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都友奇緣 Ernest & Celestine》清新童話式水彩動畫

四月 8th, 2013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ernestetcelestine-02

預告片:

官方網頁:
http://ernestetcelestine-lefilm.com/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Ernest_%26_Celestine

圖片來源:預告片

ernestetcelestine-04在剛剛過去的2013電影節,看了一套來自法國與比利時的清新水彩動畫。在小老鼠的世界,大熊是最恐怖、最兇殘的動物;而在大熊的世界,老鼠是最討厭、最麻煩的小動物。但是,偏偏有一只小老鼠夢想可以與大熊做朋友,更偏偏讓它遇上一個傻呼呼的大熊。天真的小老鼠與傻大熊在這個世界裡到處衝撞,引起了什麼笑話?這個奇怪的組合,又引起了其他人的什麼目光與疑問?

ernestetcelestine-03一個單純又有教育意義的故事,配上清新的水彩話,在這3G動畫時代,帶大家回到動畫最基本、最樸素的起點。看著那漂亮可愛的小動物與有趣的情節,配上柔和有豐富的色彩與輕鬆的配樂,就好像一個會動的童話繪本。事實上,“Ernest & Celestine” 本身就是比利時作家兼繪畫家 Gabrielle Vincent 的一系列兒童繪本,這次幾個動畫人把他依據原來的水彩風格做成動畫,效果令人十分難忘。在三個導演當中,有兩個是幾年前的爆笑作品《笑震震小鎮 (A Town Called Panic) 》的導演,《笑》內容淺白又笑話連連,無奈在香港無緣上映。希望這一次的《花都友奇緣》有緣正式在電影院與觀眾見面,讓香港的大小朋友也可以感受簡單的快樂。
ernestetcelestine-01

應該有多少手機網絡商?—「引入競爭 vs 最高容量」

三月 4th, 2013 by 思考/HK-X-Force 1 comment »

前文:3G頻譜到期!四大台會否必有一死?

「3G頻譜續期」的話題不出三日就煙銷雲散,就讓筆者來炒冷飯吧… 😛

對於目前「四大台」這個數量是否足夠,無論是營運商還是坊間都有很多見解。有意見認為營運商多才有更多競爭,才能迫使服務供應商提供更佳服務、更廉宜的收費;亦有意見認為現時網絡已經非常擠塞,分薄頻譜只會令問題進一步惡化。筆者並無參與過頻譜供應與分配的工作,無法向大家解答「多少個供應商才是最佳數量」,但是對於「引入競爭」與「網絡容量」這兩個雙方堅持的理據,就可以向讀者進一步展析。究竟兩者之間是甚麼關係呢?

電話網絡容量的非線性上升

首先,大家需要明白電話網絡的容量並非單純計算有多少頻寬或有多少線路。基於通論理論,如果要滿足所有用家能夠100%在任何時候都能打出電話,以現實社會的用家數量而言,所需的網絡轉接器及線路是接近無限的天文數字。而網絡工程所關注的,是如何現實地使用合理數最的網絡資源,提供達到某個特定服務水平 (Quality of Service, QoS) 的網絡服務。以手機通訊為例,一般以電話成功接通率 99.9% 為目標水平。由於不同用家、不同時間使用電話服務的時間長短都有分別,而用家使的時間長短對其他用家能否接入又有影響,所以網絡容量的運算亦需要引入統計模型,以計算在一般用家的使用行為模式下,某系統能支持多少通訊容量 (通常使用 Erlang B 運算)。較簡單的,以固網為例:

線路數量 接通失敗機率 能支持的網絡容量
1 0.1% 0.001
10 0.1% 3.092
20 0.1% 9.412
40 0.1% 24.44

(source: Docstoc – Erlang B table)
這個現象,是因為不同用戶的使用時間長短不同,而當線絡數量增多,在任意一刻用戶能夠接入的機會率會非線性上升。也就是說,一個擁有40條線路的系統,其容量會超過兩個擁有20條線路的系統。而對於無線網絡,「系統資源」由固網的線路與路由,變為更多變的無線環境、用戶距離分佈、無線基站分佈、無線電處理元件能力,所以系統能力與容量更難飄離簡單的線性運算。
» Read more: 應該有多少手機網絡商?—「引入競爭 vs 最高容量」

3G頻譜到期!四大台會否必有一死?

二月 8th, 2013 by 思考/HK-X-Force 2 comments »

3G-mobile

香港的 2100MHz 無線頻段使用權將會在 2016 年到期,現在擁有這個頻段的四大台(筆者習慣簡稱數記、C記、P仔、和仔)與沒有「3G頻」的人仔、聯通,最近一兩年與政府(通訊事務管理局 OFCA,以前稱為電訊管理局 OFTA)一直有商討將來頻段的安排。眼見四大台的 3G 投資在 iPhone 3 面世以後起死回生,這幾年內賺個盤滿缽滿,人仔當然也希望可以分一杯羹。日前,香港報章和網絡媒體廣泛 OFCA 的建議和人仔與四大台的明爭暗鬥,「3G頻譜到期」突然成為香港熱話。

明報 – 3G頻譜2016到期 中移促重新拍賣
unwire.hk – 【號外專訪】3G 霸權 ? 明益「大陸自己友」中移 ? 政府重組 3G 頻譜
HK-Android.info – 中移動要3G頻譜 , 政府:你們四大網商交出1/3頻譜給中移動

很多人擔心如果四大台有一家將來投不到 3G 頻段,就不能繼續提供 3G 服務,導致很多市民受到影響。其實,雖然當初 3G 網絡是用2100MHz 頻段,但是近年由於用戶激增,全球很多營運商都做「refarming」,壓縮原來的 2G 網絡,留空頻段重用做 3G 網絡。之所以可以這樣做,是因為 2G / 3G / 4G 技術本身是可以在任何頻段上面使用的,只是世界無線電通信大會定期會作出協調,統一各個無線服務使用的頻段,這樣同一台手機才可以在不同的地方通用。在最近的三四年,世界各地都有共識重用 2G 頻段建設 3G 網絡,大部分新的手機都支持用某些 2G 頻段用作 3G / 4G,當中尤以 iPhone 5 指定必須要使用 1800MHz 的 LTE 為人所知(1800MHz 原為 2G 頻段)。

那麼香港的營運商現在有哪一些頻段可以用呢?如果他們最終沒有投得未來的 2100MHz 頻段,能夠用自己的 2G 頻段改造成為 3G 嗎?
» Read more: 3G頻譜到期!四大台會否必有一死?

老婆婆的眼神 — 阿兹海默/老人痴呆症雜談

十二月 22nd, 2012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筆者從事電訊業的工作,上班地點不確定,經常要到處跑。最近在一個舊區上班,剛好有一個老婆婆住在附近的老人院,所以這幾個禮拜可以在午飯時有空就過去看一看她。今天適逢冬至,中午也過去探望一下,替她按摩筋骨。

這位老婆婆是我家婆婆的好朋友,他們年輕的時候在上海已經是鄰居。1945 以後,國內一陣又一陣風風雨雨,很多家庭都紛紛逃到香港。兩位婆婆的丈夫們先來到香港,找一份穩定的工作,儲錢讓她們帶著兒女過來香港。雖然來到香港後未能再做鄰居,但她們還是常常見面,我媽與老婆婆的兒女也是感情很深的世交。我從小就與婆婆同住,小時候常常跟着婆婆到老婆婆家玩,看她們打麻將,吃她們拿手的上海菜,學包上海雲吞水餃。在我家婆婆過身以後,我已經把老婆婆當成是親生婆婆一樣的看待。

老婆婆一直頭腦很好,年紀很大還可以一個人從新界到九龍城南貨店買東西(以前土瓜灣有很多上海人聚居,在土瓜灣和九龍城一帶有不少南貨老店),打麻將是腦筋還是轉得很快。但是在幾年前,老婆婆的情緒開始變得飄忽,開始對身邊的親人有莫明奇妙的猜忌。對,她是患上了老人痴呆症,而且惡化得很快。只是半年的是間,就已經嚴重得要住院留醫,及後要考慮要否入住長時間有人照顧的療養院,以及是否下重藥。下重藥,會讓人變得呆濟、思維遲頓;但不下重藥的話,情緒又變得非常飄忽,對身邊四周的人影響很大。

據修讀精神科的朋友所説,這俗稱老人痴呆的阿兹海默症,簡單而言是有部份腦細胞逐漸萎縮,所以腦部漸漸失去部份功能。不同種類的症狀,如失去短期記憶、沒耐性、情緒不穩等,就是不同功能的腦細胞逐漸萎縮。由於病患令這些部份消失了,所以暫時而言這是不之治症,只能盡早發現,並拖慢病情。一部份腦袋消失掉,這,是最令筆者最恐懼的病症。
» Read more: 老婆婆的眼神 — 阿兹海默/老人痴呆症雜談

白兔糖女孩 – 清新動人小品

十二月 21st, 2012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圖片來自 wmoov)

預告片:

(此文只含少量劇情)

今晚飯後閒着,去電影院看到《白兔糖女孩》快開場,就鑽進戲院。一個約三十歲、頗為憨直的、班公室工作呆佬,有一天忽然決心照顧一個小女孩,從此二人的生活便串連在一起。這個故事聽來頗為老套,毫無疑問劇中會有不少「呆佬不懂照顧小女孩」的笑點,會有一些照顧小孩子常遇到的煩惱問題等等。對,劇情或許大家都猜中十之八九,但是此劇依然讓筆者感到清新、樸實、動人

此作整體氣氛都是小品式,著重生活化,以及突出人與人的接觸、衝突、磨合、喜樂、哀傷。一位突如其來的小女孩,對既有家庭或獨身成年人帶來的衝擊,不同人的反應,不同人的轉變,以及對既有人際關係的增補,都是導演描繪的重點。當然,小女孩自身的轉變,重重天真的反應,也是讓人會心微笑的元素。此作的劇情固然平實,但仔細的人物刻畫卻讓人感到很平易近人,很容易代入其中,勾起自身的成長回憶。尤其是筆者身邊不少朋友成家立室,讓筆者更覺得電影中很多情節份外有溫暖、格外親切,既想起自己的親人,也想起自己的孩子。

或許,小孩子天真無邪的一哭一笑,本身就是世間最動人的樂章。

少年Pi——摸不着邊際的零碎漂流

十一月 26th, 2012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
(圖片來自 Bernie’s Monologue)

《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打着「李安的首部3D鉅作」旗號上映,有 IMAX 3D、3D 及 2D 版,勢頭很盛。筆者對 3D 電影有點厭倦,但對於此作的劇情內容則有所其待——華人執導、印度演員、印度背景的故事,會擦出甚麼火花呢?
(下文含少量劇情內容)

電影以主角的兒時成長經歷開頭,講述他的出身和宗教觀之後,再轉入漂流的主題內容,看他在太平洋上與老虎鬥智鬥力,經歷種種奇幻大自然,最後回到人間。很遺憾,由於整體故事內容太多,或者是要顧及的觀眾群太廣,整個電影讓人感到很鬆散。前段的兒時成長雖然能輔佐觀眾了解主角的背景和故事發展,但是篇幅很長,而且與主體的漂流相扣不多,主角的兒時經歷與於他在漂流中的心境變化只能說是略有相連。種種奇幻景色很多都只能淪為電腦 CG 展示場,除了看起來很漂亮之外,對故事劇情和中心思想表達沒有很大關聯和幫助。影片最後彈出了有關生離死別的嘆息,但是由於前段太著重與 CG 和動作刺激,這樣「突然哲理」只叫我感到唐突,好像只是為草草收尾加上一筆句號。

對於此作標榜的電腦 CG,老實說有些時候還是不太滿意。尤其是在海裡漂流時的奇幻景色,有一些實在是做到太完美了,平靜如鏡的海水就真的做成硬邦邦的鏡子,開起來有些像 Final Fantasy 的 CG,失去了真實感。不過,佔劇情最多的老虎終歸還是做的很好,就算是觀眾先看了很多不同的真實的動物,然後再看到這個老虎,還是會覺得牠跟之前那些真實動物一樣。這一點可算是此作的最大看頭吧。

一套電影,又要有亮麗的 CG 特效,又要有刺激的動作情節,又要有一些哲理讓觀眾深思,不容易哦。辛苦努力的把種種元素集合了,但是卻最後迷失了電影的重點。雖然 Pi 成功「上了岸」,但是觀眾的思緒卻還在零碎情節中漂流,摸不著邊際。

麒麟崗公園巨石掌故

十一月 11th, 2012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今早在屯門閒着,就來到麒麟崗下看一看這塊在《香港民間風土記憶 貳》(周樹佳,2005)裏讀過的巨石。

青山灣原本怪石麟荀,開發青山公路及屯門時均釋數移除,唯獨此石留下。官方解釋是為見證昔日之海岸線而留下此石,但是據香港掌故作家周樹佳言,卻另有故事。(以下是我記憶所及的內容)

以前香港修煉神打風氣很盛,漁民也不例外。修習神打的漁民有一個「寄石」的儀式,將自己部份靈魂寄存在近岸的巨石裏,用意是希望在海上遇上凶險時,有穩固的巨石庇護,保佑自己的海上作業平平安安。在屯門三聖廟山下岸邊的這塊巨石,就常常被當地漁民用來做「寄石」儀式。

在開發青山公路時,如上文所述,岸邊的大石都被移除或者用爆破清理。這個大石原來準備用爆破除掉,但是奇怪地在爆破前一天,爆破工人全都病了。因為這塊巨石一直以來寄存了很多漁民的靈魂,保佑他們海上平安,再加上發生這樣的事件,有當地居民就跟政府官員商討,希望把它原地保留。當時有一位外國官員堅持要進行爆破,怎料奇怪之事又發生,很不幸地在爆破前一天他的兒子遇上車禍送命。最終政府決定把青山公路的規劃偏移一點,避開這塊巨石,而且以「記錄昔日海岸線」為名,讓它可以安在原地。

姑勿論是否相信神打這類民間信仰,這塊巨石作為昔日漁民生活和海上作業文化的一個「活」見證,我覺得都值得給以尊重,也可以結合三聖廟和海岸線遷移這些歷史,讓遊人認識屯門的變遷和漁民的習俗。

《從古代海圖看世界》- 航海圖滲出的血肉歷史

十月 5th, 2012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書名:誰在地球的另一邊:從古代海圖看世界
作者:梁二平
ISBN:9789620429248
香港圖書館編碼:003131355
香港圖書館索書號:716 3311
圖片來源:博客來

「地圖」就聽得多,但「海圖」這個名詞確實是第一次聽見。作者所指的「海圖」,是遠洋船使用的航海圖。此書以西方地圖及航海圖發展為軸心,由充滿幻想成份的中世紀地圖開始,展示一幅又一幅影響地圖學、航海史以至世界歷史的地圖或航海圖。這些圖像背後,反映着很多不同的人物與歷史,有的令人讚嘆,有的令人痛心。從托勒密及墨卡托的古地圖上,可感受到古代哲人如何透過精細運算與大膽創新,帶領人類及後如何描繪這世界走出新方向。在西班牙、葡萄牙、荷蘭等國家的非洲、美洲及遠東航海圖背後,映照着殘暴的奴隸交易,血腥的殖民清洗與貪婪的略奪戰爭。作為課餘讀物,此書或許在歷史描述方面只算是匆匆帶過,但可以讓讀者從地圖史的角度去快速走過一遍西方強國發跡史及征服史,則不失為一個有趣而又發人深省的角度。

再談國民教育和公民教育

九月 9th, 2012 by 思考/HK-X-Force No comments »

2007 年舊文:相比國民教育,香港更需要公民教育的改革

2007 年無意中看到關於國民教育的新聞和專欄,想了一些關於國民教育和公民教育的問題,寫了上面這篇文章。想不到在 2012 年,這個國民教育變成了如此一個重大的問題。我的立場從來沒變:我認為應該深化公民教育和通識,並且把中史列為必修科,而非設立國民教育科。

對於國民教育和公民教育的想法

我不贊同讓國民教育獨立成科,因為全面的公民教育已經包括了國民身份的範疇,而且這份認同應該建立於客觀和整體的認知之上。全面的公民教育,應該從自身的城市開始,然後到民族、到國家、到世界,一步一步的建立認知,再引伸出關愛,最後到認同和推進。只有了解其缺點和不足,由同理心發出關心,推動作出改進,再在過程中慢慢建立基於深入了解的愛,成為愛這個世界的公民。

現在的公民教育還是缺少對我城的認知,我認為整個公民意識的建立應該從最貼身的周遭環境出發,學習認識社區、參與社區、推動改進。對香港的認識,不能只停留在『從小漁港變成金融中心』的片面,而是多認識不同的範疇(如流行文化、風俗、環境等更生動和貼身的源流變遷)。而且,幾年前特區政府把中史剔出必修科,令我感到非常意外。認識國家歷史是公民教育非常重要的部分,光是三年時間的中史科內容已經很緊密,根本無法能與公民教育或者通識合併,怎可以把它剔出必修科?公民教育、通識和中史三科應該互相補足,建立完整的公民意識和對我城、國家、世界的認知。

對於取消國民教育三年開展期的看法

就如我昨天所說,公民教育必須先停止,然後全面檢討。政府說決定取消三年開展期,但是不取消國民教育,學校可以按自己的教育理念開展。為何不全面停止在檢討,而是給學校自由開展?我一直反對這樣讓學校自由開展、可以用任何形式開展的做法,這樣太危險,很容易被人利用,種入各種不客觀的內容,甚至是極左、極右或其他極端思想。對於教育孩子的政策,怎可以這讓隨便?如果我的孩子在派位被派進左派學校,那怎辦?我完全不明白政府這樣做有什麼意義,現在讓學校任意隨便發揮是完全不合道理的做法。把課程回收,全面的檢討,讓更多不同社會人士參與,共同建立更完整的公民教育方案,然後在重新推出,這才是最好的解決方法。

現在所謂『讓學校自己決定是否開展』,只要了解近年香港教育政策的人,都知道政府有辦法讓學校推行。我媽教小學四十多年,退休之前幾年都是在普通學校負責所謂『問題兒童班』,班內既有成績較差的學生,也有情緒病或輕度精神病的學生。要兼顧兩邊學生,與家長跟進問題學生的生活(如果能找到家長的話),甚至是一拼根進家長本身的情緒問題,所花的精力比以前要打得多(還未談要帶兩三個課外活動,四出表演和比賽,為學校宣傳避免殺校)。但是,學校根本沒有相應的硬件和軟件配套,沒有接受過專門培訓的老師,只有一個星期來一天半天的社工,根本沒法應付,教育質素無可避免地下降。為何學校在沒有適當支持的情況下,依然願意接受有特殊需要的學生?就是因為沒接受一個特殊兒童,政府就會提供兩三萬元的額外撥款。換成國民教育,只要政府為推行國民教育的學校提供可觀的額外撥款,你認為學校不會參與嗎?如果你是校長,附近有學校全都獲得了十幾萬的額外撥款,能提升學校的各種設備,你的學校會選擇要不要這十幾萬?

Update @ 2012-09-09
反國民教育行動後續感想

剛在新聞看了黃之鋒的現場解說,說現在政府把決定權全交給學校,已經使戰線擴散至每一間中小學。綜合大聯盟個人的聲明,現在會雙線並行,一方面繼續爭取全滿收回國民教育,另一方面聯繫全港學校成立國民教育關注組,配合各校的學生會選舉,在新的戰線做監察工作。大聯盟成功組織了十天包圍政府總部,實在不容易,他們在這個階段決定暫停佔領,我尊重他們的決定。學民思潮過去這兩個月————尤其是過去十天,實在付出了很多精力人力,得先感謝他們。在喚起了很多學生對於此事的關注後,這個沒腰骨沒膊頭的政府下,把責任全都拋到學校去,將需要跟多精力去應對,所有中小學的關注組必須要小心監察把關,有問題可以聯繫網絡上的校友關注組,一起應對。但是我希望大家不要對『全面停止國民教育』這個目標灰心,要堅持雙線行動,我相信大家為了這個目標是可以再次站在一起,清除洗腦教育。

P.S. 筆者昨晚深夜得知佔領行動停止亦有點意外,其實可以選擇先暫停絕食,然後今晚繼續舉行集會,面對面向支持者及參與者宣讀聲明,讓大家清楚知道運動去向,避免訊息混亂。但無論如何,大聯盟——尤其是學民思潮——在這個暑假確實已經很辛苦了,筆者感激他們的努力,亦尊重他們的決定,我相信所有參與者都隨時準備再次聲援你們,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