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廣德談可持續發展 – 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簡介及前言

日前,香港公共專業聯盟主席及香港可持續發展公民議會主席黎廣德來中大逸夫書院分享,談可持續發展在香港之實行。他開首不久就談及在報紙寫關於可持續發展的文章的經驗,說市民教育是非常重要,相信這亦是他來中大作分享的原因。但是,看著身邊的同學,有的在不停閒聊,有的在看課堂筆記,有的在看《頭條日報》,有的在看《新Monday》,有的在聽 MP3,我想香港距離可持續發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分享內容

無論如何,他的分享有不少值得記錄作參考的地方,以下是我整理的資料。

可持續發展的重要性

無論是對環境、社會及經濟,可持續發展都十分重要。就算在推崇自由經濟的《財富 (Fortune)》雜誌,也警告說如果勞工所得的回報對比資本所得的回報持續下降,政府將無可奈何地被迫加強對經濟的控制,而自由經濟的實驗亦會告終。所以,尤其是在現今的社會情況,可持續發展理念顯得更為值得重視。

可持續發展的四大要素

要達至可持續發展,需要留意四大要素:
1. 經濟運作
2. 社會公義
3. 環境保育
4. 管理制度

黎廣德指出,前三大要素為可持績發展的主要課題,而管理制度則是達致前三大要素能有效實行的條件。而以現今世界社會經驗,最有效的政府管理制度則是民主政制,因為民主政制讓政府有權力及道德力量去處理各既得利益者的糾紛。民主並不是必然帶來可持續發展,但是沒有民主則近乎沒有可能達致可持續發展。他亦指出如要真正達至可持續發展的話,準確而言是要有不少條件,例如一個有創意及科學的政府,要有成熟的公民社會,及要有敢言的專業人士等,詳細可參考2002年聯合國定下的《墨爾本原則 (Melbourne Principles)》。

香港欠缺符合可持續發展的管理制度

香港就是一個欠缺符合可持續發展的管理制度制的地方,阻礙了可持續發展。政府有兩大現像顯示出香港管理制度的不足:

1. 不信任人民
自1992年聯合國在巴西定下《21世紀議程》以來,人民的參與都是可持續發展所必需具備的。但是在香港,由城市規劃到特首選舉,市民都難以參與其中,顯示出政府對人民並不信任。他舉出扶助弱勢社群的政策作例子,他曾向唐英年質疑單靠中環上班公務員的報告是否可以清楚了解弱勢社群需要,並提出讓地區部門有更多參與,但最後政府還是決定一切交由中環決策。

2. 反科學
要達至可持續發展,政府必需誠實面對科學,並積極利用科學解決問題。但以空氣污染指數為例,世界衛生組織於去年發表了研究了十多年的報告,定下了新的污染指數警告機制,比現有的更準確。以此新標準,當香港政府公佈空氣污染指數是「可接受」的時候,其實世界衛生組織已認為是「100%危害健康」。香港政府聞訊隨即表示香港是非常特殊的,並聘請專家作十八個月的研究,考慮是否採用新標準。香港政府聘請的專家所作的十八個月研究,會否比世界衛生組織十多年的研究報告可信?令人生疑。

結語及感想

黎廣德後半部發言大都集中在政制綠皮書,可說只是勉強與主題有關,但對於現時絕少接觸政治的大學生而言,也是值得借用這個機會,希望促使一些人去留意一下政制發展。反而,他原本註明的出席身份為香港公共專業聯盟主席,但分享中則很多時都以公民黨成員自稱,同時投影片也全附上公民黨標記,未免宣傳味道重了一點。

對於他提及觀塘重建未能顧及現時該區居民經濟需要,我認為除了政府作出的地區意見收集及諮詢出現問題外,更嚴重的是「高尚帶動一切」的思維深入民心。由旺角朗豪坊開始,到觀塘的apm,政府及傳媒就不斷向市民灌輸「高尚商場能帶動地區經濟」的概念,讓市民都認為只要在舊區建設大商場,該區經濟就會改善,人民生活也會變好。但現實卻是商場令物價與樓價上漲,收下低的原居民不能負擔,但又分享不到新增的經濟收益,結果就唯有離開該區。所以,我認為對於平均年齡較高及普遍教育水平較低的舊區,如何能令居民民從「高尚商場能帶動地區經濟」的美夢中走出來,才是令居民更現實地面對重建及規劃的要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