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讀全漢昇先生著作之《中古自然經濟》

上文:略讀全漢昇先生著作之《唐宋帝國與運河》

簡單的歷史教育告訴我們,人類在遠古時期是以物易物(自然經濟),然後發展為用錢幣交易(貨幣經濟),再演變出信用結算(信用經濟)。但在實際的社會發展過程中,這三個階段往往不是一個接一個地進化,而是三者疊加及並行運作,只是有某一種比較主流而已。古代中國自周朝開始鑄造錢幣,但以物易物曾經重新抬頭,主導了自漢末至中唐的經濟。全先生這篇文章,就是探討為何會有這個現象。

由周至漢:貨幣經濟興起

周代官府鑄大錢,當然不會一夜之間就取代物物交易。錢幣先流行於較發達城鎮,再漸漸向外擴散。像楚國這類南方地區,則依用物物交易。到漢朝,官員的薪俸有一半以錢幣發放,人們以錢幣繳稅或豁免徭役,田租以錢幣加穀物繳納。貨幣經濟看似會逐漸取代自然經濟,但是之後卻出現歷時六百年的逆轉。

漢末至三國:劣幣充斥

以全先生的分析,逆轉有兩大因素:

  1. 戰亂導致商業城市荒廢,人口銳減,交易量大減。商人交易的目的為貨幣而非貨物,商業的消失對貨幣經濟發展有重要影響。
  2. 銅礦產量減少,民間大量用銅鑄造佛像,令官府欠缺鑄錢幣的銅。

第二點引發了更大的問題,就是後續官府鑄造劣質貨幣,以及民眾對貨幣的信心下降。三國時期魏蜀吳均有收集漢五銖錢來鑄造新錢幣,但由於銅材短缺,往往混入其他金屬充數。這些新「銅錢」的含銅量越來越低,但官府則強行宣告新幣兌舊幣是以一換十、以一換百,幣值與成色相差太遠,得不到民眾信任。最終民眾選擇直接以物易物,以取得亂世中最重要的米糧及生活必需品。

晉至南北朝:物物交易繼續主導

及後的晉朝以及紛亂的南北朝,在經濟交易上繼承了三國時代的狀態,依然是以物易物為主。無論是在史籍記載,還是西域出土的木簡,都記錄了民眾在日常生活中以榖物或布帛作交易,例如支付薪金,買賣糧食,婚禮喪葬,以至富有人家買賣奴婢。穀以「升」及「斛」等計算單位,而布則以「匹」或「疋」為單位。物品分類亦開始出現細化,例如較高等級的絲、綵、綾、絹等有較高的購買力。

雖然南北朝政府亦有鑄造錢幣,但是仍然未能改變物物交易盛行的情況。 全先生認為,在這時代錢幣有三大缺點,令民眾感到卻步:

  1. 錢幣流通量稀少,官府僅收集民間銅材鑄幣,材料不足,成色不佳
  2. 不同地域使用不同錢幣,並不互通,難以兌換
  3. 錢幣品質惡劣,民間私鑄泛濫,錢幣含銅量少,比官府鑄幣更差

直至南北朝末,社會漸趨穩定,在南方一些大城市開始有使用錢幣,但由於劣幣充斥,所以主要仍是使用布帛穀物。

初唐:物物交易讓絲繡傳遍中亞

隋唐統一南北,國力漸盛。隋朝國祚雖短,但當時國庫充實,各地糧倉滿盈,很多後世管治者望塵莫及(錢穆先生《國史大綱》之《隋代國計之富足》有簡述)。唐初雖然商業活動逐漸恢復,但是直至安史之亂之前仍然是以穀物及布帛作為交易工具。朝廷收得的稅款亦是以絹、綿、粟為主,錢幣只佔不到百份之五。

唐代畫家張萱作品《搗練圖》(摹本)描繪婦女製作絲綢
圖片出處:維基百科

由史料及出土寫本可見,人們帶絹布數十匹前往市集交易,雇用騾或馬運送,每天收費三尺,運送者送到目的地後收取絹作報酬。這些絲絹亦作為官兵的薪俸而送往西域邊疆,軍人在當地市集交易各種生活物資或外國珍寶。然後絲絹經過無數中亞商旅輾轉買賣,到達地中海邊沿的波斯地區。波斯人愛好這種紡織品,不斷嘗試自己製造,但是由於沒有用沸水殺蠶取繭,待蛾破繭後才取絲,所以波斯絲綢的絲很短,要接續斷絲再織成布。這些波斯絲綢又傳到了羅馬,成為地中海貴族追捧的珍品。(可看另文《古代中亞絲綢之路與現今「一帶一路」》)

如果初唐並非以絲絹布帛作為交易貨幣,可能絲織品就未有這麽快傳到中亞及歐洲,絲綢之路的故事亦要改寫。

中唐以後:錢幣重新成為主流

直至安史之亂前後,錢幣才重新成為交易的主流媒介,貨幣經濟繼續發展。對於這種轉變,全先生認為關鍵如下:

  1. 安史之亂前、開元天寶年間,商業發展蓬勃,民眾及商人對錢幣的需求大增。
  2. 銅材供應充足,造幣產量大增

商業之所以能夠持續發展,乃由於三個因素:初唐社會秩序安寧,交通運輸發達,以及農業工業大規模發展。交通方面,除了前文提及的運河貫通南北外,還有海外及西域互通帶來的國際貿易,國内國外對各式商品及工藝品的需求促進各行各業的發展。

唐代允許民營開採銅礦,官府按市價全盤買入,令民間大力開發礦業,政府有充足銅材造幣。加上安史之亂後又發明了用水力及機械鑄幣,令造幣更有效率。而之前在南北朝大量用於造佛像的銅材,亦在唐武宗滅佛之時收歸國有,用以鑄幣,令貨幣流通量進一步增加。

如上文所述,初唐民眾到市場買賣時,需要用騾、馬、牛搬運絹布,交易非常不便。而且「布帛不可以尺寸為交易,菽粟不可以秒勺貿有無」,在買賣上亦有很大限製。此時遇着官鑄錢幣的產量大增,銅錢成色穩定,民眾自然傾向使用錢幣,錢幣由都市逐漸向鄉效擴散,中國再次走進貨幣經濟主導的時代。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唐代的開元通寶對中國以至周邊國家的貨幣發展亦有劃時代意義。一方面它不如秦半兩及漢五銖,開元通寶並非以重量為單位的貨幣,而是以國號為記認,是後來再演進至紙幣的重要歷程。同時它亦是中國首個以十進制為計算單位,十錢為一兩。其形制影響至清末,東亞周邊國家亦以此形制鑄造錢幣。有興趣可以參考維基百科

下回預告

這段由貨幣交易退回物物交易然後又再次走向貨幣交易的歷程,對中國古代的稅制發展亦有很大影響,有興趣的話可以讀一讀全先生的原文。

商業發展令貨幣經濟重新成為主流,之後的宋朝就是同國歷史上經濟貿易最昌盛的時代,是商賈抬頭的時代,亦是「官商勾結」、「亦官亦商」泛濫的時代。宋朝的經濟史是近年的熱門研究範疇,下一次與各位分享全先生在這方面的分析,筆者班門弄斧請勿見怪。

上文亦可見銅的產量對貨幣及社會經濟有深遠影響。中國有另一個朝代出現過突如其來的大量貴金屬,就是清朝靠茶葉貿易賺進了極大量的白銀。這亦與香港息息相關,因為白銀流失正正就是鴉片戰爭的導火線。全先生亦分析過這一段歷史,在欠缺國際貿易概念及宏觀貨幣供應調控的時代,當日賺進大量白銀可能是「塞翁得馬,焉知非禍」,後續又再分享一下這段歷史。

全漢昇先生文章讀後感系列:
略讀全漢昇先生著作之《唐宋帝國與運河》
略讀全漢昇先生著作之《中古自然經濟》
略讀全漢昇先生著作之唐代劣幣與良幣

如果您喜歡此文章,只需要在下方按幾下Like,就可以幫助筆者由LikeCoin獲得獎勵,化讚為賞,感謝!


Also published on Medium.

2 關於 “略讀全漢昇先生著作之《中古自然經濟》” 的評論

發表回應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