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制表態可以帶來甚麼?

運動發展到這一刻,香港的自由之夏正燒得熾熱。經歷了前天機場的眾多事件,我最想告訴大家的話仍是之前所寫的那篇:《運動的最大隱憂是仇恨》。 除此之外,想討論一種出現…

運動的最大隱憂是仇恨

看到連登上的討論由撤與守的決定擴展到仇恨心態的問題,我實在認為要寫這一篇與網絡民意相反的趕客文。(其實此blog也沒有多少讀者,哈哈) 由運動初期有零星掘磚及掟…

Posted On

親政府陣營抹除理性證據的方法

前晚鄉黑勢力在警方默許之下橫行元朗,無差别攻擊正在歸家的示威者及任何市民,任何有常理的人看過直播影片都會感到極為忿怒。白衫鄉黑的野蠻無理及警員故意視若無睹,以及…

廿二年的「和平」

看到有網上留言說,為何不能回復過去廿二年的和平,以和平的方法解決問題? 廿二年和平……嗎? 我也愛好和平,Love and Peace。但有兩個疑問: 一:過去…

不理解年輕人?不為也非不能也

看着長輩在通訊群組發送那些譴責學生暴力的公式化訊息,一再強調以前多麼艱苦、現今年輕人多麼美好,老實說實在覺得懶得回應。說社會環境,樓價與薪金的差距大幅拉遠已有無…

Posted On

中共支持者不肯面對的現實

中共支持者不肯面對的現實:新疆無數維吾爾家庭被拆散,捉進思想改造營,強迫放棄宗教及文化,又拆毀禮拜堂寺及民居。這不是傳說,而是鐵證如山的事實,有如納粹的暴行每天…

Poste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