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兹中國》—「中國」概念的來源與糾結

宅茲中國:重建有關「中國」的歷史論述

(圖片來源:博來客

​剛看了這本《宅兹中國》,回看近代「中國」這個概念是如何形成,細看中日韓之間互相影響、如何面對西方學街的衝擊,擴闊了我對歷史研究的目光。

「中國」概念的來源

雖然最早在周朝已有使用「中國」一詞,但當時只是指周天子的中央領地,外面有諸侯,再外面有四夷。在天朝觀念下沒有明確國界,經過之後的漢唐盛世,朝貢體制建立起東亞獨特的國際秩序。到了宋朝,北方外族建立強大的遼國,既令宋朝要以兄弟相稱,亦迫使朝廷開始勘測國界,士人開始建立民族國家思想。

後來蒙古及滿清先後入主中原,引致日本及朝鮮分別與元、清二朝分道揚鑣。兩國先是認為漢人降於異族,無以承傳中華文化,日朝兩國才是中華之繼承者,看不起滿清政權。後來朝鮮擺脫思念明朝,日本也一步一步建立更完整的自我民族國家意識,不過輕視中原的觀念就一直影響到今天。至於滿清,則在接觸西方各國和經歷多次戰爭後,世界觀由「天下」過渡至「萬國」,朝貢體制漸漸瓦解,要嘗試融入西方的條約體系外交秩序。
繼續閱讀

重新認識明清史(2/3)——自古以來就有祖宗祠堂?

新亞研究所誠明講堂的「破解「迷思」:被誤判的明清史」系列講座裏,另一個有趣講題是宗族及祠堂。講者一開始就問大家,究竟怎樣界定「華人」呢?無論是用膚色、種族、語言、文字還是節慶,似乎都未能準確定義「華人」這個群體。但是宗族及祠堂這兩種元素,卻是似乎是現今華人所共有的文化。在電視電影中會看見古人拜祭祖先,但其實宗族及祠堂並非「自古以來」就有,在明朝以前只有皇室可以建家廟,大官亦只准拜四代祖先,而庶民則供養僧人或道士以祭祀祖先,家中無神主牌,亦未有平民之祠堂。

繼續閱讀

重新認識明清史(1/3)——殘暴的明太祖朱元璋?

早前參加了新亞研究所主辦的誠明講堂「破解「迷思」:被誤判的明清史」系列講座,講者帶領聽眾重新了解一些現代人覺得理所當然的人與事,讓筆者感到耳目一新。筆者打算將當中幾個最有趣的題目整理,分三篇文章與大家分享一下所聽所感。打頭陣的第一炮,就請來明太祖朱元璋,原來現今對他的冷血刻板印象,有不少是歷史傳承過程的誤解。

繼續閱讀

錢穆與新亞趣聞

最近幾星期逢週三晚上聽周佳榮教授介紹錢穆,提及了不少新亞書院的趣史。幾位著名學者當年講學的有趣情景,周教授講得十分生動。能夠親身聽他們講課,實在令人嚮往。

錢穆講課喜歡扮演二人辯論,一時扮這邊,一時扮那邊,就像看相聲表演一般。有時候他講得興奮時會手舞足蹈,越講越大聲,當他雙手向天有如孫悟空儲元氣彈的樣子,就是他最興高采烈之時了!他講的國語,其實大部份是無錫話,很少人能夠完全聽明白。周教授在新亞讀書時,每當錢穆從台灣回校演講,孫國棟教授都會兼任翻譯,以免大家聽得一頭霧水。

繼續閱讀

對於立法會選舉的兩點感想—持之以恆,放眼四周

bamboo_opera_house

立法會選舉已過,網絡上有很多分析、檢討、批評甚至清算。我本身不屬於甚麼組織或者黨派,對於各個組織的來龍去脈也了解的不是很徹底,所以談不上什麼賽後檢討。不過作為一個選民,對於選舉過後的心態,還是有兩點想分享一下。

民主,不只是幾年一次投票,而是持之以恆的關注、參與及身體力行。

這幾天看到很多人對選舉結果失望,自己支持的候選人沒有選上,感覺自己的主張在社會得不到認同,這個社會好像沒有前途了。其實沒有可能當選議員與自己的立場完全吻合,也無法保法保證他們不會改變立場。雖然選舉告一段落,但這只是本屆議會的開始,市民仍可以透過各種軟硬方法令議員調整取態,選舉並非代議士吸收民意的唯一途徑。民主就是一個有各種議題上不繼爭辯、協商、尋求共識的過程,要有持之以恆的心理準備,身體力行去參與。我相信大家都記得在過去這些年,我們透過議會外的種種行動,影響了議會裏面的議員,甚至影響了政府的決策,並不是說進不了議會就甚麼都做不了的。

我們距離真正的民主還有慢慢長路,要放眼四周,看看政治以外的社會。

早期看唐駿毅先生的文章提醒了我,歐洲能發展出民主,不光是有議會制度和選舉制度,更重要的是有多元化的社會文化發展基礎。各個文化範疇都有健康的發展與強大的實力,有各自的組織去維護和爭取自身利益,而且也尊重其他人的權利和自由,加起來就會成為爭取民主自由的最強大力量,因為只有民主自由能保證各分能同步發展。政治在眾多文化範疇裏面是特殊的一個,既是一個沒有直接創造文化價值的輔助角色,但同時也是所有文化不可或缺的基石,為其他文化的穩定發展提供社會基礎。政治與其他文化是一種同步發展的關係,而且多元蓬勃的文化更是邁向真正民主的重要基石。所以不能單獨只關心政治,要放眼其他所有文化,求整個社會文化能並行發展。

一次的選舉結果,不用太灰心,亦不要太興奮。就算是很多人認為大勝的新界東,民建聯仍能憑兩張名單共取得超過十萬票,遠高於其他政黨,連一直表現強差人意的新民黨容海恩亦能當選。追求民主,老實說未有甚麼成就,香港人還需繼續努力。

建議閲讀:
CNN – Hong Kong votes: Is this the world’s weirdest election?
謎米 – 跟獨裁政府玩遊戲(一):香港從來是獨裁政制|阮穎嫻

相關文章:
唐君毅談民主人文精神及對香港的啟示
唐君毅談愛國

《One Economics Many Recipes》認識經濟發展的多元性

image

原本只想粗略看一下的《One Economics Many Recipes》,怎料越看越有趣。早前看唐君毅説清末民初很多中國學者只由自己專業的角度分析社會問題,欠缺跨學科的目光,想不到此書作者 Dani Rodrik 對當今學術界亦有同感。

美國經濟發展招式的問題

八九十年代華盛頓共識為發展中國家提供一套經濟發展武功,但在不少發展中國家成效不如預期,甚至問題叢生。有人説是招式不夠,要更進一步散彈槍式全盤改革,亦有各種範疇的學者指出是自己那個範疇就是發展失敗的瓶頸,需要優先處理。相反,台灣韓國中國越南印度等使用很多與華盛頓共識背道而馳的招式,但經濟上卻有顯著成效。

此書書名就開宗名義提出「many recipes」,説要達至經濟發展其實可以有很多方法。基本經濟發展原則(functions)如穩健貨幣、市場競爭、合約有效執行、保障財產、公平分配等等,固然是保障經濟發展的重要基礎,但華盛頓共識的招數並不是唯一的手法(forms)。作者指出過去的問題正正是政策倡議者只安坐象牙塔之內,沒有仔細審視各國的特殊現實環境,以為一套武功可以行走天下。世界銀行將歐美的經驗盲目套用在情況各異的不同國家,結果造成很多問題。
繼續閱讀

唐君毅談民主人文精神及對香港的啟示

LIFE_voting

(圖片來源:Ike And Mamie Voting In Gettysburg,Pa., LIFE image archive)

最近政府以很多手段影響香港的自由,比如用行政命令禁止學生討論香港前途問題,或者禁止符合選舉資格的人參與選舉。前幾天又發生自由黨周永勤退選,並在訪問中感嘆這屆立法會選舉可能是香港人最後一次有選擇的選舉,讓人十分擔心香港民主的前途。​近日讀到唐君毅談民主精神及人文精神,唐先生之言或許可以幫助我們細想香港的前途。

西方民主人文精神

唐先生認為過去(文章寫於1952及1953年)中國學人嚮往民主,但往往只見其形制及表象,未深入追尋民主精神的本源及歷史背景。民初多次民主變革皆以失敗告終,乃因為社會未具備民主精神的實效條件。他認為西方民主精神的文化本源來自兩股非政治及超政治的思想:

一:文化多端發展而富衝突
西方文化自希臘而始,受愛琴文化、巴比倫文化、埃及文化等影響,重視多端發展而充滿衝突。經濟、科學、藝術、文學、哲學、宗教等各方面多元蓬勃發展,各自追求自身之文化及價值,繼而組成各種大小團體。雖然各種團體之本意並非求政治權力,但在不同文化組織追求各種目標的同時,他們之間的衝突也會逼使他們爭取合理權利和所需要的自由,成為民主精神的重要根源之一。

二:超越政治的人生文化價值
由希臘哲學重精神自由,到基督教追求人生宗教價值,在西方發展出一套超越政治的個體思想,去追求現實政治以外的人生文化價值。同時,基督教言人人的靈魂皆為上帝所造,平等而造。這些超政治意識,逐漸孕育出西方之自由平等思想,反過來成為影響政治制度發展的另一重要力量。

繼續閱讀

唐君毅談愛國

LIFE_Nixon_In_China
(圖片來源:Nixon In China, LIFE image archive)

過去每逢奧運,很多香港人都會湧現愛國心及自豪感,但是今年很多人都心淡了。有不少人爭論究竟是市民的問題,還是政府的問題。剛好讀到唐君毅談何謂愛國,可以給大家參考。

唐老認為,如以人文思想角度,愛國不是要忠於政府,更不是忠於個人,而是本源於仁義之心。因人人具仁義之心,固希望社會能使各個人及各團體之活動並存不悖,以使各人都能追求自己的人生文化價值。人民是否忠於國家,取決於國家能否讓社會達至互相協調,滿足各人的仁愛及正義之心。以現今社會而言,即社會之經濟、學術、藝術、宗教等不同文化階可並行發展,使人可實現其理想。(出自唐君毅全集卷五,《人文與民主之基本認識》。亦有篇章論述仁義思想及民主自由思想根源之異同及協調,值得細讀。)

放諸當今香港乃至中國,正正就是因為社會的不義,因為不容納不同的聲音,而讓人對國家冷淡。或許金錢利益及盲目崇拜可以將人們短暫團結在一起,但若缺乏更深一層的認同,最終亦會土崩瓦解。

《幪面超人1號》——四十五週年的感觸

[注意:此文純以fans角度出發,絶不客觀 😛 ]

今晚抽時間做老餅宅男,去看《幪面超人1號》。這套電影是幪面超人四十五週年的重頭戲,找來當年飾演主角本鄉猛的演員藤岡弘擔正,再與今日的幪面超人Ghost來個crossover。之前在網上看到香港人對此作的評價一般較低,不過或許因為我已經是個老餅,覺得在我預期之內,挺合我口味。

不少傳媒聚焦六十九歲的本鄉猛比當年重了差不多一倍,拜託,大叔都到這個年紀了,不能強求太多吧。對筆者而言,看到六十九歲的本鄉猛騎着旋風號,感覺就像在《CREED》看到六十九歲的Rocky一般感動。意外的是香港的本鄉猛配音找了當年配過V3、Black及BlackRX的黃志成,對於我這代在電視看南光太郎長大、又曾經不停翻睇再翻睇的人而言,又添了另一份感動。

內容我不説太多了,值得細味的是本鄉猛給新一代幪面超人出的課題:「甚麼是生命?為甚麼值得不惜一切去珍惜及保護生命?」劇末的對白頗有心思,當幪面超人Ghost説出自己的見解後,本鄉猛回覆「你答得很好」,而非「你答對了」,因為這問題是每一個人的課題,每一個人都可以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

P.S. 看到有人説打得太少,又有人説説教太多,其實如果由頭打到尾就會感到到悶啦,現在電影的安排算是合理。而且,找來六十九歲的老人家幪面超人一號,説教就少不免的啦,反而如果六十九歲還在扮二十歲耍帥那就咁嚇人了……

P.S.2 上圖這件T-shirt在日本及台灣的GU有售,拉打迷不容錯過 😛

友blog文章:暗黑熱血 – 對昔日的複雜情感:《幪面超人1號》(《仮面ライダー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