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穆與新亞趣聞


圖片來源:新亞研究所

最近幾星期逢週三晚上聽周佳榮教授介紹錢穆,提及了不少新亞書院的趣史。幾位著名學者當年講學的有趣情景,周教授講得十分生動。能夠親身聽他們講課,實在令人嚮往。

錢穆講課喜歡扮演二人辯論,一時扮這邊,一時扮那邊,就像看相聲表演一般。有時候他講得興奮時會手舞足蹈,越講越大聲,當他雙手向天有如孫悟空儲元氣彈的樣子,就是他最興高采烈之時了!他講的國語,其實大部份是無錫話,很少人能夠完全聽明白。周教授在新亞讀書時,每當錢穆從台灣回校演講,孫國棟教授都會兼任翻譯,以免大家聽得一頭霧水。

牟宗三閒時喜歡穿着他的招牌白色唐裝,在新亞圓形講堂下踱步及抽煙。看着那瘦削的身影,如果不認識的話還以為是附近茶餐廳的伙記混進來蛇王!但是他對教學非常執着,周教授試過到了下課時間,牟宗三說「這個題目如果今天不講完,你們一生都不會懂!」,就把班房鎖起來繼續講,學生不能離開,下一課的學生也沒課室用。原本兩小時的課結果上了四小時,牟宗三說「我講完了,你們也應該懂了,下課吧!」才開門讓學生離開……

唐君毅上課時喜歡右手執粉筆,左手拉褲頭(因為他總是穿着過大的褲子)及拿着香煙,間中抽一口。當他在邊講邊寫的時候,有時候會突然「咦?」一聲,原來用錯了香煙來寫黑板。有時候突然整個人彈起,原來香煙燒到盡頭,燒到手指……周教授笑說以現今大學的標準,他們都好像不及格,或許很快就會被炒魷魚了 😛

再說一些新亞豆知識。當年政府開始將私立學院納入官方教育體系時,要求各院校要做商業登記。錢穆認為新亞是教育機構,堅持拒絕登記為「有限公司」,拖了一段日子後政府終於屈服,豁免了新亞的商業登記。

起初新亞只有文、史、哲三個範疇,錢穆認為文學與藝術密不可分,提出加入藝術系。當時有其他教授認為有文史哲已足夠,但錢穆說「這是已經決定了的事,毋需再討論」,堅持開辦。

歷史系雖然不是甚麼會帶來高薪厚職的學系,不過周教授笑言錢穆也有幫學生思考日後的生計——把每一屆的學生分配好,每段朝代都有幾個學生鑽研,那麼畢業時就各有所長,不會整屆畢業生的專長都一模一樣。他認為學生治史要兼具縱向及橫向兩個方面,如孫國棟教授縱向是政治制度史,讀通歷代的演變及沿革,橫向是隋唐史,研讀隋唐各種範疇的史料,平衡「精」與「通」兩方面。

這系列的講座下週三還有一講,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報名 🙂

如果您喜歡此文章,只需要花一分鐘註册為Liker,然後在文章底下按五下Like,就可以幫助筆者由LikeCoin獲得獎勵,化讚為賞,感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