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天星運動 – 政府瞬殺鐘樓事件簿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政府見越來越多市民要求保留天星碼頭,作出了瞬殺鐘樓的決定。反對拆天星的故事說來話長,在 1999-2006 年間都有反對聲音 (見此),但政府無視意見、說「沒有反對聲音」。瞬殺事件前後幾天所發生的事,特別令人憤怒,令人難以相這政府是「以民為本」。我們的政府就是如此回應市民討求:

日期事件
12早上十多名市民在碼頭外靜坐,晚上二十多名示威者進入清拆中的碼頭,每小時唱鐘聲。
約二十名示威者到房屋及規劃地政局長孫明揚住所外請願。
13警方中午抬走示威者,並拘捕其中一人。
14晚上約二百名市民出席集會反對清拆,午夜包圍十三人,再有近百市民到場聲援,午夜警方拘捕該十三人。
15工場即日申請通宵 24 小時清拆碼頭,政府即日批出
晚上數十名市民出席集會,午夜有九名市民 (部份為學生) 宣佈絕食四十九小時。
16早上政府拆走鐘樓,去向不明
中午碼頭外舉行市區重建論壇,傍晚高等教職員協會到場聲援,土木工程教授指鐘樓尚可修復
17中午至傍晚於銅鑼灣收集市民簽名反對清拆。
黃昏於碼頭外舉行集會,二百名市民出席。其後與部份絕食人士遊行至特首住所禮賓府要求會面,待至午夜仍未見特首,凌晨回碼頭結束絕食行動。
18下午清拆公司表示願意向地球之友出售鐘樓 (只需運費),但晚上則改稱需要再仔細考慮。
房屋規劃局常任秘書長劉吳惠蘭呼籲市民不應再有暇想修復鐘樓

市民要求停止清拆、展開對話,而政府則是加快清拆、拒絕對話
究竟香港政府是服務市民,還是對付市民?

補記:

大家可能奇怪,我沒有寫關於昨晚遊行及靜坐的事。大家由上表可以看到,昨午在銅鑼灣有簽名活動,我與一些市民到那邊幫手,回到天星時遊行大隊已經到禮賓府了。之後就留在天星,留意事態發展,也聽了阿牛 (曾健成) 「現場live」民間電台的有趣「節目」,即場與路過的市民笑談天星。其後,得知利東街居民為絕食及遊行的市民準備了食物,我幫忙去領取,充份感受到他們的關懷 (當然連日來很多市民都很關懷及幫助絕食人士),及他們長久爭取居民參與規劃所建立的互助互愛。

現在,保存天星運動開始「遍地開花」,將保護本土文化及爭取市民參與的意識擴展到其他市區重建及規劃項目,是整體香港城市規劃革新的第一步。我們還需要繼續努力,讓更多的市民去關心市區,去參與規劃。

有人會問,我寫這麼多,究竟是保存天星運動的甚麼人?我不是最初就參與的人,亦不是絕食人士,只是每天去幫忙「執頭執尾」的小角色。但看到這班來自五湖四海的市民及朋友都為天星、為香港城市規劃如此落力,甚至在考試期間犧牲溫習時間,甚至以絕食來表示抗議,我還可以不聞不問嗎?

在週六的論壇上,H15關注組的冼惠芳小姐說得對,要幫忙不難,我們就以自己最擅長、最有興趣的方面來幫忙就可以了。我喜歡寫東西,就多寫一點,有空再在行動中做 helper 幫忙「執頭執尾」,希望能夠幫助這行動,同時吸引更多人關注這些問題。

相關文章:
保存天星運動 – 天星只是一個起點
保存天星運動 – 週六日請支持各種行動
保存天星運動 – 拆卸工程24小時無間斷非法進行?
保存天星運動 – 警員拍攝市民如厠!
[請支持] 保存天星碼頭運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