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朗與費城演出雜感



昨晚是郎朗與費城樂團來港演出的第一夜,幸好我是學生、可能買半價票,才夠錢入場 (地下中後座半價 $300)。自從在港台「華人青年音樂家」系列看過郎朗的介紹後,就開始注意這位鋼琴家。上次他來港演出我最愛的 Rach3 (Rachmaninov Piano Concerto No.3) 時太遲知道、買不到票,只能從電台聽直播,但是他的演出已使我十分驚喜。他不但對樂曲有敏銳而準確的感覺,而且更能夠完全地表演出來,令他自己及聽者都沉醉在音樂裏。我原本聽 Rach3 只喜歡 Horowitz 及 Pletnev 的版本,現在多了一個郎朗 (很奇怪地,Rach3 我喜歡的版本會十分喜歡,但不喜歡的卻覺得彈得很差)。

有人說郎朗現在一年近百場音樂會是太過商業性,但是只要聽過他的演奏就會發現他的確是天才 — 音樂感方面的天才。郎朗成功背後的苦練可以在「華人青年音樂家」節目中重溫,技巧與他相約的鋼琴家有不少,但是能像他那樣能在短時間找到自己歌曲的感覺,而又能充份表現出來,更能很快就完成背譜可以演奏的人,卻是少之有少。只要有聽過他的演奏,相信都能感受到那是他自己的感興、自己的風格,在表達他自己的情感,絕不是為了演出而演出的商業行為。

這次郎朗再來香港,演出他的成名作,還配上有名的費城樂團,當然再不能錯過。先說一說費城樂團,由這次音樂會及早前購入的 Ormandy 指揮費城的 1812 唱片看來,他們比較擅長演奏生動活潑的音樂,像老柴 (柴可夫斯基) 這種宏大壯麗的音樂只是一般水準,不過不失。這次音樂會起初 Dvorak Carnival Overture 演得十分好,尤其是在不同地方的音量及感覺的對比掌握得十分好,將整首樂曲喜悅的感覺演活了。在老柴第一鋼琴協奏曲裏樂樂團並不是主角,所以他們的表現一般也還可以過去,最可惜的是起初那耳熟能詳的旋律的震憾性不夠。最後的 Bartok Concerto for Orchestra 我實在不太懂了,不能評甚麼,他的作品我大部份都覺得頗悶,始終是較喜歡 Classics 及 Romantic 的作品。

郎朗這次演出是另一次的驚喜。說實在,我對此曲並不十分熟識,家中只有四五個錄音,都覺得第一樂章中段頗平淡,之後就沒有心機聽下去。但昨晚的感覺卻完全不同,郎朗將整首樂曲演活了,融合了震憾、感性、細緻、活潑等多種感情,令我全程都非常投入。就如他在「華人青年音樂家」節目中所說,他就像將整個人與鋼琴形成一個個體,將音樂唱了出來。這種感覺實在難以形容,唯有親身感受才能明白那種感動、那種興奮。我現在也完全明白為何六年前他在拉維尼亞音樂節公開演出過這首曲後就震驚全球,成為最熱門的鋼琴家之一。完場後郎郎有簽名會,雖然有近二百人排隊,但他仍不厭其煩地逐一簽名。就如上方的相片,我也去排了簽名回來,同時也拍了一些照片與大家一起分享:



現在我對郎朗更是充滿信心,他絕對是難得一見在奇才,十分期待他下一次的演出呢。


3 thoughts on “郎朗與費城演出雜感

  1. 路過的

    是嗎?我沒聽過朗朗的Rach 3
    很難想象超越得了Horowitz 及 Pletnev
    也許也要找來聽聽

  2. 很難說是超越,但是有另一番風味。
    我覺得 Rach3 很著重感覺的傳繼,由第一樂章曲首開始,感覺的變化要連貫而切合樂曲的去向。嗯…. 實在很難形容

    昨夜寫此文時又聽了一次 Pletnev 的 Rach3,實在太好聽了。

    P.S. 上次郎朗的演出並沒有推出唱片,現時他只有很久以前錄的 Rach3,不太想買呢,那時他年紀還很小

  3. Pletnev的冷調
    跟郎朗的大鳴大放 是完全不一樣的風格
    郎朗要超越Pletnev 我想還有一段距離
    有些情感的東西 要經過年紀的歷練 才出的來

    Pletnev看似冷調 但是音樂流露出的那種既壓抑又強烈的情感
    是讓人回味再三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