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達及蘇嘉文演奏會感想 (及香港人拍掌惡習談)


近來聽了兩場小提琴演奏會,少不免想談一談感想。

慕達莫扎特奏鳴曲演奏會

先說剛聽完的慕達 (Anne-Sophie Mutter) 演奏會,是少有全場滿座的演奏會。我雖然沒有買過她的唱片,但只要有逛唱片店都一定聽過她的唱片,加上我中學的美術老師常在小息時間播放她的影碟,對她的演奏也有一定認識。這晚的演出基本上與我預計的差不多,她的風格依然是感情豪放、對比明顯、運弓快而廣。以這種風格及技巧來演莫扎特音樂,別有一番風味。但這是否演莫扎特的最佳方式呢?我則有所保留。或許是因為我學習的演奏風格較傳統,我認為演莫扎特的感情是要細緻、靈巧,而對比、運弓等則是恰到好處、不多不少。雖然慕達在豪放之餘也做到細緻的感情,但這種風格的莫扎特始終不是我心目中的首選。我想我比較喜歡 David Oistrakh 拉奏的莫扎特。

蘇嘉文 x 香港小交

至於蘇嘉文 (Zukerman) 的演出,則令我有點失望。不是說演得不好,而是太平凡了。技術上的要求是達到了,但就是沒有色彩、沒有特色,一切都平平無奇。他演出的曲目包括莫扎特的第五小提琴協奏曲「土耳其」,就演莫扎特而言,慕達就比他出色了。之後有布拉姆斯的雙提琴協奏曲 (Double Concerto),我覺得大提琴手的表現比他好得多。同時,他的強弱對比太大了,我已是坐在第二行,但音量小的地方還是聽不到。

香港人拍掌惡習談

蘇嘉文這場演奏會又一次體現香港人的拍掌惡習。只要是有來香港演出過的音樂家,都必定遇過香港人永不停止的拍掌。但這是真的由於觀眾欣賞那音樂嗎?事實上,無論是甚麼人演出,演得怎麼樣,觀眾還是會不停拍掌。這是甚麼原因呢?說到底,還是香港人「怕蝕底」的心理,想聽多一兩首安歌 (encore)。就像蘇嘉文這場,明顯地從他的表情可看得到他已鞠躬得不奈煩 (或許他也不滿意自己的表現),但觀眾還是拍個不停,最終是他硬把首席小提琴拉走,好讓其他團員都離開,才令觀眾死心。

香港人啊,請不要將師奶心理帶進演奏廳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