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自我馴化的美好想像


立場新聞:基因證據指早期人類曾自我馴化 變得攻擊性較低、合作性增強

Science – Early humans domesticated themselves, new genetic evidence suggests

立場這篇報道因為配圖出位,吸引不少朋友分享。不過本文不是要討論立場新聞最近大量使用誇張配圖吸引眼球的轉變,而純粹是因為在報道裏讀到科學家對人性的美好想像,引起自己一些感慨。

至於為甚麼人類最初可能被馴化,現時有大量假說解釋。 Wrangham 認同其中一個說法,即隨著早期人類形成更有合作性的社會,演化壓力傾向令人變成侵略性較低。

As for why humans might have become domesticated in the first place, hypotheses abound. Wrangham favors the idea that as early people formed cooperative societies, evolutionary pressures favored mates whose features were less “alpha,” or aggressive. “There was active selection, for the very first time, against the bullies and the genes that favored their aggression,” he adds. But so far, “Humans are the only species that have managed this.”

人類真的是變得不那麼暴力了嗎?還是更有策略地使用暴力?我始終對人性抱持悲觀態度。個人傾向相信原始人確實有合作,但他們是合作去排斥及消滅與自己不同的其他人種。是每一個個體在計算利害得失後,決定與誰人選擇合作組成族群,以及對哪一個族群使用更高階的暴力。這種過程與其說是「馴化」或「天擇」,倒不如說是有計劃的種族滅絕。

人類這種生物,除了我們智人一種之外,沒有任何其他一支存活下來。而伴隨智人的擴張,世界上大部份物種都絕種了,現時剩下的只是一小部份。智人既已消滅了其他人類分支,繼而就是智人之間無止盡的殺戮。我們自己的祖先也是一個最佳例子。

商朝卜卦及祭典泛濫,不單止要周邊民族獻上大量牲畜及烏龜,而且還不斷活捉夷狄作為人祭的供品。周朝編寫的史書中強調自己奉天之命滅商,但周人不斷以分封開闢疆土,以征戰將其他民族逐出中原,暴力絲毫不減。往後歷代各朝,口裏一再強調道德教化,實質仍是不斷試圖消滅外族,以自詡高人一等的華夏文化取代别人的文化。

如今經常有人說自己是炎黃子孫、華夏之後,在那看似正義凜然的民族大旗之下,兩千年來塗炭了多少生靈?時至今人,在很多漢人眼中少數民族的文化只是一種生財工具,只可放於舞台上,或印在紀念品上。在被破壞殆盡的社會環境中,其生活文化又何以續存呢?

無法直面自身民族的黑暗面,就沒有資格說自己是甚麼子孫。對自身民族真正的愛,不光是自豪於各種建樹及成就,還要勇於承認及接納其缺陷及過失。

愛,是要讓其變得更好,而非任由其黑暗面蠶食一切。

如果您支持此文章,只需要花一分鐘註册為Liker,甚至成為讚賞公民,然後在下方按五下Like,就可以幫助筆者由LikeCoin獲得獎勵,化讚為賞,感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