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祖父輩帶父輩逃離中共,過了幾十年父輩卻變為親共?


早前我在Twitter半開玩笑地說,祖父那一代帶著年幼的父輩逃離中共,不希望自己的兒女變為共青或紅衛兵,但他們也許沒有想到過了幾十年後,在香港長大的父輩,卻有很多人變為「共老」,讚揚中共管治下的中國。箇中過程很值得深思,昨夜太太的一席話我覺得說得不錯:重點是兩代人成長經歷的差異

先戴個頭盔,以下的論述只屬我個人的主觀觀察,並不能反映整個年齡層的所有狀況,亦未有嘗試估算我的個人觀察有多大代表性。現實中任何年齡層都存在不同的取態,任何群體都是一個光譜而非單一觀點,群體分析的缺點就是過份籠統。若然你有其他意見,歡迎指教。

中共在兩代人成長經歷中扮演的角色

祖父輩那代人,由戰後廢墟中成長,經歷過窮困,也經歷過中共的人為災難,如大躍進及文革。他們目睹中共如何摧毀家庭及倫理,將人性的陰暗面無限放大,扭曲了整個社會。在無法忍受之下,以及考慮子女將來的前提下,他們選擇逃離中共管治的中國,或落户香港,或繼而前往他國。中共影響人性以及離鄉别井逃亡是祖父輩成長經歷中非常重要的一部份,一個非常沉重的教訓,令他們對中共始終帶着懷疑的心態。

父輩成長於生活條件拮据的香港,居住環境擠逼,物質資料圚乏。踫上經濟起飛的時代,環境與機遇令社會呈現積極向上的氣氛,透過工作及晉升來改善自己的生活。加上各種現代都市基礎建設落成啟用,生活質素及舒適度大為提高。透過自身努力爭取機會及隨之而來的社會急速發展,是佔父輩成長經歷最大的一部份。

儘管經歷過六七暴動,但整體而言中共並沒有成為他們改善生活的障礙,後期更為他們帶來更多商業機遇。當他們目睹內地八十年代開始的經濟改革,看着民眾努力尋找機會改善生活,透過辛勞工作讓家人脫離貧困,這些畫面讓他們回想起過去的自己。自身的經歷與內地民眾的現狀連結起來,亦大大扭轉了他們對中共的觀感,認為中共將來可以讓國民得到自己所獲得的成就,讓內地的各種生活水平追上香港。

成長經歷影響父輩對社會問題的理解

積極改善生活及建設社會是很多父輩成長經歷中最重要的一環,這解釋了為何他們以「對社會及生活的影響」來理解八九民運,而非由政治制度及社會公義的角度出發。事後很多人爭相移民,主要考慮的是個人及家庭生活質素可能受到的影響。因此當看到回歸後香港的物質水平未有明顯改變,又有不少人選擇回流,並且對回歸後的香港感到滿意。

這亦是為甚麼很多父輩對堵路及破壞公共設施極為反感,因為這些設施都是他們生活質素改善的印記,記錄着他們的集體成就,標示出現今社會與他們兒時窮困環境的區别。對不少父輩而言,這些設施受破壞的畫面,不單止有強烈視覺衝擊,而且還引發出更深一層的象徵意思(儘管這並非示威者的原意):象徵着年輕一輩否定他們的集體成就,激起他們情緒上的極大反彈。

隨時代及歷史必然產生的認知鴻溝?

觀塘裕民坊 (2010)

然後到了我這一輩成年人及下一代年輕人,生活上被制度的不公義擠壓,隨着自己成長目睹社會管治制度的崩壞,政府漠視市民意見,內地的各種陋習逐漸滲入香港。香港人身份認同的迷失及中港分野漸變模糊,則是我們成年人的重要成長經歷。而至於下一代,就更是看着我們成年人的迷茫及氣餒,無力為他們守護未來,繼而出現選擇走上更激進的道路。

這兩代人對社會的認知,與父輩有着巨大鴻溝,是現今社會撕裂的一大缺口。這是歷史發展的必然產物嗎?我想了又想,找不到答案。大家都是珍愛香港,問題是優先看重我城的硬件建設,還是軟件制度與精神。原本這兩方面是不需要割裂開來,但因為當權者一直壓抑民眾的聲立,無法為下一代形塑未來的願景,人們在走投無路之下選擇物理的破壞,以逼使當權者回應,但同時亦令幾代人之間的缺口。

香港由殖民社會轉入獨裁體制,雖然被承諾給予民主自由,但實際上只有偽民主、制度暴力及活有恐懼中的自由。中共希望透過這些方法維持香港作為外來資金入口的角色,試圖告訴世界九七後香港與殖民地沒有兩樣。但對於被壓制、被犧牲的香港人,我們看到其他中共所謂「自治區」的下場,就知道為了搾乾經濟利益,中共的手段可以有多恐怖。雖然外交部仍然可以面不紅耳不赤地強調自己堅持「一國兩制、港人自港」,但這場世紀騙局可說是中共自己拆穿的,偽民主不可能叫香港人「收貨」,一而再的壓抑最終只會激起反彈。

我想世界上沒有人—包括香港人—有想過我們有能耐與其中一個當今世上最強大的獨裁政權對抗,公開對中共說不,憑藉無窮的創意持續與之周旋,把握每一個機會借助各種力量支持自己的抗爭。沒有人能夠預知這場博弈會如何發展,會擴展到甚麼地步,會引領我們去到甚麼地方。借用朋友的一言:是時代將香港放在這股反極權、反獨裁旋渦的中心,我們就為了我城的未來,盡力打好這場仗

註:本文所言之父輩,並非指作者之父親。事實上,父親從來沒有阻止我參與社會運動,感謝一直以來的體諒及支持。

如果您支持此文章,只需要花一分鐘註册為Liker,甚至成為讚賞公民,然後在下方按五下Like,就可以幫助筆者由LikeCoin獲得獎勵,化讚為賞,感謝!

反送中系列文章:
為何祖父輩帶父輩逃離中共,過了幾十年父輩卻變為親共?
給盲撐警撐政府人士的一席話
回歸廿二年,由困局走進破局
中港警力定位差異如何導致港警公信力歸零
「港人治港」名存實亡的又一例證
「無辜」的林鄭及新生代的反撲
強制表態可以帶來甚麼?
運動的最大隱憂是仇恨
回應七月廿五日美西星島「總編輯時間」之論點
親政府陣營抹除理性證據的方法
廿二年的「和平」
不理解年輕人?不為也非不能也
中共支持者不肯面對的現實
Hong Kong 2019: the failure of Beijing’s pseudo-democracy experiment
香港:絕望之城
反思612之三:媒體染紅的威力
反思612之二:群組管理員身份泄露原因及自我保護措施
反思612之一:群眾運動的急速發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