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輸給內地城市的是甚麼

這個題目有點像標題黨,但這確實是筆者近年的一種感受。基於工作關係,筆者經常與內地同事接觸,包括在香港以及到內地交流。在這些相處中,我感覺到兩地有一種明顯的差距,深深影響着兩地的社會氣氛。

若論各種城市硬件建設,香港絕不輸於任何一線城市。縱使交通問題為人詬病,但同樣問題亦見於其他世界大都會,相比之下香港未見得是特别差。政府公務員架構雖然給人運作僵化的印象,但若然感受過內地或外國的公共服務,相對上香港已算有效率。經濟狀況有起有跌,整體而言仍是發達國家的水平。比較令人擔憂的問題包括貧富懸殊加劇,社會流動性收窄,教育未能追上時代轉變,樓價越來越離地等等。這些警號累積起來,形成了中港都市氣氛的核心差距:對我城的願景。

城市的氣氛

很久以前曾聽過朋友談投資之道,筆者未能學上一招半式,但有一點印象很深:「股票價值的升跌,最重要的因素並非上市公司過去的業積,而是取決於未來及願景,取決於大眾對該公司的前境有沒有信心。」我想一個城市氣氛的好與壞,亦是如此,重點在於對未來的願景,而非當下的情況是怎樣

如今內地一線城市很多硬件與香港已相差無幾,但是軟件配合如法律、政府制度、衛生等,似乎與世界大都會尚有點距離。如果是二線城市,情況則會更為明顯,軟硬件都在大規模建設中。儘管當下的情況仍有不少地方要努力,但民眾感受到社會不斷在持續改進,城市的各方面都在一點一滴地改善。這種種向上的、正面的願景聚合起來,建構了社會上充滿活力的氣氛,年輕人的眼裏充滿盼望。

但香港則相反,這五十年是我們的十字路口,前方只有迷霧,大家都摸不清將來。不單是找不到正向的前路,還處處看到走下坡的危機,甚至是開如變壞的先兆。香港人好方便快捷、貪小便宜而又愛面子的個性,在這段時間讓很多人漸入歪路,既將别人的不良習慣搬了過來,但又看不到人家真正值得學習的地方。不論是在政治人物還是一般民眾的工作及生活小節上,過去我們引以為傲的種種價值觀, 正一點一滴地被捨棄,換取短暫的、個人的利益。這一切年輕人都看在眼裏,雖聽聞過去這城市如何風光,但自己卻只目睹現在如何步入衰敗。

我城最欠缺的,是願景,是期盼。

迷惘與矛盾

成年人自己亦活在迷惘中,只能安撫自己「一切安好」以繼續如常生活,遮閉自己忐忑的內心。這都市無法向年輕人展示一個值得憧景的未來,其實你與我都要負上部份責任。就算為政者亦無法消除社會的擔憂,他們給與的方向——與內地融合—–無法消除下一代的恐懼。任何時代、任何地方的年輕人都會去尋找自己的身份,而對於現在面目模糊的香港,大家更懼怕自己的身份認同逐漸消失。政局所展示的未來,只突顯了這種擔憂,讓幾代人之間的矛盾浮上檯面。過去「香港」是一個非常獨特的地方,「香港人」這身份非常鮮明,但是再過多數十年後,在歷史洪流中會否再也找不到「香港人」?

究竟這城市要如何走下去,才可以既捉緊自我身份認同,同時又維持作為國際都會的生活水平?我們作為成年人,能否向下一代展示一個值得期盼的未來?對於快要迎接新生命的筆者而言,這問題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在一個失去願景、失去盼望的都市,人就只能夠活在當下,可能是盡量捉緊我們僅餘能保有的身份,可能是尋求另一個安身之所,或者可能只是在剩餘的時間盡情耍樂。究竟這都市能否尋回值得期盼的願景?不知道我們能否在迷失自我之前,找到答案、找到方向......

香港專題文章:
一個被「Like」主導的社會(兼談土地供應辯論)
香港輸給內地城市的是甚麼
迷霧香港二十年
香港開埠175週年與香港歷史雜談
麒麟崗公園巨石掌故
香港歷史的故事事

如果您喜歡此文章,只需要在下方按幾下Like,就可以幫助筆者由LikeCoin獲得獎勵,化讚為賞,感謝!


Also published on Medium.

發表回應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