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之鳥》話劇小感 (中英劇團2004-05版本)


註:此文原於二零零五年一月廿三日刊於「筆由自主」(http://freepen.org),現該站已關閉。最近得知有新的《火之鳥》話劇即將上映,所以重貼此文讓各位參考。

 早前中英劇團於文化中心劇場上演了改編自手塚治虫名著《火之鳥》的同名話劇,一連上映九場,反應尚算不錯。我看了其中一場,作為一個《火之鳥》迷,我想我或多或少可以說出此話劇與原著相異的地方。

 此話劇分為「古代篇」、「現代篇」及「未來篇」,但其內容並不是改篇自原著的同名篇章,而是經過編劇重新編寫。由於原著本身有太多篇章、表達了對人生不同方面的思想,話劇也只能選其一二。以我的理解,編劇是以他看《火之鳥》後的感想及吸收到的訊息來重新編寫話劇劇本,選取了《火之鳥》中「不要對生死過份執著」的思想來作為主題,然後以三個不同的背景及表達手法以話劇方式重新演譯。

 「古代篇」含有較重的編劇個人風格,與原著的表達手法相距甚遠。在這篇編劇用了「夢幻」的手法來演譯,場境可以突然轉換,以不同的「夢」來表達「不要執著」訊息。或許會有人覺得這樣增加了思考的空間,但是我卻認為這個是太「露骨」的表達手法。編劇在每一個「夢」的場境分別表達一種思想,每一次都頗為直接說出「不要執著甚麼」,而整體感覺則像是將很多短故事「炒埋一碟」,整體欠缺連貫的感覺。另外,這些短故事當中有些是來自原著的某一篇某一節,但那些人物出現兩三分鐘後就消失,完全沒有交待後續故事。這做法令觀眾會覺得這些角色是可有可無,而且也捉不到他們在整個話劇中的定位,感覺上好像只是為了與原著拉上關係而存在。

 如果換為原著,會是怎樣的表達手法呢?原著是以實在的故事發展為主軸,讀者在故事中不同人物的經歷、思想發展等方面去模索作者意圖表達的意思,一邊看一邊思考,而某些篇章則會在最後直接指出作者想表達的思想、觀念。相比話劇中用「夢幻」的手法,我覺得原著以故事及人物來表達思想是更能令觀眾反思當中的意義,以及令整體故事更有連貫及統一。

 「現代篇」則比較接近原著的手法,以故事及人物來表達「不要執著生死」的觀念,當中亦借用了「猿田博士」的名稱。雖然表達手法較為接近原著,但是在人物性格及發展上的處理則好像忽略了《火之鳥》中的一個特色:沒有絕對的奸角,也沒有絕對的正義人士。在話劇中,忠的永遠是忠、奸的永遠是奸;但是換作原著,我想其處理手法會換成英一郎(原奸角,猿田的學生)得到火鳥的血,但漸漸理解猿田的苦衷,但最後他卻又像當初猿田被自己背叛一樣,被他的學生所出賣。原著就是有著這種歷史因果在不同時空循環、人物沒有永遠的忠奸,才使《火之鳥》吸引了萬千漫畫迷。

 「未來篇」是全劇最短的篇章(「古代篇」佔上半場,「現代篇」及「未來篇」佔下半場),只有約十分鐘,所表達的是「執著於生死只會墮入無間的循環」。這篇主題思想清析,但是真的是太短了,與「古代篇」中的短篇故事無異,個人認為將此故事加以發揮會比「古代篇」更有感染力。

 雖然我對話劇認識不深,但是對演員的演出也有些少意見。「現代篇」的主要演員處理得不錯,是我最欣賞的篇章;「未來篇」實在太短了,我也看不出甚麼;但是「古代篇」的主角有馬則覺得還有改善的空間。雖說演話劇要有比較誇張的表情,但是我卻覺得這位演員的表情經常處於最誇張、最激動狀態,未能做到「收放自如」。這樣反而令觀眾對「激動」麻木了,分不清在那個地方是激情、那個位置是平靜。

 整體而言,這次話劇對於「漫畫話劇化」是個不錯的嘗試、開始,令更多人明白到漫畫不是單純的消閒物品。但這次話劇中亦有不少我認為可以改善的地方,最主要是要多尋找漫畫界中對作品更多不同的體會、理解,令話劇更能吸收漫畫中的特色、表達手法及優點,這樣「漫畫話劇化」在技術層面上才能更具有交流的意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