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問足跡在香港 — 座談會筆記

圖片來源及活動詳情:7/27刀劍笑看人物風流:鄭問足跡在香港
相關書藉:人物風流: 鄭問的世界與足跡

活動:刀劍笑看人物風流—鄭問足跡在香港
日期:2018-07-27
地點:銅鑼灣誠品

分享者:
黃健和:鄭問前編輯(前臺灣時報編輯,負責鄭問之作品)
馮志明:港漫創作者(其漫畫《刀劍笑》找鄭問畫封面)

前言:昨晚到誠品聽了這個座談會,有不少與港臺漫畫及鄭問相關的逸事。聽到有不少朋友無暇出席,因此嘗試將記憶所及之重點整理成文。以下筆記為事後按題材整理分類,其次序不反映當晚對談順序。由於當晚未有筆錄,下文僅依本人之記憶而書,如有所出入,還望見諒。感謝太太幫忙校對及補充細節。

港臺漫畫出版

黃:臺灣是一個很容易迷上外國文化的地方,現在很迷韓國,八十年代很迷日本,而九十年代則很迷香港。迷香港的電影、音樂、小說,也當然迷漫畫。鄭問那一代臺灣漫畫家的出現,對我們有很大的鼓舞。說一些題外話,《老夫子》的王澤由於長期居於臺灣,法國安古蘭漫畫節曾以為他是臺灣人,我告訴他們王澤其實來自香港。

黃:八十年代臺灣漫畫業尚未形成商業模式,較多為個人創作。臺灣很少有漫畫家有自己的助手團隊,而鄭問是少有能培育出不少後輩的漫畫家。臺灣漫畫業較像日本模式,漫畫家交稿予漫畫雜誌或出版社,如果漫畫雜誌停刊了,漫畫家就沒有生計。雖然臺灣出版社達到二萬間,但漫畫家卻很少像香港漫畫家這樣成立自己的公司。鄭問曾經很短時間當過老闆,開過一間室內設計公司,但很快就發現自己其實喜歡畫畫,把公司結束了。八十年代的《烏龍院》作者敖幼祥是少有地有自己公司的臺灣漫畫家,而且發展得很成功。我感覺香港的漫畫行業會比較像美國的模式。

馮:我自己由一腳踢,到有幾個助理,再發展到公司曾經有一百人,辦三本漫畫刊物。這邊的分工比美國漫畫更精細,但缺點是變得流水作業,像工廠一般。但當後來行業環境轉差,才發現這不是自己想追求的事,近年重回自己一人創作,由畫稿到貼字都由自己完成,其成功感及創作空間更大。

黃:現時臺灣最大的漫畫出版社東立,才有一百人的規模呢。

鄭問之漫畫創作

馮:當年與幾個漫畫人創辦漫畫書屋,大家都很欣賞鄭問的畫功,想在香港推廣,於是引入他的作品。香港漫畫以武打及武俠為主,而鄭問的動作招式表達手法與香港漫畫差别很大,值得我們參考。

馮:香港的漫畫家多由助理起步,在工作過程中一筆一筆鍛練畫功。鄭問由於是藝術學院出身,所以創作思維與香港漫畫家截然不同。在造訪他的臺灣工作室時,很驚訝他會用沙粒、木碎這些我們從來沒有想過的材料來作畫,為了一個畫面作很多實驗。看他那些亮麗的彩稿時,沒想過他用的顏料是普通不過的櫻花牌廣告彩。

黃:鄭問就讀於復興商工,是一所出了名只要懂畫畫、懂藝術就好,學業成續較差的學校。當時政府需要大量蔣介石頭像,很多都交給復興商工的老師去做,而老師又交給學生。鄭問修讀雕塑,亦做過不少蔣介石頭像,有些仍散落於臺灣的地區公所。或許將來會貼上「鄭問作品」的標題呢。

馮:日本是港臺漫畫人夢寐以求的舞台,鄭問「登錄」日本數年後,我曾在某個活動裏遇上他。當問及在日本出版漫畫的情况時,鄭問面色一沉,說只是一般般。詳細的對談內容已不太記得,但我印象很深的是他說那邊的創作自由度比臺灣少,這可能就是他並不特別高興的原因。

黃:作為鄭問在臺灣的編輯時,主要只是貼字及速遞畫稿,作品內容完全毋需參與,亦無法介入,因為鄭問已有自己的全盤構思。之後鄭問先後在日本(1990-2000)、香港(2000-2002)及中國(2002-2012)發展。2012年鄭由中國回臺灣,二人談過不少構思。例如鄭問想將敦煌及清明上河圖變成漫畫,於是就幫忙搜集資料作研究,可惜最終仍只在構思階段。

黃:漫畫是一種世界語言,以漫畫說故事可以很容易發放到全世界,非常奇妙。近年於安古蘭漫畫節可以看到世界各地都流行短篇漫畫,最重要是故事內容能吸引讀者,兩三本完結就可以了,不需要一定做長篇作品。去看外國的書店,有一類是 Comic,有一類是 Novel,在中間現在多了一類叫 Graphic Novel 或 Sketch Novel。其實這種模式很適合鄭問,一年或半年畫一本,對他而言完全沒有難度。只可惜近年都在構思大型作品,想得太深入,反而一直沒有作品面世。

鄭問逸事

馮:我總共見過鄭問五六次,感覺他的性格較寡言。除了很久以前在臺灣的第二屆漫畫高峰會,鄭問帶着臺灣漫家到處跟别人交談,喝酒,感覺非常開朗。最後一次見面,是某天我與助理到公司樓下的茶餐廳午膳時,看見鄭問坐於角落,於是聊了幾句。我感覺他是孤高而不是孤獨,是在創作上找不到同類的對手,所以只能孤身一人。也可能是經歷過在日本發表作品的不自由,所以性格也有點改變吧。多年後黃健和牽頭辦了一次港臺漫畫合作(註一),我及鄭問均有參與。我到臺灣時非常希望與鄭問一聚,但鄭問家中有突發事情(註二)而緣慳一面,不料幾年後他就去世了。

黃:鄭問一直不愛好與人交往,頒獎典禮等場合均找人代為出席。他認為自己要表達的思想都已在作品中,看他的作品已足夠。例外的是有一年法國安古蘭漫畫節以臺灣為主題,我邀請他作為領軍人物。雖然他本身很怕坐飛機,像是有一點密室恐懼症那種,但是他很快就答應了,去看一看世界各地的漫畫,了解別人怎樣創作。

黃:鄭問過身後,有感他比較寡言,很多事情始末無人知道,因此想整理其資料,進行一些訪問。我到過日本訪問鄭的前編輯新泰幸(現為井上雄彥《浪客行》之責任編輯),過去一直有江湖傳聞說井上受鄭問影響而創作《浪客行》,我就大膽地想求證一下。對方表示井上的工作室一進去就會看到書櫃上放着一套鄭問的作品(註三),而且曾經表示一個人撐着漫畫雜誌太辛苦,希望編輯把鄭問找回來,顯示井上非常喜歡鄭問。之後也訪問了馬榮成,他當年想找鄭問畫《風雲外傳》,但又擔心被拒絕,所以找員工Eddie(或同音Eddy)代為詢問。鄭問很快答應。直至作品印製成書後,鄭問來到香港與馬榮成相會,二人才真正第一次見面。

註釋

註一:應為2013年的「漫漫畫雙城:臺北80 X 香港90」,可以參網絡上之相關報導。
http://blog.udn.com/fe123421/10960854
http://www.hkac.org.hk/tc/calendar.php?id=1291
註二:應為鄭問兒子自殺,發生於2013年12月30日。
註三:以《人物風流: 鄭問的世界與足跡》書中所載,應為《東周英雄傳》。

如果您喜歡此文章,只需要在下方按幾下Like,就可以幫助筆者由LikeCoin獲得獎勵,化讚為賞,感謝!


Also published on Medium.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