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樂‧星夜‧音樂會


hkpo symphony under the star
官方網頁:http://www.hkpo-sus.com/

香港管弦樂團昨晚舉行了免費音樂會「港樂‧星夜‧音樂會」,於黃埔花園外的空地讓觀眾蓆地而坐 (有坐蓆派發),有大約一萬五千人出席,盛況空前,我想該是香港古典樂界一大盛事吧。昨晚我與友人六時就去找好位置,坐在最前方對著大提琴的位置。最後配合的《1812》的煙花表演看得很清析,頗為震撼。

指揮呂嘉氣勢十足

原本沒有留意指揮名字,以為是艾度迪華特,開場時才發現是客席指揮呂嘉。以全晚表現而言,他最能表現樂曲的氣勢,同時演奏柔和的部份亦有一手,相信不單止是其指揮動作能與出團員充份溝通,同時事情準備亦做得很足。不過,個人認為他比較弱的部份是轉接位及蓄勢待發的位置。以我較為熟識的《1812》而言,雖然對比較果很好,但是中間轉接位就仍可以再順滑一點。

呂思清演奏出色

雖然呂思清十分有名,但是我其實昨晚才第一次聽他的演出。果然,不負巴格尼尼小提琴大賽金獎之名,其技巧絕對是超凡,對於梁祝裏多個困難的樂段都駕輕就熟。更值得留意的是,演梁祝最重要的是要有演奏的感覺,不能以一般西樂的情感,而是要用中國的情感,滑音的運用尤其重要。在這方面,他就做得很出色,值得觀眾為他一再鼓掌。

港樂表現屬中上水平

昨晚港樂的表現不俗,屬中上水平。不過問題最特出的是弦樂部,尤其是低音大提琴。比較有趣的是,大提琴首席改用了另一個黑色琴身的琴,比舊的薄一點,不知是否為了方便在露天場地中收音呢?

柴可夫斯基 – 1812

《1812》是我最喜愛的樂曲,之前港樂在黃大德帶領下演出過,但氣勢不足,很不是味兒。這次再次演出,在呂嘉帶領下,氣勢好得多了,不過弦樂部有時候不夠齊整。在過了開首大提琴段後的第一次大齊奏,小提琴部明顯不齊整,事後看見王思恆輕輕搖頭,不知是否有點感嘆。及後,在同的模式的樂句,情況沒首次嚴重,但仍未解決。及後,低音大提琴每次參與都顯得太急、太趕,催迫著整個樂隊,影響了全體的演出。而在弦樂齊奏、逐步減慢段,每部加入時未能很捉緊之前的速度,所以接駁得不太順。

至於管樂部,銅管的表現不俗,帶出樂曲莊嚴部份的效果,長笛亦在柔和部份演得很好。敲擊亦做得不錯,很到位。

樂曲雜感

個人雖然不太喜歡德伏扎克的《新世界 (New World Symphony)》,但他其實有不少作品都很不錯的,昨晚的《斯拉夫舞曲》是其中之一。反而是拉威爾的《波萊羅舞曲》就實在不敢恭維了,旋律雖然是很動人,但一開場時聽頭兩三次還可以,此曲不斷將旋律重複十多次,就未免太過份了吧?


3 thoughts on “港樂‧星夜‧音樂會

  1. 事隔八年,港樂終於復辦露天音樂會
    今天本身有事不能到場欣賞
    不過能夠再以免費露天音樂會去推廣古典音樂
    實在興奮!

    不過還是比較喜歡舊稱「萬眾樂聚管弦夜」 😛

    另外想知 Slavonic Dance 是節錄還是全套上呢?
    Dvorak 作品中我反而喜歡《新世界》呢…

  2. 《Slavonic Dance》演出了一首,你指的全套應該有多少?

    《New World》這首曲是不錯的,但我不喜歡最著名的主題那樂章。那主題旋律是很優美,當時看場刊說 Dvorak 為了表達對新大陸的留戀及響往,所以曲末不斷地重複演奏主題。但我覺得重複得太多了,我已明白你的留戀及響往了,請停下來吧… -_-|||

  3. Slavonic Dance 應該是一套八首
    而且有兩套的 Op. 46 和 Op. 72
    詳細其實我也不是十分清楚
    我也只是聽多 少研究的人

    Slavonic Dance 和 Brahms 的 Hungarian Dance 都算是浪漫時期最為雅俗共賞的作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