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選只是對這政府最起碼的要求


筆者已有一段時間沒有寫關於香港社會或時事的文章了。說我犬儒也好,主流化也好,筆者都已經對香港政府死心了。不論你花多少心力去鋪陳道理,他們都不屑一聽;不論你花多大氣力去抗爭,他們都有鐵票去支持,有惡法去實行。在現在的議會、制度與法律下,我已找不到方法與這漠視民意的政府抗衡。有這樣的政府在,香港的公民社會根本無以發展。

由囍帖街、深水埗到觀塘重建區,由天星皇后碼頭到高鐵,由梅窩正生到菜園村,政府打重一開始都不打算與市民展開認真的對話,不打算用心了解及幫助受影響市民。他們只提供單一金錢賠償方案,不接受的話就只有等待被惡法抬走的命運,完全無視不同的市民有不同的需求。遇有市民之間意見相衝時,政府更懶去協調溝通,而是積極打傳媒戰,讓有利政府一方贏得支持,好讓政府的方案獲得通過。遇有市民與相關專家提出意見及第二、第三方案的話,政府就只會不斷找理由反駁,他們根本無意坐下來一起研究不同方案的優劣,他們不會與市民一起找到解決問題的最佳辦法。

有論者或許會覺得這種對話只會徒而無功,只會流於對罵。之前在研討公民參與的論壇中,聽到講者分享外國的經驗,的確對話初期一般都是以對罵結束。但經過數月至一年,每週一次、甚至兩次的反覆溝通後,最後多方不同意見的持份者終會理解對方,並找到所有人都接受的解決方法,而政府則盡力架設及完善溝通平台,以及最後幫助市民去實現這最為市民接受的方案。但在香港,似乎我們的政府沒這耐性,他們只是著緊於怎樣讓自己的意見獲得通過,怎樣去實行自己定下的方案,從不會認真去幫助市民解決問題。由董建華到曾蔭權,家長式管治並沒有本質上的改變;由特首到局長,都只是「get the job done」。

有人認為現在政府無視市民要求,正好體現普選的重要性。對,普選的確是必需的,起碼政府的首長必需對市民負責,而不是對那小圈子八百、千二人負責;議會必需反映市民意願,而不是少數人的利益。但是,我認為普選只是對這政府最起碼的要求。就算特首對市民負責,但如果下面的官員及局長仍是抱著「get the job done」的心態,對特首及市民陽奉陰違、敷遣了事,正事不做而只顧打傳媒戰、只顧形象塑造,香港的公民社會仍是難有寸進。

筆者認為普選只是改革香港政府的第一步,透過對市民負責的特首,透過平等地反映市民意願的議會,去改革這漠視民意的政府,去撤換漠視民意的官員,去清洗政府裏由上而下這「get the job done」的心態,以讓香港的公民社會得以健康發展,讓市民在各種社會議題上能與政府對等地溝通,讓政府真心與市民一起解決問題,讓香港得以持續發展。

普選,只是最起碼的第一步。普選後,真正的工作才開始。

但是,不知我們何時才能踏出這一步。


1 thought on “普選只是對這政府最起碼的要求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