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起了》與日本動畫雜談

前文《風起了,是宮崎駿真的老了嗎?》寫過筆者對《風起了》的綜合觀感,尤其是失望的地方,這次想說一說欣賞的地方和一些雜亂聯想。

夢與夢想,遊走在真實與想像之間

對於故事主線之一的飛行夢,宮崎導演處理的手法挺有趣—動畫劈頭幾分鐘就用夢開始,解決多次在不做間場下直接讓夢境與真實交錯,突顯主角追夢的心境。主角與意大利飛機工程師直接,究竟在輕井澤之前有沒有相遇?他們是神交還是真的認識?這一點雖然沒有明確說明,但是站在整體故事表現角度,我覺得這並不要緊,重要的是動畫表現了兩個勇於追夢的工程師,在大時代的壓力下堅持飛行夢—儘管他們這具爭議的選擇帶來了戰爭裏的犧牲。作品這種真實與想像交錯的表現,把重點集中在他們的心境,故意領導觀眾忽略飛機工程這繁複的過程,也可以說是宮崎導演苦心經營的手法。就算他是個機械迷,也曾經表示《風起了》不會側重於飛行機械技術,他明白過於技術性的內容不是大眾觀眾想看的作品。

《風起了》原著小說與日本動畫風格

宮崎駿以動畫向已故作家堀辰雄致敬,動畫《風起了》中女主角的故事取材自堀辰雄的同名小說《風起了》的女主角節子,而動畫女主角菜穗子其實亦是堀辰雄的另一部名作《菜穗子》同名。參考《風起了》中譯本的序言,堀辰雄是當年積極將西方小説風格融入日本的作者之一,他尤其欣賞法國作家着重對人物心理的描寫,真實反映完整而複雜的心理狀況。在堀辰雄自身的小説,則善用景物描繪人物,透過角色眼中的風景,映照出難以真接描述的心境。

借境寫情,多用定鏡、空鏡描寫風境及靜物,是不少日本電影導演的拿手技法,甚至可以說是日本流行文化中的一種特徵。換到動畫作品上,宮崎駿過往的作品中,相對而言使用空鏡的比例不算特別外,不過就以他的成名作《風之谷》為例,開場初五分鐘不用一句對白,只描繪獨行俠眼前景象。說到最善於運用空鏡、寫景以描家心理的動畫導演,則不能不說近年冒起的新海誠。筆者認為,如果要說以動畫展示《風起了》那動敘事手法,則以新海誠為表表者。相對於以往很多成名導演,他並不追求動作場景的流線性或力度,反而使用大量的景物描寫,配上讀白或音樂,側寫角色的心境。

縱使新海誠的作品定鏡之多幾乎可以稱為「半動畫」,不過也正是這種特質讓人另眼相看,亦讓筆者感到與其他日本流行文化有相連的互通性、承繼性。美國動畫着動旋律性的流暢動感,歐洲動畫展現誇張而富藝術性的造型與動作,而日本動畫則走兩極,有些具強烈的爆炸動感,有些致力表現真實的生活感。各地動畫截然不同的風格,以至不同導演的風格,都與當地藝術發展與風潮,及個人接觸到的藝術所影響。正因為動畫這媒體有如此多變、包容、可塑的特性,才令筆者如此着迷。

參考來源:
中時電子報 – 《風起》3之1-獨家專訪宮崎駿

1 thought on “《風起了》與日本動畫雜談

發表回應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