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讀全漢昇先生著作之《唐宋帝國與運河》

早前讀《中國金融史3000年》,雖然不少觀點令人耳目一新,但是嫌其行文措詞太過浮誇,評論又不時套上社會主義觀點,讀起來不太自然。想起在不同場合都聽說過全漢昇先生當年開創中國經濟史研究的先河,其分析運河與國祚興衰的文章為人所道,就回中大借了全先生的《中國經濟史研究》,選讀了其中有興趣的數篇。今次先分享一下《唐宋帝國與運河》。

自隋而起的動脈:運河

此文結構緊密流暢,對照唐宋國祚盛衰轉變與運河通阻,描繪隋朝開鑿的運河如何成為及後六百年中國國祚的大動脈。在這段時間,中國主要的外敵來自西方及北方。唐朝以長安為京城,既有天險易守,又便於與前線互通,但問題在於中西部物資不足。經歷魏晉南北朝的混亂時局後,西北方的灌溉系統大多已荒廢,而南方江淮一帶則成為糧食及礦材最豐富的地區,朝廷需要有龐大運輸系統連結南北兩地,以確保京城及邊境的物資供應。

陸路運輸成本非常高,唯水路最有效率。但中國的天然河道都是東西走向,無法將南方物資送往京城。隋唐要建立起強大的帝國,就必須要整合軍事、政治及經濟力量。傳統歷史教導我們,隋煬帝為一己之娛而建運河,最終導致隋朝覆亡。事實上,好些河道自三國已開始開鑿,隋煬帝大幅修整舊河道及開鑿新運河,並開始用作運送各種物資。此水路能將江淮賦稅由杭州運送至洛陽,只欠洛陽至長安一段仍需牛馬之助,但走這段路非常艱苦。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唐朝打通中國的水動脈

唐初長安多次遇上糧荒,皇帝就連同整個政府遷移到貢賦充足的洛陽。後來裴耀卿實行分段運輸,以及韋堅依廣通渠的舊跡開鑿廣運潭,終於打通整個水動脈,唐玄宗就不必再來回於長安與洛陽之間。韋堅甚至舉辦了一個博覽會,展示天下各省物資以至外國貢賦都可以雲集於京師長安。運河讓軍事、政治及經濟在京城結合,助唐朝走向極盛,軍隊遠征西域。由運河運抵長安再發往邊境的絲綢,是當時軍隊的薪金 (安史之亂前以實物貨幣為主),這些絲綢之路再輾轉交易到中亞,形成著名的絲綢之路(可看另文《古代中亞絲綢之路與現今「一帶一路」》)。但同時貨物的流轉亦顯露這水動脈有利可圖,揭示了往後的問題。

絲綢貿易路線圖,右方Chang’an為唐朝首都長安,Luoyang為洛陽。需注意此圖並非採用常規墨卡托投射法繪制,經緯並非橫直線。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在安史之亂及隨之而來的藩鎮割據,不少地方勢力均在運河沿岸抬頭,透過攔截貢賦獲取巨大資源。長安政府得不到賦稅,要依賴其他藩鎮解困,但往往他們又會變死下一批叛軍。經過李晟、韓滉、李泌等人很長時間的努力,才掃平沿河的勢力,皇帝繼而派心腹將領及軍隊駐守運河。但中興並不長久,當那代人相繼去世後,叛亂又再次爆發,水動脈被截斷,長安得不到經濟力量對抗群起的軍閥,終於進入混亂的五代十國。

兩宋運河一再縮減及消失

自五代末的後周削平淮南藩鎮勢力,又命人修輯運河,為動新打通水動脈建下基礎。北宋取靠近洛陽的汴京為首都,雖然無長安及洛陽之天險,但此地位處運河之北,為控制運河的重要樞紐(洛陽至長安一段運河廢棄已久)。加上北宋為免藩鎮重現,命所有地方軍集中於京師,地勢平坦的汴京(開封)就成為定都之地。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北宋恢復唐代的分段運送,以不同船隻航行深淺不一的河段,善用這段縮短了的運河來滿足龐大軍隊所需。又在運河節點設發運司,配以鉅額儲備,豐收時糴、歉收時糶(註一),以穩定糧食供應。宋朝實行食鹽專賣,因此貨船由南向北運送賦稅後,回程又買鹽回去轉賣,充份利用水路運載量。

北宋吸取唐的教訓,運河各地不再駐重兵,避免了藩鎮割據的情況。但鉅額儲備存於各地,則帶來財政問題,發運使胡師文挪用公款獻給中央以討好上給,令發運司無本錢作糴糶。蔡京改變食鹽專賣制,商人只需買鹽票兌換食鹽(有如現今的月餅卷),不少貨船因無賣鹽之利而不再參與賦稅運送,分段運送只能相應取消,改為由江淮直送到汴京。貨船經常要等水漲才能通得,效率大減。再加上愛好享樂的宋徽宗徵集天下奇石,大量運石船使用運河,亦進一步令賦稅運送更為困難。京師得不到貢賦,無法支援前線軍事需要,種種因素加速了北宋的衰敗,最終亡於金國。

南宋直接定都於江淮的杭州,大大減少賦稅運送的煩鎖。經濟與政治重心自然結合,令南宋得以偏安於南方。運河北段落入金人手中,在出使金國的宋人筆錄中記載,運河已無引入河水,河道已建滿民房,開闢為城區。北方邊境得不到南方直接的經濟支援,金人最終在宋蒙聯軍下亡國。蒙古大軍横掃歐亞大陸,但滅南宋則前後經歷三位君主共六十年(單計作戰為二十二年,見維基百科)。過去很多人說宋朝「積弱」,但現今不少學者則認的南宋未必如後人想像那麼「弱」,不過此乃後話。

隋唐至北宋走「東漢故道」,南宋決堤後走「南宋、元故道」,之後亦不時泛濫及改道,主要仍為南出黃海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南宋為抗金而製造人為黃河決堤,黃河改走南道道出黃海。及後元明清之運河,除了江南運河外,其餘絕大部份的河道已非隋唐運河故道了。

後記:意料之外的易讀

沒想過此文的文筆不如學術論文般嚴肅,不少文句以第一身角度書寫,如「現在讓我們考察xxxx」、「我們可以推知xxxx」等等,讀起來帶點趣味。那時的論文都會大量引用古藉原文,筆者由於只是當作興趣讀物,所以那些引文大多匆匆略過,覺得有趣才嘗試細讀。以這角度來讀的話,這些論文其實可讀性挺高,文筆思路清晰又條理分明,讀起來頗暢快。

上文提及唐初使用實物作為貨幣,亦是一個有趣課題。為何漢代已盛行錢幣,至唐初又會大量使用實物作為貨幣?之後又如何變回錢幣?下一次再分享全先生的《中古自然經濟》。

註一:「糴」粵音「笛」即買入米糧;「糶」粵音「跳」,即賣出米糧。「籴」及「粜」為意,「翟」為聲。老一輩香港人買米稱為「糴米」,即為此意。

如果您喜歡此文章,只需要在下方按幾下Like,就可以幫助筆者由LikeCoin獲得獎勵,化讚為賞,感謝!


Also published on Medium.

發表回應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