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教師的工作


知日部屋那邊有人投稿談日本的教育改革,令我也想談一下香港的教育。我媽做了數十年小學教師,見證了不少教育制度的變革。我來做個小小的比較,給各位看看在多種改革下,對教師及教學帶來甚麼影響。

在我媽讀完中七就開始教書,在還未填海的坑口漁村教小學。那時,學校的規範很小,家長也較少過份保護小孩,加上行政工作不多,我媽除校內教學外,課餘時間還可以帶學生去行山、宿營、參觀等,這種情況我想現在實在頗難實現了。教育,不止是知識,還是全人教育,是需要通過日常生活及相處來向學生立榜樣。

現在,教師都說行政工作過多,那究竟有甚麼工作呢?我來給各位列舉一些:我媽教中文,現在每一篇課文、每一份練習、每一份作文等都要寫教學報告,列明為何要選這個課文、為何作文要選這個題目、完成後對學生有甚麼益處等等。這些報告不是一個老師完成就可以,而是全部需要開會決定,並需附有會議紀錄證明。究竟做完這些報告,是否等於教學質素提升?老師失去課餘時間、大量減少帶學生去課餘活動,換來的是甚魔?

近來,教署快要到學校評核,校長自然很緊張。校長要老師怎樣準備呢?就像學生考公開試一樣,老師要熟讀所有標準問題與答案 (即是所有學校行政及教學制度的資料),要做模擬問答 (像考 Oral 一樣)。種種報告原已消耗不少課餘時間,還要做這些應付評核的工作,休息時間少之有少。

總合以上工作,星期一至六已經每天要回校工作了,晚上還常常要加時開會。星期天就可以休息了吧?那就看你的運氣了。為免被殺校,學校不時派老師參與各色各樣的工作坊,又要帶舞獅班、舞蹈班等出外表演,或參與各種教育團體舉辦的講座,盡量增加知名度。如果校長選中你、或你是興趣班負責人的話,那就連僅餘的休息假日也沒了。

教師忙了,如果是對學生有益的話,那還好;如果是對學生無益的話,那就是白忙了。

相關文章:小學教育雜談兩則


4 thoughts on “一個教師的工作

  1. Hong Kong’s New Syllabuse Liberal Studies is to blame: Teachers have no foundation from HKEA as to what materials they should be well prepared. The general direction of “simplfied” (exam-orientated) liberal art education is fuzzy, and may stoop to mere liberation of overboard self-opinion which resemble the framework of the infamous ASL CL&C Paper II – Cultural Issues.

  2. 我覺得一個合理的考試制度是必要的,為著製造社會流動性。如果加了太多支節反而令個機制不平衡。

  3. 事實就如你所說的一樣,然而會說這些話的只有兩種人:一種是有在學校工作經驗的人,一種是身邊有親戚朋友任教職的人。除此之外,恐怕其他人(包括不曾任教師的教統局官員,及大部份家長)只會認為行行都辛苦,根本不了解教師的行政工作繁重又無謂。

    想起早前連續有教師自殺,試問還有哪個行業的人,明明收入過萬很不錯,跑去自殺的原因不是失戀失業,而是因為工作壓力?這其實是很嚴重又可怕的事情。

    我該興幸我不是教師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