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傘運動有感 3 – 佔領立法會及運動去向之迷思

十一月 21st, 2014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wpid-wp-1416893179132.jpeg

日前有示威者衝擊立法會,在支持佔領的市民中亦引起很大爭議。有朋友說是「有勇無謀」,亦有朋友說「成皇敗寇,成功就是英雄,失敗就是罪人」。我不想猜度他人的想法,但「應否佔領立法會」這問是卻引起我一些迷思。

佔領立法會的意義是?

按三權分立的機制,立法會應為監察及制衝政府之機構,某程度上處於政府的對立面。如果「行動升級」是為了「迫使政府回應訴求」,那麼去佔領政府的對頭好像說不通。當然,香港的現實是政府一直透過不合理的選舉及投票機制騎劫立法會,令如今立法會只淪為政府的舉手機器,附和政府的決策。但就算考慮這個現實,佔領政府的從屬機關,看來也無助迫使政府回應市民訴求。是故筆者暫時未想通佔領立法會的意義何在。

運動去向的迷思

原本整個不合作運動是希望透過增加政府施政成本,迫使政府回應市民訴求。但經過五十多天的佔領行動,相信大家都意識到佔領行動對於政府已經無效用。當政府行政受阻,如果政府出於盡快恢復服務市民的考量,應該由各種途徑解決爭議。但是,我們的政府高層是一個「人無恥,便知敵」的機構。它無視市民服務受阻,任由社會對立升温,挑起更多紛爭,樂見市民衝突。如果「行動升級」是圍堵更多政府部門,或癱瘓更多道路,高官只會拍手叫好,並繼續鼓動社會的不滿情緒。面對如此無恥的對手,究竟有甚麼辦法呢?

所謂「行動升級」,筆者認為並非純粹製造更衝擊性場面,亦無謂妄想能召喚沉默、沉睡的大多數。前者未必有力叫政府回應,反而助長政府的社會分化策略,要小心行事。至於後者,推進社會改革的,從來都是在現有制度中被欺壓的一群人,而非那些生活安穩或有既得利益的人。究竟要抓住那一點,才是政府高層的痛點呢?老實說,筆者並無指路明燈。但看現今參與者的取態,我認為會有兩條主線。

是運動,還是革命?

不少佔領及支持佔領的朋友,對於「運動」及「革命」兩字頗為敏感,而動點在於參與的心態及發展路線。將自身定義為「運動」者,較傾向於持續佔領及展開談判。將自身定義為「革命」者,較傾向於擴大佔領或採取更多激烈抗爭方式。那一條路會更快將香港帶領到民主,我想無人能預知。不過,隨着兩條路線漸行漸遠,必然會導致參與者分離為不同路向發展。兩條路線能否在一定程度上求同存異而避免互相消耗,我想會是運動能否持續、能否擴展的其中一個關鍵。
(是的,你認為我保守也好,筆者傾向於「運動」)

下一步

動筆之際,又看到更多「大台」與「衝擊者」的肢體衝突消息。回到初衷,爭取真普選,現時有甚麼事件、機構或人物可以把龜縮在辦公室的政府高層拉出來實實在在地談判呢?大家心裏肯定明白只是持續佔領,政府及中共都只會繼續採取以逸待勞的策略,繼續醞釀、刺激社會的不滿情緒,找藉口醜化佔領運動。學聯早前打算上京,正正就是想突破現時的悶局,找能實質影響香港政府高層的人,無奈中共只是繼續其封鎖政策。「還有甚麼路可以走?」這是港人一直以來的疑問,由遊行、諮詢、投票等制度內的所有聲音被漠視,到不申請遊行及佔領運動等制度外的聲音仍被漠視,怎樣才可以打破這批無盡無恥的官僚呢?
(恕筆者無能,暫未有解決良方……就算再佔領更多地方,政府高官亦只會安座家中看電視。就算圍堵中聯辦,北京亦只會繼續在看戲,反正梁振英只是一隻前朝棄卒……)

書於旺角彌敦社區圖書館

同系列文章:
有感 6 – 香港比大陸城市優勝的是……
有感 5 – 無言,感動
[曲] 向專業的香港警察致敬!
有感 4 – 人們眼中的法治
有感 3 – 佔領立法會及運動去向之迷思
有感 2 – 為何支持學生?
有感
你真的以為可以放棄民主而保住經濟嗎?
為何不「循序漸進」,先接受篩選式假普選?

彩傘運動有感 2 – 為何支持學生?

十月 6th, 2014 by 思考/HK-X-Force 1 comment »

wpid-wp-1412555758217.jpeg

前文: 有感

沒有人知道面對人大的決定,可以做甚麼。但正正是人們覺得無路可走,才選擇走上街頭。

市民在官方的渠道發聲了,參與過合法遊行及各種集會,但是聲音在報告中被矮化,最終得到的是人大無限期不民主框架。記者問親中的周融,有甚麼其他途徑可以爭取真民主,連周融也只能答「I don’t know」。如果有甚麼其他路可以行,我也想知道,我也不想學生們要無限期睡在街頭。

這條路,對我等成年人而言可能只是民主理念之路,但是對於年輕人而言,是實實在在的未來。如果繼續讓整個社會的權力向極權管治傾斜,香港的自由與法治會繼續一點一滴被磨滅,失去自己的優勢。當香港與國內城市無異,還有人要選擇租金、人力成本高的香港嗎?香港依過去十年的方向繼續前行,只是一條死路。

我有同輩及長輩朋友說,幾十年後「可能中共合更開明」,「可能中共已不存在」。對我輩及長輩而言,到時已經退休,當然可以抽身做塘邊鶴,「食住花生等睇戲」。但是對於年輕人而言,那是他們正值盛年的時代,又怎能用一句句冷眼旁觀的「可能」敷衍過去?除了一個個虛幻的可能,我們能指出未來的路要怎樣走嗎?

很多人說年輕人自私,佔領街道影響他人。但是,他們所面對的種種來自家庭、學校、朋輩的壓力,是我等難以明白的。相對於勇於站出來抗命,為自已及香港未來發聲的年輕人, 如果我們僅僅因為「不方便」而任由香港衰落,究竟是我們自私還是年輕人自私?

至於運動導致社會分裂之説,其實社會心底裏一直分裂,只是有沒有浮面。就如同婚姻,吵架是必然存在的過程,完全和諧才是虛偽。香港人要渡過這一關,很多人——包括支持與反對雙方——都要重新學習傾聲、理解及尊重。過程是痛苦的,但我相信香港人能走下去,並有所得著。

始終一句,年輕人想要的,只是一條路,一條讓香港真真正正回到「正常」的路。

(P.S. 文首借用友人 Steven 的相片)

同系列文章:
有感 6 – 香港比大陸城市優勝的是……
有感 5 – 無言,感動
[曲] 向專業的香港警察致敬!
有感 4 – 人們眼中的法治
有感 3 – 佔領立法會及運動去向之迷思
有感 2 – 為何支持學生?
有感
你真的以為可以放棄民主而保住經濟嗎?
為何不「循序漸進」,先接受篩選式假普選?

彩傘運動有感

十月 1st, 2014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10467929_1499694160285419_480421379_n

由上周的大學生罷課,到周五中學生罷課,晚上學民思潮重奪公民廣場,周六大批市民自發反包圍警察以守衛添美道集會場地,戴耀廷乘勢於凌晨突然宣佈啓動佔領中環。周日市民如潮水般不斷湧入金鐘,但警方處處阻止市民前往集會場地,形成市民在中區多處屯積,間接引導市民佔領街道。警方越發激進,由警棍、胡椒噴霧到催淚彈,讓香港渡過近幾十年最令人痛心的一夜。在形勢變得危險下,儘管佔中三子及學聯都呼籲市民撤退,但出乎意料地市民竟然能團結起來,撐過這黑暗的一夜,並將佔領行動擴散至銅鑼灣及旺角。市民以兩傘及保鮮紙等基本裝備抵禦胡椒噴霧的相片,在外國媒體廣為流傳,並稱之為「Umbrella Revolution」。筆者喜歡譯為「」,一來「彩傘」感覺比較有活力,與這個發自學生的運動形象相襯,二來我們爭取普選未算得上「革命」,用「運動」似乎比較合適。

在筆者眼中,「」是香港社會運動的一個里程碑。不在於其民眾規模,也不在於警方的激烈打壓,而在於去中心化、人人參與的全新模式。縱使在近年的社會運動中,發起人或主辦者的角色已逐漸減少,但以筆者的角度,這次「彩傘運動」是極接近完全去中心化。自佔中三子及學聯無法勸退市民起,周日無人站台而市民依舊集會,三處佔領區各自自律管理,自發清理現場,勸阻挑釁行為等,整個運動已並非由一個或幾個人可以主導,而是真正屬於每一個參與的群眾。

有論者認為現時運動的危險在於沒有領導者,但筆者認為正正是沒有領導者,所以才令政府不懂如何處理。政府無法透過任何秘密協議、巴結政黨或利益輸送來結束這場運動,沒有個人或團體獲得好處後有能力宣佈運動結束。政府必需直接面對所有市民,回應市民清析的訴求——真普選。群眾是否滿意政府的回應,就由每一個參與者自己決定。

一場沒有主導者的運動,當然伴隨着相當大的風險——公民意識及組織力的考驗。面對無日無之的謠言,反對者的挑釁,以至個別參與者較激進的言行,每一個參與者都負起維持運動良性發展的責任。筆者認為運動得以發展至今,與香港互聯網及手機網絡的高滲透率有直接關係。參與者使用 Facebook, Whatsapp, Line, Instagram, Twitter 等互通消息,那一區有警力佈防,那一區需要甚麼物資,很快就傳播出去。雖然有大量流言經這些渠道傳播,但同樣地參與者亦藉這些渠道截破流言,以至有人教授辨認流言的基本方法。參與者不需依賴某單一資訊來源,而是由多種渠道取得消息,只要網絡商維持網絡中立原則(net neutrality),這種新型社會網絡就可以自主運作。
(現今科技,就算沒有網絡,手機還可使用近距離通訊技術,如 FireChat)

」一直依賴公民社會及公民意識來發展,至今依照能夠和平進行,讓筆者作為香港人感到自豪。收筆之時,有參與者去金紫荆廣場升旗禮,靜默背對表示不滿,沒有出現之前讓人擔心的衝擊行為。願香港及內地政府都能清楚明白我們的訴求,我們不是甚麼極端份子,我們只想兑現承諾,實現真普選。

書於 2014-10-01 金鐘

同系列文章:
有感 6 – 香港比大陸城市優勝的是……
有感 5 – 無言,感動
[曲] 向專業的香港警察致敬!
有感 4 – 人們眼中的法治
有感 3 – 佔領立法會及運動去向之迷思
有感 2 – 為何支持學生?
有感
你真的以為可以放棄民主而保住經濟嗎?
為何不「循序漸進」,先接受篩選式假普選?

你真的以為可以放棄民主而保住經濟嗎?

九月 27th, 2014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不少人說香港人要務實,民主這理想化的東西不能糊口,最重要是保住經濟。
你真的以為可以放棄民主而保住經濟嗎?

假民主在香港橫行十幾年,已經造成貪污事件一件接一件,達官富人為依附極權可以說任何厚顏無的說話,報章媒體每日充斥指鹿為馬、顛倒黑白的妄語…
當香港真的失去民主,隨之而來各種共產黨劣根性就會更肆無忌彈地入侵香港,你認為我們還真的可以保住我們熟識的香港嗎?
當香港失去自己的特點,淪為另一個共產黨城市,你認為別人還會選擇香港嗎?

放棄民主而保住經濟,根本是痴人說夢。
放棄民主,放棄香港的價值,之後迎接香港的只會是沒落。

同系列文章:
有感 6 – 香港比大陸城市優勝的是……
有感 5 – 無言,感動
[曲] 向專業的香港警察致敬!
有感 4 – 人們眼中的法治
有感 3 – 佔領立法會及運動去向之迷思
有感 2 – 為何支持學生?
有感
你真的以為可以放棄民主而保住經濟嗎?
為何不「循序漸進」,先接受篩選式假普選?

為何不「循序漸進」,先接受篩選式假普選?

七月 8th, 2014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筆者絕對支持直接爭取普選,不要篩選。
為何不「循序漸進」,先接受篩選式假普選?

面對假醬油假鹽,為何不先接受,邊吃邊爭取?
面對假雞蛋假皮蛋,為何不先接受,邊吃邊爭取?
面對假酒假飲品,為何不先接受,邊吃邊爭取?
面對毒奶粉,為何不先接受,邊吃邊爭取?

同胞,你懂的。
面對假貨,必需第一時間站出來爭取。
假若你接受過一次、兩次,假貨就陸續有來,無窮無盡。

假民主這東西,香港人經歷十多年了。
它荼毒人民,讓人以為這樣就很好,心滿意足。
這時再送來假貨的終極篇——假普選,你要繼續沉淪下去嗎?

假普選、假民主,是為禍最深的毒品。
讓人自我麻醉,自以為擁有自由,讓追求民主自由的心一點一滴地乾涸。
若我們的心已死,也就會失去一切抵抗力,輕易被人佔據。

朋友,其實大家都明白。
面對假貨,你該怎麼樣。

同系列文章:
有感 6 – 香港比大陸城市優勝的是……
有感 5 – 無言,感動
[曲] 向專業的香港警察致敬!
有感 4 – 人們眼中的法治
有感 3 – 佔領立法會及運動去向之迷思
有感 2 – 為何支持學生?
有感
你真的以為可以放棄民主而保住經濟嗎?
為何不「循序漸進」,先接受篩選式假普選?

對《白皮書》的粗鄙理解

六月 12th, 2014 by 思考/HK-X-Force 1 comment »

日前,中央發表《「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洋洋數萬字,再次鄭重宣告對香港的管制權。筆者粗鄙,想簡單地比喻一下我對白皮書的顯淺理解:

農場式解讀
場主告訴肥豬,「你在這裏吃的喝的有夠久了,現在要自由,是否活膩了?別忘了誰是場主, 要劏要殺要剦都可以,誰說一定要養你五年?」

進擊式解讀
牆外的巨人告訴你,那道牆只是裝飾品,這些年來你能夠有那丁點自由空間是巨人對你的恩賜,不要忘記巨人其實只要輕輕跨過來就可以隨時把你吃掉。

封神式解讀
阿狗,你以為神眼起義能推翻我?你以為你的小動作能打倒我?一切的發生,只是因為我沒出手,因為我默許你們耍樂一下。若我要改變這一切,你以為能你能阻我嗎?

桌遊式解讀
遊戲是我設計的,規矩是我寫的,說我違規? Rulebook 是寫給你遵守的,我要改便改,總之你一定輸,你管得了我?有種你就走。

引用內地同事的一句話:「這本《白皮書》,不就是赤裸地宣佈『一國兩制』失敗了嗎?」

配樂大師文集《感動,如此創造》

四月 30th, 2014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joe_h_book書名:感動,如此創造
作者:久石讓
出版社:麥田出版
ISBN:978-986-173-380-7
圖片來源:YesAsia

香港人認識久石讓,大多知道他為宮崎駿動畫配樂,不過其實他亦有做很多電影配樂,著名的長期合作伙伴就是北野武。早前逛台北誠品,買了這本久石讓寫的《感動,如此創造》,原來已是幾年前推出的書。

配樂大師寫的文集,當然有各種工作點滴,例如創作配樂的工作安排、流程與心得 ,與宮崎駿、北野武的磨合及合作模式,對純藝術及配樂之間取捨的心態,對音樂及戲劇之微妙平衡關係等等。此外,後半部更擴展到他對日本及亞洲文化及社會的看法,他近年越來越多與韓、中、台導演合作,由是否到當地錄音聯繫到各地工作差異,再體會到不同國家對音樂詮釋之別、同電影看法之別,再回看日本社會、音樂、教育、新生代封閉等問題。從一個穿梭亞洲的配樂師的目光觀察各國及回看日本,值得一讀。

為了不影響大家閱讀,我就不仔細談書中內容了,僅舉出一些有趣的地方:
– 「久石讓」原來只是藝名
– 他畢業後曾沈醉於極簡音樂創作,雖然後來轉型至流行配樂,現在又再次嘗試將流行與極簡音樂二合為一
– 他原本打算 50 歲退休,免得年老跟不上潮流
– 他在2001年曾執導電影《四重奏》,因為想更了解導演的工作及想法
– 他為宮崎駿寫配樂時,會先編寫一張 Image Album,讓宮崎駿先聽一下音樂路向,但最終不一定使用
– 他認為新一代缺乏的是內心感受情感的能力,如果能體會戰爭的可怕,就會尋求二戰的真相
– 他覺得不少日本音樂演奏者過份著重技術,而欠缺音樂詮譯能力

《風起了》與日本動畫雜談

四月 21st, 2014 by 思考/HK-X-Force 1 comment »

前文《風起了,是宮崎駿真的老了嗎?》寫過筆者對《風起了》的綜合觀感,尤其是失望的地方,這次想說一說欣賞的地方和一些雜亂聯想。

夢與夢想,遊走在真實與想像之間

對於故事主線之一的飛行夢,宮崎導演處理的手法挺有趣—動畫劈頭幾分鐘就用夢開始,解決多次在不做間場下直接讓夢境與真實交錯,突顯主角追夢的心境。主角與意大利飛機工程師直接,究竟在輕井澤之前有沒有相遇?他們是神交還是真的認識?這一點雖然沒有明確說明,但是站在整體故事表現角度,我覺得這並不要緊,重要的是動畫表現了兩個勇於追夢的工程師,在大時代的壓力下堅持飛行夢—儘管他們這具爭議的選擇帶來了戰爭裏的犧牲。作品這種真實與想像交錯的表現,把重點集中在他們的心境,故意領導觀眾忽略飛機工程這繁複的過程,也可以說是宮崎導演苦心經營的手法。就算他是個機械迷,也曾經表示《風起了》不會側重於飛行機械技術,他明白過於技術性的內容不是大眾觀眾想看的作品。

《風起了》原著小說與日本動畫風格

宮崎駿以動畫向已故作家堀辰雄致敬,動畫《風起了》中女主角的故事取材自堀辰雄的同名小說《風起了》的女主角節子,而動畫女主角菜穗子其實亦是堀辰雄的另一部名作《菜穗子》同名。參考《風起了》中譯本的序言,堀辰雄是當年積極將西方小説風格融入日本的作者之一,他尤其欣賞法國作家着重對人物心理的描寫,真實反映完整而複雜的心理狀況。在堀辰雄自身的小説,則善用景物描繪人物,透過角色眼中的風景,映照出難以真接描述的心境。

借境寫情,多用定鏡、空鏡描寫風境及靜物,是不少日本電影導演的拿手技法,甚至可以說是日本流行文化中的一種特徵。換到動畫作品上,宮崎駿過往的作品中,相對而言使用空鏡的比例不算特別外,不過就以他的成名作《風之谷》為例,開場初五分鐘不用一句對白,只描繪獨行俠眼前景象。說到最善於運用空鏡、寫景以描家心理的動畫導演,則不能不說近年冒起的新海誠。筆者認為,如果要說以動畫展示《風起了》那動敘事手法,則以新海誠為表表者。相對於以往很多成名導演,他並不追求動作場景的流線性或力度,反而使用大量的景物描寫,配上讀白或音樂,側寫角色的心境。

縱使新海誠的作品定鏡之多幾乎可以稱為「半動畫」,不過也正是這種特質讓人另眼相看,亦讓筆者感到與其他日本流行文化有相連的互通性、承繼性。美國動畫着動旋律性的流暢動感,歐洲動畫展現誇張而富藝術性的造型與動作,而日本動畫則走兩極,有些具強烈的爆炸動感,有些致力表現真實的生活感。各地動畫截然不同的風格,以至不同導演的風格,都與當地藝術發展與風潮,及個人接觸到的藝術所影響。正因為動畫這媒體有如此多變、包容、可塑的特性,才令筆者如此着迷。

參考來源:
中時電子報 – 《風起》3之1-獨家專訪宮崎駿

讀《瘋狂》

三月 19th, 2014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去年九月份突破的《Breakazine》以精神病為主題,結合圖像平面設計與文字,訪問香港知名與不知名的精神病患者,揭示他們生活的困境。有一句讓我印象深刻(大約含意):「患過感冒,沒有人會一直稱呼你為『感冒康復者』,只有患過精神病,就要一生帶着『精神病康復者』這標籤」。書中編輯後記提及推薦一本近年在德國出版的精神病普及讀物,我就興致勃勃要找來看,怎料港台都沒有譯本,只有國內的簡體版。
更正@2013-03-25:原來有台譯本《你瘋了:不正常很正常,「正常人」哪裏出問題?》,謝謝網友小影查證。

IRRH《瘋狂:你活得越正常,越有病!》這書名,劈頭就是要吸引注目。事實上,此書第一章確實有點嘩眾取寵,誇張地描述「正常人」這霸道的群體怎樣抹殺了世界的多元性,以「正常」的名義把世界帶入瘋狂。雖然作者有其道理,但是太誇張的口吻反而讓筆者有點沒趣。然而此書卻是「好戲在後頭」,第二章開始介紹精神病的基礎概念,各種病類及治療法,配以作者拿手的諧趣筆觸及切實經驗,讀起來生動又富趣味。

作者由「甚麼是精神疾」開始,既談歷史、也談概念,似是東拉西扯,但卻也很快地為讀者補上基礎認知。當中,有一樣很重要而一般人可能不知道的概念(來自亞里士多德):診斷,是一門特殊的認知形式。診斷不像自然科學,它是一種有目的的的認識,而目的就是治療,治療正在忍受痛苦的人。而各種形式的精神病類目,其實只是為了更有效找出合適的療法。作者以一句總結:「事實上診斷和分類是根本不存在。沒有精神分裂症,沒有抑鬱症,沒有成癮症——有的只是承受着各種不同痛苦現象的人。

在回望過去方面,由古人怎樣看待精神病人起,粗略簡快地講述由醫院隔離、鄉郊隔離到現代融入社會治療的轉變。觀望他人,就發現香港的所謂「融入社會」只是徒具其形。德國人提倡讓精神病人融入社區的動機並非因為精神病院不夠床位,而是他們真正了解到將不同精神疾病患者困在一起、脫離社會,無助解決他們的問題。他們不是像香港那樣叫病人回家然後每月只覆疹十五分鐘,而是在社區建立好整套配套支援,有病人互助組織,有足夠的社區醫護人員,讓他們在得到專業支持和同伴幫助下,重現進入社會。

» Read more: 讀《瘋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