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寫作及寫作平台的無病呻吟


Image source: me.me

我對寫作,尤其是與時事有關的題材,一直感到非常矛盾。一方面當目睹事件發生而腦海中浮現出甚麼想法,我會不吐不快,很想盡快寫下來。另一方面我對於文字能否說服别人,我抱持悲觀態度。在網絡上說道理,要不是吸引了同溫層的圍爐取暖,要不就引來反對者的謾罵。我習慣寫下隻言片語,但同時我早已不相信這些文字有甚麼溝通的能力。

有關寫作

人們習慣搜索文章中一兩句最鮮明在網絡上那些無了期的罵戰裏,沒有任何人會被任何人說服。所謂勝,只是贏得一時之快;所謂敗,亦不會誠心信服對方,只是等待下一個機會反擊。正如另一個meme所寫,「Arguing on the internet is like retarded.」,到頭來沒有人能夠真正從這些辯論中獲益。

Image source: The Page Nebula

在現今撕裂的香港,相信大家都體會頗深。對於到了今時今日仍然選擇忽視警方濫權濫暴,無視一切對警權不利的資訊,單方面支持暴力「執法」的人,任何道理都沒有意義。事實已擺在眼前,仍然執意選擇性聆聽、選擇性接收,還有甚麼好說的?「話不投機半句多」,可說是今日香港的寫照。

同時在抗爭者一方,其實假消息同樣猖獗,很多同路人對於立場一致的資訊全數接收、大力轉發,毫不質疑消息的來源。我不知道每天大量生產這些資訊的人究竟抱着甚麼心態,我只知道若然整個運動是建基於虛構的理據上,最終一切只會令分崩離析。對抗假消息的戰鬥永無此境,網上網下、敵方我方內外皆然。

有關平台

早前友人 Henry 提到 medium 上的留言不多,是一個另類「優點」。我一直覺得這與 medium 的設計很有關係,對於主要使用 mobile browser 瀏覽文章的我而言,medium 的回覆功能可說是 Easter egg,想留言的話總要花好一陣子去尋找。而 highlight 文句然後留言的功能,則沒有移植到 mobile web 上。

老實講,對於已幾乎沒有使用桌面電腦(除了上班)的我而言,medium 實在非常不好用。很多寫作及發佈的功能均沒有移植到 mobile web 及 app 上,private note 亦無法用手機閱讀及回覆。解決 medium 文章排版及發佈問題,已經成為我要使用家中電腦的唯一原因。再者由於 LikeCoin 無法支援 medium app,亦令我少用 medium app。

而誕生了一段日子的 matters,在看待留言的態度上則完全相反,一方面介面設計上非常「留言友好」,樹狀回覆讓留言的脈絡清晰易懂,同時 matters 的社群在留言方面亦比 medium 活躍得多。若然換作五六年前的我,應該很期待這種寫作及交流氣氛。但如今我卻完全提不起勁,全然找不到網絡討論究竟有何意義,我自己亦覺得這種轉變有點不可思議。

回到寫作

經常按捺不住寫作的衝動,反覆地做自己認為毫無意義的事情,這種行徑實在是不可理喻、無可救藥。幸好 blog 就是這樣一個隨心的平台,讓我可以持續進行這種矛盾的行為。At the end of the day,寫作給予我最大的意義及得着,也許是書寫的過程幫助我整理自己的思緒,以及平伏我的心情,讓我喘息後仍然可以面對這個荒謬的世界。至於 blog 上這些副產品,就唯有要大家多多包容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