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為邊界、何為疆土—-《歷史中國的內與外》


葛兆光教授在《宅兹中國》探討過「中國」這概念的起源,在《何為中國》又細說過這概念的演化,兩次都碰觸到有關中國人的身份認同以及中國的疆域這兩個頗為敏感的話題。今次在《歷史中國的內與外》,就更是開宗明義談中國疆域歷史的問題,對當今內地的歷史學界有頗多批判。

面對及承認華夏民族帝國真相

依從作者在前兩本書的理論,中國及華夏一直是一個變動不定的概念,有擴張、有收縮,甚麼「有史以來的神聖領土」肯定是不符合史實。他提醒讀者不要將現代國家邊界的理念套用在古代帝國,因為不論中西方的帝國本質上就是沒有邊界,只有邊疆。帝國本身就是一種不斷尋求向外擴張的政體,皇帝心中的國土並無界限,人人皆應臣服。至於遠離皇畿的的邊疆地區,隨着周遭帝國的強弱更秩,或乘勢自立、或依附不同帝國,此現象中外階然。

中國文人喜歡將朝貢體系美化為和平一體的王道,但真實的歷史就是充滿血與淚的征服史。不單是對外族動輒斬首以萬計,就算自身國民亦死傷枕藉,唐代杜佑就嘆息遠征西域讓幾十萬士兵客死異鄉。而元明清對雲貴、西藏、新疆先武後文的吞併,其實本質上就如同西方各國在海外殖民,只是距離及手法上的差異。更不用說自夏商周以來華夏農耕民族一直將遊牧民族驅逐到塞外。

當今史學界被政權牽着走

作者率直地指出現時很多內地歷史學者的問題,例如強行將現代國界套用於古代,或繼承舊有華夷尊卑思維,或試圖將古代天下觀念刻意誤讀為現代對等和平的國際關係框架藍圖。拒絕接受歷史上邊疆變動不定的常態,為了迎合政權而將國與國之間的歷史強行詮釋為國內民族史,這是完全妄顧史實的行為。但在學術為政權服務的中國,卻流行這種扭曲的歷史觀。

漢代今文學家將《春秋》詮釋為治世聖經,孔子的每一句片言隻語都可以發揮出各種解讀。清代公羊派又在此基礎上二次創作,復興今文學試圖為清廷「由天下到萬國」的過渡找出路。歷史一再重覆,如今又再次有學者高舉公羊學說的天下觀,包裝為未來廿一世紀國際關係的教科書,標榜國與國之間的平等及和平。他們真的不了解天下觀的基礎正正是華夷之辨嗎?他們真的不了解中國歷代對外族的征戰嗎?

此書嚴正指出內地歷史學界趨附政權而扭曲歷史的謬誤,難怪此書在內地沒有出版,而是來到被戲稱為暴徒大學的香港中文大學出版,提醒我們言論自由的可貴。

延伸閱讀:

如果您支持此文章,只需要花一分鐘註册為Liker,甚至成為讚賞公民,然後在下方按五下Like,就可以幫助筆者由LikeCoin獲得獎勵,化讚為賞,感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