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動畫時代」第三夜



按上圖看放大版簡介

(有關「我們的動畫時代」簡介及其餘四的感想與筆錄,請看這裏:我們的動畫時代 – 香港動畫短片 1990-2006)

今晚的放映與之前不同,前兩晚的動畫大多有故事性,而這晚的則是抽象、圖像性為主,直接以圖像、繪畫、視覺效果等技巧來傳達訊息。我對這種動畫認識不多,感想只好從簡,但交流會筆錄則繼續提供。

動畫感想 (簡介請按上圖閱讀)

最容易看得明的是開初兩套,第一套看了第一個畫面就已經感覺到主題了,十分有趣。這種「hea」的生活,實在現時是很多年輕人 (包括我) 在假日的生活… 第二套的主題也明顯,是香港人所謂「行開o下」的行為的寫照。

之後的《電視節目們》也很易明白,最後直接以文字反問觀眾。不過我本身並不是「電視撈飯」的人,甚至是甚少看電視,所以感觸不深。同一導演之後《母髮愛》我都不太明白,無法多說了。《心花怒放》則大約明白是談男女平等及社會權力的問題。之後的《My Dear Under》也不太明白…

然後兩套動畫中,都不明白… 不過第二套的配樂裏竟然有 Eric Kowk 的《楊千嬅更新版》的一段 (原曲收錄在唱片「MvsM下半場」中),不知是唱片公司借出了版權,還是借用一段而不用買版權?令我回想起我是楊千嬅 fans 的日子呢… (希望我沒有認錯歌吧…)

接著的《窗》是否說現時的生活刻板?不太清楚。《丑》既不明白其主題,亦不明白粵劇人物在當中有甚麼作用…

最後的好鬼棧穿插了不少舊香港的時物,所以大概都估計到是談舊香港,但最終要在交流時間聽到作者親口說才能確認。

好了,這些純粹吹水的感想就此作罷,還是看交流會的簡錄吧。

放映後交流

這晚並不是每位導演都能抽空出席,只有鐘偉權及蘇敏怡,及每晚都來的盧子英 (還有其實黃迪先生每晚都來看)。一如以往,是先由盧子英發表感想及意見。他告訴了我們,今天的導演全都是理工大學的學生,有不少動畫更是畢業功課,而且他們還連續五年贏了獨立短片的動畫組金獎。他說這些學生在校內有機會及資源去創作畢業作品,自然同時交到比賽去試一試。他們的第一部作品就能顯現個人特色,例如主題取材及表現手法,是非常難得的。

第一位導演淡水的作品是著重圖像 (盧子英的用字為「graphics」) 及色彩,運用電腦技術幫助,充滿平面設計的味道。但如果想看複雜的動作,就不是這個類型了。第二位導演鐘偉權則著重繪畫,顯現出獨特的畫面質感及線條。至於曾奉知的作品則是「object animation」,即是選用實物作為素材,製作「stop motion animation」,難度頗高。通常做這類動畫會使用如手工藝、紙及發泡膠等物品,透過拍攝角度及燈光運用來凝告氣氛。特色是質感豐富,及效果容易突出。而曾奉基則以繪畫為主,有很重的拼貼感覺,直接將觀點帶給觀眾。最後的蘇敏怡 (Stella) 則帶給人很新鮮的視覺,有獨特的拼貼及主題,幾個畫面已能令觀眾感受到主題。而她選用的素材亦很配合水彩作畫及線條,將作者對香港變化的感覺表達出來。

然後 Stella 就表示這晚的動畫的導演有不少都已熟識,但現在能看回他們的早期作品,可以見到他們的成長。同時,亦令她明白到不去做就會退步,只有不斷進取才會進步。鐘偉權則說這晚看到自己的確有在進步,但同時發現是最舊的作品最好玩。他事前沒有想過作品能在電影院放映,笑說如過沒有這次機會,就很可能永遠只會放在家中在一角。他亦提到當時參賽前師兄師姐已獲多屆金獎,令他的壓力頗大。

盧子英接著說現時多間院校都有動畫課程,如理工、城大、浸大及科大,加上政府宣傳創意工業、支持創作,所以近年的動畫很有進步,頗為難得。對於製作動畫而言,他認為最重要的是作者要用心創作,現時大部份修讀這些課程的畢業生在技術上都很有水準,但能有好成績的始終不多。然後他談到動畫中「畫」的元素,他認為畫的重要性不亞於動感,依靠作者的筆觸、甚至紙的「texture」來表現出來。就以今晚的《心花怒放》為例,他認為此動畫的質感、色彩、線條及文本等都很出色,發人深省。他認為這類動畫是著重畫面表現,不重情節,所以會令歡眾有所感觸。

此時,鐘偉權補充說,他們實在是要靠努力才有成績。因為在他們的學系,玩動畫的人並不多,他那屆的一百名學生中,只有約五人玩動畫,而 Stella 那屆更是一百人中只有她一個人玩動畫。同時,學系所提供的支援亦不多,學生多數為自發去學習及探索。做畢業功課雖然算是一個機會,但資源其實仍是十分缺乏。

Stella 說那學系原有很充足時間做畢業功課,但是他們修讀時則採用新制度,改為三個月,令時間很緊迫。她回憶說那時是第一次創作屬於自己的動畫,想做一套值得自己驕傲的作品,覺得好像多年的學業就是為了製作這部動畫,那時全程投入,進入了忘我境界。起初兩月先是四處去畫畫,去看各個舊區的風貌。從前她到灣仔都是看漫畫、購物,但那次則到了一些舊街,發現灣仔的另一面貌,觸發起她製作舊香港這主題的衝動。她得到的經驗是製作動畫真的要花很多時間及心機,當時長時間在電腦前工作更間接導致她現在不時有腰痛。無論如何,她都建議想嘗試的人先製作簡單的作品,看看自己的興趣有多大,再決定要不要繼續。

然後是問答環節,先來的是友 Blog「GTO 的偉大記事」 Blog 主 GTO 的發問 (他同樣是買了五場套票),問 Stella 的《好鬼棧》大部份畫面的底色都有「九宮格」樣式,是否直接將畫畫在九宮格紙上。Stella 答背景是畫在九宮格紙上,人物則是畫在「玉扣紙」上,並用燈箱協助 (但我不太明白呢…)

盧子英這時再談一談這些作品的創作特色。他說做動畫作品是有很多可能性的,有不少導演都以動畫去表達他們喜歡的東西。尤其是本身有很多嗜好的導演,如喜歡電影、音樂、文學、舞蹈等,都可以在作品中表達。例如他曾問過曾奉基,他會研究如何將自己喜愛的音樂用在動畫之中。他也舉例,創作人可以將喜愛的圖像作出拼貼,再加上自己創作的圖像來創作動畫,或用喜愛的物品組合作動畫。

之後有觀眾分享,說 Stella 由動畫到插畫都有自己一貫獨特的風格,而且專門畫香港有特色的地方 (如士多、建築物等),十分欣賞。 Stella 接著談及香港的城市發展,說近日其實有關於喜帖街重建的重要公佈,但已近乎沒有人留意。她亦表示近來正在準備出書,但還有不少問題有待解決。提問者這是笑問,Stella 既然畫過這麼多香港事物,下一樣會否是公厠?Stella 說暫時公厠未是目標,但近年公厠的變化也不少。她說她自己常有很多事想做 (如多賺點錢、去去旅行),同時想畫的目標亦多,無奈很多事物都消失得很快。就如喜帖街,具有頗完整的六十年代風貌,全街為六層高的舊樓,雖然不少在努力爭取保留,但無奈政府一心要賺錢。她近來亦發現,在深水埗的舊樓 (窗口有交叉字膠紙那些) 的天台亦很有特色,雖然只是天台屋,但形式很似一個村落。她說她認為去看看這些舊區是很有意思的,反而去坐一坐纜車則顯得沒甚麼意義。

最後,盧子英說這是動畫的另一層價值,即是在創作以外,同時反映保存香港文化特色的意識,很有意思。

小結

論動畫而言,我是比較著重故事,喜歡故事設計特別或有創意的動畫,始終對這類以視覺衝擊為主動畫不太習慣。但由於近來在留意已快消失的南音,令我想到是否能靠動畫來向更多人談南音在香港消失的問題,甚至更根底的談香港沒有本土歷史教育的問題。不知我有沒有精力去嘗試呢?如果要試的話,看來最先要解決的是我只懂畫火柴人的問題… (汗)

聽到 Stella 說「先嘗試製作簡單的動畫」,令我想起很久以前製作的一套 Comic-Music Video (即是將漫畫配上音樂)。其實那不是甚麼動畫,只是對漫畫作連接及簡單特效,及配上音樂而已。本來我自開 Blog 以來就想貼上來,但因為自己也覺得效果不好,而且友人亦說很差 (這是說得對,不用轉彎抹角),所以沒有獻醜。我想遲一點有空的話貼上來給大家狠批一下吧,順便談談近兩三個月打算製作 AMV 的計劃 (問題還是有沒有時間做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