嫦娥其實不是叫嫦娥?

「又到中秋,又到中秋!」下週就是中秋節,我們自小就聽「嫦娥奔月」的故事,怎樣偷吃了丈夫后羿的不死之藥之後出奔到月亮。但大家又知不知道,嫦娥的名字其實並非叫「嫦娥」?很多人都聽說過古時候百姓的名字要避諱,不可以與歷代皇帝同名,甚至要避免同音。但很多人都沒有想過,原來連神仙也不敢得罪皇帝,要改名換姓

圖片出處:Yoshitoshi – 100 Aspects of the Moon – 2.jpg

神仙也要避諱

嫦娥,其實真名是「姮娥」,由一直流傳的古書以及出土的戰國竹簡,都可見「姮娥」或「恆娥」之名。當時讀書人都是老師說一句、學生抄一句,所以寫了同音字的情況很常見。後來因為名字與漢初漢文帝劉恆(就是著名的文景之治,為漢朝興盛建立基礎)相近,人們漸漸為了避諱而改寫「嫦娥」,至唐代就很少人再稱呼「姮娥」了。(可以看維基百科嫦娥奔月的各段引文)

老子也同樣要避諱

因為「恆/恒」與「常」意思相近,所以有不少地方都出現這種避諱換字。其中一個例子,就是連霑叔也唱過「道可道,非常道」。

黃霑 – 道(廣東話版)

老子《道德經》劈頭一句就是「道可道,非常道。」,漢唐宋元明清每一個中國學生讀的都是這些字。但是在1973年湖南馬王堆出士幾張帛書,上面寫的漢初版本《道德經》就「震驚幾億人」:原來過去二千年都讀錯了,應該是「道可道,非恆道。」!馬王堆帛書中很多「常」都寫作「恆」,再加上及後出土的更多先秦竹簡,我們可以肯定連老子也得避諱,漢代士人及道教中人將「恆」改為「常」。

過去對於這兩句有不少解讀方法,「常」究竟是形容詞「恆常」還是名詞「常人」,會解出不問的句子。如今我們知道原文,就能較有信心地解讀:「若然道可以勉強稱為道,就不是恆常的道。」因爲「道」本身包含世間萬物,包含過去現在與未來的種種變遷。無論我們為「道」給予甚麼名字,這個定義都會成為一種規限,有規限就不是永恆的、無所不包的「道」。

黃霑 – 道(國語版)

過去十幾年,地下出士了大量文字材料,推翻了很多我們對中國典籍的認知。原來因為避諱,或因為誤傳,甚至因為權力鬥爭而篡改典籍攻擊對方,很多中國典籍都經過大幅修改。過去被認爲是學術發展蓬勃的漢朝,原來同時亦是篡改典籍最嚴重的時代。

如今我們可以看到先秦的原文,有些人覺得過去一千多年的學術就可以置於腦後,成為一場笑話。但筆者覺得研究典籍原文與研究前人的學術其實應該繼續並行而進。縱使前人讀的版本並非原版,但他們所發展的各種學術思想,最終影響了這個民族一千多年,並形塑出當下的中國文化。要了解我們自身的文化,又怎可以不研究過去一千多年的學術發展呢?

如果您喜歡此文章,只需要在底下按幾下Like,就可以幫助筆者由LikeCoin獲得獎勵,化讚為賞,感謝!


Also published on Medium.

發表回應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