Rise》

剛才翻看一下以前在 facebook 建立的大友克洋同好小組 Fans of Otomo Katsuhiro,原來已有一百三十人加入,真不錯呢。我荒廢了這小組很久沒管,難得還有人在談天,日後找到有關他的新聞資料記緊要放上 facebook group。

很久沒有聽到大友克洋的消息了,我就順手看一看日本維基,發現原來大友克洋在 1998 年曾經執導一個高達短篇 CG 動畫《GUNDAM Mission to the Rise》。真不知道原來大友克洋曾參與有關高達的作品呢,在 Google 找到此作:


(來源網頁:GUNDAM: MISSION TO THE RISE (ガンダム ミッション・トゥ・ザ・ライズ))

結尾畫面被光線遮蓋,看不清機體的樣子呢… 大家有沒有關於此作的資料?

《繪戰師》第二期 及 《風雲決》預告片 推出

painter_2.jpg

昨日經過報攤,發現《繪戰師》第二期已推出了。原本懶拍照,在網上找新一期的圖片,無意中找到了草民小堅的 blog (不過最終還是找不到圖,要自己拍照 :P)。就如他所言,故事已越見偏離「繪戰」的題材,而轉入神魔大戰了。不知道故事會否發展為「神之右手、惡魔之左手」呢 XD
(不明白我說甚麼?快去溫書 XD)

—–

還有,日前在知日部屋看到了《風雲決》的預告片,繼續期待!

香港故事之我的中學回憶 — 觀塘與裕民坊

剛大學畢業,外遊回港後自然忙著找工作。日前要到觀塘面試,令我想起在觀塘渡過的七年中學生活。面試前一天,在房間中重看那自己製作的中七記念冊,回想起中學那學習總不忘玩樂的生活,會考前一天還在玩電腦遊戲,小息及午飯時間在美術室看影碟聽音樂,實在回味。還有那份與同學們那坦率的友情,對於現在情感與人際關係日益複雜的我,更覺難能可貴。

午飯時間,要不是到翠屏村街市或小餐廳吃快餐,就多數是到觀塘街市或裕民坊那邊。有新鮮可口又廉價的雲谷麵,有學生特惠的泰國菜,有十元一個的燒味飯或茶樓盅飯,有快捷又多選擇的車仔麵,有新鮮出爐的麵包,也有各式的連鎖快餐店。每天午飯時間穿梭於小街道及地鋪街市,間中在報攤買遊戲或電腦雜誌互相傳閱,還有午飯後把握時間到模型店看新出的模型玩具,都是中學生活點滴的一部份。

面試那天,早上的工作早完結,很早就到了觀塘。行經裕民坊,看看路邊廉價貨攡,看那修理手錶的老伯,走進巴士總站旁的公園,都是快將不復見的境像。看看手錶,還有三個多小時空閒,也就到銀都戲院看看戲,上一次來已是近一年前看《老港正傳》了。買了《沉海尋人》的票後,到巴士總站旁的雲吞麵店吃個雲吞牛丸米粉,回味一下中學生活。看過電影,穿過樓宇之間的小巷到觀塘道,巷中的小店鋪在提供各式廉價貨品,行過的人們都不忘多看幾眼。這一切一切,才建構成觀塘裕民坊的氣息,這快將消失的氣息。

是的,裕民坊與周邊街道,這觀塘的中心點,觀塘最令人回味的地方,快將在重建項目下消失了。換來的,是將成為香港「特色」的蛋榚樓,地下是巴士總站,上面是商場,商場上是住宅,百份百用盡地盤面積。商場中能否找到小街道小店鋪的氣息?能否找回在巴士站及公園旁吃雲吞麵的感覺?能否找回在銀都戲院看戲、在大堂舊式磅重機玩耍的歡樂?能否找到在平價攤檔揀選衣物的樂趣?當一個大商場建立在裕民坊上,我覺得一切都已不復再。在商場上加一個小販區,與現在小巴站、巴士站旁有攤檔、有雲吞麵、有老戲院、有小店鋪,終歸是兩碼子的事。氣氛與感情,是不能「Copy & Paste」,是裝不出來的。

為甚麼重建時要消滅裕民坊,消滅這區最富人情味的地域?不可以只將樓宇重建,而保留小販、小街、攤當、小公園、小店鋪嗎?是誰丟了裕民坊?
政府會說,他們是想為舊區帶來新的動力。
居民會說,政府說重建說了十年,他們現在只想快點收到賠償搬走。
我這類曾在觀塘生活過的會說,沒聽說過可怎樣給與意見,很可惜。
其他人會說,觀塘區要怎樣,是那邊的人作主,與我無干。
在這屬於香港的社區被消滅的時刻,彷彿大家要不是嘆息,就是不關心。裕民坊的死,彷彿與人無尤,是天命使然。

真的是天命嗎?真的是命運要它消失嗎?真的是無可奈何地只能將裕民坊在地圖上抹走嗎?
作為香港的一份子,有否稍為關心一下具有香港本土人情味的社區的生死?
作為曾在觀塘生活過的一份子,有否稍為留意一下與觀塘發展相關的消息?
作為觀塘居民,有否冷靜想一想搬離殘破樓宇之餘也可多為保存社區特色而發表意見?
作為管理香港的政府官員,有否想過重建不單止是樓宇問題,還影響著社區、地區經濟、家庭、甚至個人價值?

想到香港人對自身城市的冷漠,我想起這首詩:
(原文及介紹:Wikipedia – First they came…)

當納粹抓共產黨時,我沉默了;反正我也不是共產黨。
當社會民主黨被關時,我沉默了;反正我也不是社會民主黨。
當工會幹部被抓時,我沒抗議;反正我也不是工會幹部。
當猶太人被抓時,我沉默了;反正我也不是猶太人。
當我被抓時,已經再也沒有人可以抗議的。

想到香港重建的方針,我頓然想起胡恩威在《香港風格2》書首那些令人默然的照片與文字,截錄部份如下:

消滅香港是香港城市規劃的唯一目標
消滅香港的歷史
消滅香港人的集體記憶
消滅香港人的個人意識
消滅街道
消滅街市
消滅小販
消滅大排檔
消滅老商店
消滅老戲院
消滅樹木
香港成為了一座七百萬人的石屎森林監獄
全香港佈滿著一式一樣的大型商場
一式一樣的樓貼樓
大型樓盤大型豪宅

我僅為觀塘重建幫忙交過幾份反對建議書,但說實話,一早就明白這只會徒勞無功。我未盡力。

但如果每一位香港人都可以對這個快被一點一滴地消滅的城市付出多一點關心,或許將來會有點改變。

這是我作為香港人,對香港唯一的期盼。
繼續閱讀

布拉格市全景

剛遊完三天布拉格,今早會由布拉格到捷克小鎮 Český Krumlov。相比早幾天遊波蘭的華沙及克拉科天,布拉格的建築、環境及氣氛都更美、更全面。這次三天實在遊不完,將來還要再來多遊數天。

prague

部份旅程相片已上載至 flickr,歡迎去看一看及留言 🙂

P.S. 到波蘭有不少地方要注意,班車時間亦頗難在網上找到,遲些我再寫一寫。

中歐四國廿一天遊

當大家看到這個訊息,我應該身在機場,準備上機了。在完成一大堆考試、功課及 Project 後,我與幾位同學將到歐洲旅遊,遊波蘭 (華沙及克拉科夫)、捷克 (布拉格及契斯基庫倫隆)、奧地利 (維也納) 及意大利 (威尼斯、佛羅倫斯及羅馬)。一如以往,旅程自己計劃,網上預訂旅館,完全自助遊。廿一天的時間,只能說是一個走馬看花的旅程。希望這次看過各地的特色後,將來有機會能抽空到喜愛的城市住一兩星期,真正體驗一下當地的生活氣氛。

我將不定期將旅程感想上載至此,以及將旅程的相片上載至 flickr,各位有空可以留意留意。

香港動漫研究所 第八期期刊

筆者註:終於在飛機起飛前趕好了稿… 請各位細閱 🙂

由於近月一眾編輯工作繁忙,所以期刊推出有頗大延誤,還請見諒。今期文稿較少,但仍希望各位多作指教,參與討論。

由於近月一眾編輯工作繁忙,所以期刊推出有頗大延誤,還請見諒。今期文稿較少,但仍希望各位多作指教,參與討論。

F91的憂鬱:《高達》產業的過渡期問題
by 姚偉雄

《F91》誕生於1991年。當時追捧1979年元祖高達的觀眾尚未成為老鬼,新一代fans又未成形。然而它揚棄了傳統「聯邦VS自護」的格局,以死亡先鋒紮根的木星為新舞台。它既不是交代《馬沙之反擊》的後話,也不像《G高達》、《W高達》那樣另闢一個全新時空去開展故事。結果有如童星到達「尷尬年齡」,兩面不討好。高達迷不是重複地於0079至0093年間的世界徘徊(《0080口袋裡的戰爭》、《0083》、《08小隊》等),就是「鏡頭一轉」,跳出宇宙世紀以外,走到「Future Century」、「After Colony」裡去。夾於中間的0120時代往往受到忽略。看過預設《F91》的後篇:《骷髏高達》的漫畫,我更加覺得「木星篇」的可塑性其實相當高;一直以來它不能持續動畫化,實在為之可惜。
按此閱讀全文 >>

 

納粹思維仍是動漫迷主導思想
by 小狼

由回歸前的「星網漫版」時代,發展至今天網上論壇、部落格、留言板四起,在下一直都為一件很渺小卻離奇地艱巨的問題,長期身體力行,理論和實踐都不放過。這事就是以理性方法,消除動漫討論中的極端、納粹式的思維。可惜,經過十多年寒暑,這種反理性、反智的思維,仍在動漫討論中府拾皆是,甚至成為動漫討論中的霸權論述。

 抱持這種納粹式主張、發表這種反智言論的動漫迷,卻經常埋怨社會上的人小覷動漫文化、看小他們。然而,社會人士會持着這種眼光,動漫迷表現出來的反智、納粹,肯定是其中一項主因。而近日,電視台播出兩套看來較受歡迎的動畫,這種反智言論又再四出冒起……
按此閱讀全文 >>

 

薄裝港漫與青少年讀者群的一些觀察
by 思考

過去本站有不少文章分析香港漫畫產業及讀者的種種現像及困局,包括回顧港漫發展的《土炮漫畫的興、衰、變、破》,評析讀者心態的《何必太嚴苛?--淺論港漫的生存困難的成因》及嘗試探討港漫困局的《路徑依賴(Path Dependence) – 港人不看港漫的原因?》。在上述文章及其他文本評論中,不時會談及新一代青少年 (中學階段) 看待薄裝港漫之問題。對於港漫發展及承傳而言,能否開拓新一代讀者市場是極其重要的一環。種種現像或需較長時間的仔細分析,現筆者嘗試分享及綜合一些見解。
按此閱讀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