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建築諸多限制,誰之過?


昨天去聽了三聯主辦的「公共建築與社會的發展」,對香港公共建築的問題及困局有更深入的認識。現時公共建築的諸多問題,除了與建築師、建築署、一大堆政府審批部門有關外,其實更源自香港廣大市民的處事態度。這正正印證了講者的一句話,「公共建築反映著一個城市的價值觀」。

建築師不懂設計?

現時的公共建築有很多不合理的問題,看來建築師都是傻頭傻腦的,例如大小公園的草地、水池等設施都被重重鐵欄包圍,街市的間格像監獄一般,熟食市場的檔位不夠大,多種設施迫在一棟大樓、令運動場都有街市味,學校倒模式設計十分刻板等等。其實,建築師還然負責設計,但始終要基於顧客 — 各政府部門 — 的要求而設計。例如康文署要求公園要加鐵欄、食環署要求街市格局要符合多種規格、規劃署要求市政大樓要整合所有社區設施等。建築師空有設計意念,為了要達成種種要求,實際限制很多。

政府部門自私?

政府部門的諸多要求,最直接的原因是由於太過由管理角度出發。為了要讓公共建築易於管理,所以就需要訂立一大堆標準,而且要建立複雜的制度,好使建築設計需經過十多二十個部門審核才能興建。但深入一點看,究竟為何如此看重管理?我認為無非是由於香港自回歸以來的「問責意識泛濫」

不講理由的問責意識

每當有任何意外,市民及傳媒都不問理由地問責,要人下台。就算意外或問題是多麼例外、是奇怪的 exceptional case,市民都不是先冷靜地想自己可以做甚麼、想一想這問題究竟算不算一個問題,而是政府要怎樣負責。面對諸多無理的責任與壓力,各政府官員唯有回收市民的自主、不信任市民的能力,訂下一大堆的要求及規則,以防範任何可能的情況。例如,為了防止有人在水不及膝的水池浸死,要把公園水池圍起;為了避免有人說土地未獲善用,而將所有公眾設施堆於一所市政大廈;為了順應所謂提高街市競爭力,而要街市成為密封式以安裝冷氣。我認為,公共建築的種種無理情況,有很多都是沿自近年香港的「無理問責意識」,反映著香港這種歪曲的價值觀。

轉機 – 空間凝造計劃 (place-making)

講座上,講者提到香港近年開始有 place-making 的概念,是走出以上困局的一個方案。Place-making,就是在公共建築計劃初期、未設計前,就先廣泛收集公眾意見,然後政府及建築師都根據這些意見來設計。要注意的是,收集意見不單單是諮詢文件,而是以多次舉辦公開論壇及研討 (越開放的場地越佳),讓不同意見、不同階層的市民與政府一起取得共識,同時間中加入建築師的意見。以講者的體驗,討論初期必定會出現很多分歧及爭議,但在不斷的討論及分析,大家都會找到一些共通的觀點,再從中找到大家都需要的要求,有爭議的地方也找出平衡點。

瓶頸位 – 政府部門不可推翻的主導

現在 place-making 開始受重視及採用,但在香港現行機制下,建築設計還是需要通過十多重政府部門審批,當中有著很多很多的規限,最終難免令人感到「意見接受,一切照舊」的感覺。面對這種情況,我認為我們需要的是靈活及有彈性的機制,讓建築師可以由另一角度、另一種方案來達到種種條例背後的目的,甚至廢除無理的規條,讓建築設計的原點回歸到市民的要求。由於政府與市民之前經過較多的討論,取得較好的共識,我們應重新建立更強的互信關係,打破回歸以來互不信任、互不理解的情況。

相關書目介紹

近年較好的公共建築例子

講座中,講者介紹了數本書,包括介紹近年一些較好的建築例子的《後九七‧香港公共建築》。這書收錄的是近年建築署認為較好的公共建築例子,雖然當中有些有爭議的部份,但是整體而言有不少都算是比較好的。此書目文並茂地介紹這些建築及其理念有興趣的可以看一看。

了解現時運作問題

比較意外的是,竟然由建築師協會介紹了胡恩威的《香港風格 2:消滅香港》,建築師笑說此書雖然常罵建築師協會,但當中亦提出了一些實際存在及值得留意的問題,同時亦介紹了現在政府運作架構及其問題。此書我還未買 (找尋特價中),但其首十多頁的照片卻是無比印象深刻 — 以一幀幀的香港本土建築照片、配上簡短句子,赤裸裸地展示香港的建築規劃是如何消滅香港。這種震撼,實在難以用筆墨形容,我極力推介各位看一看,就算不打算買也該去書店看看這十多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