鏗鏘集 – 苦了老師,苦了學生


官方網頁:鏗鏘集 – 苦了老師,苦了學生

近來在中大非官方新聞組有關教育及老師壓力問題的討論不斷,但我各方面繁忙所以沒甚麼時間看。昨天的鏗鏘集也談這個問題呢,但是我還在忙,只是旁聽了節目。有趣的是,這次鏗鏘集全集都用了 Pink Floyd 的《The Wall》作 BGM。《The Wall》是音樂電影,內容大概是說當時西方兒童的畸型成長環境,由教育制度、家庭因素到社會現象都有,主線是這種種問題對兒童的影響。這看似與現在香港討論的教師壓力問題關係不大,但如果由《The Wall》電影的思想出發,想一想教師壓力與學童學習的關係,則又會發現其實教師壓力問題也會影響學生的學習。

說回教師壓力問題,雖然我最近比較少留意新聞,但因為我媽是做教師的,在這年來也看到的些不好的現象,以下列舉幾個例子談一談。

一. 近年越來越多非教學工作,例如學校為了避免殺校,要到處圍宣傳,製作海報,派發傳單,四出表演等等,老師與校長都變成了推銷員,這樣又還能留下多少精神教導學生呢?大家看看香港仔公國《學校被橫額包圍》一文內的圖就會明白現在的學校有多荒唐了。

二. 大家都明白要摸索新的教學課程是不易的,政府方面就醒目了,口裏說是課程「有彈性」,實質上就將設計新課程的責任都交給學校及出版商,只訂出大方向。於是老師要花額外的精神在設計課程、試行出版商的新教材等,而現在的學生就成了試驗新課程的白老鼠。這樣對學生真的是好事嗎?

三. 這不知道是否個別學校的問題。現在我媽的學校要縮班,自然要減少老師。那麼校長怎樣評核呢?這下可有趣了,他/她要所有老師對其他老師作出評核。這不是在分化嗎?不是在破壞老師間的互信嗎?

以上的問題當中,第一點已經談了無數次。為何在現在學生人數減少的時候,政府不乘機推行小班教學呢?始終,學生人數這麼多,怎樣改革教育制度與課程,老師還是不能好好地針對學生作指導。一班四十個學生,還要作甚麼互動式教學,結果每個學生都不知道有沒有一分鐘發言,這樣又能有多大作為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