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ula 1》:發掘賽道以外的故事


Source: imdb

幾個月前開始訂 Netflix 的時候就 bookmark 了《Formua 1》,但一直到近期才打開來看。原以為近年 F1 一直被平治稱霸,法拉利穩守亞軍,如此沉悶的賽果拍成紀錄片理應沒甚麼看頭。怎料 Netflix 卻能在 F1 裏面發掘出一個又一個值得細說的故事。

在開拍這套紀錄片時,由於法拉利(Ferrari)拒絕參與,所以連帶其主要(或唯一)競爭對手平治(Mercedes-Benz)也不願意參與,令節目無可避免地要欠缺賽事的冠亞軍。但錯有錯著,正因為節目集中發掘 2018 賽季二三線車隊的故事,結果才令人大開眼界,由另一個角度認識一級方程式。

昔日勁旅的爭扎與無奈

Image source: WikiMedia

曾經在七十至九十年代稱霸一級方程式的麥拿倫(McLaren),已經多年沒有踏足頒獎台,其投資與回報完全不成正比,與本田引擎的合作結果強差人意。縱使有前世界冠軍車手阿朗素(Fernando Alonso)坐陣,外界反而阿朗素主宰車隊運作的重大決定,質疑車手影響力大於領隊是否壞事。

而曾經創下贏取100個分站冠軍輝煌戰績的威廉士(Williams)車隊,雖然與現今稱霸 F1 的平治使用同樣的引擎,但卻只能在榜尾徘徊。創辦人的女兒 Claire Williams 在艱難時期接手,起初兩年引擎規例剛改制時曾奪得第三名,之後再度下沉至榜尾。目睹父親的心血在自己手上毫無起色,可謂百般滋味在心頭。

中遊車隊較勁及新興異軍突起

Cyril Abiteboul, Managing Director, Renault Sport F1 Team, with Christian Horner, Team Principal, Red Bull Racing.
Image source: motorsport images

紅牛本身並不是車廠,其 F1 戰車近年依賴雷諾出售引擎,在 2010-2013 取得四連冠的驕人成績。但自從 2014 年的新引擎規例後,紅牛成績下滑,領隊不滿引擎故障頻生,又無法主導引擎設計以配合底盤。而雷諾則反覆進出 F1 賽事,有時僅作為引擎供應商,有時收購車隊參戰。雷諾自2016年起重新回購車隊參與賽事,領隊在節目中多次強調雷諾作為部份國營的企業,參與 F1 某程度上亦帶着法國人的尊嚴參戰。由記者會到賽道上,紅牛與雷諾的對立不斷白熱化,就如紅牛領隊所說,「這是一段為了兒子而勉強維持的婚姻」。

當雷諾以為自己的勁敵是麥拿倫,2018 賽季卻跑出來自美國的黑馬哈斯(Haas)。哈斯車隊採用法拉利引擎,短短三年間就爬升至中遊位置,成績比與法拉利有深度合作的薩伯車隊更好。車手及機械師的表現不穩定令車隊錯失了一些重要的機會,但已經有實力迫近頒獎台邊沿的第四名,令人眼前一亮。

Sergio Perez, Force India VJM11 Mercedes.
Image source: motorsport images

印度富商馬爾雅買下世爵車隊重組成印度威力車隊(Force India),成為第一支印度車隊,亦是 2018 年度僅餘的一支亞洲車隊。但他們憑藉有限的預算,積極發掘有潛質的新人加入,令車隊有能力在中游位置與雷諾及麥拿倫這些財力豐厚的車隊奮戰。可惜隨著馬爾雅的翠鳥航空破產,他自己亦陷入官司,印度威力的命運亦危在旦夕。

車手有明在暗的效勁

F1 有十隊車隊,每隊車隊均有兩名車手,世上無數人希望擠身這二十個頂尖車手位置。雖然份屬隊友,但是大家都要爭取更好成績以保住自己的車手席位。而對於車隊而言,除了車手的實力而外,往往還有更多因素影響選擇車手的決定。平時大家笑說「Your face, your fate.」,原來在一級方程式亦真有其事,因為俊朗外貌可以為車隊找到更多代言廣告,而資金對競逐一級方程式是無比重要。在印度威力的故事裏,可以更深刻體會這道理。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4, leads Daniel Ricciardo, Red Bull Racing RB14
Image source: motorsport images

紅牛的里卡多(Daniel Ricciardo)伴隨紅牛多年,在這支車隊成長,邁進職業生涯的巔峰。但明星級年輕車手維斯塔潘(Max Verstappen)加盟紅牛,酬金比里卡多更高,令隊內互相競逐的氣氛漸漸熾熱,甚至在比賽出現同隊鬥車互撞。里卡多適逢合約期滿,其去留亦成為車壇的焦點。

Charles Leclerc, Sauber, and Pierre Gasly, Toro Rosso, in the drivers parade.
Image source: motorsport images

但車手之間亦非只有針鋒相對,薩伯車隊的勒克萊爾(Charles Leclerc)與紅牛二隊的蓋斯利(法語:Pierre Gasly)二人自小就在高卡車比賽中相識,由高卡車到三級、二級、一級方程式,二人的奮鬥故事也充滿傳奇。勒克萊爾的父親以前亦是三級方程式車手,而他的教父正正就是於 2014 年賽事意外身亡的祖利斯(Jules Bianchi)。祖利斯的死成為二人的動力,勒克萊爾一直希望完成其遺志,進入法拉利車隊。他在 2018 年首次進入 F1 賽車就取得令人注目的成績,令人猜想他會否真的成為法拉利歷史上最年輕的 F1 車手。

下季繼續開拍

Netflix 的《Formula 1》讓觀眾看到一級方程式以外的境象,賽車運動不只是機械聲與電油味,而是一段段有血有肉的故事。這節目為 F1 帶來很多新粉絲,也為車隊帶來新的贊助商,所以 F1 賽會樂於繼續拍攝等二季。而且,今次連平治與法拉利也會參與,即是說十隊車隊全部都會參與節目。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5 overtakes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90
Image source: motorsport images

我自己已急不及待到 formula1.com 追看 2019 賽季各場賽事的精彩片段,以及査看各車手的最新去向及成績。今年亦有很多值得發掘的題材,相信 Netflix 可以再次製作出扣人心弦的特輯,期待 2019 年上線的第二季。

如果您支持此文章,只需要花一分鐘註册為Liker,甚至成為讚賞公民,然後在下方按五下Like,就可以幫助筆者由LikeCoin獲得獎勵,化讚為賞,感謝!

Netflix觀後感:
《Formula 1》:發掘賽道以外的故事
由《American Factory》看我城之轉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