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廿二年,由困局走進破局


香港人過去二十多年被困於重重政府制度之中,掌握公營機構的政權設下程序迷宫,令任何反對聲音都只碰到迴音壁,任何抗議行為都徒勞無功。但在過去三個月,由反送中運動演化至自由之夏及逆權運動,無論是抗爭者、新政府人士還是旁觀者,都沒有人能夠想像事情能變化得如此急速。古人云物極必反,正當政府以為一切盡在掌握之中,一直被壓制的香港人卻漸漸找到破局之路。

走出偽民主迷陣

最近前線抗爭者的行動不斷升級,圍堵機場、破壞港鐵設施、投擲汽油彈、堆設雜物及放火等,確實未必每一個人曾經支持抗爭運動的人都能無底線地認同。這些行動都是對不受約束的政權及警權的反彈,不管認同與否,無可否認現實效果就是令政府陣營應接不暇。這場運動的演變,基本的方向就是不斷打破政府以為能限制反對聲音的框框,不斷超越當權者的想像。

政府一直以為掌控整個偽民主制度就可以暢通無阻地施行任何政策,抗爭者就轉到制度以外的途徑,包括破壞以失效的立法會。以為無中心組織就不能持久及沒有號召力,過去幾年不斷控告新成立的組織,領導者有的坐牢、有的流亡,但新一代抗爭者就打破了政府這個大計。以為靠警方的武力升級及縱容警暴可以嚇怕示威者,但齊上齊落的決心令抗爭者更為團結。以為中共滲透世界各地中文媒體可以主導國際話語權,但香港人讓本地議題衝出國際的力量卻打破了中資媒體的圍堵。以為截斷公共交通可以令抗爭者後無退路,卻催生出民間接載以至香港鄧寇克行動。然後最近,以為道德規範會阻止抗爭者將武力升級至外國大型示威的程度,但香港抗爭者就連那些古老教條亦拋諸腦後。

從不同社會崗位破局

昨天中科興業公開表示不再參與政府對紅磡站的調查,指控政府透過調查來混淆視聽,堆砌大量似是而非的證詞,意圖令本來簡單明確的事實變為有理說不清的疑點。這種手段亦是過去幾年新政府陣營的慣用手法,在網上網下大小媒體渠道不停發放以假亂真或明顯自我犯駁的消息,目的並非要令讀者相信,而是令普羅大眾感到資訊疲勞,再沒有心力去應付泛濫的垃圾資訊。對於不合理的調查程序以及政府的媒體攻勢,中科毅然選擇以自己的方法繼續揭露工程流弊,呼籲大眾要堅持監控政府。

由街頭抗爭到終止議會到媒體戰到杯葛政府調查,民間要打破過去困局的力量越來越強,廣度及深度都越來越大、越深。曾被制度與道德所約束的香港人,在「各自爬山」及「不割蓆」的理念下統合壯大,從更多角度去破局。中共與香港政府原以為可以將民主制度玩弄於股掌之中,崇尚秩序及規則的香港人不會甘願冒險衝破迷宫,但結果卻是物極必反,香港人卻一次又一次打破他們的算盤。

驅散絕望迷霧

有些人說現在是香港三四十年來最黑暗的時代。難道他們感受不到九七後由於對前途的迷茫及身份的迷失,香港一直被不斷擴大的空虛、灰暗及絕望籠罩着嗎?過去我一直擔心香港會一直困於這令人麻痺的迷霧中,充裕的物質令人失去尋覓希望的勇氣,讓我們安於變成為中港權貴製造財富的機器零件。在看似不可逆的時代洪流中,一個又一個嘗試帶來改變的年輕人被禁聲,絕望的空氣更是叫人窒息。長此下去,香港會死於慢性毒藥,過去令人自豪的價值觀逐漸消散,香港慢慢地被同化為另一個中共轄下的城市。

現在這場運動,正正顯示種種問題已令香港進入谷底,激起民間的強烈反彈,人們高聲呼喊要打破重重迷宫圍牆,走出困局。這過程固然帶着痛苦,很多依附圍牆而生的人會感到社會的破裂,磚頭隆隆地掉下時可能會令自己也有危險。要推倒那壓制民眾的強大制度,需要同樣強大的抗爭力量,甚至可能會將自己吞噬。我們正走上破局之路,一條充滿危險又暗藏機會的路,願我們能有足夠的智慧及勇氣,為我城找到光明的出路。

如果您支持此文章,只需要花一分鐘註册為Liker,甚至成為讚賞公民,然後在下方按五下Like,就可以幫助筆者由LikeCoin獲得獎勵,化讚為賞,感謝!

相關文章:

反送中系列文章:
回歸廿二年,由困局走進破局
中港警力定位差異如何導致港警公信力歸零
「港人治港」名存實亡的又一例證
「無辜」的林鄭及新生代的反撲
強制表態可以帶來甚麼?
運動的最大隱憂是仇恨
回應七月廿五日美西星島「總編輯時間」之論點
親政府陣營抹除理性證據的方法
廿二年的「和平」
不理解年輕人?不為也非不能也
中共支持者不肯面對的現實
Hong Kong 2019: the failure of Beijing’s pseudo-democracy experiment
香港:絕望之城
反思612之三:媒體染紅的威力
反思612之二:群組管理員身份泄露原因及自我保護措施
反思612之一:群眾運動的急速發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