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新校園青春動畫 – 好想大聲説出心底話

十二月 2nd, 2015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Anthem_of_the_Heart
中文版官方facebook:好想大聲說出心底的話
預告片:Neofilms 新映影片 – 好想大聲說出心底話 (11月19日上映)

早前有 mcl 動畫賞 2015,今年上映的作品以舊作為主,不過當中有一部頗多朋友讚賞的新作,由長井龍雪執導的《好想大聲説出心底話》。及後僅在 mcl 上映正場,上週抽空去看,作品比預期好看,令我有衝動想找此製作團隊之前的《我們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見的花名》看看。(下文含少量劇情)

此作先以女主角成長的一段重要轉折入題,再逐漸帶出各主要角色的過去,以女主角串連他們的故事。不同性格的少年少女,卻有一種相似的內心困惑,在他們幫助女主角的同時,各人也察覺及嘗試衝破自己的心結。在踏進成人的路途上,他們體會到言語有無形的殺傷力,是不可回收的利劍;但又同時有時候人應該坦誠表達自己。此作品用清新的故事作引子,帶出人需要接受人與人的相處那複雜的兩難感覺,既不能因為逃避而拒絕溝通,但同時要體諒他人,不能恣無忌憚,要學習接受總會出現的衝突。

這主題看起來有點嚴肅,此動畫用中學生編排音樂劇作主線,用一些大眾耳熟能詳的音樂來表達主題,而當中的細節又貼近目標觀眾的生活,使作品更親切。又借用劇中角色的搞笑對話及反應,在適當時候沖淡有點催淚的情節,讓動畫整體保持較平易近人的感覺。最令筆者感到意外的,是作品透過編曲手法帶出作品的中心思想,悲喜交錯的樂曲映照出人與人之間感情的複雜性,效果令人眼前一亮。

此作仍有一些筆者搞不懂的地方,例如剪接常用上類似按鈕或相機快門的效果,但在劇情上找不到呼應的地方,以及開首一幕女主角的手腳瘦得有點過份。但整體而言此作的效果仍非常清新,青少年的煩惱配上校園背景及音樂劇元素,趣味及說理的平衡拿握得很好。

默默工作幾十年、上百年的老郵筒……

十月 8th, 2015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image

郵政署 – 世界郵政日 2015
香港舊郵筒地圖
香港郵政一百五十週年(舊郵筒相片集)
Hong Kong Old Postboxes 香港舊郵筒

以前肥彭說過,「香港將來不是要擔心北京的直接干預,而是自由會一點一點的斷送在某些人手裏」。他太了解香港人了,就算北京市民都不做,為了利益,為了顯示忠誠,總會有人犧牲一些自己掌握的公眾資產。不光是自由,連文化歷史也同樣受影響。令筆者意外的是,現在竟然連郵政署也捲進這個漩渦,說從三月開始就密謀去掉就郵箱上面的英國標記,意圖破壞這些可能是世界獨有的郵筒標記

歷史,是每一個人、每一個群體、每一個社會成長的基石。今天是我們,是因為有昨天、有前天。無論之前是喜、怒、哀、樂,那都是我們生命的一部分。縱使我城歷史有悲有喜,那些都是這個城市成長的記憶。人歸根到底只是在這城市活一段時間,應該尊重這個地方的歷史,也尊重我們的下一代有感受歷史的權利。試問決定要破壞舊郵筒的人們,有誰比這些郵筒服務市民更久嗎?以為抹殺歷史就能夠彰顯自己的威風,實在是多麼無知的想法。

香港面對那個慾望大於一切的土地,很多東西,包括價值觀、文化、記憶等等,都要我們自己主動去守護。這一次,就連老郵筒也要我們一起來守護。

明天十月五日,是世界郵政日,每一個人可以免費寄一封信。有朋友建議,大家都寄一封信或名信片給郵政署署長,表達我們反對破壞舊郵筒,反對抹殺歷史,反對政府一點一點地消滅香港的文化和價值觀。

免費寄信方法:信件可於2015年10月9日在全線郵政局(包括三間流動郵政局)櫃位的營業時間內投進特別收集箱。(詳細情況郵政網頁

署長官方地址:香港中環康樂廣場二號香港郵政總部郵政署署長丁葉燕薇女士

那傳說中的每區一億公帑……用得合理?用得公義?

九月 17th, 2015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hk_money

特首在2013年宣佈撥每區一億元作「社區重點項目計劃」,現在每區的計劃都在開展,但究竟用在甚麼地方?公帑運用有沒有問題?你知道自己區的情況嗎?

最嚴重的有如大埔區,先有低能爆笑提案,說要模仿迪士尼建「林村樹屋」,之後經過沒有居民知道的假諮詢後,又改為硬推林村廣場,並急速要通過動工。原來有區議員將5000萬批給自己的公司,涉嫌侵吞公款,在不同場合又恐嚇反對者,已形同尤如黑社會瓜分黑錢。

又或者如觀塘,區議會亦是在假諮詢後,決定花五千萬建海濱音樂噴泉,之後更要每年180萬營運,難道社區就沒有其他更有迫切需要的改善工程嗎?將觀塘最有特色的裕民坊清拆盡、並要建到處都有的蛋榚樓,然後說要用五千萬建一個人棄我取的音樂噴泉作地標,這是甚麼道理?

至於西貢,因為有了這一億撥款,就強行迫遷佛社、改建為風物資料館,並諷刺地只有基督教團體申請營運。佛社多年前清拆調景嶺時被迫遷到現址,現在新址都未有提供又一再迫走,這一億是利民還是擾民?另有一半撥款要用作重建橋咀碼頭,重建碼頭本身若真的經過世界自然基金會等團體審視合理的話,亦為合理,不過區議員說要繼而將橋咀島發展為渡假勝地,不知這又有沒有考慮過地質公園的承受態力?

你,又知道你居住那區的一億用在那裏嗎?用得合理嗎?用得公義嗎?

綜合:
hket.com – 大埔半億建「港版天安門」 網民:比大媽跳舞?

大埔:
毛記電視 – 《星期三港案》 16/9 大埔不安門
inmediahk – 林村5,000萬「天安門」事件 居民向廉署舉報大埔區議員涉利益衝突
inmediahk – 林村擬建「天安門」 郭永健提撤回遭建制派圍攻

觀塘:
inmediahk – 立法會民政會通過5350萬觀塘建音樂噴泉
inmediahk – 五千萬如何亂洗-觀塘海濱音樂噴泉
散紙 – 五千萬的音樂噴泉,是你的觀塘夢?
立場 – 觀塘區會花半億建音樂噴泉 關注組追問39議員 答案醜態百出

西貢:
inmediahk – 九名泛民西貢區議員同支持迫遷佛院 方國珊批區議會篩選方案
蘋果 – 普賢佛院負責人自焚抗逼遷 左手燒爛仍對峙 擾攘兩小時送院
大公 – 政府擬五千萬重建橋咀碼頭
DBC – 【影片】吳仕福:改善橋咀島碼頭鼓勵發展渡假區

饒宗頤的兩篇香港歷史研究短文

九月 3rd, 2015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image

昨日到中央圖書館看書畫展,順道找一下錢穆的書,又剛好看到這本《饒宗頤史學論著選》,內有兩篇研究香港歷史的文章。

在朝庭未置寶安縣以前,香港屬何縣管轄,有説南海,有説博羅,有説番禺。饒老在《李鄭屋村古墓磚文考釋》一文中,由磚文所載,印證香港於晉朝以前應屬番禺所轄。而磚上文字的字體,及「薜師」二字對造磚工師稱為「師」,則是判斷古墓年代的重要物證。他説此墓發現多年,但左室磚文一直被忽視,故將手上的資料整理成文。

至於《港、九前代考古雜錄》,饒老認為方志及譜諜之真確成疑,故特意由較嚴謹之史料,有繼曩日《九龍與宋季史料》、《永樂大典》、黃佐《通志》、郭棐之《粤大記》等,整理港九各區的歷史,包括名稱演變、海防設寨、地方墟市,著名人物等。篇幅雖不算長,但選材又精又廣,正好與早前尋得的《香港與華南歷史地圖藏珍》作一比對。

饒老觀察入微,不放過一絲線索,同時嚴謹審視史料之真確性,讓我對國學大師又添一番敬意。

發展商正申請於西貢市興建大型住宅群

九月 1st, 2015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saikung_shaha

城規會意見收集網頁:A/SK-SKT/9 (按此提交意見)
提交意見截止日期:11/09/2015

在西貢市沙下,那塊一直荒廢的地段,過去其實地產商一直在積極收購,現在已幾近完成。現時他們正在向城規會申請大興土木,在這大約八個足球場大小的地方,興建79楝住宅、769個單位、620個車位

根據郵政署通函派遞的資料,西貢市現時只有大約2000個住宅單位,就算連同翠塘花園及南山,也不超過4000個住宅單位(註一)。現時西貢公路已經嚴重超出負荷,返工返學放工時間都嚴重塞車,而這個項目突然將西貢單位數量大增兩三成,必然導致交通問題更為惡化。就算幾年後西貢公路擴闊工程一期完成,也只是一小段擴闊,九龍來往西貢市一大段路仍然沒變化,每天等車、塞車只會繼續發生。再加上沙下及沙角尾是西貢市黃牛經常出沒的地方(因為過去是農地,是不少黃牛的出生地),車流大增會對黃牛及司機都造成危險。

西貢—以至於全香港—的問題,根源在於欠缺人口規劃,各種基礎建設追不上人口發展。西貢各處不斷有收購丁權而興建的小型住宅群,無間斷地開發這個郊區,不理會這地區的承受能力,導致交通承載力嚴重超出負荷。遇上假期,旅遊人流再加上本區人流,交流根本就攤瘓,很多朋友都說車子根本上是停在西貢公路無法行走。西貢這個大型住宅申請無疑是規模過大,超出西貢市的承受能力。政府必需停止這種盲目的規劃,先審視各區的人口及社區資源,定下將來的路向,才再考慮如何發展。

筆者太遲發現這個規劃申請,不知道現階段還能做多少。不過,請各位積極向城規會表達意見,讓他們西貢公路以至西貢市都無法承受這麼大規模的計劃,表達各位西貢人及香港市民的聲音!

註一:參考翠塘花園,計算約一成「不收取通函」住宅數。

相關資料:
蘋果日報 – 西貢沙下項目再闖關
龍鳳地產 – 新聞 – 新世界西貢項目再闖關

saikung_shaha2

的士問題的迷思

八月 18th, 2015 by 思考/HK-X-Force 1 comment »

taxi

延伸閲讀:
無神論者的巴别塔 – 再談的士詭局
【AM觀察】的士經濟學
經濟3.0 – 的士霸權之謎

的士及Uber之戰是近來城中熱話,的士司機態度問題及持牌者蠶食司機收入是眾所周知,但對於背後的原因,我覺得實在是錯綜複雜,自問無力分析,僅能分享一下半桶水的見解。

的士司機揀客及拒載,明顯是因為缺乏競爭,但這是否因為壟斷呢?我又看不到的士司機背後有明顯的集團或高度團結的組織。個人粗略認為反而與的士制度有關,因為既然是劃一收費,那麼乘客沒有選擇的空間,所以司機沒有競爭需要(就算計算八五的,也只是劃二收費)。加上其他交通工具在繁忙時間往往都極度擠擁,趕時間的市民基本上沒有選擇的餘地。我對外國的士制度認識不深,如果由數個的士公司瓜分的士牌,但依舊維持劃一收費,是否就等於有競爭呢?這要請教各位讀者。

至於持牌者蠶食司機收入,的士牌價發展到今天這地步,筆者不懂如何估算要增加多少牌照才能顯著衝擊的士牌價,以至減低的士租金。不過若論營業駕駛執照,有朋友提起停發的士牌某程度上與政府要控制路面車輛數目有關,就如同旅遊巴士牌照停發及重組巴士路線一般。政府這系列動作最奇特之處是只管控制與減少公共交通車輛數量,但對最低效率的交通工具——私家車——卻視若無睹,不禁讓人想不透政府的目標是甚麼。難道是要讓路面盡量讓給私家車行駛嗎?

回歸後政府對鐵路有着異常的狂熱(從那回報不成比例的高鐵可見一斑),既一直控制的士數量,又不斷找機會删減巴士及小巴路線,將市民集中在港鐵運輸系統。不過香港的鐵路發展明顯比人口發展濟後,而且工商業區過份集中,對運輸系統的需求極高。我膽粗粗估計,就算幾條新鐵路開通,不出數年就會天天迫爆,無法追上香港的人口發展。筆者並不認為獨沽一味發展鐵路是一個理性的出路,因為各種規模的交通工具理應互為補充,就如同在超短程距離或不介意時間較長的場景,地鐵無法取代電車,又或者在超長途交通上,能安坐一小時的巴士比基本上要全程站立的地鐵更為吸引。一湘情願以為鐵路能解決所以交通問題,讓出道路予私家車暢通無阻,這只有活在象牙塔的人才想得出來。

話説回來,若香港能發展出有限度規管的白牌車,會否能夠從另一個角度突破現時的士問題呢?如果有一個考慮整體狀況的管理機制,或許能對的士業引入適度良性競爭,改善的士服務質素,同時因為的士司機可以轉行為白牌車司機,迫使的士車主要減低現時過高的車租(不過對部份投資的士牌的人會做成損失)。但若政府硬要祭出銳意減少路面公共交通的先決條件,那麼單方面放寬白牌車就不在他們考慮之列了。政府只管減少路面公共交通而無視市民對「點對點運輸服務」的殷切需求、無視私家車浪費馬路資源,固然亳不合理。如真的要考慮繁忙時間的路面承載能力的話,則需要與電子道路收費及限制私家車數量等一同作整體規劃,是一個貫穿整體運輸策略以至都市規劃的課題。

説到都市規劃的話,當今政府除了幾個大白象工程以外,鮮有長遠的規劃策略,整個政治結構根本不鼓勵這些研究,但求任內安安穩穩。至於的士對市民的影響,我覺得根本不在高官考慮之列,但求減少一點路面的車輛,讓達官貴人出入方便一點就足夠了。甚麼Uber或白牌車的問題,就如政府的口頭禪——「依法辦事」,有限度處理一下吧……

記第一場大澳入口廣場、巴士總站及停車場諮詢交流會

八月 16th, 2015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TaiO_1

相關資料:
土木工程拓展署 – 大澳改善工程
守護大嶼聯盟 – 反對大澳入口廣場計劃 要求撤回方案
littlepost – 大澳文化工作室:元祖級社區故事館

今日(撰文日期為八月十六日)到大澳出席大澳入口廣場、巴士總站及停車場諮詢交流會,會議中很多問題其實是重覆出現在一個又一個的政府工程,各部門只是按法例要求進行例行諮詢程序,但這套程序對實際將民意反映在工程毫無幫助。今天筆錄的雙方意見會於文末總結,但會議進行大半後與會者都開始明白會議其實並無實際效果,此文先解析箇中原因。此工程的交流會尚有五場,如果各位想出席,可以看文末所列時間、地點及報名電郵。
(順帶一提,是次會議報名要求參加者先列印表格自行填寫,然後再掃描、傳真或郵寄回土木工程署,才可作實。現今科技社會,為何不能直接網上報名?這些官僚化的報名程序根本就在阻擋市民參與)

一. 公開資料圚乏,無法展開有效討論

是次諮詢交流會是要與早前對此工程寄出過反對書的市民作出交流,但土木工程署卻是空手而來,只帶著一張圖則,沒有任何實質資料。雖然口中說希望市民提出新方案,但是任何前期資料都欠奉,又如何展開有建設性的討論?有市民要求看顧問公司報告及環境評估報告,政府說與顧問公司有協議,不能隨意公開。想知道工程預算詳情,在場官員及顧問公司只能憑記憶說出一丁點。想知道入口廣場為何要這麼大,有甚麼人流調查數據,或停車場實際前後車位數目,與批給大澳居民的禁區紙,及過往高峰時期私家車架次,亦一律欠奉。官員只是告訴市民填寫「公開資料索取表格」,讓他們再評估相關資料能否公開。會議中不論是官員還是市民,只能看著那黃橙綠的簡約規劃圖,沒有任何實質數據及資料,可想而知討論必然流於空泛,絲毫無實際效果。

二. 前期諮詢過份依靠少數組織,欠缺居民溝通

官員多次強調,是次工程有鄉事委員會及區議會等八個組織支持,但在場的居民表示這些組織與居民完全脫節,今天也沒有代表出席,居民只是「被代表」了。大部份居民莫說未有機會向這些組織反映意見,就連這個工程比較詳細一點的資訊都沒有,亦不知道有今天的諮詢交流會。這種情況在各區工程屢見不鮮,政府用少數無法反映真實市民聲音的組織之意見,就說有很多人支持。筆者離場後,在街上聽居民討論,對工程有很多質疑,這些意見在場內根本得不到反映。有居民更質疑那些組織與工程有沒有利益衝突,意見是否值得如些重視。

三. 居民需要為當區而設計的改善,而非只針對遊客

整個工程計劃都被質疑只為遊客設計,例如為了那個給旅行團集合的廣場,讓單車場與巴士總站不相連。計算停車場的私家車位時是否考慮與大澳居民禁區紙,政府亦沒有正面答覆(因為沒有數據)。更多居民認為對居民及遊客都有利的工程,如翻新及加大巴士站公厠、舊碼頭加上蓋等,則不在考慮之列。承上第二點,居民感到難得有大筆預算放在改善大澳,其實有更多民生設施可以改善,尤其是與長者有關的設施。官員數次強調這個第二期第一階段工程不是大項目,總預算只是一億二千至三千萬。居民聽後按捺不住,說「一億二千萬對政府來說或許是少事情,但是對於大澳居民,是難得的重大發展工程,必需要讓這筆公帑用得其所」。

四. 諮詢流程無法有效處理各方意見

以官員解析,進行工程諮詢的流程為:
1. 公眾意見搜集及顧問研究
2. 根據公眾意見及顧問報告,制定計劃
3. 進行諮詢,收集市民意見
4. 在諮詢期完結後的九個月內,處理反對意見,透過溝通或修改方案等方法,使反對者撤銷反對書
5. 連同未能處理的反對意見,提交特首及行政會議作最終決定(同時要通過立法會撥款)
也就是說,反對意見最終可以在不需處理的情況下直接提交「一男子」特首,及後無視反對聲音直接通過,讓那些撐特首的既得利益者得到好處。這樣的諮詢制度,還有甚麼意義?很多人都已經厭倦了這種形式化的假諮詢,香港需要盡快隨時代進步,在規劃及前期工作要已經引入市民聲音及實際決策,不能再只停留在殖民地式的諮詢。由於政府公務員就是依從法例要求工作,這改革必需要立法在能解決。不過由於民建聯及自由黨等既得利益者把持立法會,讓這工作極為艱鉅。

» Read more: 記第一場大澳入口廣場、巴士總站及停車場諮詢交流會

「香港,越來越像深圳或廣州…」

七月 26th, 2015 by 思考/HK-X-Force 1 comment »

數月前到台灣旅遊,認識了一位年紀與自己差不多的台灣朋友。他家人從事貿易工作,自小每年暑假都會隨家人穿梭於中港台三地。「小時候,總覺得香港是最先進、最現代的城市,市面很整潔,人們都很友善,有點像是一個未來城市。」他説。「但近幾年,覺得香港越來越像深圳或廣州,整體感覺有點混亂,人也變得冷漠了。」這番話一直在我心裏迴盪,雖然不是甚麼科學分析結果,但我想這道出了很多人內心的感覺。

或許有些人直覺就會想,「大陸移民及遊客多了,自然感覺像大陸。」。但我覺得,沒有這麼簡單。諸如警隊濫捕及貪污圍標這些事件,都是香港本土居民自己產生的問題。思前想後,我認為與一種近乎執念的迷思有關。很多香港人相信,在九七回歸後,香港就會退為中共一線城市,像廣州、上海、重慶。漸漸地,這種迷思會讓人覺得,就算用大陸那邊的心態及手段來行事,也變得情有可原,無可厚非。不管是日常生活、待人處事、工作態度、營商手法,一點一滴的捨棄自我,吸收他人的劣根性,都好像變得合理。就連政治生態上,現今也是人身攻擊泛濫,有時讓我以為紅衛兵要捲土重來。再加上政治結構本質上只有親共才獲升遷,並逐漸蔓延至各行各業,進一步鼓勵香港人變得大陸化。

我一直相信,「退為中共一線城市」是一個騙人的路向。香港無論在經濟、文化、政治上,其核心價值就在其與眾不同,雖然位於中國大陸邊緣,但有着驚人的生命力。在過去百多年中英政治角力中,香港得到意外收獲,有穩健的法治系統,相對廉潔的政府架構及能銜接西方的金融架構。再加上本地及南遷華人的靈活及勤奮,建立起連接全球的經濟網絡,創造了別樹一格的流行文化。這裏有別於那甚麼都要跟從中央意志和諧社會,香港提倡互相制衡、自由與競爭。那裏會動用公安進駐交易所、會下令迫股東增持,這種事在真正自由經濟體不會發生。種種差異讓香港在這強權陸地上獨一無二,能成為這專制國度對外連接的一扇窗。但若失去這些差異,香港就不止與其他城市無異,而是立刻處於劣勢。這裏地價與人力成本高企,營商規管比大陸嚴謹,香港如果只是另一個中共城市,那還有甚麼優勢?

幾年前,泰迪羅賓透過電影提醒香港人,「唔打就唔會輸,要打就一定要贏」。我們要拒絕「成為另一個中共城市」的迷思,不能自願被周邊同化,自我模糊化,甘於日漸後退。面對在位者意圖不段出賣我城來換取自身利益,我們固然要疾呼其弊,要爭取打破這荒謬的政治生態。但更重要的是每一個人在日常生活上、在自己的崗位上,堅守自己原有的價值觀,不要讓自己被同化。願我們能共同守護我城的獨有文化,繼而去蕪存菁,共勉之

讀《旅行的異義》— 從外國反思我城

六月 27th, 2015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Overbooked書名:旅行的異義
作者:Elizabeth Becker
出版社:八旗文化
ISBN:978-986-5842-42-0
圖片來源:博客來

一個地方過度向遊客傾斜的惡果,相信不少香港人感受甚深。但如果要深究旅遊業對社會其他範疇的影響,就可能不只是談經濟效益及居民生活,還要看環境及文物保育,政府施政,傳媒生態等等。《旅行的異義》一書,就是一位記者嘗試分析不同國家及不同旅遊形式對社會其他環節的影響。內容既有大量採訪官員、民間組織、遊客的觀點,同時也有作者自己遊歷的經歷,有時候未免有點主觀,不過仍非常值得參考。讀到其他國家及城市的狀況,不時讓筆者想起我城,引以反思。

法國:旅遊城市就是為居民規劃

書首就以法國作為引子,法國政府是最早研究及規劃旅遊工業的國家,自xx年代的美國人外遊風潮起成為熱門旅遊目的地第一位,到及後的日本遊客及現在的中國遊客熱潮,法國都緊貼旅遊業變遷,研究各國遊客的特徵,制定相關政策。其中過去十數年最大發展項目,就是把殘舊的波爾多市變身為熱門旅遊勝地,讓該地區賣點不只是紅酒酒莊遊,進化為全面的文化旅遊城市。

當我們天天為「遊客vs居民」的城市規劃爭辯,波爾多當地部門的思維值得我們深思:他們一方面清楚城市更新計劃會令波爾多市成為旅遊熱點,但同時他們認為城市更新的關鍵在於專心為居民作出規劃,而非滿腦子遊客。他們相信如果能讓當地居民感到滿意,在新的規劃中感到生活自在暢快,那麼遊客自然滿意。

一個城鎮的旅遊業,可以與文化創意、飲食業、農業及酒品出口等很多行業產生協同效應。經過幾十年發展旅遊的歷練,法國旅遊發展署相信只有盡力保存自身生活文化,以民族文化精神作為核心,才是其他地方無法複製的賣點,是真正持久的旅遊發展路向。要發展旅遊,並不是單單宣傳幾個景點,而是跨行業、跨範疇的複雜課題,是對一個城市、甚至一個國家的整理長遠規劃考驗。香港素來以旅遊城市自居,但是甚麼時候才有具遠見的研究及規劃?甚麼時候才不再停留於購物之都的層次?

柬埔寨:旅遊效益大於一切

讀過法國再讀柬埔寨,就會發現這簡直是旅遊之國的兩極。柬埔寨政府在內戰過後,靠旅遊業重振國家經濟,大力開發吳哥窟及其他境點。這種開發,不止是以遊客為上,而是赤踝踝地踐踏人權,動用軍隊把平民趕走以興建豪華酒店,任由失去家園的平民自生自滅。吳哥窟的地下水嚴重抽乾,造成地陷危機,政府就要求前來研究的各地政府分擔搶救責任,才可以繼績研究,並且前提是不能防礙其「旅遊發展」。就連當地觀光部辦公大樓亦同樣展示著橫蠻無理,先賣掉有歷史價值的大樓給地產財團,再在另一個貧民居住地將市民趕走,興建新大樓。很多人沒有得到安置,只能搬到更遠、生活環境更差的地方。

這些不文明的景象,看似與我們身處的法治都市相距甚遠。但是想深一層,又似乎看到我城的倒影。政府機構以都市發展及更新為口號,出動警力將無力抵抗的鄉郊市民趕離家園,沒收市民農地,或把舊區移為平地,幾十年的鴿場一夜化為烏有,打散社區結構,然後與地產財團一起賺大錢。在貌似先進地區的香港,在某些層面,竟然與那些無法無天的國度如此相近…

威尼斯:旅遊業獨大的後果

在書中提及的地方之中,與香港現今民情最相近的是水城威尼斯。大量遊客加劇水城沉降問題,這相信大家都有聽聞。但是當地居民組織認為,更嚴重的是旅遊業已經幾乎取代所有行業,名店、手信店、各種針對遊客的商鋪,已經在各大街小巷取代本土小店,嚴重影響居民的日常生活。要找簡單的日常小菜,或是各種日用品,就得付高昂的價錢,或要到威尼斯以外購買。

很多原居民都已經離開威尼斯,因為這個社區的結構已經不適合正常市民生活。但是關注威尼斯歷史文化的社區組織仍然在爭扎求存,他們希望在黑暗的意大利政治中爭取生存空間,讓曾經極其興盛的威尼斯帝國及文化能夠傳承下去。這需要社區及原居民的存在,要有人繼續在這地方生活,維持威尼斯文化,而不是讓威尼斯變成單純的觀光樂園。

這種因為旅遊業獨大而影響其他行業的情況,與香港北區及屯門區很相似,也與筆者居住的西貢市很相近。香港無論是地區規劃還是城市規劃,都欠缺全盤考量。丁屋發展影響交通流量,道路承載能力影響旅遊發展,旅遊發展影響居民生活,所有範疇都是環環相扣。縱使現在各種政策有形式上的諮詢,但各自為政的模式無助解決都市規劃的困局,平衡不同領域的發展。

遊輪旅遊:欠缺監管的異世界

此書有一章解剖遊輪業,看罷再回想特區政府要發展遊輪港,不知該説政府是愚昧天真還是黑暗腐敗。正所謂肥水不流別人田,由登上遊輪一刻開始,遊輪上的消費、港口免稅店、岸上導覽與各式活動、遊輪推薦的觀光點及信心商店等等,全都與遊輪公司有千絲萬縷的關係。遊客下船的快閃式旅遊對地方經濟幫助微乎其微,但頻繁的突發性人潮卻嚴重影響一般社會活動及其他行業生計。而遊輪公司利用離岸註冊逃避法規,在税收、環保、安全、員工權益以至消費者權益等方面均無法監管,這些社會成本卻是整個地球村一起承擔。

當威尼斯人高聲疾呼郵輪引擎破壞地基,無法規管的廢水污染海港,快閃觀光嚴重影響居民,夏威夷部份港口因不滿社區大受影響而禁止遊輪靠岸,加勒比海小國發現從遊輪旅客所得的收入無法彌補對社會及環境的傷害,美國多個州份要立法禁止遊輪肆意排放廢水及排泄物,香港則興高采烈地要發展遊輪港。我們的政府真的準備好嗎?他們對這個行業的黑暗面理解透切,並有足夠的法規及手段應付嗎?

小結

此書尚有很多其他旅遊城市或國家的例子,如富甲一方的杜拜、冷待旅遊的美國、急速冒起的中國、綠色旅遊的哥斯達黎加等等,當中都有值得我們參考或借鏡的經驗。希望更多香港人能意識到真正的旅遊規劃是整理都市規劃,良好旅遊發展不一定與居民生活衝突,並且爭取更多公民能參與我城的規劃,切實地吸收用者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