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港粉碎》——公權力下的弱勢民眾

日本有這樣的一批農民,在二戰時期自己及家人都被徵召往亞洲各國作戰,有幸生還者回國後又遇上糧荒,在政府號召下前往名為三里塚的地方開墾。經歷兩代人的血汗,終於孕育出一片片農地後,政府又閉門造車決定要徵收農地興建機場。農民痛心地問,這就是所謂的民主社會嗎?

在出發前往東京之前,讀了《空港粉碎——日本農民的怒吼與成田機場悲劇》這本沉重的小書。過去聽過我爸說日本興建成田機場曾經有激烈抗爭,此書既以第三身查訪的角度描述,亦有很多農民的發言原文,讓人反思究竟國家權力及社會利益是怎樣的一回事。

「國家權力」,以作者宇澤弘文的理解,「是為了守護國民的安定與安全,為了創造出在經濟、社會、文化上都很優秀的社會而存在」。但成田機場問題中,日本政府展示的卻是以公權力侵害個人人權,漠視人民的意願,輕視人民與土地,彷彿回到帝國時代。作者引用一位美國記者批評尼克遜的形容詞,這是「人使權力腐化(Man corrupts power)」,政府人員扭曲了國家權力。

宇澤先生當時認為,日本政府在成田機場問題上所展示的粗暴行徑,會損害日本在國際社會上的形象。但諷刺的是不論是專制的中國及柬埔寨,抑或是比較開放的台灣及香港,都反覆出現政府以公權力強行徵收土地的事件。似乎成田機場問題反而令日本與亞洲其他地區站在一起,作為現代強權的一份子。

當各地政府面對涉及所謂社會利益的發展計劃時,往往無視背後蘊含的巨大社會成本,選擇以法律賦與的公權力迫使少部份民眾作出犧牲。就算在民主國度,也不見得人民的權利得以保障。不禁令人嘆息,普羅大眾在有法理作為後盾的公權力下,是否如螻蟻一般無力?

如果您喜歡此文章,只需要在下方按幾下Like,就可以幫助筆者由LikeCoin獲得獎勵,化讚為賞,感謝!


Also published on Medium.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